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肉体拍打声和粗喘娇吟-汁液泛滥H

2021-06-12 10:09: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如果说秦笙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在想着怎么能够快速的成长然后像一个路标一样笔直的站在秦惜吾的每一个人生重要路口为她做出最正确的指示,那么剩下的百分之十里有一多半

如果说秦笙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在想着怎么能够快速的成长然后像一个路标一样笔直的站在秦惜吾的每一个人生重要路口为她做出最正确的指示,那么剩下的百分之十里有一多半她都在想着自己的人生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或许每一个有着自己的家庭的孩子都慢慢会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两个人彼此相爱并且希望共同去爱一个连接着两人血脉的孩子,而像秦笙这样一出生就被扔在了黑诊所的垃圾桶里险些直接转到太平间的孤儿,真的搞不清楚自己活着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

每当秦笙完成了一个目标之后,就会有这样短期的迷茫,不管这么多年来她表面上多么乐观开朗,取得多么多的成绩,只要有空窗期,这样的思绪就像一条盘踞在心头的大蛇一般,缠住她直到窒息直到有一次她发现了一座烂尾楼,便喜欢上了这里,每逢迷茫期就趁夜正浓一口气跑到楼顶,坐在尚未完工就已经破败的顶楼残墙上,看着月亮一脸的小雀斑像个害羞又淳朴的姑娘躲在云朵后,又悄悄露出脸来,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会在这样一座烂尾楼里失身甚至死亡,或许就刚好会重合了当年生下了自己的那个女人的轨迹。

秦笙闭着眼,感受着自己体内有着偏执又疯狂因子在不停作祟,支配着自己严谨的细胞一起控制着身体在楼顶的残墙上舞蹈,旋转吧,毁灭吧,一起坠入这无尽的深渊吧……

不知不觉中,秦笙的身体越来越接近那无尽的黑暗,月亮也躲了起来似乎不忍看这即将出现的一幕“乗り过ごした駅のホームに咲いていたあの日の君仆が见つけた向日葵”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秦笙突然睁开眼,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采,她慌忙的从危险的地方下来,稳定了一秒钟情绪后接起电话,语气又变成了平日里的平淡“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喂,你专业点好不好,我现在正在关键时期哎,虽说今天和大家庆祝打败了秦笙你这个讨厌鬼,但是庆祝归庆祝,工作还是不能松懈的,限你半小时之内过来,下一步我要从接管的内部晋升标准入手来给你们这些职能部门上枷锁了。”秦惜吾的声音略带酒后的迷离语气,说起来有点像命令又有点像撒娇,“好的,我知道了,大小姐。”秦笙挂断了电话之后回想着刚刚的一切,向日葵一样让人留恋这个世界的声音呢……不知不觉间月亮出来了。

“咚……”秦笙觉得自己的速度应该并不慢,可是自己刚敲了一下门,秦惜吾就已经把门打开了,“你等了很久?”秦笙眨着眼问道,然后顺手扶着摇摇欲坠的秦惜吾回到屋子,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你这么慢,我当然等了很久,你没有发现我都已经等在门口了么!”秦惜吾略带胡搅蛮缠的酒意肆无忌惮的向秦笙发起诘难。“不是说好半小时么,不守时!”

秦笙淡淡的解释着“我想你喝了酒应该没怎么吃东西,就顺便去买了酸奶酪。”一边说着,一边从纸袋里拿出东西放在餐桌上。

秦惜吾鼓着腮帮子,迷离了双眼看向秦笙,一双红唇甚是诱人“我只喝城西南渡的酸奶酪。”

“我知道,先过来喝点然后我再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秦笙抽出椅子,秦惜吾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也是心满意足的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接过秦笙递过来的勺子小口的喝着酸奶,果然是自己喜欢的味道。秦笙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雪白的皮肤,一头乌黑的长发总是带着那样淡淡的香味,一种让她闻到就会觉得心安的味道,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是那样的温柔又善良,就像自己设定的专属她的铃声一样……

“你要不要一起吃点?”秦惜吾一手端着酸奶酪的盒子,一手拿着勺子转身问道,却不经意间看到秦笙似乎有些湿润的眼睛“你怎么了?”她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低着头双手轻抚在秦笙的脸颊“哭了么?”

秦笙瘦小的身体在秦惜吾面前似乎不再是往日里那样神采奕奕又飞扬跋扈的模样,秦惜吾蓦地想起,眼前这个被自己一直当做挑战对象的人,其实是比自己还要小上整整八岁的妹妹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每日这样针对你……”醉后的秦惜吾似乎特别容易把她善良的一面流露出来,听得秦笙一边心疼又一边皱眉,眼中的泪水强忍着还有硬着腔调说道“同情心泛滥这是秦家人该有的么?!说过你多少次了,就算是眼见的也未必就是真,你这样凭空猜测别人心思只会暴露出你的弱点……”话还没说完,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将秦笙小小的身体圈在了怀中“阿笙……”

当晚,秦惜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恍恍惚惚的梦到了小时候,一个阴雨天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举着铜版纸宣传册遮雨的小女孩,在雨中欢乐的蹦蹦哒哒的模样,一身的泥水却还是那样的开心,突然天空裂开了一道口子,太阳撕裂了这阴雨绵绵,洒下了一道光辉,似乎自己心里那道阴霾也不见了。

秦笙整晚都守在秦惜吾的床边看着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姐姐”的睡颜,她口中时而还呢喃着“阿笙”的字样,“从来都不是您在依靠我啊,而是我连生存都是依靠着您啊……”秦笙乖乖的低着头靠近秦惜吾的手臂却不敢再靠近。

秦老太爷一向偏爱秦笙,所以他在世的时候几乎所有秦家人都对秦笙或多或少的有意见,而秦笙毫不在意,依旧在所有秦家人面前极其高调的做好每一件事,在秦老太爷面前恭顺有礼。

“大堂姐,你可是我们秦家的继承人哎,干嘛总是什么事情都交给秦笙那个小畜生啊,你若是做定然比她做的还好,肯定会得到太爷爷的认可。”秦婠每次看到自家大姐总是一副不争气的模样就很火大,可是秦惜吾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太爷爷交代的事情,秦笙自会处理好,我又何必插手。”秦惜吾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秦笙有意见,明明有阿笙在,自己的生活简单又舒服,反而是这些人没完没了的唠叨,真是庸人自扰。

秦惜吾一皱眉,合上了前日秦笙拿来给自己看的书,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想到这里她转身离开花园打算去琴房练琴。

楼上的秦笙却趴在阳台的窗子上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藤椅上的秦老太爷推了推眼镜“怎么?有人跟阿姒说你的不好了,你还这么开心?”

秦笙笑嘻嘻的从窗台上离开“当然开心,因为大小姐喜欢我不喜欢秦婠。”一脸的小人得志模样,“我喜欢大小姐,我会一直对她好,所以相比较别人说的话,大小姐更喜欢我,更相信我。”

秦老太爷瞥了一眼秦笙“那腿上的伤好些了?”

回想起前几日自己被秦惜年“不小心”弄伤的腿秦笙有点不好意思,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里满是阴毒的神采“下次就不会了。”

“你记得要做到,我表面上对你愈好,你就要越配的上这好。”秦老太爷冷冷的说道,他并不喜欢秦笙,确切的说他和秦笙更像是一种泾渭分明的等价交换关系,秦老太爷给她足够的权限让她去自由发挥,达到所有秦家子孙达不到优秀,换得所有人的恨意集中在她身上而将秦惜吾推到大家身边以便她顺利继承秦家。而秦笙却觉得自己能够凭自己这样一个没人要的孤儿得到秦老太爷钦点的资源,并且可以随意使用来保护自己最爱的姐姐,就算自己再苦再累,其他人的嘴脸根本都算不了什么。虽然是相互利用的两个人,却因为要保护同样一个人,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缔结了盟约。

本文标签:汁液泛滥H

上一篇:打屁股打到湿高潮调教/穿丁字内裤摩擦好爽

下一篇:车上好深....好爽/嬷嬷道具调教行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