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太深了太大了好涨 野外-很黄很黄下面湿的小说

2021-06-12 09:44: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是前朝王墓,我这人贪财,是来偷人家宝贝的。”广岫也不打算瞒他,让他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也好,省得日后发现理想破灭,承受不来。“哦。”卫翊应了一声

“这是前朝王墓,我这人贪财,是来偷人家宝贝的。”广岫也不打算瞒他,让他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也好,省得日后发现理想破灭,承受不来。

“哦。”卫翊应了一声,“难怪那些村民会突然发难。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广岫道:“自然是找宝贝。这里可能会有机关,你小心些。”

卫翊点头,乖乖跟在他后面。

广岫对古墓不甚了解,只看出这条甬道直来直往,并无华贵装饰和摆设,看来并不是主墓道。

二人走了一会,发现甬道越走越破败,乱石铺陈,好似没修完一般。广岫心想这必定是离主墓室越走越远,便想往回走,却见前方出现一扇石门,可见幽光氤氲,有灵力布阵的气息。

广岫心中疑惑,让卫翊走到自己身后。越靠近,他就越能感受到阴气森森,若不是被压制住,怕是早已冲出来择人而嗜,连行云都有所感应而颤抖起来。

广岫猜想这煞气是被广陵压住了,只是广陵精通堪舆之术,对术法却不比他好多少,他十分怀疑里头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没有危险。

广岫让卫翊晚些过来,自己运起护体罡气,这才凑过去。石门内是座宽敞石室,不知何故垮塌了半边,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不少盔甲铁器,好似曾有军队在此拼杀,却不见有人身尸首。

广岫回头招呼卫翊,给了他一张符纸,让他关键时刻捂住口鼻,说是可以压住生气,形同死人,不会惊醒此处的怨灵。

卫翊依言而行,跟着广岫走进石室,大气都不敢出。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盯着一只头盔看了半晌,广岫拉他一把,他才回过神,跟着走到了石室另一头的出口。

眼前又是一条甬道,却是长明灯已灭,幽幽不知通往何处。

二人走出石室,都没留意到石室边上刻了几个小字:立返莫入。

“你刚才看什么呢?”广岫问道。

卫翊道:“我爹往年随军出征,攻破南岳军队,曾带回一柄短弓,弓上所刻卷云图样,与这些头盔上的一样。”

广岫道:“不过图样罢了,不都差不多吗?”

卫翊摇头:“不一样的,这卷云图样又像一朵半开的红云莲。红云莲是南岳圣花,南岳举国尊崇,此花亦只在南岳生长,也只有南岳才会在一应器物上纹有卷云图样,连盔甲之上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广岫想了想,“那些人都是南岳兵士?可是南岳人,怎么会在这前朝古墓里?”

卫翊也是不解,摇了摇头。

二人继续往前,甬道越走越深,广岫所能感知的阴煞也越来越重,腰间行云也抖得更厉害,好似极度惊恐之人正在瑟瑟发抖。

广岫心中不安,让卫翊赶紧捂上符纸,隔绝了身上阳气。

便在此时,甬道深处传来阵阵嘶吼,夹杂着兵戈交接之声,好似有千军万马正冲杀而来。

广岫心中一紧,拽着卫翊贴近甬道,死死捂住符纸,眼看着无数黑色人影汹涌而来,从他们眼前掠过,又消失在甬道尽头。

这些黑影皆身着盔甲,手拿武器,好似正在战场厮杀,杀气腾腾,令人生畏。

广岫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这些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不过一时甬道那头又传来厮杀之声,汹涌黑气再次袭来,广岫赶紧抓起卫翊手中符纸捂住他口鼻,骇得手都在微微发抖。偏偏后头有一个矮个子鬼兵掉了队,似察觉了什么,在他们跟前停下,露在盔甲外的胳膊和小腿已尽是骷髅,看不出人样的脸对着他们的方向望了半晌,两只隐约是眼睛的洞中发出幽幽绿光。

广岫死死捂住符篆,将卫翊往自己怀里压,怕他吓得支撑不住,暴露了痕迹。

那鬼兵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来,飘飘悠悠跟上大部队去了,卫翊挣扎着想扒开广岫的手,他快被憋死了!

待黑气尽数退去,广岫拖着卫翊撒腿就跑。

这般强大可怕的怨气,十个他也对付不了,不跑更待何时?

跑回石室跑回墓道,一口气将卫翊推进盗洞。虽然那石室中留有广陵布下的挡煞阵,那些黑气一时过不来,为防万一,广岫还是重新布下结界挡住了盗洞出口。

他算是知道为何广陵对这古墓讳莫如深不愿多提了。

接下来又是漫长艰苦的爬行,这次卫翊在前,爬得很是吃力,又不好拖累了广岫,只得咬牙苦撑。好不容易爬回了坠落的盗洞,他眼前一黑,累昏过去。

广岫怕那些村民还在附近,没急着出洞,将卫翊安放一旁,见他只是太累并无大碍,便放下心来,靠在一侧休息。身心松弛之下倦意涌了上来,没过一时,他也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一夜奔波,惊惧疲劳之下,这一觉睡得很沉,等他醒来外头已是天光大亮,卫翊的脸忽然凑过来,吓了他一跳。

卫翊见他醒来神情一松,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广岫扭扭酸痛的脖颈,感觉浑身像是散了架。见卫翊一身一脸的污泥杂草,脏得像是刚从泥地里出来,不由想起初见时骗他入泥塘的情景,道:“我能怎么样,倒是你身子骨这么弱,平时你的将军老爹没让你练武健体吗?”

卫翊道:“有的,只是……我不争气……”

广岫见他神情黯然,想来平时没少为此挨训,宽慰道:“别妄自菲薄,将军的儿子不会武功没犯哪条王法。”

他起身大致估量了这坑洞的深度,道:“你过来,踩在我肩上爬出去。”

卫翊迟疑:“这不太好吧?”

广岫眉头一挑:“难道你想让我踩你上去?你不怕客死异乡,我还怕摔出个好歹来。快些,我在这鬼地方呆得够够的了,赶紧出去为上。”

虽然不太好意思踩着别人肩膀往上爬,卫翊也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让人踩着自己,那绝对是要去了半条命。

广岫蹲下来,卫翊摇摇晃晃踩上去,扯着坑洞上的杂草往上爬,加上广岫在下头推举,一番折腾后总算接近了洞口,却总还差了那么一点,扒拉了好一会了就是上不去。

广岫在下头已累得腿脚发软,再没有多余的力气了。眼看卫翊就要摔下来,手腕忽然被人抓住,一股大力拽着他就上去了。

卫翊定睛一看,竟是蒋烈及时赶来。

昨夜卫翊一意孤行要回头找广岫,蒋烈不得已也跟了来,还为他们引开村民搜寻。甩开村民后他在密林中蛰伏许久,见已无危险便再度回来找寻,听到此处有动静,正好拉了他一把。

“快拉我上去。”广岫在下头喊,卫翊正要去拉,蒋烈道:“你不是本事很大么,难道还上不来?”

广岫气不打一处来:“你别公报私仇啊,小爷我累了一宿,什么力气都没了……卫翊,快教训教训你的跟班,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卫翊看向蒋烈,蒋烈便随手拾了根树枝递下去,广岫拉住了,却没爬几步树枝断了,结结实实摔了他一个屁股墩,痛得他嗷嗷直叫。

“二愣子,我绕不了你!”

蒋烈依旧面容漠然,眼中却藏着恶劣笑意,换了根粗些的,将他拉了上来。

广岫瘫在地上,好似死过了一次,看着清澈天宇听着鸟雀鸣吟,犹如重生一般,心中感动不已。

蒋烈给了他一脚:“快起来,离开这里。”

广岫实在不想动,在地上赖了半晌,想起自己折腾了一晚上还是什么宝物都没拿到手,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将近正午时分他们才走出深山重回大道,广岫也才想起答应过云彩要带她离开的话。想想昨夜情景,云彩想走并不容易,他也实在不想再回去一趟,便将此事按下,未放在心上。

他不知道,云彩站在村前,看着那条小道蜿蜒而去,目光迷离而忧伤。

“我早说过,缙朝之人贪财虚伪,满口谎言,不可信。”村长缓缓走来,轻叹一声,“你若真的想走,爷爷会为你想办法。”

云彩眼眶一红:“爷爷,是我不孝。我只顾着自己,没想到大家,我……不走了……”

本文标签:很黄很黄下面湿的小说

上一篇: 公车上猛烈的进入/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下一篇: 他在桌子下揉捏她小核/每次都让我坐上面自己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