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东西你下面的嘴好紧-勃起绑住根部惩罚小球

2021-06-12 14:40: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行人站在油漆斑驳的栏杆旁,披着夕阳,迎面而来的是咸腥的海味,远处是古色古香的教堂,波光粼粼的海水被分割成五光十色的碎片,随波浪轻晃。诺拉和莫谦并肩站着,感受海上吹来的轻风

一行人站在油漆斑驳的栏杆旁,披着夕阳,迎面而来的是咸腥的海味,远处是古色古香的教堂,波光粼粼的海水被分割成五光十色的碎片,随波浪轻晃。

诺拉和莫谦并肩站着,感受海上吹来的轻风。夕阳为鹅卵石镀上黄金般的颜色,十分美丽。

如果没有克里斯蒂安的喋喋不休,这个时刻或许会更美好一些。

“为什么本小姐要到这种地方……”她小声嘀咕。若不是小不点那个蠢货怂恿,她也不会向往这里的海滩……还有帅哥。这种穷乡僻壤,恐怕连澡堂也不会有吧!

诺拉叹了一口气。虽说听到凯特的话,她立刻就打包行李,义无反顾地跟着西蒙来到了远在南部的布莱顿,但现在想想,的确不算太理智。

至于克里斯蒂安和温泽的加入,则更是在她的意料外了。当然这几位不知世事疾苦的大小姐似乎没有意识到旅程的风尘仆仆,反而兴奋了很久。虽然不是初次远行,但克里斯蒂安和温泽的心里都充满了旅行的新奇感。且不论目的,同学间充满爱(大雾)和信任(并没有)来尽兴一场,想想也挺不错。

西蒙和莫谦拖着大部分箱子,三个女孩子背着军绿色的帆布包,慢慢走向滨海之畔。

克里斯蒂安走了片刻便觉得肩膀酸痛,便又下意识地发起牢骚:“我瞒着家里到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温泽也笑笑,她的身体不好,来这里自然也瞒住了家族。说到这点,诺拉也与她们立场相似,她这次来是为了九千,所以也没有对任何一个夏普提及。

他们现在就像是被困在消息闭塞的荒岛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和消息。

“我的成人礼会在一周后举办,你们待到那之后,就可以离开了。”西蒙道。

这是南部的习俗。男孩在十二岁成人,按规矩要举办一场盛大的成人礼。诺拉一行来此,主要就是为西蒙的成人礼做准备——至少表面如此。

帝国南部气候温暖湿润,银白色的细沙中,高大粗粝的椰子树破土而出,巨大的、羽状的叶片在夕阳和傍晚的海风下轻轻摇晃。落日把海滩染作赤金色,数个深深浅浅的沙窝歪歪扭扭地延伸,一直没入潾潾的绿色海水。雪白的牙和透明的舌头一卷,海浪将所有的痕迹尽数吞去。

“走吧。”西蒙止步,迎着克里斯不满的目光,回头对落在后面的诺拉说道。

诺拉出神地注视着那一串不复存在的脚印,那是——小孩子?只有一行脚印,朝着大海的方向行走,最后消失,说不出的诡异。

为了沙子中行走,几个人都脱掉了靴子,而穿来的衣服似乎也过于不合时宜——相对于这里气候的暖湿,北部厚实保暖的衣物显得太过累赘了。

温泽拔出脚,泛着莹莹白色光点的沙子便填满了沙窝。她觉得有趣,双手小心提着裙子,又抬起另一只脚。

“为什么要走这里?”克里斯不知为何有些闷闷不乐。

“这是近路。”西蒙的速度很快,丝毫不会因为沙子的阻碍放下速度,“而且布莱顿的街道很古老,你们不习惯。”

“你怎么知道?”克里斯生气了,沙子黏在她腿上的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这里可不是王城,大小姐。”

“你说什么——”

“好啦!”温泽笑眯眯地打起圆场。

远处,与沙滩相接的土坡上,一大片椰子树包围着一座小木屋。巨大的叶片被携带砂砾的海风撕扯,成为了现在这样的锯齿状。大量深绿色叶子层叠遮挡住布莱顿夏日毒辣的阳光,为小屋撑起方寸阴凉,有风时,则发出鼓掌一样的声音,似一种别样的迎接。

西蒙三两下爬上土坡,等到他们走近,小屋的全景终于呈现在眼前了。木板围成的外墙上沾着浆糊一样斑驳的白色粘液,大概是为了来人特意漆过。越过细树枝扎成的篱笆,诺拉几人就算是进入了西蒙家的小院,如同外表,它十分破旧,只有地上的青草还是绒绒可爱的。

“母亲!”西蒙对着半掩的木门小声喊。

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从阴影中现身,她看起来很老,五十岁以上,皱纹堆满松垮的皮肤,眼袋下垂,泛着青黑色,精神不济。

诺拉感到自己身后的克里斯身体一僵。

“祖母,您怎么出来了?”

克里斯明显松了口气。诺拉目睹了这一系列小动作,洞悉了某大小姐的心理活动,不由有些好笑。

“丽……丽……”老妇人的眼神浑浊,一迭声唤着一个不清晰的名字。

“丽是我的母亲。”西蒙扶着门,侧身让几人进去,“她现在大概不在。”

屋里黑暗狭小,在西蒙推开木窗后,光线情况终于好转一些。三个女孩子挤在铺着干草的床上,九千则站在门口——他的身高,未免与小屋逼仄的空间太过格格不入一些。

“关于成人礼的仪式,你们需要做的不多。明天我的姐姐会给你们解释的,今天我给你们找个地方住。晚饭在这里吧,母亲的手艺很不错的。”西蒙收拾掉小屋中的杂物,又大致清扫了泥土地面,这才翻出一把歪脖旧椅子坐下。

克里斯蒂安捂嘴暗中干呕一声,这种环境,她怎么吃得下饭!

诺拉却产生了怀疑,西蒙平时的吃穿都很阔绰,不见丝毫窘迫,但这种家庭状况怎么可能供得起贵族学院的开销,就算是特殊待遇生有补助,那些微薄的补贴也不可能保证如此高的生活水平的吧。

温泽温温柔柔地端坐着,眼中含满意义不明的怜悯色彩,而在其余的时间,她的目光总是黏在秀挺的少年身上,空气中浮动着莫名的暧昧。

在天黑前,西蒙点燃一根蜡烛。昏黄的烛光中,几个人默然不语地对视。

“西蒙——诶,这是?”一个热情洋溢的女人风风火火地冲进门,看到门口的九千,顿时化作桃心眼,“帅哥你谁啊……”

西蒙无语地拖走她,介绍:“我的大姐,莉莉。这些是我的同学。”

她立刻兴致勃勃地打招呼,但一直向门口瞟:“嗨,我是莉莉。”然后猛地回身抱着九千的胳膊。少年略显冷淡,但却没有挣脱。

莉莉是典型的南部人,幽绿色的瞳孔,小麦色皮肤泛着浅浅油光,她的衣着也极富南部特色,大大的坎肩用彩线绣着首尾相连的方格,色彩浓艳热烈,缀着明黄色流苏的抹胸遮住波涛汹涌的前胸,肚脐下,人鱼线没入红色的飘裙。南部天气炎热,衣料也都是轻薄透气的麻布或丝绸,在活泼大胆的莉莉身上,更是轻飘飘的不堪一击。

三个女孩都把怨念的目光集中在胸前的某个地方,西蒙轻咳一声:“莉莉,母亲呢?”

“买东西。”莉莉耸肩,这个动作被她做得风情万种。

事实上,话音未落,一个妇人便挎着篮子走进来。比起年轻活力的莉莉,她的眉目间满是苍老的疲惫,五官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韵犹存,只是一切都掩埋在衰老之下。

“我买来了面包,”丽勉强笑笑,“一起吃饭吧,孩子们。”

晚饭是面包,奶油浓汤和沙拉。用来做沙拉的蔬菜像被霜打过般蔫吧,面包也是黑面包,奶油浓汤还算好喝——如果忽略它没有奶油的话。这顿饭,毋庸置疑,很不尽兴。

克里斯蒂安死活不愿动刀叉,就像是面前摆着一盘□□,温泽只吃了几口,就捂着肚子。诺拉淡定啃着隔夜的黑面包,看着坐在莉莉身边的九千出神。

“我吃完了。”西蒙推开缺口的瓷碗,“我们去镇上。那里有不错的旅舍。”

克里斯蒂安如获大赦,立刻弹身而起:“走吧!”

丽很沉闷,而莉莉只顾莫谦,西蒙也低头不语,这场饭局的气氛糟透了!

几人于是告辞。远处的天是灰色的,海浪的声音此起彼伏,在沙滩上前行不再似下午那般困难了,只是天色昏暗,几个人的步履都或多或少有些凌乱。

“啊!”克里斯蒂安尖叫,愣在原地。

西蒙跑过去:“怎么了?”

“贝壳……”克里斯蒂安抬起脚,在月光下,粘稠的血液混杂沙粒,竟也闪烁发亮。

西蒙抽出一瓶水,拧开瓶盖,将水流细细倾倒在伤口处。没有绷带,他一时有些犯难。

诺拉扯扯嘴角,从袖口撕下一块长方形的布,递给他。

他犹豫,仍是接过了。

受伤的克里斯蒂安自然不可能再次踩进沙子,但西蒙的身材不可能担负她的重量,因而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莫谦。

少年没有动,诺拉知道他在等什么。

她叹气,点点头,示意莫谦过去。

莫谦没有丝毫的反意。只是他没有把克里斯横打抱起,而是很粗暴地扛起她。

“……”克里斯默。

这种姿势不大好受,所以到了海堤上,克里斯蒂安在吐掉晚饭之前毫不犹豫地选择下来。

一直一瘸一拐地走到旅店,她阴沉着脸,听西蒙与老板讨教还价。

后来西蒙手指套着钥匙圈,一边转一边叨念:“竟然要一个金币……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旅舍……”

而克里斯蒂安仍旧抱怨几句,倒是老老实实地住下了,大约是累极,也不再要求什么环境。如西蒙所说,这里的条件一般,甚至还不如维罗尼卡外城,只是还胜在整洁。克里斯蒂安坚持一人要了个房间,诺拉和温泽挤在一起,莫谦另住一间。

对于自家骑士,诺拉还是有点担心,他现在愈发虚弱,随时可能昏睡过去,但自己不可能和他住在一起,只有希望他不出什么事了。

诺拉在睡前冲了个澡,洗净了身上粘着的沙粒,清清爽爽地走出浴室。温泽铺好了床,看到她出来,抬脸递上一个微笑。

诺拉随便在她身边坐下,用毛巾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滴着水的头发。

“诺诺……”沉默小半刻,温泽弱气开口。

“嗯?”诺拉把毛巾抽下来,甩甩头发。

少女艰难地挤出几个字:“莫谦……和你认识很久?”

诺拉先是皱眉,后来,终于想起开学九千似乎说了这么个设定:“是啊,怎么了?”

“能……告诉我吗?”声音隐藏着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期待。

……不爽利。

诺拉的耐心终于到了尽头:“那家伙能有什么事可说?我和他又不熟。”

大条妹子显然没有意识到女孩子们凑到一起谈论的是什么话题。

“你们认识啊。”温泽还残存了期待,“莫谦说你们很熟啊……他的师父还教了你剑术呢……”

那都是谎言——当然诺拉不会傻到把自己捅出去。她滚到床的一边,拉上被子。

“你也早些睡。”说罢便合上眼。

少女黯然神伤,吹熄蜡烛,默默在另一边躺下。

第二天诺拉精神充足——平常睡觉时间都被用来修炼了,真正睡觉的时间反而不多。她从熟睡的温泽身边无声爬起,又小心地把被子恢复原状,打开门跑出去。

布莱顿的阳光很好。不同于北部的和暖,这里的太阳显得更气势汹汹一些。九千的房间很安静,他大概是出去了。

诺拉有些失望,她还有话要问呢。他还真是没有危机感,身体都那样了还喜欢出去乱跑。

找了个地方修炼,直到两个女孩都醒来,在楼下随便吃些东西,一行人直奔西蒙的家。

莉莉在等着她们,为她们找出几套当地的衣服,都是旧的。克里斯蒂安死活不肯穿,自己去镇上又买几套新的才罢。温泽身材偏瘦,也是自己买了衣服。最后只有诺拉穿着宽大的旧连衣裙,看上去有些滑稽。

“成人礼需要一个同龄的女孩子参与,克里斯蒂安小姐——是你吧?”

克里斯蒂安不情愿地点头。

“你不用害怕,”莉莉笑道,“布莱顿的男人大都以捕鱼为生,所以西蒙的成人礼仪式就是自己出海捕鱼,捕的越多,就代表这个男孩的能力越强。当然,最低限度是一篓。”

“那我呢?”克里斯问。

“你负责最后把这些鱼做成菜。”

纳——尼?

大小姐傻眼,她从小养尊处优,哪里做过什么饭?更别说是做鱼的这种难度……

诺拉慢悠悠道:“为什么不找当地女孩?十二岁的女孩,这镇上不会一个也没有吧?”

本文标签:勃起绑住根部惩罚小球 一行人站在油漆斑驳的栏杆旁   披着夕阳   迎面而来的是咸腥的海味   远处是古色古香的教堂   波光粼粼的海水被分割成五光十色的碎片   随波浪轻晃。

上一篇: 总裁带按摩器上班bl/调教下面小嘴喝红酒

下一篇:他隔着肚兜吸住她的乳珠/搓澡工把我搓硬还帮我飞机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