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与子乱小说第一章-唔~宝贝你下面水喷了

2021-06-12 08:44: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少寒真是走了那啥运了(那啥自己想像,人家是淑女),有苏小姐那样的美人对他一往情深,又有柳如烟这样的贴心爱人,老天爷太不公平!看来自己穿来这里真正的作用是要改正老天的错误,多么

白少寒真是走了那啥运了(那啥自己想像,人家是淑女),有苏小姐那样的美人对他一往情深,又有柳如烟这样的贴心爱人,老天爷太不公平!看来自己穿来这里真正的作用是要改正老天的错误,多么神圣又光荣使命啊。唉,小白同志,虽然很不舍得,但俺还是要代表苏小姐狠狠地抛弃你!

“柳小姐,你好。认识你很高兴。”败在这种美人手上自己不服不行,苏筱筱大大方方地绽放出自己最迷人的笑容。

袁天翌微微皱了眉头。高兴?他静静地看向苏筱筱,她的眼底一片坦然。

这就是他未来的妻,果然是才貌又绝。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幸福,仿佛世间一切的苦难丑恶都无法玷污她。浓浓的自惭形秽涌上心头,柳如烟强忍着心中的酸痛,说道:“苏小姐,如烟早听说您的大名了,只可惜无缘相见。”

无缘相见?怕是白少寒不让她见吧。“柳小姐客气了,今天我是陪娘亲出来上香的,不方便与你多谈,哪天有空了我亲自去拜访你。”

苏筱筱的随口客套话在众人耳里听来却是另一番意思。

柳如烟脸色一阵发白。该来的逃也逃不掉,她挺直了腰,毅然地说:“那明天如烟就在家里恭候苏小姐大驾光临了。”

呃?怎么变成这样?看柳如烟郑重的样子,苏筱筱傻了眼,自己不过是随口一说,她就连时间也定好了?想和自己摊牌谈判吗?自己已经退出了,何必多此一举?不过,既然人家下了战书,自己也不能临阵退缩。再怎么说,自己才是过了明路的那一个。

“好。”她爽快地接下战书。看金枝欲孽时,里面的那些女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让人看得那叫一个过瘾,让自己也来亲身体验一番吧,妓院里出来的人,手段应该不比皇宫里的差。

“小姐,这个人怎么办?”

苏筱筱正准备来个潇洒完美的退场,被袁天翌一提醒,顿时尴尬地停下脚步,自己怎么把正事给忘了?唉,看来自己还是缺乏临场经验。淡定啊淡定。“带着他跟我来。”

“苏小姐。”柳如烟突然开口叫住她,“你准备把他怎么办?”她紧张地看着苏筱筱。

好象她才是苦主,自己喧宾夺主了。“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好说话,柳小姐,咱们还是另找个地方再说吧。”小偷也是有尊严的,看那孩子小脸白的,可别吓傻了才好。况且,大庭广众的,自己也没兴趣被人当猴子看。她率先走向适才小道士帮她安排的厢房。

进了房,苏筱筱不客气地坐上正对着门口的主人位,“柳小姐,请坐。玲珑,奉茶。”

要自己给那个女人端茶?玲珑垮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泡了茶,先端给了苏筱筱,然后捧起另一杯茶重重放到柳如烟身旁的茶几上,头也不抬地走回苏筱筱身边,冷冷目光化成支支利箭射向柳如烟。

柳如烟视而不见,她受过的白眼还少吗?早就习惯了。倒是她身边的小丫头很是为主子不平,和玲珑眉来眼去的,斗个不停。

风度风度啊,玲珑这丫头也太没风度了,人家会以为是自己□□无方,要好好跟她说说才行。不过,她的忠心值得表扬。苏筱筱努力止住心里的偷爽。

“柳小姐,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置他?毕竟,他偷的是你的东西。”苏筱筱闲闲地说,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偷东西的是个小男孩,估计也就7、8岁,瘦瘦小小的,不过,五官长得挺清秀的,他被袁天翌摁着肩膀,动弹不得。

“苏小姐,我看就算了吧。”柳如烟怜悯地看着那个小男孩,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与害怕,还有着一丝丝的倔强。

“小小年纪就学会偷东西,长大了岂不是杀人放火什么都敢干?我们不能助长罪恶的滋长。”苏筱筱说得冠冕堂皇。

“他也是迫不得已。”柳如烟轻叹。若不是走投无路,有谁愿自甘坠落?

一句迫不得已就可以抹杀所有的罪恶吗?这么小的年纪,没有大人教,哪会懂。难道这里也有乞丐集团,专门威胁小孩去偷东西?“小子,说,是谁指使你偷东西的?”

“没人教我。”小男孩颤抖着,却强作镇定。

“还挺嘴硬的。怕不怕我把你送到官府,让他们把你关入大牢,然后让老鼠蟑螂来咬你?”苏筱筱扮出冷森森的恶人样恫吓他。

小男孩果然吓白了脸。

“你老实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如果你说实话,说不定我会放过你哦。”她利诱他。

“没人指使我。”小男孩还是一口咬定。

“真的没有?那你为什么要偷东西?”而且偷的目标是柳如烟腰带上挂着的玉饰,偷了那个东西还得送到当铺去当才能换钱,他一穷小子,明摆着是赃物,谁敢收?

“我……”小男孩欲言又止。

“我什么我,快点说。”

“我需要钱。”

“废话,是人都需要钱,要钱也不能偷啊。”

“我……”小男孩低下了头。

“说吧,如果理由充分我就放过你。”苏筱筱柔声利诱。

他猛然抬走头,湿润的眼中涌起丝希望,“我,我妹妹病了,我没钱给她请大夫,又讨不到,所以……”

为什么到哪都有不幸?看他害怕的样子不像惯偷,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吧。苏筱筱心软了,“真的?”

“苏小姐,放了他吧,我不追究了。”好一个护妹情深的哥哥。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和哥哥失散,也许,自己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薄薄的水雾朦胧了柳如烟的双眼。

人家苦主都说不追究了,自己再审也没意思,“柳小姐真是仁慈,既然你都不追究了,我自然没话说。”也不知她是真仁慈还是假好心,不过,她要□□脸自己犯不着抢着当白脸。她示意袁天翌放开那个孩子。

柳如烟站起身,走到小男孩跟前,她蹲下身,“这是一点银子,你拿去给你妹妹治病,不要再偷东西了。”她掏出自己身上带的银子,全数交给小男孩,“好好待你的妹妹。”她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哀恸。

苏筱筱冷眼看着这动人的一幕,她冲袁天翌使了个眼色,“袁大哥,你带他下去吧,顺便请个大夫帮他的妹妹看病。”

“是,小姐。”袁天翌领着小男孩下去了。

“柳小姐人长得好看,心地也这么善良,难怪这么多人喜欢。”苏苏筱筱凉凉地说。都说□□最会演戏,也不知她是装的还是真的。

“苏小姐过奖了,”柳如烟哀伤地道,“我只是可怜他们兄妹罢了,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

“哦?你怎么知道他们没了父母?”也许还是他的父母教他出来偷东西的也不定。

“若是有父母疼,他又岂用出来偷盗为妹妹治病?”

“也许他在撒谎呢?”

“这个世界真真假假,又何必太过执着?我宁愿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这个女人,说的好象历经沧桑,看透红尘似的。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觉得你给的这点钱就可以帮到他?”苏筱筱不客气地说,嘴边泛起讥讽的笑。

柳如烟愕然。

“今天他或许是第一次偷东西,但如果下一次他又没钱了,那他会不会又出来偷东西?而且还会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这世上好人很多,就算被抓了也没事。如果是这样,岂不是害了他?”苏筱筱咄咄逼人。

柳如烟无言以对。

“帮人也要用对方法。”苏筱筱诮然,“柳小姐,时候不早了,我就不送了。”她端起茶,送客。最看不惯那些略施小恩就以为做了什么天大好事的人,滴水之恩,何时根本不起作用。

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如此冷漠,柳如烟默然转身,离去。

“小姐,你为什么要理她?”玲珑已经忍了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到柳如烟走了,她忍不住埋怨。

“玲珑啊,做人要大度,特别是咱们女人,不能失了风度,知道吗?”苏筱筱优雅地喝了口凉了的茶。要是加点冰,就成冰绿茶了,多好啊。唉,可爱的冰箱,可爱的冰淇淋,可爱冰咖啡啊……

“小姐!”苏筱筱满不在乎的样子看得玲珑又气又怨,却又无处渲泄。

“筱筱,刚才有谁来过吗?”苏夫人精神奕奕地进来。

“娘,您休息够啦。”筱筱展颜,迎向苏夫人,“遇到个熟人而已。”

熟人?苏夫人不动声色,明明是柳如烟那个女人。筱筱怎会说是熟人?她们又怎会认识?看筱筱的神色没有不悦,也许她还不知道柳如烟和白少寒的事吧。这样也好。“筱筱,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要回家了。”

“好的,娘。”苏筱筱亲热地挽上苏夫人的手臂。

----------------------------------------------

“袁大哥,你查清楚没有?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是不是真有个生病的妹妹?”

“是的,小姐,属下查清楚了,他叫小天,确实有个妹妹。”

“你肯定他没有受什么人控制吗?”

“没有。”

没有就好。最恨那些丐帮的人专门操纵些小孩去乞讨,有时候在街上看到些小孩子追着要钱,真是让人又怜又恨:给吧,最终都落到坏人手里,不给吧,他们回去会被虐待,真恨不能警察把坏人都抓起来。

“你去把他们接过来。”

“小姐?”袁天翌不明。

“你家小姐我也不是铁石心肠。”命运的改变有时候会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年幼的自己幸运地遇到好心人进了孤儿院,才不至饿死街头。如今,自己有能力了,也该是回报社会的时候了。

“可是,小姐……”小姐当然不是铁石心肠,不然当年就不会把自己捡回来了。

“怎么了?”

“他们还有好几个人。”

“好几个?”苏筱筱惊讶道,“他有几个妹妹?”

“不是他的妹妹。”

“那是什么人?”这位酷哥不可以一次说完吗?让人等得心急,“你把情况说清楚。”

“他们一共有6人,除了小天和他的妹妹,另外还有四人比他还小的小孩,都是无父无母。小天带着他们一起住在一座废弃的草屋里,以乞讨为生。”

6个,这么多……

“你先把他们接到城外苏家的别院,其他的以后再说。”

“是,小姐。”

-----------------------------------------------------

“你真的同意她收养那些孤儿?”晚饭后,女儿说要收养几个孤儿,她的一片善心,自己不好反对,可是,一下子要收养6个,也太多了。苏夫人隐隐担忧。

“你不是也已经答应了吗?”

“可是也太多了,而且女儿的口气,以后可能还会有。”

“那又怎样?不就是几个孩子吗?咱们还养得起。就像女儿说的,既做了善事,又白捡了一堆儿女,有什么不好?等以后咱们老了,他们也长大了,就能孝顺咱们,还能帮着咱们照顾女儿。岂不是一举多得?你不是一直嫌孩子少吗?咱们就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养,这样,咱们就有一大群的孩子了。”苏老爷还在为女儿的善举洋洋得意。

“老爷,都是我对不起你,没能给苏家留个后。”当年生女儿时难产,好不容易捡回条命,却再也无法生育。虽然老爷不嫌,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每次一想到这,苏夫人就伤心不已。

见爱妻又落泪,苏老爷心痛得手足无措,“夫人,你又说傻话了,咱们不是有女儿吗?”

“可是毕竟不是儿子。”风姿不减当年的苏夫人如带雨海棠,楚楚动人。

“夫人,这件事咱们就说过了,没有儿子又怎样?只要有你和女儿,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回女儿又给咱们带回来6个孩子,咱们苏家如今可是人丁旺盛得很。以后这话就不要再说了。”苏老爷忙着帮夫人擦泪。

“可那毕竟不是亲生的。”

“如果都能像天翌那孩子一样,不是亲生的又如何?夫人,你别忘了,天翌也是筱筱带回来的。”说起袁天翌,苏老爷就心满意足。

“那倒也是。”苏夫人不再伤感,“对了,老爷,我看咱们女儿的婚事要抓紧了。”她皱眉。

“怎么了?”

“今天去上香的时候,筱筱见到了柳如烟。”

“哦?”轮到苏老爷不高兴了。

“不过,女儿好象还不知道柳如烟和少寒的事。为免夜长梦多,还是早点把他们的婚事办了吧。”

“不急。”

“还说不急,如果让少寒继续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他们感情更加深厚怎么办?要是让咱们女儿知道这件事,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纸包不住火,得趁女儿还不知道前让少寒彻底断了那个心思。”

“哼。”苏老爷微怒,“如果少寒依然执迷不悟,我还不把女儿嫁给他呢。”

“老爷,你可别忘了,咱们女儿从小就说要嫁给少寒,如果不成……再说,白家跟咱们家也算门当户对,少寒人还是不错的。”

“如果不是女儿喜欢,我才不想把她嫁出去,天翌那孩子多好,如果女儿能喜欢上她,就不用离开咱们,咱们还可以多一个儿子,多好啊。”

“老爷,你还不死心啊。天翌都陪在女儿身边那么多年了,要是喜欢,早喜欢上了,你呀,就别再想了。再说,天翌毕竟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的,他怎比得上少寒?”

“除此以外,天翌有哪点输给白少寒?”

“老头子,你又想跟我吵了,是不是?”

见夫人翻脸,苏老爷忙陪笑脸,“夫人,你别动怒,动怒伤身,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本文标签:唔~宝贝你下面水喷了

上一篇:放在里面边顶漫画,庶女攻略徐令宜律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