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好大啊,啊 疼 再深点用力/今晚我让你弄个够

2021-06-12 15:47: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许莫非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半个小时了,梅启的司机都已经运来两趟行李了。收拾完一个行李箱,顺便把自己常备的食物放进冰箱后,梅启敲一敲房间门:“你说实话,你今天吃了多少

许莫非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半个小时了,梅启的司机都已经运来两趟行李了。

收拾完一个行李箱,顺便把自己常备的食物放进冰箱后,梅启敲一敲房间门:

“你说实话,你今天吃了多少果冻?”

“你要我说几遍,不是吃果冻吃的。”

“那就是你牛排没煎熟。”

“你不在,我才懒得买牛排。”许莫非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那你要关在房间多久,我要进去铺床。”有病不去看医生,关在房间里怎么行。

许莫非拧开了房门,她换了一套衣服,头发湿漉漉的,刚刚沐浴过的样子。

“我刚刚还以为你死在房间里了,叫你也不应。”梅启拖着装衣物的行李箱进了内室,看了一眼房间自带的卫生间,水声还在哗啦啦的响。

许莫非靠在门边,表情有些不自然:“我没什么大事。”就是抽抽的痛,死还不至于。

“你收拾吧,我去把衣服洗完。”

“外面不是有洗衣机么?”梅启铺床已经轻车熟路。

“我爱劳动,不可以么?”

拿出去是生怕你看不见血污吧。现在可是在市内,又不像刚刚在外面黑灯瞎火的,话说回来,许莫非偷偷打量了一下梅启的双臂,这人看着瘦,抱她回来,一路上还是挺有劲的呀。

多少年她没被人这么抱过了,刚刚紧靠的胸膛传来的温度,让她一度不想放手呢。这种温暖,如果一直拥有就好了,而这个人......

“你爱劳动?呵,那麻烦你以后牛排自己煎。”梅启一脸不要开玩笑的表情,看了看一直依在门框上的许莫非,道:

“你脸色很不好,确定没事么?”

许莫非插在睡衣口袋里的手,轻轻的按压着小腹,语气轻佻的问:

“你关心我呀?”

“切。”梅启铺好床单,一脸不屑;“我是怕住进来第一天,你就一命呜呼,人家以为我克室友呢。”

梅启没有告诉许莫非的是,两年前父亲就是这样。前一秒还好好的在他身边,下一秒,一个踉跄,就靠在他的身上,连说贺词的力气都没有了,下了台就再也没醒过来。

所以,今晚在台上,许莫非靠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是真的很慌。他怕,怕两年前的事重演,怕两年来的梦魇再次成真。

天知道刚刚许莫非开门,还能和他打趣的时候,他有多庆幸。

他真的不想,也没有办法接受,身边再有任何人因他而死。

“你放心。”许莫非压着小腹向卫生间走去:“练武留下的一点旧伤罢了,最多痛几天,不会影响你名声的。”

梅启平复了一下心情,岔开话题道:“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学的武?看你的身手也是童子功...”

“啊!!!”梅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莫非的尖叫打断。

“怎么了怎么了?”梅启向着卫生间走去,这种分贝的叫声,这许莫非怕不是个妹子吧?

卫生间里一片狼藉,洗手台里泡着几件衣物,已经被水高高漫过。水龙头里还在不断的涌出热水,散出腾腾雾气,水流顺着洗漱台四散溢出,整个洗手间的地被淹了大半。

许莫非赶紧上前关了水龙头:“算了,算了,我还是用洗衣机吧。”

幸好洗澡的时候,下身衣物她已经搓洗过一遍,不然梅启此时进来,怕是场面更不好看。

梅启翻了个白眼,鄙视道:“许大少爷,借宿一周,我知道你不怎么擅长家务,可水淹卫生间??你不觉得我们这个年纪,不该是这样的智商吗?”

“还不是因为你。”你要不在,我用得着自己偷偷躲着,先把血污洗了么?

可又不能说实话,许莫非强词夺理道:“都怪你太美,铺床都好看,害的我忘了还在放水。”

“许莫非,你要不要脸啊。”梅启一边嫌弃,一边拿着拖把开始收拾卫生间。觉得自己真是想不开,干嘛上赶着来帮人家干活,现在换室友来得及吗?

“我当然要,我脸那么俊,不要多可惜。”

“那麻烦许大少爷,能不能把你这坨东西扔了?”梅启看着水池里泡得变型的西装,有些无语:

“爱劳动又脸俊的许大少爷,是什么让你觉得,你的西装料子,这样泡过了还有用?”

许莫非看着泡成一团的西装,觉得自己有点傻,为什么要动手洗?直接扔了不就可以了?但是输人不能输阵。

“我这不是觉得,这么好的西装,直接丢了可惜么?”

“所以,您老就先动手了结它,是吧?”梅启有点怀疑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没有过么?”

“什么?”

“不爱吃的东西,放烂了丢就不心疼。”

“......你开心就好。”

梅启口上虽然不断的嫌弃,但还是帮着许莫非收拾好了卫生间。趁着梅启洗拖把的时候,许莫非将已经不成型的西装,和姨妈巾的包装袋,揉成一团,装进黑色垃圾袋里。

又装作收拾衣柜的样子,将余下不多的姨妈巾锁进衣柜,盘算着自己先前准备的不太够,要网购一批才行。

许莫非因为自己刚刚对梅启起的小心思,而有些心烦意乱。早早的躺在床上,自我催眠,企图压下自己变快的心跳。

梅启洗漱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许莫非整个人缩在空调被里,只露出些许头发。整个房间没有了刚刚搬弄东西的声音,显得静悄悄的,只能微微听见许莫非绵长的呼吸声。

梅启本想与许莫非谈谈,见人已经闭上了眼,就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看许莫非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梅启有些好笑。

伸出一只手,想将被子往下拉一拉。经过刚刚的事,梅启有些怀疑许莫非的智商,生怕她将自己闷死了。

他的手刚一凑近,许莫非就往后移了移。他又向前伸了伸,许莫非又往后移了移。

梅启要是还不明白许莫非在装睡,他就是真傻了。一把拉下许莫非的捂住头的被子,道:

“睡得挺香啊?”

“你干嘛,再凑过来,我喊非礼了。”

“我非礼你?”梅启从一边掀起许莫非的枕头,拍在许莫非的脸上;“许莫非,我求你,要点脸吧。”

许莫非不安分的在枕头下挣扎着,直到弄乱了发型,才从梅启的魔爪里挣出来:“梅启,你不至于吧?帮个病人收拾下卫生间,你就要谋杀她。”

“那个病人要是你,我是愿意的。”梅启刚刚好高上床铺一个脑袋,许莫非只见梅启那张俊脸在自己的床边得意的摆动。

“梅启我真困,你别闹我。”许莫非可怜兮兮的道。

梅启自诩一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拿着搭在肩上的毛巾擦擦头,道:“成,那等你睡醒了,我们再谈。”

“谈?谈什么?”许莫非是个心里放不住事的人,有事要谈就今天谈了算了。

“不困了。”

“本来困,被你帅醒了。”许莫非披着空调被坐起来,双手捆住小腹。

“咦~你不是gay 吧。”梅启抖抖身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这回轮到许莫非翻了一个白眼:“你放心,我直的不能再直了。”

所以,你才很危险。

梅启,你最好真的只是个徒有其表的公子哥。

否则,一张中意的脸,让她念念不忘的厨艺,还有今日这么暖的胸膛,她恐怕真的要下手了。

“也是,你就能靠这脸骗骗小姑娘了。要真是gay,你这身板只有被压的份。”

许莫非猛的前倾,一张俊秀的脸迅速在梅启面前放大。

直直的盯着梅启看了片刻,直到梅启略不自然的偏了偏头。她眨眨眼,呼吸似打在梅启的脸上,脸上带着不符合她气质,却莫名好看的坏笑:

“梅少,你真的要跟我讨论,谁压压谁的问题么?”

梅启只觉得这人凑近了看,皮肤简直好的不像话,还有那睫毛,怎么比他的还长?许莫非的话竟是完全没有听进去。

等许莫非再次坐正的时候,他才开口:

“许莫非你怎么gay里gay气的。”

“你不是gay就行了。”许莫非腹部的抽痛又起,不想再和梅启斗嘴,道;“你刚刚说要谈什么?”

“哦。”梅启退了两步,坐到许莫非的书桌前,用两只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也没什么,既然以后是正式室友了,总要定点规矩吧。”

本文标签:今晚我让你弄个够

上一篇:办公室裙揉捏gl-孩子没睡着老公侧身做

下一篇:狠虐 强制 高HH-手指按上凸起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