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个男生之间进行开车/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

2021-06-11 17:51: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弹指刹那间,女妖眼神一凛,眉毛头发都渐渐褪成了白色,一身白衣飞舞,整个人显得格外苍凉。“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女妖似是暂时忘却了书卉,步步朝柳逸逼近,伸出的手上也渐渐

弹指刹那间,女妖眼神一凛,眉毛头发都渐渐褪成了白色,一身白衣飞舞,整个人显得格外苍凉。

“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女妖似是暂时忘却了书卉,步步朝柳逸逼近,伸出的手上也渐渐冒出了白色的绒毛。

“为何断定她就是真的?这之前……我还从未失手过。”女妖此时顶着书卉的脸,五官诡异的拧在一起,眼中写满了不甘。

柳逸将头藏在盆后,目光从那木盆的裂缝中探出,步步后退:“你……我方才就觉得不对劲了……虽然你知道的事情很多,但……我遇见书青姑娘时,都是匆匆一瞥,她也从未正眼瞧过我,又怎会如你所说这般……早已暗自倾心于我……”

这白毛女妖轻蔑一笑:“呵,你方才可是全然信以为真的。”

“我……”柳逸一时语塞,不禁有些窘迫,偷偷瞧了书卉一眼,面上一红,小声嘀咕道:“我……我那是……是太高兴了,才……一时间昏了头……”

这白毛女妖两眼忽的变得血红:“不行,我至今还从未失手过!”

言罢,便又从手中舞出一根红绳,大肆一挥,便将柳逸手中的破木盆砸的粉碎,再一挥,这红绳便如灵蛇缠绕般,将柳逸裹的严严实实。

“说……你心里喜欢的是不是我……”白毛女妖将柳逸拉至身前,面贴面,鼻贴鼻,伸出火红的舌头在柳逸唇上舔了舔,似在品尝着什么。

“唔!”柳逸紧紧闭着嘴,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顺势就将嘴在那女妖的肩头一擦。

女妖顿时如点燃的爆竹般炸了起来,抖着手仿佛不可置信般,颤声喝道:“你……你竟敢嫌弃我!”

言罢,便亮出隐在衣袖下的利爪,径直朝着柳逸的面门而去。

此时的女妖已经失去了理智,全然不顾其他,书卉瞅准时机,一跃而上,举剑由上而下,踩在那女妖肩头,一剑下去,将这女妖的爪子削去了一半。

可这女妖却恍若未闻般,只停顿了半晌,头都未曾偏一下,依然举着削去一半的残爪扑向柳逸,似是一心要置柳逸于死地?

书卉也来不及多想,眼见柳逸就要殒命当场,便扑身而下,一个转身将柳逸一把揽过,女妖带着血的残爪便硬生生的嵌进了书卉的背上。

“嘶”的一声,皮肉连着染红的布片硬生生撕开,即便背上一片血红,书卉也只是咬紧牙关,微微皱了皱眉。

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

就在此时,耳边极为轻微的“砰”的一下,书卉顿时心中大惊,这是结界破碎的声音,她惊慌的抬起头,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悄无声息,女妖便两眼暴突,两颊以可见的速度凹陷下去,整个人身越缩越小,最后化作一只长毛兔缩在那一摊带血的白衣间。

竟又是兔妖?

书卉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说不清这预感到底是什么。

“师叔……”没能亲手将这女妖了结替长庚报仇,书卉颇有些埋怨的望了眼岐衡,而岐衡此时正拎起那奄奄一息的兔妖,嘴角紧抿,似是若有所思。

“师叔……”

岐衡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书卉一眼,长袖一挥,将这兔妖倒提起来,甩了甩,轻巧的收入袖中。

“师叔……”书卉仍想说些什么。

岐衡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头顶正灼热的骄阳,抓住书卉的胳膊往上一提:“走吧!长庚还等着你呢!”

书卉点点头,两人正欲腾空御剑而起,书卉却觉脚下一沉,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她低头一看,见那柳逸双手扣住了她两个脚踝,一脸慌张。

“你这是做什么?”书卉不解。

柳逸一张煞白的脸又顿时涨得通红:“你……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

为何……要看他?

想起方才柳逸与那女妖的对话,书卉微微皱眉:“女妖已除,再无危险,你全心考学即可。”

“你救了我,我还没报答你!”

“不必,我起先是为赏金而来,而后为私怨而来,是我利用了你作诱饵,到时领了赏金,我们三人平分便是。”

“我……我不要……”柳逸摇了摇头,越发窘迫,急的脑门直冒汗,想了想,而后忽的话锋一转:“我不要那么多,你到时领了赏金,切莫忘记分我一锭银子便是。”

书卉笃定的点了点头,柳逸还想说些什么,却见书卉身后一道凌厉的目光扫来,浑身一个激灵,这才有些讪讪的松开手,对着悬在半空中的二人挥了挥,算是道别。

书卉只觉脚下一轻,岐衡便抓着她如同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耳边的风声凄厉如同鬼啸,书卉望着前方站的笔直的背影,想起方才发生的一切,心里仍有些不甘,待风声稍缓和些,便不顾礼数的大声质问道:“师叔,你明知书卉的法力足够将这女妖收服,为何半路插手,让我错失手韧仇人的机会,如今……如今我心里憋屈的很。”

书卉气呼呼的撅着嘴,一张脸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被风吹的,微微泛着红。

“你……”岐衡回过头,正欲开口,却恰好瞧见了书卉眼里满满的不甘与哀伤,不由得语气一软:“是我考虑不周,我只想着你一个姑娘家,莫要再留下如此狰狞的伤疤为好,却忘记你何曾在意这些。是我自作主张了。”

书卉一愣,没料到岐衡竟会认错,只怔怔的望着岐衡,诧异的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岐衡深吸了口气:“若你心里憋屈,便尽管支使我便是,算赔给你的。”

“支使……我……”书卉有些呆住了,这话居然是从小师叔嘴里说出来的,那个一身黑衣,一本正经,从无半句好话的小师叔。

她疑惑的看着岐衡微微扬起的嘴角,心湖似被一片羽毛拂过,拨起了轻轻的涟漪,就连怨愤也悄悄消散。

他为什么会看着她笑……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对她笑过……笑得她心里慌乱不已……

末了,待她整理好纷乱的思绪后,才别过脸去,虽早已恢复平静,却摆出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道:“罢了,本就是我有求于你,这回就算是扯平了!

岐衡倒也不搭话,嘴角又绷回一条直线,似有些失意的转过头去,背脊挺得僵直。

待两人行至城中,岐衡忽的停住,回过身看着书卉道:“你在此处等我,我去去就来。”

“你去哪儿?”书卉下意识的拉住岐衡的衣袖,若是他走了,她夜里又被鬼缠身该如何是好。

岐衡看着她紧紧攒住他衣角的手,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他这一笑,书卉如同被下了迷魂咒一般,点点头,乖乖的松开了岐衡的衣角。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岐衡果然回来了,两人你也不问我也不说,静静的往城郊而去。

到达城郊的破庙时,日头也已西斜。

看着渐渐变得灰暗的天空,书卉却有些忐忑不安。

她的右眼皮连着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似是在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两人一直等到日暮时分,却仍不见长庚的踪影,更奇怪的是,四周一丝风也没有,安静的如同天地万物皆已经沉睡。

“怎么回事……”书卉有些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抽剑欲走。

一只手覆盖在她拿剑的手上:“莫急,再等等,新魂向来谨慎且束手束脚,天若不黑透,怕是不敢露面。”

书卉点点头,又顺着这手掌的力道顺势坐下,只是这手覆在她手背上后,却迟迟未挪走,书卉甚至能感受到这温热的掌心下跳动的脉搏,一下一下,有力而蓬勃,带着她的心一道,咚,咚,咚,咚,越来越快。

这一瞬,书卉只听得见耳里自己的心跳声。

她诧异的偏过头去,见月光下,岐衡一双如水般温润清亮的眸子就这样看着她,仿佛要将她溺毙其中。

不对,这一定不是真的。

她猛地闭上眼,再睁开时,见到的是岐衡以眼神关切的询问。

书卉长长松了口气,她也不知自己再害怕些什么,是了,这才是对的,这眼神与师傅疼惜她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只不过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罢了。

只是那手,却还未松开。

“师叔你……为何一直压住我的手……”书卉试图甩开这滚烫的手,却并未成功。

岐衡一愣,忽的收敛笑意,一本正经道:“怕你跑了。”

“啊?”书卉没听明白。

岐衡清了清嗓子道:“怕你等不来长庚又四处乱窜,这荒郊野岭多生鬼怪……若是……”

正说话间,书卉只觉眼前一道绿光忽的闪过,若影若现,她循着那绿光望去,竟然见到了一张万分可怖的脸。

止裳道长的脸!

止裳?怎么回事,他不是寄生在了曾青的魂魄上吗?

“止裳,止裳!”书卉不由得惊呼出声,猛地站起,呼出声之时,远在百米之外的止裳还回过头,对着书卉露出一个诡异而狰狞的笑来,书卉顿时如惊弓之鸟猛地往后跌去,幸好被岐衡不曾放开的手紧紧抓住,才不至于撞上身后的破庙

本文标签: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

上一篇:尿满肚子带纸尿裤上学/埋在她体内吃饭H

下一篇:朱大海和秀华全部目录-把腿分大点自己揉给我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