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男友作爱全过程详细-把裤子脱了转过去趴好

2021-06-12 10:54: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唉,阿辰啊,我知道你在御史台忍的很辛苦,刘昌那老匹夫与韦释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你在那不好过,可是,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写了那大逆不道的词之后也不销毁,韦释本就视左相为眼

“唉,阿辰啊,我知道你在御史台忍的很辛苦,刘昌那老匹夫与韦释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你在那不好过,可是,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写了那大逆不道的词之后也不销毁,韦释本就视左相为眼中钉,这次拿到了你的把柄自然不会放过…”

竟是因为一阙词引发的血案,周沐无语,心道这大才子死的也忒冤枉了点,真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

“唉,不过这都不再重要。阿辰,自从你出事以来,朝堂发生了很大变化,韦释本已掌握了半个朝堂,与左相分庭抗礼,这次,左相为了救你,将陇南军的十万军权交了出去,这下,韦释便等于如虎添冀,再无所顾及了,现在的朝堂,可算任由韦释翻云覆雨,这几天,他还自拟诏书,自封为异姓王,辅国公,朝中反对的大臣都被他寻了各种由头罢了官职,更甚者连命都丢了,如今,除了我们几家世族,还真没人敢再反对他。”

仲浩然眸色有些暗淡,显然对于最近的事情痛之于心。

周沐心中突然有些闷痛,他有些难忍的按压住胸前,这从骨髓发出的疼痛与悔意显然不是他自己的感觉,傅辰临去前定是悔恨交加,以至于人已不在,那痛楚与悔意还留于这具身体。

于此,周沐突然想到,这身体额头上的致命伤,或许并不是受了刑,而是,傅辰悔不当初之下,又怕连累自己父亲,所以……

唉…….

仲浩然看到周沐神色有些痛苦,了然的拍了拍周沐的肩膀。

“阿辰不必太自责,你活着便是最好的结果了,韦释此人野心太大,手段又毒辣,这一天是迟早会来的,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周沐点了点头,一时间,三人具是无言,心头都有些沉重。

当…当…当……一阵铜锣声打破了这份沉重,仲浩然眼神突的一亮,又展开他那骚包的扇子呼啦了起来。

“好戏开场了,阿辰,你可看好了,呵呵……”

周沐闻言向楼下看去,不知何时,楼下竟已座无虚席,甚至有许多人拥挤的站在走廊处,脸上都带着激动。

“各位大爷,贞娘在这有礼了,首先贞娘谢谢大家过来捧我们怜怜的场,大爷们今晚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哦!”

说着,贞娘挑逗般的抛下去个眉眼。

然而,在座的男人们却不买账,纷纷喊道:

“柳姑娘呢,快让她出来!”

“对啊,谁要看你这张老脸,我们是来看柳怜怜的!”

“下去!下去!”

贞娘无视台下轰骂声,妩媚的笑道:“大爷们不要这么迫不及待嘛,贞娘说完这就下去了。”

“大爷们都知道我们怜怜那可是天人之姿,仙女下凡啊,一直都是贞娘我的心头肉,如今怜怜想要从良,真真是要了贞娘的命啊。唉,不过再舍不得贞娘也不忍拂了她的意。今个同往常一样,喊价最高者便可将我们怜怜娶回家!”

“现在请我们的怜怜为大家献舞,一舞过后开始竞价!”

语罢,一紫衣女子缓缓上台,淡淡的烟雾眉下一双暗含秋波的杏眼,似忧似愁,菱形粉唇娇艳欲滴,果真是我见犹怜!天生尤物!

“好!”

“柳姑娘,看这里!”

“怜怜,我一定要买到你!”

周沐看着楼下的女子,忍不住也道:“好美!”

说完才发现旁边两人都望着自己,脸上写满了不赞同。

“咳咳,我说的是撒的花瓣好美……”

仲浩然恨铁不成钢的摇头,“阿辰,你可别再被她给迷惑了,这女子,蛇蝎心肠。”

周沐赶忙点头。

楼下的一舞已完毕,在座的男人们都蠢蠢欲动,想要抱的美人归。

“我出一万两!”

“两万里”

“两万五千两!”

看着底下的男人们争相竞价,周沐默默的在心里计算着这些白银是有多大的一堆,当下决定,他还是单身的好。

“阿辰,看,好戏来了”

“我出十万两……”

嗯?周沐好奇的朝声音看去,竟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的书生,清清瘦瘦,有些拘谨的站在人群中。

周沐注意到,台上的柳怜怜在看到这个书生的刹那眼眸中的哀愁都减了大半。

听到十万两的贞娘两眼放光,要知道,往年一个花魁的赎身价都不超过五万两啊。

“十万两!这位公子出十万两!还有没有哪位大爷出更高的?没有的话柳姑娘可就是这位公子的啦!”

“十万两一次,十万两两次,十万两三……”

贞娘的话还未说完,仲浩然便抬手拉响了报价的铃铛,并让长孙文彬将牌子挂到了雅座之外。

十二万两!

全场哗然!眼红书生却又出不起更高价位的男人们随即起哄起来。

“好,再来!”

“小书生,15万两,快喊啊!”

站在人群中的书生脸上爆红,羞愧愤怒痛苦交替闪过。

周沐终于明白了今日的好戏是什么,12万两白银买下柳怜怜,12万两啊!

浩然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把我也买了吧......

“阿辰,那个书生,是那姓柳的相好,这女人平日里对你百般逢迎,万般讨好,心里惦记的却是别人!太可恨了!”

“而且,这个书生家里家徒四壁,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白银,这些钱一定是柳怜怜给他的,我猜测,这柳怜怜出卖你,估计就是为了这笔钱。”

“想跟野男人双宿双飞,也得看小爷我答不答应!”

仲浩然唰的合拢扇子,脸上一片得意之色。

周沐不是傅辰,对这些恩怨情仇本就没有太大的感触,况且,傅辰的离世才让他有机会回到了世间,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他是庆幸的。

但是,眼下的这种情况,他也不便为这女子求情,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暴露了自己,即使,那是个美女。

“小爷我一定要让这个贱人好看,看我玩不死她!”

贞娘的嘴简直就要合不拢了:“12万两!没有更高的了吧,那么怜怜就……”

突然,周沐雅阁的对面响起一阵铃声,随即金色的牌子挂起,二十万两四个大字褶褶生辉。

贞娘的嘴就那么半张着忘记了合拢,起哄的男人们集体沉默了下来。

这人脑子有毛病吧,12万两买一个女人已经够劲爆了,20万两,可以捐个大官了!

仲浩然得意的脸落了下来,阴沉的盯着对面的雅阁,周沐也不由得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这谁啊!敢坏我们的好事!,我去宰了他!”长孙文彬黝黑的脸上染上了戾气,推开门两个起落落在了对面走廊,一脚踹开了对面紧闭的门,气势汹汹的提剑闯入。

“坏了!这祖宗……”仲浩然与周沐赶忙跟了上去,生怕他再闯出什么祸事。

“啊!!!……”

是长孙文彬!周沐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文彬!你没事吧?!”

周沐看着躺在地上痛苦□□的长孙文彬,瞳孔紧缩,赶忙将他扶了起来,两人一起怒瞪着站在一旁的黑衣人。

男人的身材高大,五官粗犷,一条刀疤从右额角穿过鼻梁划至左耳,整张脸看着凶神恶煞。

周沐心里怵了怵,下意识的将脊背挺直。

“你怎么无故伤人!还有没有王法!”电视里都是这样说,应该没错吧?

刀疤脸轻瞟了周沐一眼,没有说话。

从一进门便沉默不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的仲浩然向前一步挡在了周沐与长孙文彬面前,双手抱拳,向刀疤脸微行了个礼。

“浩然不知金大人在此,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刀疤男倨傲的抬着下巴,不言不语,此时,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嗤笑声自屏风后响起。

“呵……”

周沐感到搀扶着的长孙文彬身体一僵,握紧了手中的长剑,似是对屏风后的人极为忌惮。

周沐一时之间也紧张起来,警惕的看向屏风侧出现的身影。

这是个很危险的男人!

在看到这个把玩着莹白酒杯的男人第一眼,周沐脑子里便传来这个信号。

眼前这个男人,他很高大,玄黑色镶金边锦袍加身,勾勒出男人宽厚的胸膛劲瘦的腰身,同样玄黑色的腰带正中镶着几颗墨绿色宝石,左侧则悬挂着一条盘了几盘的朱红色长鞭。

男人的脸似久不见阳光有些苍白,却很是硬朗,线条分明犹如刀割,剑眉下一双鹰目微眯,黝黑的不似常人的瞳仁充满冷漠,而偏淡的薄唇此刻正紧抿着,让他整个人看着阴沉而危险。

刀疤脸错开身体,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男人漫不经心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最后定在了周沐的身上。

“傅太傅,别来无恙。”

周沐身上的汗毛简直要立了起来,被那深邃的鹰目盯得像被蛇缠上了一般,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颤栗蔓延开来。

这是这具身体的自发反应!傅辰的身体似是很惧怕这个男人。

本文标签:把裤子脱了转过去趴好

上一篇:人妻无奈迎合粗大-男朋友吃我奶头的过程

下一篇:张开腿被揉到潮喷-太深了...好疼...你轻点好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