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上课被女同桌玩茎/粗大 撑开 娇妻 娇嫩

2021-06-12 14:47: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最重要的还是两个人彼此相爱。李向南既像是在给自己一点鼓励也像是在找一个坚持下去的借口。阮思牧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让他宁肯去欺骗自己的心,也不愿去轻易放弃。他给自

最重要的还是两个人彼此相爱。李向南既像是在给自己一点鼓励也像是在找一个坚持下去的借口。阮思牧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让他宁肯去欺骗自己的心,也不愿去轻易放弃。他给自己打了一针强心剂,慢慢恢复了精神。

目前最重要的是惩治这帮混蛋,阮思牧的也在慢慢理清头绪。当李向南放开她,她蹲下身来,用鼓励的口吻对他说:“我们躲过了这一次,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接下来不能再出意外了。就算是为了我,也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报应。”“嗯。”李向南看着她坚强的脸,报给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说:“看来他们还没有什么头绪,那么我们也不用太着急,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想喝粥,吃咸菜。”阮思牧如实的告诉他自己的感觉,最近总是不想吃饭,尤其是油腻的,什么大鱼大肉,想起来都反胃。

“不会吧,难得我下厨,你就吃这个?”李向南坐上了阮思牧推过来的轮椅。“嗯,胃口不好。”“你最近怎么了?一直这样?真的不要紧吗?”“可能是刚才受了点惊吓。”阮思牧给他宽心,也给自己宽心,但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了她。她努力去回避着,并且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它。

喝了一口暖暖的香喷喷的白粥,阮思牧才发现白粥里面大有内容,粥里面加了一些扇贝柱和白萝卜块,还有虾仁,并且都被细心的切成非常小的小丁。难怪李向南在里面忙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再看那些小咸菜,又是海草,又是泡菜,还有腌黄瓜,哗啦啦摆在面前一排,让阮思牧怀疑他把家底都给翻了出来。

“手艺怎么样?”看着她吃的很香,李向南也很满足。“马马虎虎。”阮思牧低头偷笑。“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李向南受到了打击。“呵呵,很不错了,我们一会怎么去俱乐部?”阮思牧问向正题。“我刚才也考虑了,我们俩是不能去了。一露面,保准被抓起来,丢到山上去。”心情经历了大幅度跨越的李向南语调夸张,把阮思牧再次逗笑了,“那怎么办?”李向南陷入了沉默,他有个想法,不知道行不行?

过了几秒钟,他还是决定开口跟阮思牧商议,“让我哥去办怎么样?他认识的人多,找个朋友就能办这事。”阮思牧没想到他会想让李若贤去做这么重要的事,她还是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你哥他能帮我们吗?你不是说他不相信这事吗?你的朋友不能帮忙吗?”李向南听出了她话里的反对意思,开始想替自己的哥哥辩解。“我受伤之后只有几个朋友还有联系,去年最好的那个朋友也移民了,剩下的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了,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找谁帮忙。我去跟哥好好说说,他应该能相信,毕竟这是关乎爸爸的重要事情。”

“可是我总觉得交给别人太不保险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答案,最后关头可不能再出什么岔子。”阮思牧试着改变李向南的想法。“那你说谁比较合适?”李向南用询问的目光望着阮思牧,他知道阮思牧不可能再找田宇帮忙。阮思牧沉默了,她也想不到该找谁来帮这个忙。毕淼淼他们也已经都回去了,在这个城市里,除了田宇,她也没有其他可以相信的人了。

“反正不要找你哥。”阮思牧冷着脸说。李向南接着试图说服她,“我哥也就是说话太直,嘴巴不饶人,但他心眼不坏。”“哼!”“你这是对他有成见。”李向南有些不乐意了。阮思牧听到他这样坚持,便不再做声,但心里除了不放心,还是不放心,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真的交给那个人,准砸。两个人在这种互相有些怄气的气氛下吃完了各自碗里的食物。

吃过饭,李向南就拨通了李若贤的电话。二十分钟后,李若贤驾车赶到。

一进屋,看到屋里还没有收拾彻底的凌乱样,李若贤就明白了几分,但他还是故意装出惊讶的样子,问李向南:“怎么了,向南,准备搬家吗?还是准备重新装修啊?”“是家里进贼了。”李向南无奈的说。“什么,家里进贼了?有没有丢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少了一些现金,他们的目的不是钱。”“那是什么?”李若贤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是爸爸的笔记本。”李向南把笔记本递给李若贤,“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关于爸爸跟潘镇叶借钱的事情吗?你一直都不相信,认为我是异想天开,看,现在那帮人都找到我头上来了,你还觉得是我瞎想的吗?”接着李向南把他从下了火车回家到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若贤。

李若贤听后,半天没有说话,他的心有些震动。一直以来,他的确是瞧不起这个弟弟,觉得他没用,是个只会张嘴要这个要那个的笨蛋。可听了李向南的叙述,他觉得他应该另眼看他了。因为他有自己没有的勇敢和坚持。他可以想象出他为这件事付出了多少,遭了多少罪。

过了一阵,李若贤点了点头,说:“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也就是说,如果拿到了欠条,爸爸就可以无罪释放了。”“是的,因为关于贿赂,他主观上是不知道了。”李向南开始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李若贤,“哥,你就相信我一次,帮我找个可以信赖的人帮我把借条拿出来。后面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

李若贤装作为难的样子考虑了一阵,李向南很怕他拒绝,便说了很多的好话来求他。最后,他装作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说:“向南,就冲你这份孝心,我也一定会帮你的。”说完,他拿起了李向南放在他面前的号码和钥匙,快步离开了。

发动了车,李若贤的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他在心里默念着:“向南,保险柜里会什么也找不到的。”

阮思牧自始至终都在看着李若贤和李向南的交谈,没有说一句话。这个人真的变了,从第一次见他的冷言冷语到今天的和蔼可亲,这个变化太大了,让她甚至都不能接受。她的心中隐隐的有一点担心,但看到李向南的兴奋劲,想着这毕竟是人家兄弟的家事,外人无权多言,她也就没再泼他的冷水。

李若贤走后,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试着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僵局,就问起李向南一件让她早晨感到困惑的事。“向南,笔记本上真的只有那三个数字吗?真正的数字在哪?你不会是事先就撕掉了吧?”正在往书架上摆书的李向南听到她的问题笑了起来:“没有啊,那三个数字还是在笔记本上啊,只是他们找不到罢了。”“真的吗?”阮思牧听后放下手中的抹布,拿起笔记本开始翻看。“你也找不到的。”李向南看她着急的样子,故意绕弯子。

“你告诉我。”阮思牧走到他面前,把笔记本递给他。“没看见我在忙吗?一会再告诉你。”李向南故意吊她胃口。“你先告诉我。”阮思牧放开轮椅的手闸,不由分说的把他拖到一边。“你自己不会找一找?”李向南又想回到刚才的位置。“肯定有说法,我的脑袋已经转不动了,看在我帮你猜到谜底的份上,你就告诉我嘛!”阮思牧拖住他的轮椅,不依不饶。“有什么好处?”李向南在心里偷笑,脸上却一本正经。“你说。”阮思牧因为膨胀的好奇心而被他绕进了圈套里。

“以后,都住在这里。”李向南看着她的眼睛闪闪发光。阮思牧笑了,这算不算一种变相的请求呢?“我当然愿意,省了我的房租了。”李向南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一会我就回去收拾东西,全搬到这里来。”明天就要上班了,今天是该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给田宇倒倒房子了。“真的?”“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是不是真的。”阮思牧也学会了绕弯子。

李向南忙把笔记本拿过来,翻开其中一页,阮思牧乖乖的坐在他的旁边,认真听他说。“我一开始也以为是那三个字,后来想了一下,觉得不大可能,因为爸爸不可能大刺刺的把这三个字写在里面,这太不像他的作风了。我就把笔记本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这里面大多是爸爸读的一些侦探小说或者是报纸上的离奇案件的摘录,但是,有一个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就是这个。”李向南把其中一页指给阮思牧看。阮思牧认真读了一遍,也觉出了不对,里面的一段怎么好像跟其他的段落不大协调。

那一段是这样写的:古巴比伦的奴隶主们都会用奴隶来记录一些重要的事情,他们在某一天对奴隶的□□进行损害,然后告诉他们要记住今天的日子。那些奴隶因为身体上不可挽回的残疾而深深的把那个特殊的日子印在脑子里,终生难忘。

而这篇故事里,没有什么事与这一段有什么联系。阮思牧问李向南:“叔叔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对,”李向南笑道:“这篇文章就在他们的歌词的后一页,所以很有可能。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那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了?”“不是那个重要的日子本身,它只是个线索。”李向南不再让阮思牧费脑子了,而是直接说出了谜底。“我就反复把这个看了几遍,后来想,到底应该是哪个日子呢?最后我看到了这几个字。”李向南不想念出来,他指给阮思牧看。“身体上不可挽回的残疾”这几个字像针一样扎进阮思牧的眼睛里。“我就联想到了我受伤的那天。九九年的四月二十六号,这个日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爸爸也是。”李向南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所以我就从这几个字下手了。但是这个分成单字的话也要四个数字,所以不会是这个,我觉得答案还是在笔记本上。我就把笔记本又翻腾了一遍。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李向南得意的笑了:“页码。”

本文标签:粗大 撑开 娇妻 娇嫩

上一篇:少妇玉腿娇吟-花唇手指推春药

下一篇:在长途汽车被弄得很爽/在婚纱店h系列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