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用下面夹水果榨汁-含不住了,好涨h

2021-06-12 11:32: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裂痕不是龚炎封突然间跟查香儿彻夜聊天就能完全修补好的。一个晚上,查香儿讲了很多关于这些时间里发生的,那些不平凡的事情。其中有亲亲的身世,也有她自己毫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裂痕不是龚炎封突然间跟查香儿彻夜聊天就能完全修补好的。一个晚上,查香儿讲了很多关于这些时间里发生的,那些不平凡的事情。

其中有亲亲的身世,也有她自己毫无音讯的三个月时间里,所发生和面对的事情。

龚炎封知道自己和查香儿的孩子得来不易,所以想要让查香儿和孩子都搬回来住。一个晚上也没睡,早上等清姨都准备好了早饭,才想起来,从今天开始他就不用去龚氏上班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心里有些难过。

打电话去银行询问了一下自己那张公司金卡,果然已经被冻结了。可自己私人户头上,却无故多出了5000万。龚炎封嘲笑似的笑了笑,感觉这些钱就好像是遣散费一样。

想到自己没事情可做,就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蓬头走进婴儿房。还在还在睡,似乎一点都不认床,也有可能是龚炎封特意挑选了最舒服的小床的关系。看着孩子小小的,卷曲着的身体。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查香儿手里拿着温热的奶瓶,彻夜未眠的脸色比较明显,本来她也不喜欢早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地,所以黑眼圈尤其得清楚。

“怎么不去睡一会儿?”

摇了摇手中的瓶子,脸上带着笑容,“最多三分钟,他就会醒了,到时候没有奶瓶的话,你我都要遭殃了。别看他这样,小家伙脾气可不好。”

“这点跟你倒是很像。”

朝他翻了个白眼,“你的脾气也不见得有多好,说别人前先说说你自己。”

龚炎封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对查香儿这样的言论作出反击。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他自己笑着的嘴角,都快要扯到耳朵这里了。

查香儿轻轻地用手肘对龚炎封戳了戳,“喂,别像傻子一样站在这里好不好,喏,这个给你。”

说着就将自己手中的奶瓶,递给了他。

看着手里的奶瓶,无奈地摇了摇头,“全职奶爸就这样诞生了。反正现在我也没有工作,就靠你来养活我们一家三口了。”

顿时觉得脸上黑线不停的直往下掉,这个男人前后反差太大,几乎已经到了让她有点支持不住的地步。明明也不过是只有一个晚上而已,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选择龚氏的权位,如果不是小宝宝的出现,现在又怎样的结局,查香儿自己比谁都明白。

“当然这不过是暂时的,先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放过假了。”

很想回嘴说,这跟放假的性质不一样,但看到男人如此的放松神情,这样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我的那点工资省着点用,还是可以的,不过要是奢侈一点用,恐怕就有点够呛,啊,对了。”查香儿对龚炎封挑挑眉,意味不明的接着说到,“你知不知道孩子的开销很厉害?”

龚炎封摇摇头,他之前又没有孩子,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钱都是家里出的。第一次做父亲的人,哪里知道孩子的开销到底有多厉害。

“有多厉害?”

“等下喂好宝宝,就带你去体验一下。”

男人还是第一次对婴儿商品这么感兴趣。看着架子上一件件展示的小衣服,龚炎封别提有多开心,恨不得将这些衣服统统都打包带回家。

抢过男人手上抱着的十几件小衣服,查香儿忍不住皱眉,“喂,刚才出来钱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别这么铺张,现在家里就一个经济来源,克制点懂不懂?”

龚炎封头点地极快,“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也说过,这只是暂时的。”

“就算是暂时的也不能这么浪费,而且小孩子长的很快,买这么多,用不了多久就不能穿了,到时候不都是浪费?”

男人露出笑脸,还不忘调侃,“再努力一个不就不浪费了吗?”

呃,查香儿顿时感到无力。

“横竖不是你来生,疼也不是疼在你身上,光做贡献,就没有分担。这么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还是让我少做做比较好。”

“这事情,怎么就成了损害利益了,不想想,宝宝一个人多孤单。”

“谁说宝宝是一个人了,还有我。”

“哼,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难道还指望跟我抢你么。他自己应该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不想跟他就这个话题继续这么没有营养的继续下去,查香儿适时的闭上了嘴巴,难得她不想跟龚炎封争论的说。

低头看手中的小鞋子,心里想这个暂时还用不着,正想跟龚炎封说,却看到男人皱眉凝神地看着什么地方。

“怎么了?”查香儿不解,顺着龚炎封的视线看去。不由得,也是一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很想知道,当然一旁的龚炎封也有这种感觉。

虽然很想跟在他的后面,去看看究竟他是要干什么,但最后还是被查香儿阻止了。

“我们人太多,容易暴露,还是先回去,然后再想办法。”

龚炎封边应合这点头,边笑道,“想不到你还是蛮有脑子的。”

对他翻了个白眼,“你话我已经听过很多遍了,而且非常不好意思,我是还算蛮有脑子的人,所以,你不用一边又一边的来确认。”

挑了些合适的小衣服之后,两人迅速的结帐离开了商场。

坐在车里,两人默契的没有说一句话,似乎都在暗自思考着什么。直到龚炎封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查香儿才总算有点反应过来。

“我还是有些疑惑,你说那三个月里,不知道什么人千方百计的想要你的命,而且你也跟胡清联系过,到最后胡清也没有正面对你说这其中的内情。难道你不觉得有些奇怪?”

“这些我当然想过,但胡清就是不肯告诉我其中的缘由,我有什么办法,你也知道,我们全家怕胡清,怕的要死,谁敢得罪他。”

“不过是你舅舅而已,更何况你母亲已经不在了。”

龚炎封还想继续说下去,却不查香儿阻止了,她叹了口气,边摇头边说:

“他确实是我舅舅,可又不只是舅舅这么简单,反正这是我爸跟胡清的家务事,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既然他有不想告诉我的,肯定是为了保护我。”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

“之前我还不觉得,可是我的行踪对方越来越清楚,甚至连我没有通知任何一个人并且没有人跟踪的情况下,对方也总是能在我转移的那个地方找到我。我不确定是谁走漏了我的行踪,所以我只能与所有人断开联系。”

听了查香儿的话,龚炎封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没到一个地方,第一时间总是跟谁联络的?”

“这个……”查香儿回忆了一下,之前每天要跟很多人联系,也会去拜访很多人,有时根本就没办法一个人很周全的应付,“胡清……啊,是了。还有龚炎卿,因为不放心我,所以他特意让我没到一个地方都要打电话给他。”

此话才开口,龚炎封就皱眉,顺带想起了刚才的场景。

“我闻到了一种不一般的味道,最了解你行踪的人,就是他,那么这些事情一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什么?!”查香儿对龚炎封的话,感到十分的惊讶,“不可能,明明他……”

“明明他说过喜欢你,想要保护你?”

“呃……这个怎么说才好呢……我们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事情。”

龚炎封没好气地顺着查香儿这么说着,随后,他抓起查香儿的手,另一只手指着她的手腕处。

“那么就让我来一一证明,他的用心良苦。”查香儿不解的看着他,于是龚炎封接着说道,“那块Cartier的中国坦克,现在在哪里?

本文标签:含不住了   好涨h

上一篇: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好大好深在公车上h

下一篇:第二天让你下不了床/好爽,快点 ,太爽了,受不了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