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在下面放振动器/稚嫩吞吐

2021-06-12 10:20: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亮的时候,靳司枭依旧精神抖擞,而苏北顶着个巨大的熊猫眼,二人结伴来到公司。“靳总早!”“靳总威武!”“靳总好帅!”公司里一大票女职员上来刷好

天亮的时候,靳司枭依旧精神抖擞,而苏北顶着个巨大的熊猫眼,二人结伴来到公司。

“靳总早!”

“靳总威武!”

“靳总好帅!”

公司里一大票女职员上来刷好感度和存在感,无一例外的眼冒红心。

靳司枭目不斜视,偶尔低低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依旧冷漠如昔。

因为苏北精神萎靡,所以没有注意到别人都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长得可真矬啊!”

“就是,还好意思穿这样的衣服,难道是怕别人觊觎她的美色?她有吗?”

“不要嫉妒啦,这回好戏上演了,我们等着好戏看吧!”

“唉,我们也只好看看好戏啦,难道你还敢追不成?”

“追是追不成的啦,你有人家出手阔绰吗?那一捧花够我们吃一年啦,我还是小心地捧着我的饭碗吃饭吧!”

……

靳司枭经过总裁秘书办公室时的时候,魏小华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跳了出来,“靳哥哥,今天有人给你送花哦,上面还有一份礼物。”

靳司枭望了一眼那一大束价值不菲的进口玫瑰,剑眉轻轻蹙起。

“ 是谁送来的?”他回国以来,除了苏北,还没有接触过哪位女性,实在想不出谁会给他送花。

“不知道,上面没有署名,但是留了一张字条。”魏小华把那一张洒了香水的精致花签抽了出来。

上面一行秀气的中文写着:你是人世间最闪耀的一颗精钻!

没有署名。

苏北也看见了,不得不说,这人的形容还是蛮贴切的。而且在这样一个电子产品横行的时代,能写出这么漂亮书法的人,应该是个秀外慧中的吧!

“谁让你们收的?”靳司枭电眼射向欧阳明珠,欧阳明珠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被割了一刀,赶紧举手表态:“不是我,我来的时候这花已经在这了!”

开什么玩笑,靳司枭是最讨厌被无聊女子纠缠的,她敢帮他收花?

魏小华不以为然:“靳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这花我不能收吗?”

靳司枭是挺纵容他这位名义上的妹妹的,但此时也没有给她好脸色:“扔了,以后不准帮我收任何礼物!”

“扔了?那多可惜!人家还送了你礼物呢!”魏小华把另一个小镜盒打开,里面俨然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切割成心形的钻石。

靳司枭看了一眼,表情更加冷酷。“扔掉,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面对突然化身为冰山的靳司枭,魏小华也不禁心慌了一下。

但她很快又强打起精神,努力做出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样子。

“靳哥哥,你太不近人情了吧,把礼物扔了,人家女孩子知道了多伤心呐!”

靳司枭把脸完成沉下来,正色道:“小华,我答应你来公司,是让你来学习的!这不代表你有权帮我做出任何决定!下不为例!”

魏小华强撑起来的笑容终于有了点裂痕,“干嘛凶巴巴的,吓死宝宝了!你不要我要!”把钻石收进口袋里,并拍了拍发育得挺好的胸胸。

“随便!”靳司枭冷酷地说了一声,转身要走。

看见苏北还在原地发愣,寒声道:“苏助理,你跟我进来!”

呃,貌似老公大人,啊不,是老板大人的心情不好了,苏北赶紧跟了进去。

-

“干什么嘛,凶巴巴的,又没有告诉过我说不能收礼物,我怎么知道!”魏小华将娇艳的进口玫瑰一扯,一片鲜艳的花瓣动她指尖飘下来,她满脸委屈。

欧阳明珠看了看魏小华郁闷的样子,犹豫再三,开口:“小华,以后你不要再帮老板收礼物了,老板是最讨厌被无聊的女人纠缠的!”

魏小华道:“又没有见过送花的人,你怎么知道人家无聊!再说,出手这么大方,应该是个大家闺秀吧!”

欧阳明珠简直要吐血,难道老板还会在乎人家女人大方不大方吗?

但作为一个跟了靳司枭好多年秘书,她还是尽职尽责地道:“你不知道送花的人是谁,你怎么能肯定里面藏着的是钻石而不是炸弹!即便没有危险,老板也不会接受任何女人的追求!”

“为什么?”魏小华有些莫名其妙,哪有男人不接受女人追求的?

好吧,看在她是老板妹妹,尤其是现在她是自己所带的新人的份上,欧阳明珠耐着性子说:“我知道老板很有魅力,爱慕他的女人估计能从这里排到法国!以前在M国的时候,老板早被骚扰怕了!如果每一个追求老板的人老板都要抽出时间来应付,哪怕只是让人把花扔掉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那现在的公司至少要缩水一半!所以,我们有明文规定,公司里是禁止收一切礼物的”

“这里又不是M国!”魏小华嘟了嘟嘴,仍旧发泄似的把娇艳的玫瑰花瓣揪了下来,地板上散落了一地。

“更何况,你只是老板的秘书而已,我可是老板的妹妹!如果他总是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我什么时候才会有嫂子?”

欧阳明珠听得目瞪口呆,看了看苏北的位置,还是没有澄清这个事实!

好吧,你是老板他妹,你说的算!

反正该说的她都说了。

这时,莫庭举又抱了一叠文件过来,看了扔了满地的玫瑰花瓣,笑道:“姑奶奶,是哪个惹到你了?如果我没看错,这是厄瓜多尔进口的顶级玫瑰吧,这样糟蹋,不怕天打雷劈吗?”

魏小华酸溜溜地说:“玫瑰它爸不喜欢它,我有什么办法!”

玫瑰它爸?这是什么回事?

莫庭举疑惑地望向欧阳明珠,欧阳明珠便冲靳司枭的办公室扬了扬下巴!

莫庭举瞬间崩溃了,“又有人给老板送花了啊?我还以为回国后情况会好一点,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

魏小华看莫庭举表情夸张,而且异性相吸嘛,来了点精神。“你们怎么一副天快要塌下来的表情?经常有人给我哥送花吗?”

莫庭举头大,瘫坐在办公椅上,说道:“送花算什么啊,有人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老板一眼而自杀的,有人因掉进游泳池扬言说被老板不小心溢出来的精精进入体内已经怀孕要求负责的,还有男人因为老板不接受男性而选择变性只要求老板一亲芳泽的,各种恐怖的追求者多了去了,所以老板对追求者是深恶痛绝的。”

说完,沉重地拍了一下魏小华的肩膀,“如果你不是老板的妹妹,现在已经被拖出去五马分尸了!以后千万不要再胡乱帮收什么礼物!”

这回轮到魏小华目瞪口呆,“有没有那么夸张?”

莫庭举道:“一点都不夸张,这些都是事实!所以这束花也不要留在这里,以免老板看见了生气!”

魏小华千难万难地舍弃了那束花,但是钻石留了下来。

-

靳司枭进到办公室,还是没什么好脸色。

苏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今天早上的时候,不是已经好了吗?

两个人一路来上班的时候,他看见她的熊猫眼,还关心了一下来着,怎么又生气了?

“又怎么了?还难受吗?”苏北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

靳司枭坐到办工椅上,深邃的星眸电光火石那么一闪,“你不吃醋吗?”

“吃醋?”苏北愣了一下,“你是说花吗?”

靳司枭的脸色黑了黑!

原来是因为这个问题,苏北无奈地笑了一下,过去拉靳司枭的手指,“你会回应吗?”

靳司枭道:“不会!”非常果断!

于是苏北也反问:“既然明知道你不会回应,那我为什么还要生气吶!”

靳司枭脸色缓了缓,但还是不开心。

苏北便故技重施,藕臂绕过靳司枭的脖子,将小脑袋支在他的肩膀上,哄他:“我知道,你很帅,很英俊,年轻,又有魅力,还多金,有女人喜欢你,那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们真的要在一起,要面对的事情多了去了,就不要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员身上了!”

“你说弱水三千,我是你唯一的那一瓢,如果你已经肯定,我相信!所以我会为你披甲上阵,打跑所有小三!如果有一天,我无法与你比肩,那也绝对不会是因为被人撬了墙角,而是因为我自己的能力不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咬舌自尽!”

苏北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咬舌自尽,只是很想这么说!

好吧,从昨天靳司枭那段类似于表白的话,到今天她这段有感而发的话,两个人的关系升温得已经像是坐火箭!

连苏北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好像又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反正她就想这么干!

与其犹豫不决,为毛不顺应自己心里的声音咧?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啊呸,她怎么可以这么消沉!

本文标签:稚嫩吞吐

上一篇: 穿婚纱被强奷系列小说-军长大人你那太大还长

下一篇: 政府办公室里的熟妇女们/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