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H闷哼粗喘拍打-厨房征服短裙熟妇

2021-06-12 10:43: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01“哇~红袜子、雪人玩偶、麋鹿木版画、圣诞树、还有圣诞老人的贴画!公司的人都很喜欢圣诞节啊!”“你刚来一年,不了解。虽然大家是很喜欢圣诞节,但不全是因为那

01

“哇~红袜子、雪人玩偶、麋鹿木版画、圣诞树、还有圣诞老人的贴画!公司的人都很喜欢圣诞节啊!”

“你刚来一年,不了解。虽然大家是很喜欢圣诞节,但不全是因为那个。”

“那是为什么?”

这天晚上,两个加班的小员工从外面吃完饭回来,进电梯时撞见下班的赤司,“这么晚了,不要在公司里闲逛。”

“对不起。您路上小心。”进入电梯后,较年轻的那个问,“喂喂!前辈,你有没有觉得,赤司先生今天心情不太好?发什么脾气。”

较年长的员工小声对同事说,“八成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话说回来,赤司先生的生日也是这几天吧?啊~原来是因为他的生日,所以大家才这么注重圣诞节。老爸是董事长,就这么横。”

.

开车回家的路上,赤司一直保持着紧绷的脸,电话来了也不接,不时皱皱眉。路上各家商户都多少摆了些圣诞节的元素,红灯绿树,有一超市放了个“圣诞老人”,帮忙招揽客人。

停在十字路口,赤司用一只手握成拳,挡住右侧视线。

这时一家商店正在用超大的音响播放《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皱皱眉,赤司猛踩油门通过绿灯飞驰而去。

停车上楼、开门、烧水,赤司都有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气场。米蒸上、菜洗过,赤司就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依然还是那张臭脸。

音乐节目中的歌手正在唱圣诞歌曲,又是一个消费的旺季,“接下来请听由XX带来的《Last Christmas》。”

赤司看着手机,用遥控器换了个播放新闻的电视台,总算心静了一会儿。

“下一个的新闻,A国领导人T表示新政策将于12月25日圣诞节之后实行……”

烦躁的赤司换了个播放电视剧的电视台。

“顺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们分手吧,隆志!”,“告诉我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我爱上了别人!”,“你居然背着我勾搭其他人!我要杀了你!”,“哦!不要!不要!下面是悬崖!你疯了吗?金太!救我!”,“金太!你怎么?!我们一起上的幼儿园!你怎么能偷我的女人!?你这个负心的男人!你不仅抛弃了我,又夺走我的女友!”,“隆志!这都是因为我爱你啊!”,“金——”

“哔——”赤司关掉电视,“有病。”

吃了饭之后,赤司继续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看平板上的资料。公寓就像个闹鬼的房子,什么动静都没有,直到钟表两根指针重叠,公寓的大门才有了动静。

“困死了。”白木推开门,把包扔到玄关的鞋柜上,换鞋,“真受不了,现在男人都是这种货色,怪不得女人越来越厉害了。晚饭已经吃了吧?”

“嗯,碗我洗过了。”

白木从木柜上找到胃药,喂了两颗下去,“抱歉,明天把碗都留给我洗吧。”

赤司盯着白木,“这么晚去哪儿了?”

“银X,黑泽先生又说想去俱乐部,我和别纸制作陪他去了。银X到底有多少俱乐部?这些天都去了四五个了,外面还有一堆招牌。有个女孩子居是京应大毕业的!她到底在想什么啊?去那种龌龊的地方赚钱,学都白上了。”白木揉了揉肚子,“喝了那么多酒搞得我胃疼。”

“你可以让别人代你去。”

“好处我占,苦别人代我吃?我又不是你。”白木到厨房接了杯水,“何况那个老色鬼,你不付出点什么,让他享受一把支配我们的感觉,他不会放钱的。”

“钱我帮你催不就行了?”

“你帮忙就没意义了。”白木无力地手指勾着领带,一下下地扯掉,“啧,有个女孩子太紧张,把酒撒到我的领带上了。那瓶香槟贵的要命。”

“就是因为你过于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他们才这么欺负你。他们想说你配不上我,就让他们说,我又不在乎。”

“我在乎!好吗?”白木脱掉西装,“说的又不是你。”

“那你也不用去找我父亲投资BLUE,如果你们需要资金我可以给你。”

“我是要证明给他看,不是你。这样我们在一起,两个老头就不能一直找麻烦,我自己还能捞点好处,何乐不为?”

“哦!原来你去club和小姐调QING还是为了我们的爱情了?”赤司笑道。

将西装摔到床上,白木深吸呼吸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赤司转身低头玩手机,自觉理亏不想回话,但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白木继续和自己争吵,越来越急躁的赤司猛然起身,绕到卧室,“我不想妨碍你,可你这个大忙人能不能分点你的宝贵时间给我?我们这半个月有好好聊过天吗?”

“因为我不是你!赤司先生。你的员工不会找你的麻烦。”白木脱掉烟酒味的衬衫,换上睡衣,“所以真对不起了,我不能和你好好!聊天!让你受冷落了。”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从我今天晚上喝醉之后。”白木脱掉裤子,换上睡裤,“你是有钱人,没体会过被钱紧逼的感觉。”

“可是如果你要我理解你,你也要理解我。这样才公平。”

换完睡衣,白木铺床准备睡觉了,甩开被子,白木两手撑在床上,心里过意不去,“好吧、好吧,明天我会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吃饭,这样可以吗?”

“明天?”

“明天。”白木躺进被窝里,关掉台灯,“抱歉,最近因为资金的事精神紧张,这个季度的番结束后会轻松些。”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关掉,“对了,20号是你生日,我已经买好生日礼物了。”

赤司惊讶道,“礼物?”

“在公司放着,生日那天给你。”

“是什么?”

“你拆了就知道了。现在让我睡觉吧,困死了。明天还有一堆事,你也一样吧?睡吧。”

“嗯。我也很抱歉,刚才的事。”

“我理解,睡吧睡吧。明天再说。”

.

深夜,赤司抱着已经睡熟的白木,却怎么也合不了眼。这么晚,窗外依旧灯火辉煌,好像在陪伴无法入睡的人。

赤司很高兴大学时,白木愿意接受自己的表白,毕业后生活在一起。可渐渐的,兴奋感消失,失落感倍增,使赤司非常心累,倒不是白木沾花惹草,而是他执着于某个任务——配的上赤司家。

据白木说,他19岁时预见了未来。他和赤司的结合并没有好结果,而且还伤害了彼此。为了改变这种未来,白木早早开始想办法调和两人家庭阵营的关系,不断建议赤司先生投资白木先生所在的动画工作室,使得两人从敌对双方,变成利益共同体。

白木还能借机提升自己的形象,证明自己,成为半个成功人士,有个好名声,面对赤司父亲可以硬气点。

赤司赞成这个提案,但无奈的是他不能参与其中,不然大家会说这一切是赤司的功劳,白木渔翁得利,好名声就变成坏名声了。

反思今晚的行为,赤司觉得自己很幼稚,而且像个怨妇。白木非常想证明自己,所以才顶着胃病去陪黑泽喝酒。自己帮不上什么忙,还无理取闹。

但赤司也是人,苦闷时理智打不过感情。至少要发个信号给白木,告诉他现在自己并不好,不然万一产生什么不好的结果,谁都不想看到。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明天就好了,明天……

.

第二天早上

还是那两个员工,在电梯里撞见了同来上班的赤司。

“早上好。”赤司冲两人微笑道。

“早、早上好。”两人小声答道。

赤司看到较年轻的那个员工,手机上吊着圣诞老人挂件,“很可爱嘛!那个圣诞老人。女朋友送的?”

“嗯,前些天她在车站买的,我们一人一个。”

“在一起几年了?”

“今年第二年。”

“正是感情要好时,好好享受现在。祝你们两个圣诞节快乐。”

“也祝您生日快乐。”下了电梯后,较年轻的员工问,“他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

“八成和男朋友和解了,别看了。”

较年轻的员工贼笑道,“真好奇昨天晚上都发生什么了。”

“你再继续笑下去,今天就继续加班。”

.

午饭时,赤司一只手撑着脸,饭放在一边,痴迷地看日历。

20号怎么还不到啊~会是什么礼物呢?衣服?虽然衣柜已经超载了,而且还是名牌。吃的东西?应该不会,放几天也许会坏掉,零食还有可能。饰品?可自己不怎么戴项链、戒指之类。该不会是日常用品?DVD?

到底是什么?想赶紧知道!

赤司哼着《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的旋律,打开饭盒。

“嗡~嗡~”

本文标签:厨房征服短裙熟妇

上一篇:乞丐与警花小说-小妖精奶好大好软奶头好硬

下一篇:御书房顶弄-冰冷总裁带玉势上班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