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黑粗撑开宫颈口/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2021-06-12 10:17: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么开心?”司钰把文件放到一旁,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当然开心了,这样相当于司先生帮我撑腰了!”“既然这么开心,那我一直给你撑腰好不好?”司

“这么开心?”司钰把文件放到一旁,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

“当然开心了,这样相当于司先生帮我撑腰了!”

“既然这么开心,那我一直给你撑腰好不好?”司钰嗓音微哑,带着丝丝诱哄的味道。

“一直是多久啊?”苏瑾念不耻下问。

“就是一辈子啊。”

“一辈子的承诺太长了,司先生还是专注当下吧。”苏瑾念眨了眨眼睛,丝毫不被司钰的男色所诱惑。

“那就专注当下好了!”司钰玩味的说了句,随后伴随着苏瑾念的一声惊呼,客房里便熄了灯。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司钰轻手轻脚的起床,却还是惊醒了苏瑾念。

“吵到你了?时间还早,再多睡会儿。”

早晨,初初醒来的时候往往是人们戒备心最低的时候,尤其是经历了激情的男女,譬如司先生和苏小姐,苏瑾念甚至觉得司钰这说话的语气比昨天晚上还要温柔。

“能告诉我莫痕去哪了吗?或者他受到了什么惩罚?”苏瑾念被折腾了一夜,人已经困的快睁不开眼睛了,不过这个问题还是被她问出来了。

“怎么?想替他求情?”司钰淡淡一笑,又恢复了平时的精英气场。

“哪有?”苏瑾念咕哝了一声:“我只是想问问司先生我昨天的表现怎么样?当初您可答应我了要对我身边的人温柔点的,起码不能动用私刑。”

“你认为你昨天的表现怎么样?”

“满分!”苏瑾念无时无刻不在试探着司钰的底线。

“嗯,那就满分好了。”司钰没有反驳。

“所以莫痕是不用受私刑了?”苏瑾念话语里满是希冀。

“嗯,他昨天被我派去N国了,换那里的莫宇回来。”司钰说完就走出了客房。

苏瑾念躺在床上,知道莫痕不用因为她受到惩罚了之后就安心的睡去了,直到她醒来,她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N国是被誉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莫痕到了那里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第二天一整天,苏瑾念都呆在司钰的别墅里,一是她不清楚外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怕出去之后被苏家发现,到时候再跑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第二就是她今天整个人的身体都透着一股酸软无力的感觉,她了解应该是昨夜纵欲过度的关系,索性就不准备出去了。

手机放在房间里,苏瑾念在客厅里拿着平板刷着新闻,明星的生活往往会牵动很多人的心,所以新闻上有很多都是关于明星们的消息,其中,司空禹新戏杀青的消息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年轻男人嘴角噙着恰到好处的笑意,不住的和剧组人员、和媒体们打着招呼,被媒体誉为“温柔小生”的他从来不吝啬表达自己的人设。

苏瑾念呆呆的看着那不足一分钟的视频,只感觉视频中的那人和她记忆中的很不相符。

司空禹家境贫寒,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双正读高中的弟弟妹妹需要养,他们一家的经济来源就是靠那稀薄的土地,还有父母不时打零工,所以自从司空禹读了大学之后,他就一直在勤工俭学。

家境也直接导致了虽然在大学里有不少女孩子因为他的长相而迷恋上他,可是最后却都无疾而终。

苏瑾念和司空禹认识是在一次学长组织的商家活动里,他们是专业的影视学院,从来不缺长相标致的人,商家也喜欢请他们来提高知名度,司空禹就是负责活动的学长,从开始的接触到后来一次次的相处,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在那个敏感的年纪里,家庭一直是苏瑾念逃避的话题,所以,即便是认识许久,苏瑾念也没有告诉过司空禹她的家境到底是什么样的,她也就不知道,司空禹究竟是怎么得知苏家的事情,进而一步步把她引入圈套的。

以前两人相谈甚欢的情景还犹在眼前,苏瑾念定定看了会儿后,很快便打开了其他新闻,无论从前如何,他们现在肯定是恢复不到以前的关系了,既然如此,不如就当个陌生人吧。

李妈在一旁扫了苏瑾念几眼,见她一直没有回应,便出声叹息道:“也不知道先生给莫小哥的惩罚到底是什么,老张现在还没回来,莫小哥就又走了,也不知道下一次过来的司机是什么样的。”

苏瑾念装作没有听见的继续滑动平板。

“苏小姐。”李妈凑了上来:“你昨天晚上没有问问先生吗?”

“问什么?”苏瑾念一脸茫然。

“对于莫小哥的惩罚方式啊!”见苏瑾念满脸茫然的样子,李妈顿时有些心疼的道:“苏小姐你可不知道先生的惩罚,老张到现在都没回来,他还是退伍军人呢,那种惩罚要是放在莫小哥身上,就他那细皮嫩肉的样子,又能坚持多久?”

在苏瑾念似笑非笑的盯视下,李妈终于讪讪的闭上了嘴:“我也不是想要别的,就是想让苏小姐您在先生面前美言几句,毕竟虽然情况凶险,可是您却是安全回来了的。”

“李妈你在司先生身边做了不少年了吧?”苏瑾念状似无意的开口。

“那当然,有五年了!”提到这个,李妈顿时就变了一副模样,一脸自豪。

“那你也应该了解司先生是什么样的人了,你真的认为我的一句话就能让他改变主意?”苏瑾念慢条斯理的开口,扫了一眼李妈之后就又把视线放到了平板上。

她是可以替别人在司钰面前求情,可是司钰的性格她却是不了解的,没办法在外人面前打包票。

而且,李妈说的好听是为莫痕求情,可是她却根本没站在苏瑾念的立场上想过,苏瑾念之于司钰是什么人?

现在充其量算是个情人,苏瑾念甚至觉得,一个月后她合作伙伴的身份都要比现在的身份强,起码那个时候她说话有分量,也有底气。

“唉!”李妈看着苏瑾念的后背,摇摇头叹息着走开了。

苏瑾念无所谓的勾了勾唇,她不在乎这些人对她的看法,她只在乎不让自己心怀愧疚就好。

吃过了下午茶,苏瑾念回到房间准备午睡,打开门就听见她的手机铃声不知疲倦的响着,也不知道在她回来之前响了多久。

苏瑾念慢悠悠的走到床边,那铃声竟然还没停,拿出手机看了眼,“苏一鸣”几个字在屏幕上明明灭灭,她昨天就改了给他的备注,也决定了这段父女情就此终止,现在打电话来,是司钰开始动作了吗?

苏瑾念心里想着,随手就滑开了屏幕:“喂?”

“苏瑾念!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一趟!”苏一鸣的声音怒不可遏,就好像苏瑾念背着他做了什么事情一般。

昨天她相亲逃跑,都没有看到苏一鸣这么气愤,现在时间刚刚过去了一天,这骤然的转变让苏瑾念忍不住嘲讽的勾了勾唇。

“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苏瑾念,你什么时候惹上了大人物我怎么不知道?现在人家对着苏家发难,你要怎么解决?”

苏一鸣现在正在苏氏的办公室里面,本来昨天苏瑾念相亲逃跑的事情已经让他够意外的了,他本以为苏瑾念这些年不声不响,是因为已经认命了,既然认命,他就给她安排个足够倚靠一辈子的人家,也算是成全了这段父女之情。

可是他没想到,苏瑾念竟然敢给他逃跑!

没有靠山的苏瑾念连去处都没有,她又能跑到哪里去?她的一切都是苏家给的,只要他发话,他相信第二天就能看到苏瑾念灰溜溜回来的模样。

可是今天上午刚到公司,苏一鸣就收到了司家不知道因何打压苏氏的事情,多方打听下,竟然和他这个废物女儿有关?

这下,苏一鸣可不单单想给苏瑾念找个人家了,既然她敢招惹,那就拿她填补别人的怒火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说不定别人说的女儿指的是苏歆涵呢?”苏瑾念站在窗边,深吸了几口气。

“歆涵那么乖巧听话的孩子怎么会招惹到别人?我告诉你苏瑾念,你最好赶紧给我回来,不然,你以后就别姓苏了!”

“正巧,我也不喜欢这个姓。”

“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喜欢这个姓,苏先生,对于你放纵陆可欣一次次对我做的事情,我可以申请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希望你不要忘记苏氏还有我母亲留给我的股份,就这样,再见。”

为了避免苏一鸣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苏瑾念直接就挂断了电话,顺便把他的手机号拉黑了。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看到司空禹发来的消息。

一个是早上发的:“瑾念,起床了吗?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联系我呢?”

一条是刚才发的:“瑾念,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看完之后,司空禹的电话也打了进来,正好苏瑾念有些问题想问,就直接按了接听。

本文标签: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上一篇: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受被双龙3p两个男人同时做

下一篇: 穿婚纱被强奷系列小说-军长大人你那太大还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