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让女人湿的不行细节小说/一边吃饭一边做

2021-06-12 08:53: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子玥对妹妹简单嘘寒问暖了几句,便冷眼瞪向苏夜,冷笑道:“你就是柳曦月的男朋友,苏夜?也是将京城搅得满城风雨的,苏先生?”“哥?你在说什么?幽冥塔一事全靠苏先生才&

白子玥对妹妹简单嘘寒问暖了几句,便冷眼瞪向苏夜,冷笑道:“你就是柳曦月的男朋友,苏夜?也是将京城搅得满城风雨的,苏先生?”

“哥?你在说什么?幽冥塔一事全靠苏先生才……”

白子慕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子玥。

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白子玥一声冷喝打断了:“白子慕!你是不是受他蛊惑了?所以胳膊肘往外拐了!”

“哥?白小明?小冷?你们?大家?”

她看看白子玥,看看白少,再看看白小冷,以及那六个手下。突然之间,她感觉这些原本她所熟悉的人变得好陌生,好可怕!

“父亲已经震怒!白家上下视他为死敌!你若要站在他那一边,那就休怪白家翻脸无情了!”

白子玥面露狰狞。

白子慕惊得浑身一怔:“你说什么?!!!”

短短十日,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子玥见她这般反应,笑得阴阳怪气:“看来你跟他的关系非同一般啊。我作为你的哥哥,是时候提醒你一句了。他,有女朋友,叫柳曦月!他对你,只不过是玩玩罢了。”

“那你们想怎样?”

白子慕算是彻底认清事实了!想必这短短十日之内,白家又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会议商议并通过了某个决定。而这个决定,十有八九是她父亲白楚河提出来的!

“我们想怎样?就是说,你已经下决定要站在他那一边了是吗?”

白子玥眼神冰冷,俨然动了杀机。

“如果我回答是,你是不是会杀了我?”

白子慕也不甘示弱,眼神骤降至冰点。

“背叛白家,按家法处置的话,你会被剥皮抽筋!家法在上,法不容情!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白子玥冷冷警告。

白子慕没有一丝犹豫,后退两步站在了苏夜身旁。

白子玥见状,笑得近乎癫狂:“好,好啊,真是一个好妹妹!你可知,你身边这位犯下了何等罪孽!他杀了宗师叶文龙!杀了莫一枫,王天刚,楚青海,瞿老,天哥。楚云岚,萧凡,莫翟,王俊,虽然不是他亲手所杀,但跟他脱不了干系!整整十条人命!白家若不作为,有何面目面对全天下的英雄!”

“哥,别说了。这些事情,每个人见解都不尽相同。孰是孰非,不是三言两句可以说得清的。你就简单说说父亲打算怎么做吧。不过在这之前,我得提醒你一句,白家眼下的大敌是宗师萧紫英!”

白子慕冷冷道。

“白子慕,你错了。局势千变万化,敌人可以成为朋友,朋友也可以成为敌人。眼下,白家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你身边这位!”

白子玥的话让白子慕如遭当头一棒,一下子懵了!

宗师萧紫英不战而退了?还成为了白家的朋友?白家为此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

“看来父亲自知无力同时面对两位宗师级的人物,因此在两者间做了取舍。而之所以这样取舍,一来是认为萧紫英的威胁更大一些,二来是觉得苏夜罪不可赦,必须铲除。等等?敌人?可以成为朋友?难不成,父亲是想联合萧紫英一起对付苏夜?”

白子慕快速思考着,她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

白家这次是有备而来!

“不过,宗师与宗师之间的较量,绝非儿戏。这是父亲写给你的战书!日期,就是萧紫英当初的约战之日。地点,就在这里!”

白子玥递上一封战书。

苏夜接过战书,然后将其撕成了碎片。

“蠢货!你这是做什么?”

白子玥破口大骂。

居然当众撕毁战书!这是不打算接受挑战吗?

“回去告诉白楚河,他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他。但倘若,他执意要来送死,我不介意送他一程。”

苏夜送上一句忠告。

白子玥闻言,勃然大怒,指着苏夜嘶吼道:“苏夜!你别以为杀了叶文龙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这一战你必败无疑!必死无疑!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曦月的。绝不会让她因为你这种人而流一滴眼泪!”

“最后两句话,你再说一遍试试?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们!然后杀去白家,灭你们满门!你敢吗?”

苏夜话音未落,整片深潭开始颤抖!

白子玥带来的六个手下因为修为太浅,一一身陷潭中。霎时,惨叫声救命声不绝于耳。

“你身为宗师,欺负我一个暗劲通关的人,很有成就感吗?总之,话我已经带到了。小明,小冷,我们走。”

白子玥带着白小明和白小冷匆匆走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白子慕一下瘫软在了苏夜的怀里,哭得昏天暗地!

许久许久以后,她抬起一双哭得红肿的泪眼,声音有些沙哑,恳求道:“能不能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杀戒?”

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苏夜,白子慕不知道她的这份请求到底有没有用,但白家上下都是她的亲人,她不希望他们出事,所以,就算是苍白无力的请求,她也必须要说!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苏夜居然答应了!

“好,我答应你,不开杀戒。”

这下,白子慕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的一下紧紧地抱住了苏夜,声音哽咽:“对不起,苏先生。我答应你的事情,没能做到。接下来,只怕也没心情去做到了。我答应送你的法器,也给不了你了。我,可能真的很笨,很蠢。不管什么事,我都做不好。我总是不自觉的想要依赖你。对不起,真的,真的给你添麻烦了。”

她真的欠苏夜太多太多!接下来,只会欠得更多。她该拿什么去偿还?

失去了白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她还剩下什么?

“子慕,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苏夜轻轻抚过她的秀发,认真问道。

“白家,我不能回去了。现在距离决战之日还有十三天。这段时间我就酒店吧。”

说到住酒店,白子慕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她赶忙道:“对了,要不了多久,我所有的账户都会被冻结。等下你把你的银行卡卡号给我,我尽可能的把资金都转移到你卡里。”

苏夜闻言稍稍一愣,白子慕竟这般信任他!居然愿意把她所有的钱都转到他的卡里!

于是,他右手一托,上空一道灰光闪耀,器皿凭空而生。

他将器皿交给白子慕,嘱咐道:“这段时间你时时带着它,睡觉也别离身,听到了没?”

白子慕接过器皿,有些纳闷道:“这是苏先生的法器吧?苏先生该不会是觉得有人会趁着这段时间来对付我?”

白家与苏夜为敌,难不成还会拿她做人质要挟苏夜?

要知道,她可是白楚河的亲生女儿!怎么想这都是一件十分荒唐的事!

“子慕。”

苏夜忽然轻声唤道。

“嗯?怎么……唔……”

白子慕惊得目瞪口呆!她被苏夜强吻了!她保留了整整二十三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不过……这就是接吻?

好美妙的感觉,她陶醉了。

“要想使用我的法器,体内必需拥有我的灵气。刚刚,借那个吻,我分了一点灵气给你。这段时间,你若没事的话,记得多用用这个器皿,知道了不?”

苏夜又嘱咐了一次。

“哦,知道啦。”

白子慕还没从刚刚那个吻下回过神。此时的她,羞得满脸通红,脸颊滚烫滚烫,心中小鹿乱撞。

夕阳西下,落霞的辉光映照在她身上,衬出如画一般的侧颜。

白子慕,高高在上的京城第一公主,转眼间跌下神坛。白家视她如弃子,只让她一人带着天下英雄来到这食人般的深潭,去面对幽冥塔,面对诸多厉鬼,面对鬼王。

若不是苏夜,她恐将有来无回。

如此九死一生的行程,如此累累战果,她非但无功,反而沦为了苏夜的同党,受白家上下唾弃!

有家不能回,形同过街的老鼠。

如苏夜所料不错,这段时间她必遭白家人暗算!沦为阶下囚,受尽凌辱!然后在决战之日用作人质来要挟苏夜。

“子慕,我只能帮你到此了。是生是死,皆凭你的造化。”

苏夜心中叹息。

谋人事,听天命。

不论是白子慕,还是萧清儿,他能做的都只有这些。若是萧婉儿,可能会嘱咐一句,如遇危险,可随时通知他,他会第一时间赶到。

唯有柳曦月不同!此生,也只有柳曦月能让他穷尽人事,逆天改命!

白家若胆敢打柳曦月的主意,当晚,他便会杀去白家灭他满门!

却说白子慕稍加休息后,便同苏夜一起启程离开幽林。

路上的时候,两人交换了电话。白子慕将自己的资金都转移到了苏夜的卡里。

本文标签:一边吃饭一边做

上一篇: 啊,轻点,啊,她把它含了进去,老师讲桌底下公然啪啪h文

下一篇:mu 子乱文小说/班长是全班的玩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