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想被cao啊-玉势 毛笔 撑开 夹住

2021-06-12 17:31: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深受岛国大片的毒害,成天想着要和她睡一觉,后来有天晚上下自习,没忍住,给她拉进了小胡同,当时我也没干啥,就亲她的时候摸了她的胸,结果被她一巴掌抽到耳鸣,好几天听人说话都感觉不太

深受岛国大片的毒害,成天想着要和她睡一觉,后来有天晚上下自习,没忍住,给她拉进了小胡同,当时我也没干啥,就亲她的时候摸了她的胸,结果被她一巴掌抽到耳鸣,好几天听人说话都感觉不太对劲。

 文学

 

自那以后,我安分守己,岛国大片也不敢再看了,每天鞍前马后,把张小雅当菩萨一样供着,那时候,我他妈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幸运,遇上了一个单纯的好姑娘。

 

高三的时候,也不知道咋回事,张小雅有事没事就找我吵架,大小矛盾不断,我是发现了,她开始嫌弃我了,整天和我们年级一个学霸周健黏在一起,两个人如胶似漆,分都分不开,还约好要一起报考同一所大学。

 

这个周健不光是学霸,家里还有点钱,在学校风光的很,反正感觉他挺瞧不起别人的,我找过他几次,让他离张小雅远点,可是这小子太嚣张,竟然说要找人打我。

 

我他妈被吓到了,当晚就找了几个从小一起玩屎玩尿的好兄弟,给他打了,后来他见到我就躲,跟个龟孙一样,反正我是想不明白张小雅怎么会喜欢这种怂包。

 

很快天热了,也到了高考的时候,我是准备和张小雅报考同一所大学的,我学习不差,和她考同一所大学不难,可就在高考过后,我突然接到好兄弟的电话,说张小雅和周健去开房了。

 

当时我脑袋都炸了,真的,怎么都想不明白张小雅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怒气冲冲,马不停蹄的敢去了宾馆,临上楼前,在楼下的草坪撬了一块地砖,四四方方的不好拿,我又给敲碎了,然后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

 

上楼后,我几个兄弟都在门外守着,见我过来后,一脚给门踹开了。

 

“不要,疼……”

 

门一开,我傻眼了,张小雅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床上撅着白白的屁股,顿时气的我火冒三丈。

 

“张小雅!”

 

我怒不可遏,张小雅目光惊恐的看着我,一双饱满的胸部悬在空中,他妈的,越看老子越火大。

 

周健被吓白了脸,下面都软了:“峰……峰哥……”

 

“我去你大爷!”

 

我一声怒吼,冲过去,一板砖敲在周健的头上,血一下子蹦了出来。

 

“叫你他妈玩我女朋友,我弄死你这狗日的。”我心头怒火难消,即便周健已经晕死过去,我还是拼了命的踹他。

 

张小雅吓得一直哭,抱着我的大腿,哀求我放过周健:“小峰,别打了,再打他会死的,我不想看你去坐牢。”

 

听到这话,我冷声发笑:“张小雅,三年了,我总算是看清你了,以前我还真以为你有多单纯,现在看来,你也不怎么样,撅着屁股让他弄,你他妈是妓女吗?”

 

这三年,除了那一次,我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不轨的举动,因为我觉得她是个好女孩,好女孩就应该受到善待,可是我他妈看走眼了。

 

只是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小峰,算了,这种女人,既然留不住,就随她去吧。”我一个好兄弟郑阳劝道。

 

我咬着牙,深吸了口气,恶狠狠的瞪着张小雅:“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说完,我他妈还是气不过,猛的又踹了周健一脚。

 

周健伤的不轻,被送去了医院,当天下午班主任先找到我,接着又来了警察,给我领去了派出所,我的几个好兄弟也一起遭了殃。

 

他们说周健脑重伤,非常严重,我担心真的会出大事,所以给我几个好兄弟说,让他们把责任全推给我,并且我还给张小雅打了电话,让她也只指证我一个人。

 

三天后,我上了法院,周健父母提供了很多资料,包括医院开的证明,我知道我完了。

 

那天,我妈在法院哭晕了过去,我才刚十九岁,正值豆蔻年华,却被判了三年监禁。

 

入狱的那天,郑阳突然跑过来告诉我周健已经醒了,而且生龙活虎,根本没有医院证明那么严重。

 

我知道自己被阴了,郑阳说会想办法尽快帮我翻案,可周健狡猾着呢,说是市内医疗水平差,要转移到外地的大医院,躲了两个月。

 

然而这两个月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他回来以后,直接奔去了学校,一直躲着不见律师,而且还把我入狱的事捅到了我所报考的学校,我算是彻底被他给玩废了。

 

直到半年后,我才获释,虽然免了重罪,但行凶伤人这条罪还记录在案,为此,不管我怎么去报考的学校解释,他们都不肯收我。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颓丧不堪,街里邻居都在说我的闲话,而且传的特别离谱,什么话都有,国人的劣根,看戏的不怕事大。

 

我在家窝了三个月,头发养的长长的,胡子邋遢,后来我妈实在忍不下去,给我赶出了家,没地方去,我就去郑阳宿舍住,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谈了女朋友,抢了他女朋友的位置,差点害他们分手。

 

迫于无奈,我选择了离开,去了外地的城市打工,而这做陌生的城市,正是张小雅当初所报考的城市。

 

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飘荡了几个月,做过服务员,做过清洁工,也去过张小雅的学校看过几次,但都没能碰见她,我知道自己傻,可就是忘不掉她,我想问她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

 

于是我开始在学校外面摆地摊,看着来来往往的大学生,我是有多渴望自己也可以上大学,然而已经没可能了。

 

我在外面摆了一个多月地摊,一直没见到张小雅,就连周健也不曾见到,倒是认识了几个学校的学生,有男的有女的,我卖东西都给他们最便宜的价格,所以他们挺喜欢来我这光顾,给面子的,还会叫我一声峰哥。

 

我和他们打听过张小雅和周健,他们都说不认识,可能不是一个系,又或者不是一个专业的。

 

就这样过去两个月后,突然有天晚上,几个人冲过来砸了我的摊子,还给我毒打了一顿。

 

他们人多,我敌不过,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求他们别打了。

 

“呦呦呦,这不是林峰吗?听说你不是考上南大了吗?怎么跑这里来摆地摊了?该不会又是在学校打架,被开除了吧?”

 

这嘲讽的嗓音,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我咬着牙,抬起头,周健衣着光鲜,趾高气昂的站在我面前,轻蔑的笑。

 

我愤恨的瞪着他,想起身揍他,可是我没有机会,一帮人盯着我,周健更是嚣张跋扈,抬起脚,踩在我手背上:“林峰,你还以为现在是高中那会吗?在这里,你算个什么东西?”

 

“周健,你又再学校闹事,这已经是第七次了,你要是再敢胡作非为,我一定告到院长那去。”

 

随着这气愤的声音落下,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出现在我眼前,她弯下腰,俏眉紧锁,担心的问:“你还好吗?”说着,她不满的咬着嘴唇,埋怨道:“真是太过分了。”

 

 

第二章 李菲菲

 

她的脸,精致的像个瓷娃娃,生气时咬嘴唇的模样十分可爱,带着些许俏皮,一副未经世事的少女模样,应该也是这里的学生。

 

她脑细胞好像很单一,没有及时拉我起来,而是插着腰找周健理论:“周健,你真的太过分了,人家大哥在这做生意摆地摊,招你惹你了?”

 

大哥?她竟然叫我大哥,是我太老了吗?还是我太颓废了?我暗自苦笑,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周健横扫了我一眼,接着看向红高跟女孩,原本阴沉的面容,陡然间笑意盎然:“李菲菲,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也只是碰巧路过而已,不信你问他,看看我有没有动手打过他。”

 

周健面不改色的指着我,李菲菲看了我一眼,气鼓鼓的撅着小嘴:“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刚想摇头说不是,周健立即叫嚷道:“兄弟,你可得照着良心说话,要不然,我周健也不是好惹的。”

 

周健这明显是在威胁我,我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我犹豫了一会,带着歉意对李菲菲说:“美女,谢谢你,但这事与他无关,刚刚那帮打我的人,都已经走了,他是碰巧路过,好心过来看看。”我也不情愿这样低头,只是在这里我非亲非故,自己惹麻烦都是小事,怕就怕会连累李菲菲。

 

李菲菲听我这么一说,特别生气的样子,气呼呼的盯着我:“骗子,我好心帮你,你竟然还向着他说话,不理你了,哼!”

 

李菲菲这女孩看起来挺单纯的,生气的跺了下脚,转身走开了,但是她并没有走远,就站在附近看着,为此,周健也有所顾忌,佯笑说:“兄弟,既然你没事,那我也先走了,希望下次我们还能再见!”

 

他笑的深沉,明摆着是下次还想找我的麻烦,但我林峰也绝非孬种,真要哪个给我惹急了,新仇旧恨一块算,捅他一刀,把牢底坐穿,我也认了。

 

我收拾了下东西,准备回住的地方,刚走没两步,李菲菲追了上来:“你去哪?伤的这么重,还背这么多东西,不要命了吗?”

 

我牵强的笑了笑:“美女,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但是天色已经不早,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学校吧,天黑了,外面不安全。”

 

她哼哼了一声,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人还挺讲良心的嘛,重新认识下,我叫李菲菲,你叫我菲菲就好,我帮你拎吧。”她特别热心,伸手抢我的包,我不愿意,她就生气,气呼呼的嘟着小嘴,问我是不是瞧不起她。

 

我苦闷的笑,摇头说没有,她冷哼了一声:“那你就给我,我拎的动!”说完,她抢过包,刚拎到手中,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突然,气氛好尴尬,她脸红红的,咬着小嘴巴,羞答答的说:“那个……我仔细想了一下,我是女孩子,怎么能像个大老爷们一样背着个包,多丢人啊,你说对不对,所以,还是你来背吧!”

 

我窃声笑了,她羞涩的转过头,用手推我肩膀:“不准笑,人家是女孩子……”

 

此刻的她,真的好单纯,可是我害怕和这样看起来单纯的女孩子在一起,我再次拎起包,一直往前走,她一直跟着我。

 

“干嘛一直跟着我?”我皱着眉头,不解的问。

 

她撅着小嘴,双手交叉摆在身前,看着另外一边,说:“没什么,我就是看你挺可怜的,想帮帮你,等你回家了,我就走。”

 

可怜?我下意识的僵住了,木讷的站在原地,嘴角泛着苦涩,确实,我现在挺可怜的。

 

她见我突然不走了,有些慌张的解释说:“那啥,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像乞丐,我就是……哎呀,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她抿着小嘴,怯懦的看着我,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我酸涩的摇头,这女孩心肠是好,就是脑子不太好,一根筋,转不过来弯。

 

走了一段路后,我累了,放下包,坐在旁边的一条长凳上,她也跟着在旁边坐下,与我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我吐了口气,自嘲的说:“可能是因为我长的太帅了吧!”

 

我话刚说完,她突然把脸凑了过来,紧巴巴的盯着我看:“帅吗?我怎么没发现?不行,我要仔细看一下。”她看了好一会,后来突然毛了:“哎呀,你欺负人,都被打的鼻青脸肿了,要我怎么看啊。”

 

我彻底无语了,转头向她看过去,她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单纯的看着我,还带着一丝丝好奇和疑惑,呆萌呆萌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本文标签:玉势 毛笔 撑开 夹住

上一篇:双性 碾花蒂花唇肿胀/含着进出不停的玉势

下一篇:高潮岳喷我一脸/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 湿透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