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扯胸罩还让我坐在上面/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2021-06-11 17:39: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能有什么?她当然什么都没有。不说现在霍家吃饭都要精打细算,别人孟侧妃本就是这王府的主子,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玉石的稀奇玩意儿,她哪样没有见过。霍荣菡得意一笑,她就爱看这个霍

她能有什么?她当然什么都没有。不说现在霍家吃饭都要精打细算,别人孟侧妃本就是这王府的主子,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玉石的稀奇玩意儿,她哪样没有见过。

霍荣菡得意一笑,她就爱看这个霍定姚吃瘪的模样。好半晌,才故作大方道,“侧妃本是和善人,按理我也不该背着主子对你多说什么话。不过看在我们是自己姐妹的份上,好心给你指条路罢了。”

她重新收起了匣子,“以前主子爷的小点,侧妃也经手过,主子爷都受用了。不过最近爷的口味似是变了些许。你也知道,侧妃贤惠,可毕竟出身名门,那厨房的事情哪里又能十分精通。若你将主子爷最近最爱用的呈献给侧妃,侧妃得了脸,哪里还会计较一个不中用的媳妇子的事儿呢?”

霍定姚咯噔一声,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她拿出方子了?

其实这方子也不是什么不传秘方,都是她平时无聊的时候瞎琢磨的,用料也不说多精贵,只是搭配和火候不同,出来的味道自然不一样。

她回到碧玉居,提笔将东西写好。想了想,又先压了下来。出了屋子找到了半夏,半夏正在洗衣裳,见霍定姚连忙站起来,呐呐道:“玺姚姐姐。”

霍定姚重新问了一遍她嘴里的事儿,半夏想了想,很肯定道:“原本那天不是我嫂子当值,可管事的婆子硬要她顶班,后来又送来了一件瑶琴居的衣裳。我嫂子说,她晾着的时候还没问题,可回头收衣的时候就被人发现破了口子。”

霍定姚沉了沉心,难怪她觉得这事儿透露出一点古怪。这样一看,各项事情都如此凑巧,该不会这本就是瑶琴居设下的套儿,为的就是要想方设法争宠了。

不管这是孟侧妃还是霍荣菡的主意,亦或者两者皆有份,这等手段,未免也太不入流了一点。

霍定姚将先前那张纸取了出来,其实这道银耳羹全名参茸桂圆银耳羹,会如此与众不同,不是在于添了人参和鹿茸粉,而是用桂圆熬制了糖水,再进行烹制。翔王折腾了她一番后,后来她便改用了红枣……

她想了想,揉碎了这张,提笔重新写了另外一份。

没过两天,半夏的嫂子便被放了出来,后来听说是被罚了三个月的饷银,又跪了大半天没给饭吃,但好歹是留了下来。

半夏抹着泪来谢了霍定姚。霍定姚微微一笑,倒是反过来又安抚了前者一番,玺月还给半夏放了半天假,让她家去。

霍定姚给方子的事情并没有瞒着玺月。

所以回头玺月冷了神情:“没想到,那边的人竟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她忧心地瞧了霍定姚一眼,“你别怕,主子爷总归还是会让你去伺候的。”

孟侧妃今早下令大厨房收了所有的鹿茸,只要翔王习惯还是照旧,那孟氏势必就能挣脸。

霍定姚点点头,她倒不怕所谓的“失宠”。她其实更担心的是,翔王那阴晴不定的性子,总觉得前面会面临一场狂风暴雨。

赵煜好照例在书房内。盛京再次来了急信,太子取得了皇帝的圣旨,已经定下了太子妃的人选,不仅是沈家人,还是沈皇后的嫡亲侄女。

不用想,随后宫中便会有圣旨发出,让在外的亲王和皇子返回京城观礼。这一曲瓮中捉鳖,太子走得是步步好棋呢!

他临窗负手而立,脸色几乎能用阴沉来形容。

汪路明立在屋子内,哭丧着脸,不停偷瞄着天色。每天这个时辰,那碧玉居的小丫头就会出现,今个儿怎么就迟了呢。

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动,汪路明脸上一喜,还没来得及瞧清楚,便闻到一股扑鼻的幽香。他一愣,那小丫头从来不擦这些脂啊粉的,许是发尾上辫着鸾尾,倒是散发出淡淡的花儿味。

再定睛一瞧,眼前这个穿红戴绿的人竟不知道是谁啊?!

霍荣菡到底也知道前些天发了傻,如今孟侧妃派她来给翔王送东西,她怎么也不可能装扮得那么可笑——便连夜将自己带进府最好的衣服拆了,添添补补地熬了两个通宵,终于赶制出来了一件能见人的。

她生得娇媚,这水芙色的合欢对襟纱衣,翠烟绿的散花裙更让她体态风流。只是腰间本该用金丝软烟罗的飘带,临到头却只能勉强改成了素色的布锦,成了她心中不小的遗憾。

——她本想呈现出最完美的一面,来见她的主子爷的。

可惜屋子里两个人根本就没瞧上她一眼。

汪路明是顾不上瞧了,他背上早爬满了冷汗,回头一看,赵煜好早已经紧紧抿了嘴角。

偏偏霍荣菡还不自知,垂着粉颈,娇娇怯怯拜了下去:“奴婢飞菡,见过主子爷。孟侧妃着奴婢替主子爷送了银耳羹来,爷趁冰解解暑吧。”

她款款走过去,揭开了盖子,将碗碟放到了桌上。末了怕赵煜好不喜,还添了一句这是按照之前的方子做的。

汪路明只觉得整个屋子的寒气陡然一降。冷汗已经细细密密爬上了额头,小腿几乎颤抖了起来:那丫头居然用这手段向瑶琴居卖了个好?难道,她不知道主子爷根本对南院的女人们淡淡的?这丫头也太沉不住气了,为什么做得罪了主子爷,可真是得不偿失!糊涂呀,糊涂!

霍荣菡再迟钝,也察觉到了翔王阴郁的神情,那眼神冰冷得,似乎藏着最深沉的暴虐。

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赵煜好瞥了一眼桌上的东西,似乎又缓和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呆愣的着的霍荣菡,冷冷问:“你确定是按之前的法子做的?”

霍荣菡忙不迭地点头:“侧妃……侧妃从碧玉居寻来了方子,今个儿一早大,便亲自入了厨房,就盼着替爷分忧尽心。”

赵煜好垂下眼。那碗里两颗桂圆瞧着甚是喜人,道:“你们侧妃倒是辛苦。”

霍荣菡没听出深意,心头反而一喜,见赵煜好不再皱眉,便大着胆子,把碗朝前递了递:“爷,先用一点吧?”

她说完这话,只觉得心如鼓槌,又带着一点希翼……万一爷,真的就用了呢。

她含羞带怯,哪知道一抬头,眼前早就没了人。

她脸嗖地一白。

汪路明见她全然不识相,更是个不知羞耻的。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不耐烦道:“东西搁下,你先下去吧。”什么身份,也敢往主子爷身边凑。

往后可得吩咐下去了,能放进来的人,得先掂量掂量清楚,别听得是什么后院随便派来的丫鬟就胡乱放人进来,这王府里面,只有一个主人!

他走到门口,盯着霍荣菡离开,给小章子使了一个眼色:“去,把今天的事情给我仔仔细细地打听清楚!”

霍荣菡回到瑶琴偏院就闭紧了门,她一路上都强撑着,恍恍惚惚不知道怎么回来的。此刻没得了旁人,她心中又羞又愤,扑倒在床榻之上,最后不由得深深哀怨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当年在江边,主子爷从帐中出来的时候,第一道关切的目光,就落到了她身上的呀!

可今天,他连半道目光,都没落在她的身上……

她胡乱想了好一通,一直到日头偏西了,才渐渐平复了下来。屋子外响起了慌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叫着她的名字。

霍荣菡深吸一口气,擦干了眼泪,才打开了门,冲候着的小丫头斥道:“叫什么叫!那么着急,难不成是有鬼在后头追你!”

那小丫头噎了一下,知道飞菡最近得了侧妃的脸,也不敢同她叫板,不甘不愿道:“汪总管着人传了话,晚上主子爷到咱们院子里摆饭。侧妃叫飞菡姐姐你过去呢!”

霍荣菡一惊,继而一喜。脸上顿时亮起了神采。

——是了,一定是因为翔王之前没有认出她是谁,所以才拒绝了她!

如今翔王来了,说不定就是想起了一切呢,就算一时间还是没有忆起,但至少是她的话起了用处,否则他又怎么会过来这里呢?!

再说小章子得了汪路明的吩咐,直接就朝碧玉居跑了一趟。那小章子是个伶俐的,也不去找霍定姚,直接就找了玺月打听这事儿,又顺藤摸瓜找了半夏问了情况。玺月和半夏自然都是向着霍定姚的,将事儿原原本本透了出来。

小章子将这茬朝汪大总管一抖落,汪总管是什么人呀,顿时就将那方子的事儿给联系了起来。

他回头伺候着赵煜好的时候,还打算瞅准了时机,把玺姚那丫头的事情提一提。却冷不丁地听见赵煜好先问了话。口气倒是淡淡,似是全然不在意:“下午是怎么回事?”

汪路明顿时咯噔一下,差点后怕了起来。还好他一直觉得主子爷对那丫头的态度不一样,提前将这事儿摸了个清楚,否则下午进来错了人,此刻又一问三不知,他岂不是只能自挂东南枝了!

汪大总管不由得沉了沉心,暗暗在心中记上一笔,不仅得吩咐门房的瞧见那丫头就放行,往后那丫头的一举一动,可都得注意着上心了。

他这样想着,愈发小心道:“大厨房让人扣下了所有的鹿茸。”想了想,忍不住又添了一句,“孟侧妃院子里有人犯了事儿,那家人求到了玺姚姑娘那里……”

赵煜好笔尖一顿。汪路明住了嘴,连他都瞧明白的事情,主子爷更明白了。

汪路明有种感觉,后院恐怕,就要不太平了起来。有些人恐怕是要倒霉了。

这念头方才生出来,赵煜好已经搁了笔,神情冰冷地吩咐

本文标签: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上一篇:公交车上啪啪一进一出-又硬又深深曰的好爽

下一篇:把肉含着吃早饭H-与子的性关系真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