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孩子淦哭男孩子漫画,宝贝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边

2021-06-12 08:41: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段天岚和靳无妄一行人终于在三日后赶到了畦县。期间他们收到了来自垗城的几份消息,朝廷遣派的官员已经快要到达垗城了,这回倒是一路顺利,路上连大风大雨都没遇到,可见无官之局确

段天岚和靳无妄一行人终于在三日后赶到了畦县。

期间他们收到了来自垗城的几份消息,朝廷遣派的官员已经快要到达垗城了,这回倒是一路顺利,路上连大风大雨都没遇到,可见无官之局确已破了。而城内乱象也已经在师爷和赵卜络的帮助下得到了一定改善,律法也开始重新执行了起来。客栈的掌柜不管是不是真心,都不能再抛弃老人了,甚至到对方入土之前都不能有一丝苛待。

踏云宗弟子也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就到了,他们在乱葬岗找到了他们之前派出弟子的尸首,好生安葬了他们,也开始协助治理当地百姓。他们也接连在城西等地发现了不少体内含有少许魔气的作乱者,其中不乏盗贼、采花贼,甚至还有一个变态杀人狂。不过好在这些人体内的魔气虽然因为当地官气紊乱而活跃异常,但都还没达到深不可除的地步,处理起来也不算费事。加上这次因为他们来的及时,程陌言不能过多的停留指导,这才让他们修炼无法,一时难成大祸。

对此段天岚倒没什么感触,垗城只不过是全局中不轻不重的一环,如今也只有踏云宗、凌沧派发现华朔大陆的零星异常,往后的剧情还长着呢,比他的命都还长两倍呢。

苏秋潋当初同意向踏云宗求助后便写了一封信让一个凌沧派的弟子帮忙送去,段天岚知道苏宗主对苏秋潋这个掌上明珠格外重视,有她的消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追查一番,于是便瞒着苏秋潋让送信的弟子,莫要按她说的那般骗苏秋潋的父亲苏黎昶,说他们只是偶遇,于是出手相助。相反,他让弟子如实告诉了苏黎昶苏秋潋和他们在一起,还严明了他们接下来的去处,并表示自己会照顾好她,希望苏黎昶能够给苏秋潋一点自己的空间,暂时不要来打扰她。

苏黎昶虽然还是对女儿放心不下,但段天岚的名字他并不陌生,特别是从燃墟秘境回来后,苏秋潋没少在他面前提及此人,因此他也对其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是一个正人君子,说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便一定不会亏待的。

况且。他也清楚自己女儿的性子和对对方的心思,若是他贸然前去打扰,就算把女儿保护的严严实实的怕也是招来女儿的厌烦,更是绝了自己女儿和心上人加深感情的机会。于是他便让那弟子回复段天岚他不会过多插手,但还是留意着畦县的动态,想着一旦有什么异动或者不对劲儿,他还是要急忙出现在自家宝贝身边的。

段天岚不清楚苏黎昶肚子里的这些弯绕,否则的话定要趁早帮他断了这般念想。别说他一介炮灰如何能耽误女主和男主成就正果,就是他想,系统Q也不会让他多想哪怕一秒的。

Q:(⊙v⊙)上哪去找我这么认真负责的好系统,记得给五星好评哦亲~比心~!

段天岚:……我就静静的看着你,哦不,听着你虾扯蛋=_=。

总之,有助攻大师兄的帮助,苏秋潋已经发现了心悦之人对自己似乎并无他意,神情暗淡之余也不敢有过多逾越的行为。而看出她心情不太好的段天函也在师兄的撺掇下趁虚而入,对其各种嘘寒问暖、关心照顾。

如果女主头上有好感度显示的话,段天岚觉得苏秋潋对段天函的好感度一定破了50,这种不足爱恋,好感有余的程度最适合日后发展点jq出来了(^v^)……

段天岚对此很是欣慰,既然他不能碰这个香饽饽,还是让别人早点吃了好了,不然老看着他也馋啊。

靳无妄对此也十分欣慰,苏秋潋对段天岚的心思他又如何看不出来,自家厨子只要一个人就好了,要是再连带一些莺莺燕燕,过于吵闹不说,多个人还多张跟他抢食的嘴。

然而,虽然男女主的感情进度不用段天岚继续操心了,但提前出场的靳无妄也已经足够让他头疼的了。

就算凌沧派弟子在段天岚的带领下,明面上和惊鸿阁的众人是合作关系,但所谓正邪不两立,两派人马自然因为立场不同,对对方都有一定的偏见,看在段天岚和靳无妄的面子上不打起来就不错了,就别指望还能像二人一样友好相处了。

段天岚为人和善可亲,在吃食上偶尔也会照顾他们一下——毕竟都是从凡人走来的,对食物,尤其是好吃的食物,任谁都会有一点渴望,因此他们对段天岚的态度倒还不错,其他人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但对于凌沧派的众人而已情况就不同了。靳无妄是他们所有人中修为最高的,若想对他们做些什么,他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对方是魔修头头,和温文尔雅的段天岚不同,做事向来毫无章法全凭兴趣。此时这样的人就在身边,他们如何能安心的下来。

所以,因为有靳无妄这尊大佛在,一路上段天岚为了让弟子们自在些,只好亲身上阵去招架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免得自家师弟们冲撞了对方,把他好不容易卖身求来的合作又整崩了。

好在靳无妄虽然不喜与人交谈,为了他做的食物倒还愿意和他亲近,不会对他其他的师弟无缘无故放冷气。而且经过了几日的相处,段天岚已经初步了解了靳无妄的口味,靳无妄对他的态度也好上了许多,连带的看凌沧派众人也少了几分凌厉。

不同于垗城四面山林的闭塞,畦县只有两面连山,一面临水,城门前则是一条通往其他城市的官道,官道两旁也是较平坦的地势。

比起垗城,甚至汧阳而言,畦县则更加繁华、昌盛。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畦县与临近城县的交往十分密切,又能通过水路与其他临河的城镇来往,无论是商贾还是普通的出行都十分方便。

不仅如此,畦县的百姓十分具有乡土特色,男子都十分老实憨厚、不怕吃苦,多得是是十里八乡赞不绝口的好人家;相反,畦县的女子却十分乖张跋扈,脾气火辣,饶是一般人难以招架。因此,周乡也都有“畦地小伙好夫婿,娶妻莫娶畦县妻”之说。

但好在畦县男子多出女子太多,哪怕女子多为母老虎,那也是稀有物种,加上畦县男子老实,自然爱老婆,听老婆话,受得住对方的脾性,所以畦县的女子多半都内部消化了,一直以来相处也算和谐。

这一现象也一度成为乔木村一带百姓茶余饭后乐于讨论的趣闻怪谈,但大家对此也早已见怪不怪,觉得各地有各地的过法,无伤大雅也无需太放在心上。

段天岚听闻了探路之人的回报后并不意外,毕竟这都是他的脑洞,为了剧情他胡编乱造的东西多了去了。然而靳无妄听闻后却难得的挑了挑眉,尤其是在听闻了还有不少男子被自家娘子拧红了耳朵还能乐在其中。

打情骂俏?这是什么意思?打斗还能增进感情?靳无妄心里困惑不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竟然看了一眼段天岚白白净净形若水饺的耳朵。

真想知道这样的耳朵红起来是什么样子……

人生中只有修炼、管理惊鸿阁、吃好吃的三件事的靳小白此刻似乎一下子不小心get到了什么奇怪的兴趣爱好……

因为经常有商队进出,畦县的城门守卫相对较严谨些。不过他们也清楚,像段天岚这种浑身仙气的和靳无妄这种浑身戾气的,哪怕是朝廷都是不敢惹的,于是对众人并未过多盘查。

只不过虽然只是短暂的过面,段天岚和靳无妄都捕获了守卫眼底一闪而过的惊喜神色。

过了城门后,迎面便是畦县大街,此时正是白天,街道两侧还有不少摊子在贩卖着新鲜的小吃,新颖的物件,人声鼎沸十分热闹,一点都没有垗城那种压抑之感,反而处处都是一片祥和安逸的模样。

段天岚等人不禁心下生疑,他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有魔修的地方还能如此祥和安逸?

“平静安逸的只是表面,”靳无妄看出了众人的疑惑,轻轻开口道了一句,“也许拨开表面,下面便是暗潮汹涌。”

段天岚离他最近,这些日子因为屡屡给对方投食关系也缓和了不少,听他此言便直接问道:“无妄兄莫不是看出了什么?”

本文标签:宝贝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边

上一篇:扒开我胸罩还让我坐在上面自己动-天涯客补肉微博长图

下一篇:边做题边塞东西,睡过200多个男的算多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