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上猛烈的进入/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2021-06-12 09:44: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柳阳山是个很小的地方,亭长下头,统共胥吏七人,另有个孔目编制,不过空着——上届亭长离任时,把孔目也带了走,还没填上新的。上面不催、下面不问,我也懒得理会它,所谓&ldquo

柳阳山是个很小的地方,亭长下头,统共胥吏七人,另有个孔目编制,不过空着——上届亭长离任时,把孔目也带了走,还没填上新的。上面不催、下面不问,我也懒得理会它,所谓“孔目”是个类似帮办的职位,就是从前那胡子书生做的,如今小小山间,整个官邸加起来没我侍郎府一院子大,帮不帮办打什么不紧呢?空着也就空着罢了。我只顾我自己游山玩水。

桑甚、杨梅、山里红,统统都是好东西,我可以吃得连嘴巴都乌紫,还是停不下来。实在吃不完的,用山泉水酿上,过几个月又是好酒。小麦也黄了,向日葵比它们更黄得热烈,青涩的苞米则刚开始吐出一点儿红缨,山下的庄稼地,看不到边儿的黄色与绿色夹杂着伸展开去,近山脚的小塘子里,蒲草青碧碧的大蓬大蓬长着,菱角开着金黄的小小花朵,雨水挺多,山上的枣树、松树、柏树、灌木、还有再矮些的各种草木植物,几乎没有积尘的时候,园子里种下的瓜菜简直不需要浇水,井台里的水清盈盈要溢出来,黑衣白肚皮的燕子在天空里打个转,“啾”一声停在屋檐下,用嘴互相啄着毛羽刷理,若有所思的望望天色,“啾”的又飞开了,远远一抹不晓得是山色还是云烟,总是柔和的贴在比鸟翼更高远的天边,一座高高的宝塔立在山峰上,树冠上只能探得出一个尖顶儿,是玄碧色的,衬了那样天空的背景,连天生的肃穆里都搀进了慈祥。

我甚至学会了钓鱼,就在山涧里,用新鲜挖的蚯蚓,穿上鱼钩投到水里,等那些美味们愿者上钩,最走运时我曾经一个下午钓起来三条野鲫鱼,用松柴火烤熟了,抹点粗盐巴,鲜得可以让人“唔”的一声,恨不能连鱼刺都嚼下去。

鱼,是周阿荧的娘子帮我们烤的。她娘家姓谢,排行老大,人们呼她谢大娘,又或谢娘。我见她也不过二十多岁年华,叫大娘实在屈了,便唤她谢娘。她人不高,珠圆玉润,生得颇有些观音像,为人倒很斩截,简直有绿林气质,做事虎虎生风,说起话来一句是一句的:“大人,就您这模样儿,带这么位姑娘,到这儿来做官长?城里学生来玩一季还差不多!山风是这么好经的?别吹皴了你的皮肤!听大娘的,戴个帽子,没事别老望外跑,看太阳晒得脑瓜仁子疼。别笑,三十岁以后你就知道厉害了!”又叹口气,“说你领过兵打过战?造孽。没事儿还是回城里去罢,找个清闲职位儿,谁能不答应你的。窝在这里?造孽。”

这里同京城完全是两种生活,透明、粗鲁而快乐。我这个贱骨头!我决定自己还是适合作个乡下人。

京城里,我们倒是回去过一次的。那时候好像官员制度什么的又有变动,公文满天飞,连偏远的柳阳山都飞过来几件,琐碎无比,说什么报备啊、织造方面的事,行文既迂腐、又与柳阳山这小地方无大挂碍,我统总交给周阿荧处理了。至于朝廷里因这次公文狂飙,又牵出什么人事变幻,太傅降为大夫、大夫升作太傅,全不关我的事,到京里,也不是为他们去的——是我自己多事,忽想起来那口渴男,问水玉道:“对了,你知道我有什么仇人,是我一见面,就非要杀掉他不可的那种?”

“……卢阁老?”水玉试探着问。

“卢阁老已经被捉了对吧?而且,他不是应该很老?”

“是,他高龄也五十多了……”

“有没有年轻一点儿的?比当今皇上还年轻一点点,跟我差不多大,脸长得都算俊秀,恨我恨得要死要活,我恨他也该恨得要死要活的?”

水玉猛然倒吸一口气,双手捂住嘴。

“什么?”我盯着她。她喃喃着,还想蒙混过去,最终只有承认:“也许是卢阁老的公子。仲均公子。”

“他跟我很熟?”我不知她为什么想瞒我。

“是,他跟您有同窗之谊,后来想向您提亲,可老爷把您许给余家,于是……于是后来有卢阁老报复的事……”

“所以,是因为他的缘故,余家灭门、我来到京都报仇。我报仇的结果就是,害了他的全家?”我道。

水玉低着头。

“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吧。”我叹气。

“您……水玉总觉得,您也许……虽然想救余家,但,也许不想卢公子死。”

“我不想让任何人死。”我回答。

“是。”水玉低下头剥手指甲。

她是女孩子,有为难的事,可以剥手指甲。我呢,我能作什么?也只有进京去找季禳。我再要多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卢家确实有很多触犯国法的事,朕要彻查他们,就像彻查所有官员,跟你没有太大关系。”季禳翻着卷宗,头也不抬。

他现在已经不再看我了,对待我像对待普通官员一样。我也只能跪在丹墀下,像普通官员一样卑贱的致意:“请问,卢家有多少人犯了死罪?按照律条真的是死罪吗,能不能从宽发落。”

季禳翻过去一页纸,提笔,唰唰批了一段,丢到旁边,掌卷太监躬着腰、高举双臂捧下,他搁笔,又拿起下一卷文书,淡淡道:“你不是刑部的。定刑入罪,与你无关。”

对,是我自己无法无天、自己来找难堪。我默然跪着。

“而且,卢仲均已经斩了。”季禳又翻过去一页纸,道。

我辛辛苦苦救出一个人,不是为了让他斩的。但——但他代表着国法。国法要砍一个人的头,小小亭长又能做什么。程昭然以为她能多做点什么的,于是进了兵部,结果又怎样?我如果努力到刑部去,难道就真能救下谁吗?而且,就算救下了谁,最后的结果天晓得如何呢:我如果没在程昭然的身上活过来,贝河不一定死;厉祥如果还活着,卢阁老和卢仲均不一定死。我有多自负,以为自己能干涉这么多人的生死?那是他身为皇帝才应该担负的责任。

“是,下官愚鲁,打扰了皇上。”我道,便打算退下。

“……朕如果一直扣着他的性命,告诉你,如果你留在朕的身边,朕就会赦免他,你一定很为难,对不对?”季禳开口。

我觉得他一泓目光倾注在我身上,再不敢抬眸与他对视,死盯着地上的红砖缝,毕竟不知如何作答,身上的汗不知不觉细细炸出了一层。

他如果真的用别人性命来威胁我……我会恨他吗?还是因为有了个妥协的理由,反而松一口气?

“所以朕免除你的为难了。”季禳道,“退下吧。”

我向后退去,抬起一点点目光看他,不,他凝视着案卷,完全没有在看我。什么目光,都是我的想像,是我自己的心魔。他说到做到,我已在他视野之外。

我默默的彻底从他面前退开,直到皇城的门在我身后关上,才松一口气。在那里面、在他面前,我总是拘谨、无力、矛盾,我不喜欢那样。

“大人,怎样?”水玉紧张的迎上来。我忙挂上一个笑:“没什么啊。”为怕她担心,我本来就没告诉她我来作什么,只说进京述职,再说,柳阳山那边缺些东西,要进城采买,我既没给自己立一个孔目、也不想叫胥吏跑腿,就顺便跟水玉一起买东西,水玉也是很喜欢的——似乎女人都喜欢买东西,一条条街,一个个铺子,红红绿绿香香甜甜,消磨过一生都值当。

京城里依然是热闹,仍有些年青人穿着“侍郎斜”,甚至还有更怪气些的服饰,这也都正常。总有些人追求新奇的衣饰、有些人暂时无聊而迷茫,一个连这些都容不下的朝代,那才是没有生命力的朝代。年青人做点出格的事又怎么样?只要紧急关头拿得出力量就好。从方铮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这种力量,所以一点都不为他们这一代担心,只是贝河……算了,多想无益。

有个戏台子前面特别热闹,人头攒动。我不合挤进去看了半天,看出门道,立刻后悔。

上面演的不是别个,正是“兵部侍郎程昭然”的事迹,用一个长得超级漂亮的小生,完全照着忠肝义胆薄云天呐薄云天那个路子塑造,从杀退真族刺客、演到千里飞骑救驾,当中厉祥一段,做了虚化处理,仿佛从头到尾就是明君强将、从一而终,好不动人。美化得太厉害了,我都看不出那上头是我自己!最后戏文说我自动向“主上”请求承担擅自离京的责任,贬至某处山野。观众们那个唏嘘啊……

我压了压帽檐,跟水玉道:“快走。”

本文标签: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上一篇:小受被多个攻强np短篇小说-两个男孩子开车长图文

下一篇:太深了太大了好涨 野外-很黄很黄下面湿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