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警雄精自慰-高潮抽搐大合集

2021-06-15 08:55: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怎么连摄影师都没来?!” 今天是我拍婚纱照的日子,偏我老公江哲年说要拍一组特别的水下婚纱照,约我到假日酒店顶楼游泳池。 我穿着婚纱如约而至,没想到泳池内水虽然清清亮亮

怎么连摄影师都没来?!”

 

 文学

今天是我拍婚纱照的日子,偏我老公江哲年说要拍一组特别的水下婚纱照,约我到假日酒店顶楼游泳池。

 

我穿着婚纱如约而至,没想到泳池内水虽然清清亮亮,却空无一人。

 

我拖着厚重的婚纱四处张望,这么久都没看到摄影师跟江哲年的半个影子,低下头正准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后腰不知被谁撞了一下,整个人不由自主朝水里倒去。

 

我还来不及想是谁把我推下去,婚纱浸了水,难以承受的重力把我往下拖拽,我丝毫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水淹没我的头顶。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忽然被人用手臂带住。

 

我如同濒死的人紧紧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命地扒着他的泳裤。

 

等到他把我带上岸,我恢复意识以后,才发现自己手里攥着一条深黑色的破布,而站在我面前蹙着眉的那个男人。

 

一丝不挂!

 

虽然我是个已婚妇女,但眼前的男人身材好到爆表,目光触及到那昂首挺立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脸红了。

 

我别过脸提着‘破布’,声音都有些不自然,“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谢谢你救了我,你是这里的救生员吧,我,我回头给你买条泳裤。”

 

那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我不敢抬头看他,只听见他的声音问我,“你知道一个女人说要给男人买短裤,意味着什么吗?”

 

“意,意味着什么?”我惊魂未定,又受到这么养眼的刺激,说话都有些结巴。

 

他没回答,只是单手捏着自己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他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掉的英俊男人,我抬头看痴了,这才发现他的目光落脚之地,是我婚纱里面的裹胸,而那身厚重婚纱,还浮沉在水中央。

 

也就是说,我也跟一丝不挂差不了多少!

 

我连忙红着脸丢下泳裤,双手护住胸站起来瞪着他,“你虽然救了我,但我不是随便的女人,顶多我明天给酒店写封感谢信,肉,肉偿……我是做不到的。”

 

他不说话,看着我只是意味深长地笑。

 

偏偏在这个时候,姗姗来迟的摄影师站在入口,目瞪口呆地捧着摄像机看着我们两这幅样子。

 

这场景尴尬地要命,我衣服都来不及捞,仓皇而逃。

 

收拾忐忑的心情踏上电梯,我琢磨着一会儿要怎么跟江哲年解释这件事,万一被摄影师添油加醋,我可就跳进黄河也说不清楚了。

 

满怀心事的我走到房间门口,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不堪入耳的喘息跟呻吟声。

 

还夹杂着江哲年熟悉的音色,“你放心宝贝儿,泳池都被关闭清场了,没人会看得见,她不会游泳,何况还有这么厚的婚纱在身上,这次必死无疑,到时候拿了巨额保险赔偿,我就给你买一颗大钻戒跟你求婚!”

 

“用点力,啊,江哲年,你可不能骗我,啊。”女生的声音陌生而妖娆。

 

“怎么会呢宝贝儿,要是早一点遇到你,我也不会跟那个女人结婚……”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残忍至极的话会从江哲年嘴里说出来。

 

我前几天在抽屉里翻到的巨额保险忽然蹦进了脑海里,原来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江哲年哄我拍水下婚纱照,是吃定了我是只旱鸭子,想要淹死我?

 

我紧紧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但眼泪却夺眶而出,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狼狈地从旁边清洁车里随手扯了一条毛巾裹在自己身上,顺势擦了擦眼泪。

 

没有衣服,婚纱还浸泡在水里,属于我的婚房里正上演着干柴烈火的戏码,我竟然无处可去,最后只能衣不蔽体仓皇地逃回回到江哲年设计的犯罪现场。

 

泳池果然如同江哲年口中所说,门口放了一个维修中的牌子,里面水光潋滟,空无一人。

 

我默默在更衣间打了一个电话让前台送了一瓶红酒来,是我从前不敢喝的牌子,现在被江哲年背叛,似乎只有拼命花他的钱才能够让我解气。

 

然后把自己半身埋在泳池里,端着杯子。

 

一杯,两杯,三杯……

 

任凭灼热的酒跟冰凉的水在身体里交替,像心底矛盾纠缠的情绪,对江哲年既恶心又不舍。

 

“江哲年既然这么狠心,就彻底忘记那个渣男好了。”我想着,便把自己放空,抓着泳池边的柱子让自己漂浮在水面上。

 

冰凉的池水淹没身体,一遍又一遍提醒我自己,不要再愚蠢下去。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水花声音,一个人迅速从我身下把我给抱起。

 

我一惊,松开了抓着围栏的手,一双手手足无措地在水中挥舞着,只能够紧紧抱着那个人才能找寻平衡。

 

直到我的脚在浅水区找到了着力点,我们两面面相觑,我才发现他就是刚才那个救生员。

 

“我还以为你又溺水了。”他无所谓地笑了笑。

 

他是想要救我?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一个陌生人都可以两次出手相救,可江哲年那个枕边人,却想要致我于死地。

 

如此寒心。

 

他说完就准备游开,我想我可能是醉了,脚一软,他抽身离去后我便不由自主地沉入水中。

 

当我被水呛得七荤八素的时候,一片薄凉的唇便贴了上来,带着薄荷味的空气撞入我的喉咙,我像濒死的鱼渴望海水一般,贪婪地汲取着。

 

浮出水面后,一开始我还放不开,但他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这世界上能抚平情伤的,不仅仅只有酒精。

 

还有时间跟新欢。

 

我怔了一怔,便被他压入水中。

 

我们两像是经历了一场抵死缠绵,从水底纠缠到岸边,泳池的水一浪又一浪,所有能做的地方,我都在他的身下沉沦,颤栗,到达从未到达的巅峰,把这一场情事做了个淋漓尽致。

 

酒醒过后,那个救生员已经不在,我独自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有些茫然地瞪着天花板,还没等我开始懊悔的时候,泳池外面就传来了江哲年的怒吼,“齐言思你个贱人,竟然背着我跟男人偷情!”

 

 

第2章 倒打一耙

 

我被江哲年的声音吓了一跳。

 

慌乱地扯上旁边已经湿透的浴巾仓皇裹住身体,才发现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属于欢爱的痕迹,完全遮掩不住。

 

而江哲年一脸暴怒的举着手机,那眼神几乎可以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趾高气扬妆容精致的女人,听她叫着江哲年的声音,似乎就是刚才在房间里的那只野鸳鸯。

 

等我看清那野鸳鸯的脸,登时就惊呆了!

 

她竟然是我大学四年的舍友陆心瑶,那时候只听说她是个富二代,因为脾气太暴躁所以没有男朋友,当时整个宿舍都出去约会,我看陆心瑶一个人太孤单,就经常带着她和江哲年吃个饭唱个歌什么的。

 

现在想想,我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当初江哲年夸她唱歌好听的时候我就应该有所觉悟!

 

陆心瑶不屑地瞥了我一眼,嘀咕一句,“还真是命大呀。”然后便抬起她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拿着手机对着我不客气地咔嚓咔嚓拍了数十张照片。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等我回过神来抢手机的时候,她早已得意地退到江哲年身后朝我笑。

 

“齐言思,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出来跟哲年拍婚纱照也能劈个腿找个野男人,你把哲年当什么了?”

 

男人都是一个样,可以给老婆戴绿帽子,却不能够容忍老婆出轨。

 

江哲年脸上的怒气被她这话激地更甚,“齐言思,你这个贱人,当初要不是你仗着自己有本地户口,我怎么会娶了你,你既然不要脸,也不要怪我薄情寡义了!这些照片足够你净身出户!我现在就把你这些照片发给你妈妈看,你猜你你妈会不会被你气死?”

 

江哲年义愤填膺地说完,就举起手机。

 

我连毛巾都顾不得裹,就上前抢他手里的手机,“江哲年,你要不要脸,明明就是你联合她设计想要淹死我,现在还反过来咬我一口!”

 

我是我妈一个人一手带大的,自从我结婚以后,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还被诊断出有严重的高血压。

 

要是被她看见了这些照片,恐怕……

 

我越想越后怕,口不择言地就把刚才在房间门口听见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江哲年跟陆心瑶听见我说的,两个人动作出奇一致地顿了顿,脸色煞白。

 

过了片刻,江哲年放下手机,有些阴冷地看着我笑了一笑,问,“你的意思是,你都知道了?”

 

“是,我都知道了,江哲年,你就等着坐牢吧!你们两个人都不得好死。”

 

我整个身体里的血都朝脑子里涌,他江哲年出轨在先,还拿照片威胁我净身出户在后,现在竟然想要气死我妈妈,我怎么能够忍得下这口气。

 

空荡荡的游泳池有那么一刻的安静。

 

下一秒,江哲年阴森森一笑,上前一步就揪住我的头发,把我连拖带拽地拉到泳池边,使劲摁着我的头压在水里。

 

我拼命挣扎,被铺天盖地的恐惧感紧紧包围着。

 

他竟然要亲自动手杀了我吗?

 

绝望,后悔,仇恨。

 

当我的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忽然头皮一阵刺痛,江哲年又把我的脸从水里捞起来,面目狰狞地朝我裂开嘴,“你放心,亲手杀了你,我嫌脏,不过给你一个教训而已。”

 

他松开手,我狼狈地瘫软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齐言思,给你一天时间找律师签好离婚协议书,记得把你妈的房子过户给我,否则我不保证你跟你妈会不会死于非命哦?”

 

他说完以后,就搂着陆心瑶扬长而去。

 

隐隐约约能听见陆心瑶的娇嗔,“这里又没有别人,你为什么不干脆淹死她。”

 

“何必沾惹上说不清的麻烦,她没了家产,有什么能力再来跟我们斗?”

 

泳池里回荡着他们两个放肆的笑声,当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的时候,我整个人像被脱了一层皮一样,虚弱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可恨意,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铺天盖地朝外翻涌,越演越烈,让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那对狗男女才能泄愤!

 

“你没事吧?”就在我捏紧拳头,连指甲都嵌进手心里而不自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我抬起头,是那个救生员,再一次地出现在狼狈不堪的我面前。

 

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换了衣服,一身休闲西装,看样子像是要离开了。

 

我连忙咬着牙问他,“你,能借给我一身衣服吗?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下班了。”

 

江哲年走了,我没有钱,没有衣服,没有手机,一无所有,要是这个救生员也走了,恐怕我光着身子去前台求助,会上报纸头条的。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眸光淡淡的,随即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把我给裹住,抱在怀里大步朝外面走去,“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感慨于他的善良,连忙道谢。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狼狈,所以一路上都把头埋在救生员的怀里,免得被人传出什么闲话。

 

就在他抱着我快要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前台小姐却认出了我,从背后喊住我们开口问道,“是齐言思小姐吗?您的老公没有付钱就离开了,一共是七千九百,请您结完账再离开。”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瞬间尴尬地无地自容。

 

肯定是陆心瑶为了羞辱我,故意交代前台来刁难我,否则,她怎么可能没有钱。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抱着我的那个救生员忽然慢悠悠地转过身看向那个前台小姐。

 

我透过他的西装缝隙,只看见前台小姐脸上的脸色忽然一大变,随即立刻赔笑朝我们笑道,“是我记错了,齐小姐,十分抱歉。”

 

他,不是酒店的救生员吗?难不成,还可以刷脸?

 

不过他既然替我解了围,我也就不该多问其他的事情,毕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他把我抱到车子后座以后,回到驾驶室细心地打开了暖空调。

 

我这才把脸从他衣服里钻出来,之前躲着没看是什么车,此刻入眼的空间极大,内饰装修也低调内敛,绝对不是一般车辆能比的。

 

大概是我俗气地打量车子的样子被他从后视镜里看穿,他点了一支烟,发动车子,淡淡说了一句,“车子是替客人泊的,不是我的。”

 

车里气氛忽然就变得十分尴尬。

 

他大概以为我是那种势利的女人,我只好咳嗽一声立马转移话题,“对了,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转过来深看了我一眼,“我姓陆。”

 

“陆什么?”

 

我的追问在这安静的车里气氛里,有些突兀跟仓促。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淡淡接了一句,“陆予。”

 

很动听的名字,如同他的人一样,干脆,利落。

 

然而陌生感却让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好试探性地问一句,“为了表示感谢,过几天要是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一顿饭吧?”

 

车子刚好行驶到我家楼下,他不作回答,我只好再一次丢下一句谢谢,仓皇逃离。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回到我妈家的时候,她已经睡了。

 

我匆匆上楼洗了一个澡换好衣服,躺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本文标签:高潮抽搐大合集

上一篇: 军人解开腰带粗大/凸起的花蒂搓尿

下一篇:小偷玩武警上尉-乳夹m鞭打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