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校长白高校长白沽26章-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

2021-06-12 09:02: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几日后,曹虎那边果真没有了下文。加之众人的反战情绪日渐高涨,拓跋宏没办法只好让众臣在朝堂之上公开议论此事,几位重臣毫无意外的严厉提出反对南征的理由。李冲道:“臣等

几日后,曹虎那边果真没有了下文。加之众人的反战情绪日渐高涨,拓跋宏没办法只好让众臣在朝堂之上公开议论此事,几位重臣毫无意外的严厉提出反对南征的理由。

李冲道:“臣等均以为迁都仍未停当,人心思安;齐国的内应又不知底细,眼下还是不动为好。”

拓跋澄也道:“如今北方南迁之民历经千辛万苦,扶老携幼,才到洛阳,内心里仍惦念故土。这些人无室可居,无米可食,且冬日将去,春耕在即,正是大力耕作的时期。如何让他们无后顾之忧手持兵器走上战场?”

他们说的的这些理由正是我所担忧的,如今魏国处于迁都的动荡之中,在内部善且混乱之时对外发动战争似乎很不明智。出乎意料的是居然还有一位大臣是赞同南征的,之前一直不愿南征的司空穆亮这一次不知为何居然支持拓跋宏的想法。

朝会结束之后拓跋宏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内,直到傍晚时分才出来。

冬季的日头短,天将黑之前我拎着食盒进入偏殿的时候他依旧紧锁着眉,陷入在沉思当中,满面都是掩不住的倦怠之色。

我木然的布着饭菜,眼神久久无法从他身上移开。我知道他仍在纠结,前次迁都至少还有几人支持,部分人默认。这一次却是大部分人强烈反对的,众臣的担忧他心里很清楚,但他还是不想因此而放弃这个机会。

我心底里也觉得这将是一场毫无把握的征战,撇去眼前的迁都造成的混乱不谈,魏军根本没有少取胜的优势。

齐魏两国已是多年没有大的战事,魏国的军队久居北方对南方的地势以及作战方法可以说是基本陌生。且魏军的将领基本上都持反战态度,这还未开站已然输掉三分。

再者南北分裂已久,又有几场大的北军南伐惨痛失败的先例摆在那儿,众臣的畏惧也不奇怪。对魏军唯一有利的便是天气,魏军长期生活在酷寒之地,不怕冷却极怕热,选择这个季节南征至少不会处处无法适应。

“吃饭了!”我在他对面的软垫上坐下,空旷的大殿处处显得冰冷。

他抬起头,抓起筷子忽然又放下,盯着我的面孔严肃道:“脸都冻紫了,午后是不是一直守在了书房外面?”

我微愣,随即点头。午后我一直躲在书房外面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无奈的看着他为征战与否的事所困扰,很想为他分担掉一些烦恼,却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他昂起身伸手捧住我的面颊,柔声道:“外面冷,你应该在屋内的炉火边好生待着。我已命人在宫内修建一所含温室,等到明年冬日你就可以待在里面,再不会被冻得浑身冰凉。”

我绕过案几依偎到他怀中,轻声道:“你真好!”

只是明年的冬日还在不在,此刻的我却无从知道。从平城来往洛阳的途中我再一次受到梦魇的侵袭,在梦里意识似乎被什么给控制住,任凭怎么挣扎也无法醒过来。

好在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猛然惊醒过来时,已是吓出一声冷汗。可怕的恶梦逼得我不得不再次正视跋跎大师说的那几句谶语,虽然我真的很不愿去想。

“这两年一直让你随着我不停的奔走,累得你都瘦了一圈,我自然要做点小事来补偿你。”拓跋宏搂住我,轻描淡写道:“接下来我们又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我极力掩住内心无比复杂的情绪,抬起头问道:“决定好了?”

“嗯,我知道此刻发动南征成功的机会不大,但我有不得不出征的理由。此地离淮水并不远,若能借此尽取江北诸郡,必能让我鲜卑人与汉人间的了解加深,从而使南北间隔阂日渐消除。再者那淮北四洲虽属我魏国管辖,但淮北的百姓一直以来却对齐国感情深厚而对我魏国的君德知之甚少,我不想错过这次广布恩德的机会。”

“其实最让我担忧的还是我魏国的大军,北方的军队素来以骁勇善战着称,如今在我看来却不尽然,恐怕这些年的平静的生活已然让他们渐失斗志。我不能继续就这么等着,越等获胜的机率将越小。”

长长的一番话中尽是无奈与忧虑,他是一国之君所以必须顾全大局,又要高瞻远瞩。

“既然下定决心,那就放心大胆去做吧!”我夹起一筷子菜送到他嘴边:“快吃,要冷掉了!吃完了我有事要对你说。”

“好!”

看着他埋头苦吃,我却有些食不下咽,选择现在提出随他南征的要求并不合适,但我似乎也找不到一个所谓合适的时间。

果真不出我所料,当我小心翼翼的提出要求后,他立即激动得跳起来:“不行,行军作战非同儿戏,我不能带上你。”

“我会严守军规,一定不添乱,不会成为你的包袱的。”我抓住他的袖子企求,若不是那句该死的从何而来当归何处去,我或许不会如此坚决的让他为难。可现下我唯有积极争取,两军作战的时间一定不会太短,我不能与他分开太久。我怕,我怕万一——

他定定的看着我,坚决摇头:“不,我不能让你涉险,一点点也不行。”

我回视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也不能傻傻的待在这儿,苦苦守望着从前方传来的关于你的只言片语。就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会简单的防身功夫,真的,自保一定没问题。”

他绷紧的面孔忽然瓦解,嘴角逸出一丝苦笑:“我知道你懂得不少,可却没一样精的,凭你的那点功夫我不放心。”

“可这次你非应下不可!”看他的心情有所好转,我不再犹豫抛下杀手锏:“还记得在邺城铜雀台时我们的赌约吗,你说好无条件应允我一件事的,我现下便要兑现。”

拓跋宏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随后长叹一声,宠溺的点着我的鼻尖无奈道:“你呀,还真懂得如何抓住时机,看来我是非应下不可了。”

“是的,君子应当守信!”我急忙点头。

拓跋宏虽说默许了我的要求,但还是积极寻了人来劝说我放弃这个顽固的念头。

最先来的是大哥冯诞,他先是与我随意扯了些闲话,然后小心翼翼的提议:“润儿,随我回家住段时日吧,二娘很想你。”他的神色时露疲惫,定是最近的政务相当繁忙,如今的洛阳一切都在混乱之中,摊到各人手中的活计一定不会少。

我轻轻摇头,就算不随征我也不会回冯府,心绪繁乱的我实在无力去应付一群全然陌生的亲人。

“陛下说你执意随军出征,为兄也深觉那样做太过危险。战场之上刀枪无眼,随时都会有意外发生,之前你吃的苦已太多,为兄再不愿看着你去冒险。”冯诞见我的神情依旧决绝渐渐皱起眉,平淡的面孔微微泛红,眼眸中浓浓的担忧却是无比的真切。

“大哥不必忧心,妹妹这又不是到前方去冲锋陷阵,我会很小心的守在后方大帐,只要能让我跟在陛下身边就好。”我这样一说他欲阻止的言语必定在无法出口,因他对我一直心有愧疚。

果真如我所想,他无奈的垂下头,嘴唇轻微蠕动好几次,却没有再言语。

看他的表情颓丧,我顿感于心不忍:“大哥,正因为战场之上刀剑无情,而你们又都未真正经历过两军对阵,我才无法安然待在家里守候你们的消息,我也会很担心你们的。再说我们魏国的女子素来巾帼不让须眉,以妹妹现下的身手照顾好自己绝对不成问题。”说完提起双臂摆出一个有力的招式。

冯诞望着我摇头苦笑:“但愿如此,不过为兄还是希望妹妹能改变主意。”

然后是元凯,我与元凯太过相熟,他的那些劝说词都不必我动脑就知道会有哪些。任由他在我耳边不停的念叨了三日权当没听见,结果先败下阵来的自然是念的口干舌燥的他。

再下来过来的是任城王拓跋澄,拓跋宏会将他请来让我很意外。拓跋澄这次也是强烈反对南征的大臣之一,不过从他与我简短的交谈当中我也体会到他对拓跋宏的做法虽不赞同却是理解的。

他倒是一句劝我不要随军的言语也没有,只是递了一封锦秋的信过来,然后随意聊起一段当年他与锦秋在军中的旧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想起给我讲故事,但我隐约感觉到他其实是支持我随军出征的。

当拓跋宏半开玩笑的提议让我见见拓跋勰时,诧异过后我最先想到的是拒绝。转念一想还真有句话需要当面问他,便笑着应下了。

静谧的大殿内不时传来呼啸的风声,案几上的水杯中的热气肆意升腾着,我双手拢了滚烫的杯子面带微笑静静的打量着眼前散发着星月般清冷光辉的俊秀男子,不知该何从开口,只得以微笑来应对无言的尴尬。

本文标签: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

上一篇:挺进美妇岳市长-玩弄下属小李漂亮人妻

下一篇:领导餐桌下手指伸进去h/快穿浪受np总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