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皇上被玉势玩弄调教-乖 把下面的小嘴长大一点

2021-06-12 09:59: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好,今晚我陪着初然。”听着江舟世的邀请,姜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她愧疚地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闺蜜,一时间心绪复杂。在所有人之中,安初然是最乐天派,也是最开

“好,今晚我陪着初然。”

听着江舟世的邀请,姜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她愧疚地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闺蜜,一时间心绪复杂。

在所有人之中,安初然是最乐天派,也是最开朗不计较的那个,为什么如今却闹得自杀了?

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想要好好地问问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非得要闹到割腕自杀不可?还是说,这江家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

陆崇山无比了解姜白的性子,她虽然有时候有些软弱,但却是心细如发的,这会儿肯定是怀疑了什么,才会主动留在江家。

他有些无奈,虽然他认床,不习惯住在外面,但他也不可能丢下自家老婆的。

“我也要留下来。”

于侜予想也没想,跟在姜白后面立马开口。

江定国脸色尴尬了一瞬,原本只是想着客套一下,尤其是陆崇山,他可是有洁癖的人,至于那个于侜予,虽然跟安初然看起来关系不错,但怎么着,这些人怎么着也不会留太久。

脸上的阴郁只是一瞬,江定国下一秒却大笑一声,“好,你们这些年轻人难得来一趟我家,怎么着也给这大房子增添了些许人气,我求之不得!”

话音刚落,他又把视线转到姜白身上,十分欣慰地开口。

“小白,没想到你居然跟陆总结了婚,还真是福分不浅,要是我那姜老弟在地底下看见你们这么恩爱,我相信他也能够安心了。”

说到最后,江定国还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对过往感到十分遗憾。

陆崇山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两父子,他微眯的眼眸带着一种震慑和威势。

“能娶到姜白这么好的老婆,是我陆某人的福分。”

“……”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一说,姜白的脸有些发热。

她低下头,感觉场面有些别扭。

尤其是江定国,分明跟自家关系不怎么样,现在非得看在陆崇山的面子上,来装出一副长辈的身份。

之前她父母公司出事,这人也不是没有落井下石,只是吃相不如其他人难看而已。

思绪有些飞远,下一秒,却被江定国的话给勾了回来。

“这样,初然现在也在还没醒,我带你们去熟悉房间吧。”

江定国这是明显要支走他们?

难不成,这里面还真的有什么猫腻?

姜白挑眉,给一旁的陆崇山递了个眼色,对方微微眯了眯眼睛,一副有些恼了她,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以为他不同意,姜白抿着嘴唇,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无辜的小狗眼就这样湿漉漉地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极了路边乞食的小动物。

陆崇山最受不了她这样,这死丫头,平时总是以倔强的形象示人,如今好不容易软下一次来找他帮忙,他怎么能不答应?

陆崇山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随即转头一脸正色地对江定国开口。

“听说你们江家最近打算跟MK集团合作,正好,我顺便看看方案,毕竟您是姜白的叔叔,之前对她也有几分照拂,如果能合作的话,自然是最好。”

天上掉馅饼了?

江定国没想到,这姜白一来,就给他家送了一笔大单子,虽然说他的情绪掩饰得不错,但这下子看向她的眼神,也难免热烈了几分。

他笑得更灿烂了一些,“哪里的话?我是他的长辈,照应几分也是应当的,不过,能跟MK合作,我们也是十分荣幸,文案就在我的书房,我一会儿让管家给我拿过来……”

“不必,我过去看就行,几步就到了。”

江定国有些犹豫,陆崇山却乘胜追击。

“怎么了,江伯父今天不方便吗?”

一声诚恳的江伯父,让江定国瞬间下定了决心,他笑了笑,对着陆崇山做出“请”的手势。

“走吧,我叫管家沏壶茶,咱们可以慢慢聊合作事宜,小白,一会儿我叫女佣过来接你和你的朋友去房间休息。”

目送着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姜白脸上挂着的含蓄笑容,在一瞬间垮了下来。

于侜予缓缓凑了上来,小声地在她耳畔问,“你也怀疑这里头有问题?”

姜白不置可否,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透着一丝精明。

推开那扇虚掩的门,姜白看到房间里除了她的闺蜜安初然之外,还有好几个医护人员。

没有任何铺垫,她一上来就上了驱逐令。

“你们先出去吧,安然这里有我照顾,正好,我还想跟她好好聊聊天。”

“这……”

几个医护人员面面相觑,江老爷子之前吩咐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是不得进入安小姐房间的。

“怎么,我老公跟江叔叔去谈合同,一会儿管家就过来接我去休息,在这期间,我连见我闺蜜一面都不行吗?还是说,你们担心我对她做些什么?”

既然如此,那便是江老爷子同意的了。

几人很快撤出了房间,偌大的卧室顿时安静了不少。

姜白确认那些人已经离开了二楼,赶紧快步走到床边,看到床头冰冷的仪器和那面无血色的女子,她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于侜予已经扑到了床边,握着安初然的手,一个大男人偷偷哭成了泪人。

“宝宝,我来了,你醒一醒好不好?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不会再让你一人去面对这些事情了……”

男人哭得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眼眶红得像个兔子。

姜白担心他哭的声音太大,引来了其他人,便自顾自走到床边,正想拍他肩膀,提醒他小声一点,却陡然发现一个问题。

安初然的伤口不对!

在她的左手手腕上,虽然赫然有着一道红色的刀痕,还有血在往外渗,而且,伤口也不深,甚至还不到一厘米的深度。

这个程度,根本不足以造成失血过多而昏迷,更何况,有谁受了伤不包扎?这伤口看起来,倒是新鲜得很,像极了慌乱中刻意制造出来的伤口!

不对……有问题!

“小白,你快看这儿。”

就在姜白陷入沉思的时候,于侜予的一声轻呼声将她拽回了现实中。

“怎么了?”

她一转过头,就看见了于侜予掀开了初然的衣角一处,而掀起的那一处却让姜白瞪大了双眼。

安初然的腹部竟然被绷带缠着的,虽然绑得很紧,但是在她伤口处,还有鲜血在往外渗。

正在她被眼前的景象震惊时,她的手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攥住。

本文标签:乖 把下面的小嘴长大一点

上一篇:宝贝帮我揉揉硬的难受,当众高潮教室h

下一篇: 一个挺身送进她体内-女人哪种下面最受欢迎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