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涨精装满肚子公主

2021-06-12 08:18: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九月十九,夙沙意于午时斩首。天降大雪,沉默了许多人。那一日,昌桦哭着指责溯镜,问她为什么要和夙沙复做这样的交易,为什么逼夙沙意走到了这么一步,为什么死的人是夙沙意而不是自己

九月十九,夙沙意于午时斩首。天降大雪,沉默了许多人。

那一日,昌桦哭着指责溯镜,问她为什么要和夙沙复做这样的交易,为什么逼夙沙意走到了这么一步,为什么死的人是夙沙意而不是自己!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伤!”

或许直到死亡,昌桦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夙沙意的,不是月下抚琴,不是两人对弈,不是零星花瓣赠,而是更早,在城墙之上,墙外的少年对自己的那抹笑容。说什么为国而嫁,说什么于千军万马之间救下了整个昌桦,说什么是自古以来第一个以国命名的公主。

荒唐至极,至极荒唐。

只不过是一个在城墙上喜欢上敌国将领的一个普通女子,不分国仇家恨,不懂何处为家。思及此,昌桦才觉得大梦一场,梦醒万物皆空。

“他死的时候,也认为我是为了国家抛弃了他么。”

这句话,像极了当初夙沙意问着溯镜的那句“她,也是这么想的么?”。此情此景,如同再现,溯镜后退了好几步,直直倚在隐乐怀里,昌桦却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子跑开了。

看着昌桦这般颓废,憔悴,慌乱,痛苦的模样,溯镜嗓间一阵发苦,她缓了好久问道:“阿隐,我错了么?”

阿隐看着昌桦跑开的背影,将溯镜转过身来面对自己,他看了看溯镜的面容,同样茫然无措,只好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我不知道。”

昌桦此生,若有怨言,怕也就是错将自己的爱国情想的重了些,错以为自己的自控能力极佳,也错以为阿隐溯镜之类,能懂得情之一字。

是夜,溯镜和阿隐寻她时,发现她倒在了绝经谷的一片桃花之间,一身红衣待嫁,美艳异常。

死时全身血液流尽,发现时身体已经开始呈现半透明状,如同落无虚死时别无二致。

“昌桦……”溯镜捂住唇角,感觉到心脏的抽搐,一阵难以名状的感觉涌了出来,怕这就是,昌桦所说的伤心了吧,她感觉到眼中似乎有些湿润,泪水顺势而下,毫无防备。

阿隐说,她死前,不小心落入了绝经谷的幻梦之中。而这场梦,阿隐随手幻化,竟也将其浮现了出来。

幻境中的场景是她远嫁当日的场景,漫天飞舞的柳絮,被风卷起在空中打着圈,漫无目的的飘着。她便站在城墙之上,身边还有一位少年。

她抬手想要抓住一个飘在半空中的柳絮,可惜风还是没有把柳絮留下,刚触碰到时,柳絮就像是被一个隐形的力推向了远处。

“我总觉得在等一个人,似乎很久很久了,可是他还是没有来。”她解开戴在头上的凤冠,慢慢的把它放在一边,对着她的哥哥,昌桦国的太子说,“我总是做一个梦,梦见自己穿着嫁衣坐在轿子里哭泣,似乎一直在喊着一个名字,可是醒来后永远不记得喊得是谁。可是我记得,总是在轿子里,拿出匕首刺向心脏,真的会疼,尽管这个梦我做了很多次,可是还是会一直疼一直疼,仿佛永远永远失去了一个名字。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这个名字。”

“而今天这个梦,和平时的有些不一样,尽管都是嫁衣,可这是我白天侍女送来的嫁衣,都是出嫁,可下面的是我亲自许下的出嫁。而且我知道,我不可能会在那花轿里用匕首自杀。这是国婚,是我亲口提出来的国婚,是昌桦目前唯一的自保了。”

她看着远方,神色苍凉,她的眼中,仿佛有着许多悬而未落的泪,她展示了一代公主的自尊。

或许因为是在幻境之中,她闭上眼睛,微微仰着头对着城墙外,一瞬间发色变成纯白,红花顺着她的头发飘落了下来,嫁衣拖在地上被风吹着有些纱浮动着。

她的笑容,满眼的苍凉,风开始激烈的吹着,落地的嫁衣被吹到了半空慢慢的仿佛在包围着她,就像是作茧的蚕自缚着。

天空开始落下细雨,一瞬间灰蒙蒙的照着整片大地,黑云压城,城已摧。

“哥哥,我后悔了,我不应该嫁。我不应该嫁给他,此生,我都不应该认识他的。”然后,她就站在面前,纵身跳下了这城墙。红花和半空中的柳絮纠缠在了一起,扯不断理不清。红色的嫁衣在空中像是一只蝴蝶,骤然落地。

幸好嫁衣是红色的,看不出溅出来的血。

……

“你嫁过去后,我会努力,努力做个好太子,将来……将来做个好君主,让你在他国能不受委屈,但是,”

“但是,倘若昌桦终究逃不过灭国的命运,你就当自己,从来都不是昌桦国的公主,如果能和他相守便相守,不能,便自寻一片喜乐。”

……

乱世终成伤。

却没有人为你祭奠这旷世悲凉。

虞国这一日的漫天大雪下了许久许久,国君夙沙复将自己关在寝殿之间,独自对月喝酒;绝经谷内的血红嫁衣也最终消失,这个世间再无夙沙意与昌桦,突然一瞬间,纠结了百余年的两国之战,随着他们的死亡而缓和许多。

就连一向毫不在意这些的阿隐,面对此也沉默了一阵,背着已经陷入沉思的溯镜走在一片零星花与白雪之中,走了整整一夜。

那一日,绝经谷中漫天的零星花与白雪,让人都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些是零星花,哪些是白雪了。

比起凡间的此番悲调,六重天上倒是一片热闹。早早备下了的酒席,请贴散布四海八荒,各路接了帖子的都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某位这几十年才入了一重天的零星花小仙乐滋滋的和同伴讨论着这场宴席的主人——墨兮神尊。

“听说神尊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美男子,那他是比天族的那位二太子殿下还要俊美么?”

“你这小仙怎么这么没有见识。那二太子殿下固然是数得上的美男子,可是仙族和神族的区别之大,岂是能比的啊!”说话的是一位颇为年长的梧桐老仙,这话一出,周围又围过来几位资历小的听听这八卦。

“老夫空活五万多岁,出生于上古时期,不过直到现古才幻化成人形的。话说现古之初,还是有两位神族的,一位便是现古时代开启不久便殉了六道的姜乐上神,另一位便是今日的主角,也是此刻世间唯一的神——墨兮神尊。”

“这九重天啊,等级森严,一重天为你们这些刚刚升天的下仙居所,二重天则为中仙,三重天为上仙,四重天则是天庭之处,处理要务,五重天为天族及一些颇有辈分能力的仙人所住,已是仙的最高等级了。可是在这五重天之上,便是神族的居所了,这可是平日里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啊!这六重天为下神,七重天为中神,八重天则是上神。”

“那这墨兮神尊是个中位神了哦?”有位小仙长得很是可爱,她歪着脑袋认真的询问着。

“正是,不过如同仙界下仙和中仙统称为仙者一般,下神和中神也是统称为神尊的,莫不可喊错了啊!”

“那那那……为什么现古只有一位神啊!”那位小仙又问了一问。

“这就要说到远古时代了,那时候这世间最尊贵的远古真神创造了九位神尊,两位上神,三位中神,四位下神,后来有位上神,也就是后来的白溯上魔脱离了神道,自创魔族,从此神族一分为二,一为九重天里的神族,一为九虚天里的魔族。

可是无论如何,这神魔加起来,也不过九位,从远古时代到上古时代再到今,这神族也就只剩下墨兮神尊一位了。”

“啊啊啊!那墨兮神尊岂不是很老很老了!”

“胡说什么呢!”梧桐老仙对那个小仙瞪了瞪眼睛,“且不说墨兮神尊是上古时代降临的神族,如果他是远古时代的,那也不叫老,那叫……”梧桐老仙顿了顿,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刚刚那个特别可爱的小仙又思考了半天问了一句:“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重天您都说了,九重天上,又住着谁呢?”她掰着手指认真数着,一脸好奇。

周围却有几位小仙沉默了不敢言语,就连梧桐老仙也抬眼望了望九重天,朝着前方一片空白拜了一拜,才说到:“那是世间最尊贵的存在——真神居所。”

“那真神岂不是很老很老了?”小仙又不怕死的问了一句,却被梧桐老仙狠狠的打了一下头,眼泪汪汪的。

“胡说什么呢!你这小仙是哪个门下的!”

这场八卦就这么收场了,零星小仙想了半天,觉得梧桐老仙似乎还是没有好好地谈一谈这世间的美男子榜,不觉有点失望。突然又想起今日可是墨兮神尊历劫归来庆贺的日子,许了很多人上这七重天,或许运气好些能见到本尊也不一定啊!

而且听说,墨兮神尊在上古时代可是打的一

本文标签:涨精装满肚子公主

上一篇: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鞭打,上课自慰女h文

下一篇:日出水了好深好涨视频,做完了还连在一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