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上啪啪一进一出-又硬又深深曰的好爽

2021-06-11 17:38: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马丽觉得自己自从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个白蛇传里以后,动不动地晕倒,迟早变成晕倒专业户,其实她也不想的,但是……算了,一言难尽。“小青。”白素贞转头看

马丽觉得自己自从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个白蛇传里以后,动不动地晕倒,迟早变成晕倒专业户,其实她也不想的,但是……

算了,一言难尽。

“小青。”白素贞转头看向慢吞吞走在身后的马丽,“快点。”

马丽点点头,急急走了几步,追上了白素贞后与她并肩而行。

“今儿咱们去湖边走走,你可高兴?”白素贞问道。

马丽嗯了一声,心说,这个世界里的西湖不知道是长什么样子,也许和新白娘子那个电视剧里差不多?说起那个新白娘子传奇,她永远都忘不掉许仙和白娘子在断桥上时,在他们的背景里出现一根扎眼的路灯,那穿帮穿得来……

白素贞见马丽顾自嘿嘿笑,挑眉,问道:“你竟然这般高兴?”

马丽弯了弯嘴角,说道:“嗯,出来玩总是高兴的。”总比蹲在鬼屋里和那白衣女鬼大眼瞪小眼强。

哦,还有那个画中仙。

说起那个画中仙,马丽想起自己被白衣女鬼吓晕以后醒来。

一个细小的笑声在耳边回荡。

她睁开眼,什么都没有,但是那笑声却越来越清晰。

什么鬼?马丽惊跳起来,左右四顾。

什么都没有。

马丽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那笑声就在耳边,就好像自己身边有人在笑,那笑声里还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谁?”马丽问道。

那笑声停止了。

马丽站在屋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怕你,我也是妖怪,我肯定不怕你!”

“真的吗?”一个女声问道

马丽左右看看,没有人,依旧没有人,她双手叉腰,给自己鼓了鼓劲,说道:“没错!我不怕你!”

她的话音刚落,屋内一面白墙上出现了那幅仕女图,只不过那画里的仕女不知所踪。

马丽看着那幅画,心说,我的妈呀,这真的是个名副其实的鬼屋,这里还不止那个白衣女鬼一个?她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

“哎哟!”身后响起一声娇气的声音。

马丽猛地转头,就看到一身红衣的女子笑吟吟地看着她。

“你不怕我么?”这个红衣女子笑着问道。

马丽不动声色地慢慢拉开了自己与这个红衣女子的距离,她转头看看空荡荡的画,又转头看看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红衣女子朝着她走了几步,便将马丽刚才拉开的距离又拉近了,她笑眯眯地说道:“可我觉着你似乎很是害怕呢!”

马丽切了一声,说道:“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怕你干什么?”

说实话,眼前这个红衣女子是真的很美丽,精致姣好的鹅蛋脸上 一对柳叶眉似蹙非蹙,双眸乌黑发亮,那眉目间还流转着浅淡的笑意,配上那一身的红衣,自有一股无法言语描述的风流体态。

那红衣女子掩嘴轻笑起来,说道:“是吗?”

马丽诚实地点点头。

一阵阴风从马丽身后吹来。

马丽一个哆嗦,还没回头去看,就听到红袖阴冷不悦的声音问道:“小蛇妖,你……的意思……是……你怕我,是因了……我不好看?”

马丽背脊一凉,就像被葵花点穴手点住了一般,牙齿咯咯地打起架来。

“红袖姐姐问你话呢!”红衣女子笑着说道。

马丽不语。

红袖缓慢地飘到了马丽面前,无神的双目与她对上,她问:“怎地不说话?如此看来,你的确是这般想的。”

马丽转眸,艰难地避开了红袖的视线,细弱蚊蝇地说道:“是。”

红袖一愣,旋即嘿嘿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蛇妖,虽说胆子小了些,倒是个实诚的。”说完,她伸手轻轻地抚摸马丽的头发,“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放你一马。”

马丽没明白啥意思呢,这个白衣女鬼就消失在了眼前,只剩下那个红衣女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红衣女子看马丽发愣的样子,笑着说道:“小蛇妖,红袖姐姐很是喜欢你呢!”

算了吧,被个女鬼喜欢,我还能骄傲不成?马丽确定白衣女鬼不在这里了,才轻轻地喘了一口气。

“对了,我适才听见大王叫你小青?”红衣女子问道。

马丽点点头。

“那我便也叫你小青?”红衣女子问道。

马丽又点点头。

红衣女子笑了起来,说道:“我是娇娇。”

“娇娇?”

娇娇嗯了一声,指了指那副画,说道:“我住在那里头,你可要随着我一道进去玩玩?”

马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转头朝着那副空画看去,说道:“你住那里?”

“是,我便是人人常说的画中仙。”娇娇微笑,“只是我并非是仙子,不过是一抹精魂罢了。”

真神奇,画中仙,马丽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转头朝娇娇说道:“精魂算是鬼吗?”

不料,转头却没看到娇娇。

那副画中传来娇娇的说话声:“我也不晓得,仿佛与红袖姐姐差不多,只是不如红袖姐姐这般自由。”

马丽朝着那副画看去,就见娇娇已经回到了画中。

一个白衣女鬼,一个画中仙,从她住下之后就经常半夜坐她床头聊天,不,不是半夜她们也会在她身边打转。

马丽一开始是怕得要死,主要是害怕那个白衣女鬼红袖,但是时间长了,神经就麻木了,只是能够有那么几个小时不待在鬼屋里,被她们两个叽叽喳喳聊天的杂音打搅,真的是太好了。

她跟着白素贞朝着离着西湖的城门走去,这道城门与钱塘同名,是除清波门之外城内百姓要去上香的必经之路。

两人慢悠悠地出了城,沿着官道走了一会,就见着了不少百姓朝着一处小道而去。

白素贞看了看那些百姓,转头对着马丽说道:“我们也去坐船。”

马丽不解,这连西湖都没看到,还坐船?“白姐姐,西湖在哪儿呢?”

白素贞笑,挽着她的手臂说道:“莫急,马上就见着了。”

本文标签:又硬又深深曰的好爽

上一篇: 下面放个草莓然后捣碎-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下一篇:被扯胸罩还让我坐在上面/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