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又硬又大爽死浪妇/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2021-06-12 15:28: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们电话再联系!”程晃看了眼时间,便转身下了大巴车,林伯也赶紧跟了下去。 “哎呦,这不是程晃嘛!” 这时一辆白色的奔驰C系轿车突然在程晃跟前停了下来,一个戴着墨

我们电话再联系!”

程晃看了眼时间,便转身下了大巴车,林伯也赶紧跟了下去。

 

“哎呦,这不是程晃嘛!”

 

这时一辆白色的奔驰C系轿车突然在程晃跟前停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伸着头望了程晃一眼,看了眼程晃满是痤疮的脸,忍不住讥笑道,“几个月不见,你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林伯面色一沉,冷声冲墨镜男呵斥道。

 

程晃赶紧隐蔽的冲林伯招招手,望了眼墨镜男和副驾驶上画着浓妆的女子,轻声喊道,“表哥,表嫂!”

 

车上的俩人正是柳清清的姨家表哥孙斌和表嫂范慧。

 

“中午在酒店吃饭嘛不是,走,别骑你那破车了,上车拉你去酒店?!”

 

孙斌用手指了指车后座。

 

“你疯了?多脏啊!”

 

副驾驶上的范慧面色瞬间一变,用力的拽了把孙斌,看到程晃脸上红肿密布的痤疮,眼中说不出的嫌弃。

 

“逗他玩呢!”

 

孙斌哈哈一笑,说道,“我一套座椅好几千呢,弄脏了他赔的起吗,就是叫他上来,他敢吗?!”

 

说着孙斌得意的冲程晃摆摆手,说道,“程晃,那我们先走了,你骑着你的座驾慢慢过去吧!”

 

接着他一踩油门,窜了出去,经过路旁的劳斯莱斯时,车里的范慧惊叫了一声,接着猛地转过身拿出手机连忙拍了起来,兴奋道,“老公,慢点,慢点,是劳斯莱斯啊!”

 

“有啥大惊小怪的,我们大老板也有,回头我偷开出来拉你去兜风!”

 

孙斌昂着头吹牛道。

 

“少爷,要不要我用车送您过去?”

 

林伯厌恶的望了眼孙斌离去的方向,躬身冲程晃问道。

 

“不用了,林伯,我自己骑车过去就行,就在前面的华尔夫酒店,也不远!”

 

程晃笑着摇了摇头,丝毫没把孙斌夫妇这种小人物的取笑放在心里。

 

“华尔夫酒店?!”

 

林伯闻言微微一怔,急忙说道,“这是我们家圣美集团在平江开发的酒店,要不要我跟他们那边打声招呼,让他们老板亲自出来接待您?”

 

“林伯,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暂时还不适合让柳家知道我的身份!”

 

程晃冲林伯无奈的笑了笑。

 

“对对,瞧我,老糊涂了!”

 

林伯连忙点头自责道。

 

“行了,那我先走了!”

 

程晃说完便片腿上了车,用力一蹬,冲了出去。

 

“对了,小少爷,你的脸!”

 

林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冲程晃喊了一声。

 

“放心,我自己会处理!”

 

程晃丢下一句话,头也没回,骑着车子快速的朝着酒店赶去。

 

林伯望了眼小少爷的远去的背影,没敢有丝毫的耽搁,急忙钻到了车里,准备回去跟老爷复命。

 

而这一幕被刚刚离去的范慧看在了眼里,见林伯钻进了她正疯狂拍照的劳斯莱斯中,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拍着孙斌的肩膀惊声道,“老公,那辆劳斯莱斯竟然是那老头儿的!”

 

“哪个老头啊?”

 

“就是刚才跟程晃那窝囊废说话的老头儿!”

 

孙斌闻言也顿时一惊,忍不住侧头看了眼反光镜,满脸不可置信道,“这个叫花子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么有钱的人呢?!”

 

“老公,你说那老头儿会不会是这个叫花子的亲戚?!”

 

范慧眼睛滴溜一转,突然有些激动起来,急忙说道,“当年柳家老爷子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不是说他跟家人失散了吗,会不会是他的家里人找上门来了?!”

 

“有可能!”

 

孙斌也不由激动了起来,说道,“我擦,这小子该不会是个富二代吧?!”

 

“一会儿我们问问他!”

 

范慧无比兴奋的说道,“要是他家里真这么有钱,那我们作为表哥表嫂是不是也能跟着分点好处?!”

 

“肯定的!”

 

孙斌拍着胸脯昂首道,“他岳母可是我亲姨!”

 

他们两人一时间喜出望外,仿佛看到了一夜暴富的机会近在眼前。

 

到了华尔夫酒店之后他们到了停好车后也没急着下车,特地坐在车里等着程晃。

 

程晃骑着自行车到了华尔夫酒店,便直接将车子停在了大门口的石柱旁,小心的替自行车上好锁。

 

“喂,你干嘛的,我们这里不让随便放车,赶紧推走!”

 

这时酒店门口身着红色制服的保安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挥着手冲程晃大声呵斥着。

 

“我是来吃饭的。”

 

程晃抬头冲他笑了笑。

 

“来这吃饭的?你?!”

 

保安扫了眼程晃一身廉价感十足的穿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指了指前面的停车场讥讽道,“我在这干了四五年,还从没见过骑个破自行车来五星级酒店吃饭的呢!”

 

他这话说的没错,放眼整个停车场,别说是自行车了,就是低于二十万的私家车都非常少见。

 

程晃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自己家集团下面的饭店中还有如此势利眼的保安,看来回头要好好跟圣美集团的负责人问责一下了。

 

“行了,别看了,瞧你长那恶心样儿,别影响我们顾客就餐,赶紧滚!”

 

保安见程晃望着他,顿时有些不悦的呵斥了一声。

 

“你骂谁呢?!”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冷喝,“妈的,一个小保安狂什么,信不信老子让你饭碗不保?!”

 

保安闻言回身一看,见一对衣着不凡的小夫妻朝这边走了过来,正是孙斌和范慧小两口,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孙斌还特地按了下车钥匙,停车场里的奔驰C顿时吱吱叫了两声。

 

保安见状面色一变,知道这俩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客人,急忙躬着身子讨好道,“先生,您别误会,我骂他呢,这小子骑着辆破自行车过来,自称是这里的客人……”

 

“狗眼看人低,他是我妹夫!”

 

孙斌厉声冲保安骂道,“我们今天中午在你们这定的包间!”

 

“啊?!”

 

保安脸色瞬间一白,急忙躬身冲孙斌赔礼道,“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跟我道歉管什么用,跟我妹夫道歉!”

 

孙斌怒声呵斥道。

 

保安急忙答应一声,转身冲程晃连声道歉,“先生,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刚才话说的不对,冒犯您了!”

 

“算了,以后记住,做服务行业的,切忌以貌取人!”

 

程晃冲他摆摆手,也没介意,见是孙斌两口子替自己出头,不由十分的纳闷,这个表哥表嫂刚才还对自己冷眼相对,这怎么突然间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是是是!”

 

保安连声答应,但是听着程晃的训话,心里却十分的不服气,妈的,不就是有个有钱亲戚吗,瞧给你狂的,还教我们怎么服务?整的自己好像是这里老板似得!

 

“妹夫,走,咱进屋,别跟这种臭保安一般见识!”

 

孙斌热情的招呼程晃一声,搂着程晃的肩膀一起往酒店打听走去,同时笑呵呵的问道,“妹夫啊,刚才开劳斯莱斯那老头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第3章 先刷十万,多退少补

 

“是啊,妹夫,该不会是你家里的亲戚吧!”

 

范慧也急忙殷切的询问道。

 

程晃听到这话瞬间反应了过来,感情是这夫妻俩是因为林伯才对自己这么客气啊。

 

“不是,我哪有那么有钱的亲戚啊!”

 

程晃摇了摇头笑了笑,随口道,“就是个问路的!”

 

问……问路的?!

 

孙斌和范慧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铁青,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一般。

 

“我就说嘛,一个穷要饭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亲戚,简直是痴人说梦!”

 

范慧有些恼羞成怒,恨恨的瞪了程晃一眼,一甩手,快步往大厅里走去。

 

孙斌也不由冲程晃翻了个白眼,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习惯性的骂了句窝囊废,也丢下程晃快步朝大厅走去。

 

此时一身黑色包臀套裙的柳清清正陪同父亲韩立邦和母亲李淑芬在大厅里接待着来参加聚会的客人,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她,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惹得许多经过的男士都不由驻足观看。

 

程晃眼神柔和的望了眼柳清清,接着快步走了过去。

 

柳清清看到程晃的刹那,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影,头立马别到一边,跟自己的亲友攀谈起来,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一众亲友也斜眼扫了眼程晃,见程晃衣着平凡,满脸痤疮,不由偷偷嗤笑了一声,感叹一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怎么才来?!”

 

李淑芬沉声冲程晃喝道,“不是让你早点过来招呼客人吗?!”

 

“路上有点事,耽搁了。”

 

程晃低声解释道。

 

“让他来招呼客人?”

 

一旁的韩立邦冷笑一声,瞥了程晃一眼,讥讽道,“看到他那张脸,谁他妈还吃的下,给我滚一边去,不够丢人的!”

 

对于这个长相丑陋、一无是处的女婿,他一向最为厌恶,三年来每次吃饭都要跟程晃分桌吃,否则他怕自己会吐出来!

 

想起当年父亲的那个决定,他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就俩字:疯了!

 

什么柳家发达的希望就在这个叫花子身上,这他妈自己女儿的公司都要倒闭了,也没见这个叫花子帮上屁大点忙!

 

“清清,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吧,我们上去吧?!”

 

这时刚从卫生间回来的许浪快步走了过来,看了眼手腕上金灿灿的手表,冲柳清清说道,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今天请客吃饭的主人。

 

“哎呦,阿浪,好久不见,还是那么帅啊!”

 

“我擦,手表百达翡丽的,大老板就是豪气啊!”

 

“听说你这几年买卖是越做越大啊!什么时候拉我们一把?”

 

几个刚来的同学见到许浪后急忙讨好的凑上去攀起了交情。

 

“还行吧,就那么回事!”

 

许浪很享受被众人追捧的感觉,昂着头傲然的瞥了眼一旁的程晃,满脸的优越感。

 

不过程晃只是面色淡然的扫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屑,像这种事业小成就耀武扬威的小家族富二代,还真入不了他的眼,本能的有些厌恶。

 

许浪似乎察觉到了程晃眼神中的不屑,不由微微一怔,随后怒火中烧,妈的,你一个臭要饭的也敢瞧不起老子?!

 

许浪蹙眉一想,计上心来,转身冲一旁的服务员喊道,“服务员,我们的包厢准备好了没?!”

 

“准备好了,先生!”

 

服务员赶紧迎了上来,恭敬道。

本文标签: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上一篇:好湿好多水舌头伸进去/女m做女s的宠物

下一篇:我早就想在公司搞你了-性奴怀孕后的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