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医生不可以塞这个/男朋友那方面太厉害想分手

2021-06-12 08:13: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知道这是梦。虽然看不清容貌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本能的,他就是觉得那一定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性,年岁比他稍大一些,身穿着极为诱惑的护士服(他猜那是因为他前段时间看了护士主的漫

他知道这是梦。

虽然看不清容貌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本能的,他就是觉得那一定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性,年岁比他稍大一些,身穿着极为诱惑的护士服(他猜那是因为他前段时间看了护士主的漫画),窈窕丰满的身材在衣物的勾勒下曲线分明。那名女性向他一步步走来。

“银时君…”

非常耳熟的声音,可是,究竟是谁呢?梦中的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就这样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口干舌燥,等着她将他抱入怀中。

入鼻处是奇特的香味,分不清究竟是花香还是果香,这香味如同清风扑面一般清爽怡人——真奇怪,如果是梦的话,他的感觉会如此敏锐吗?银时自己也糊涂了,但他就是紧紧地贴着那个姐姐,无意识地嗅着香气。

(略去约一百字)

究竟是她的声音,还是他自己心底的渴望呢?银时无法分辨,少年正处在名为青春期的微妙年纪,已经从其他途径对这些已经有了个基本的了解,但在这个美妙的春梦中,他第一次实在地体验到了那种激情与冲动。

——虽然,梦醒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等他惊醒,就只感觉肚子上一片潮湿,还有些凉凉的,他用手往下摸了摸,就发现自己的内裤和衣服都湿透了。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待他一片混乱的大脑彻底冷静下来之后,他立刻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事实。

身下是铺了厚厚棉花、软硬度正好叫人躺着十分舒服的单人床,脑后的枕头带着淡淡的香柠檬香气,起身就可以看见床头造型精致的台灯,不远处的梳妆台上摆着好些似乎是胭脂的小盒子,上面还有一面漂亮的雕花镜。午后的阳光透过小窗射入屋内,温暖的春风将白色的蕾丝窗帘吹得微微起伏。这个屋子里满满的女性气息,无不在告诉他——这根本不是他的房间。

这分明是真礼的房间啊!

银时一把掀开原本就胡乱盖在身上的被子,像是泼了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少年紧张地将被子来回翻看,又凑近了仔仔细细地看床单,在确认无论是被子还是床单都没被弄脏之后,他赶快将被子重新叠好放回床头,然后哆嗦着手悄声拉开了门。看见走廊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他就像是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把拉门重新拉好,立刻一路狂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他回到了熟悉的房间,他的心跳才算是稍稍平复了些,之前因为过度恐慌而停止运转的大脑也开始重新整理思绪,他总算是想起了自己为啥会睡在真礼的房间了。

真礼在年前做了橘子酒,今天中午才开了封,在留下给松阳喝的那一份之后,这两个人就带着这酒和其他一些东西、和高杉一起出门去了——前段时间听说高杉的妹妹找他出去玩,他妈妈也和他约好了这段时间再见一面,当然,是瞒着他父亲的秘密会面。因为这位阿姨私下给村塾送了不少东西的缘故,为了表示感谢,这次松阳也就特意带着好些特产礼物,和高杉一同去了萩城。

这三人进城去了,今天又是假发每月定期回老家的日子,所以村塾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然后这段时间自己不知怎么地总是对真礼特别在意,所以在偷偷看见她把橘子酒藏在厨房的一个柜子之后,他就趁他们都不在的空档,把橘子酒还有松阳放在那里的其他不知道什么酒一起拿出来,各种都偷喝了好几杯。结果从来没喝过任何酒精饮料的他,一下子就晕晕乎乎的,从厨房里出来没一会儿就断片了。

原…原来我断片之后,是摸到真礼房间去睡觉了么…也是,她的房间离厨房最近所以很正常…个鬼啊!!

去真礼房间睡着了也就算了,梦遗是几个意思啊!而且刚刚的回忆里有哪里不对吧?!他为什么要“对真礼格外在意”啊?还有…那个梦,应该是春梦吧?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个前凸后翘、肤白貌美的大姐姐,到底是不是…是不是真礼啊…???

完蛋了…我难道真的是喜欢上真礼了吗…要是让松阳知道我在梦里对他的女朋友上下其手,会不会直接把我三条腿一起打断啊?!银时少年顿时绝望地捶腿哀嚎,不过还没有嚎两声,下半身那股冰冰凉凉的感觉就提醒着他:再不赶快趁着村塾没人把这个“证据”给洗干净的话,等下如果有人回来了发现了,自己绝对会被成为嘲笑的靶子的!

风风火火地奔到了无人的浴室,把脏衣服一起扔进了泡进了水盆里,双手在冷冰冰的水里用力搓洗着,一边洗他还一边用湿漉漉的手拍打着脸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冷静…坂田银时,你怎么能确定梦里那个漂亮姐姐就是真礼呢?明明连她的脸都没看清嘛!只是摸到了人家的胸而已…而已…而且那个梦里的姐姐穿得那么性感,真礼从来没穿过和服以外的衣服,不可能是她的!

嗯!不可能是真礼!我也不可能喜欢上她的!就算真礼确实长得很好看性格很好对他也很好、除了手艺太残念之外基本没有任何缺点他也绝·对不可能会对她发任何春梦的!要问为什么?他可是良家的好少年啊!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养父的女朋友有任何的想法?

#我坂田银时就是死,死外面,从村口老歪脖子树上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对真礼产生任何不纯洁想法的!#

#然而银时可能是忘了,人类的三大本质里有一条就是,真香。#

当天晚上,松阳一行人就从萩城回来了,他在自己的房间远远的就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似乎是真礼在招呼人帮她收院子里的被单,却只是佯装没听见,一个人窝在房间里胡乱地找了本练习册,一边转笔一边假装在认真写作业,直到他听见有人咚咚咚地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条件发射的,他转过头去,就看见纸门上倒映的那个纤细的身影,分明就是他今天胡思乱想了一下午的真礼。

“银时,给我开一下门,我腾不开手。”

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他爬起身来给真礼开了门,就看见一大团白色的棉花和被单堆积如山、几乎要把她的脸全给遮住了,少年赶紧接过去把这些都扔到了空地上,然后一转头,他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下巴都要砸到地上了。

复古西洋风的白色衬衫包裹着少女曼妙的身材,原本应该是纽扣的两排地方缀着惹人怜爱的小缎带,从正中间一路往上,在脖颈处系着一条黑色的长带扎成的蝴蝶结。厚厚的黑色过膝长筒袜勾勒出了她小腿的优美线条,靛蓝色的裙子长至膝盖,却被束到了高至胸部下方的位置,不仅展露出了穿着者纤细的腰身,还将真礼原本就十分傲人的胸部曲线更加地突显了出来。

虽然整体而言,这一身洋装没有任何暴露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端庄得体,但是,不管是那个深浅的色系搭配,还是这种贴合紧身的设计,隐隐约约间都将女性优美的身体魅力尽显无余,叫人浮想联翩。

他…他明明记得真礼出门之前穿的只是她平时最常见的那件鹅黄色和服的,怎么一回来就…就变成了这种简直要谋杀眼球的裙子啊!

见到银时震惊的模样,真礼也不以为意,笑吟吟地将双手交握在身前,问他:“在萩城的洋装店买的,这是你老师给我挑的款式,店员都说他的眼光很好…我第一次试着穿洋装,怎么样,还不错吧?”

虽然是颇为矜持的姿势,和她平日里的风格没什么两样,但是穿着这样的衣裙,仍然让她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在散发着一种异样的性感。少年只觉得自己脑袋发晕、喉咙干涩,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也开始起了反应。

我靠我靠我靠…怎么好像是…啊啊啊该死的小银时你能不能挣点气,该淡定的时候别激动啊!要是被真礼看见了我就完了!

趁着真礼还没发现他的异样,少年赶紧重新坐回桌子前,故作淡定地开口道:“嗯,是挺不错的。那个棉花和被套床单就放那里吧,我等下自己套。我在写作业呢,真礼你先出去忙你的吧。”

“嗯?我没听错吧,银时你居然在认真写作业?”出乎他的意料的,真礼听见他这么说不仅没离开房间,反而往他身边走过来,弯下腰双手背在背后,像是凑过来检查似的。随着她的动作,流丽的黑发触到了桌面,原本便十分惹眼的上半身一下子就占据了他的整个视线。他几乎都能看见真礼那仿佛被故意强调过的胸口部分,紧紧扣住的纽扣显得随时都可能撑开、将那饱满处给抖落出来一般。

少年的脑子完全一片空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只祈祷真礼赶快走,千万别发现他此时的窘态。好在真礼只不过是开玩笑,看他桌子上摆的真的是练习册之后,也就自然而然地起开了,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声好好学习之后就离开了。听见了她远去的脚步声之后,银时才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那个衣裙…松阳这家伙的眼光岂止是一个“好”字,简直太毒了…可恶,真是太不争气了,我…我居然对着真礼那个了…那可是真礼,自己未来的师母啊…这到底是怎么了…我难道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下流家伙吗…?少年丢开了手中的笔抱着头趴在桌子上,用力地把他那一头本来就蓬乱的卷发给扯得更加乱糟糟,沮丧至极地给自己判了死刑。

几天后,松阳便发现,银时在课堂上走神得更加厉害了,常常一个人发呆看窗外就是一上午不说,课下也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躲着他。有一天早晨他起来,还看见银时在偷偷洗内裤,一看见他过来就赶紧藏起来,仿佛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面红耳赤,还没等他说什么就拿着内裤飞跑了出去。

本文标签:男朋友那方面太厉害想分手

上一篇:扯掉胸罩还让我自己动,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下一篇: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动-农村岳…用力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