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欲乱好爽舒服-宝,不哭,一会就不疼了动漫

2021-06-15 08:59: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今天师傅出门接私活去了,留我一个人看店,正好一个女客户给来电话要人过去拍照,请示师傅后,他说不能怠慢了客户…… 我只能带上相机,前往客户约好的地点—&mdash

文学

今天师傅出门接私活去了,留我一个人看店,正好一个女客户给来电话要人过去拍照,请示师傅后,他说不能怠慢了客户……

 

我只能带上相机,前往客户约好的地点——格林酒店。

 

对于我而言,摄影是艺术的象征,是人物与风景融为一体的自然状态!而不是在某个酒店给别人姑娘拍一些“不雅”的照片!

 

也不知道那些姑娘是怎么想的,好好的身体,干嘛要脱掉衣服给别人看,还拍下来!

 

心里不断吐槽着,来到客户定制的房间门前,抬手随便的敲了敲房门。

 

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房间的门打开,一个年轻的穿着得体的姑娘走了出来。

 

波浪式齐腰长发下面一张精美而不失妩媚的脸庞,柳叶眉梢修长如画在额头上勾勒出一条柔美的弧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带着几分魅意,小巧的鼻梁下那双朱红唇微微上翘。

 

精致的下巴下面穿着一条蓝色的连衣裙,轻薄带着一丝朦胧,隐约可见里面光泽细腻的肌肤,紧致而又富有弹性的小腹……

 

我满腔的不满顿住,心跳顿时快了起来,扑通扑通的,跟要跳出胸腔似的。

 

这姑娘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开口问了句:“你是来给我拍照的摄影师吧?”

 

我赶紧回过神来,马上收起原来吊儿郎当的姿势,站直了身子回答道:“是……是的,你好,我叫陈霄!”

 

她见状,嘴角微微翘起,说不清是嘲笑还是自得,然后侧着身体说了一声进来吧!

 

我跟着来到房间里面,美女让我等着,然后自己就进屋子里面换衣服去了。

 

我一个人站在宽大的酒店内,看到酒店里面精致的装潢,内心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想着让人来给她拍那种照片,不会是专门干那事的吧。

 

正想着,房间门开了,她换了件蓝色的丝绸睡袍走了出来,直接对我道:“开始吧。”

 

开始,开始什么?

 

我正纳闷着,就见她走到窗子边上,很自然地伸出玉臂一手抵住墙壁,波浪卷顺着额头落到肩上,还有一丝顺着一片蓝色落山那一片高高隆起的山峰,她的微眯着双眼,眉毛轻微颤抖,面颊两侧一抹嫣红与那斜阳的惊慌形成鲜明的对面,此刻看她有几分柔美。

 

我立刻反应过来,她说的开始是什么意思,赶紧拿起相机拍了起来。

 

她似乎也是第一次拍这种照片,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紧张的,但是渐渐的开始放松下来,状态越来越好,身上的衣服也越穿越少。

 

有那么一刻我看见她那性感的红唇微微翘起,柔滑的小舌头轻悄悄地做出一个勾人心魂地动作。

 

当时我心头一震,恨不得直接上去将那朱红占为己有,疯狂地亲吻着,索取着与那小舌相互纠缠。当我意识到不妥之后,恨不得给了自己一巴掌,心中开始狐疑,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

 

她似乎见到我的囧样,微微一笑。此后却是更加地放松,也更加的大胆,连衣裙吊带被她松下了一半,露出如凝脂玉的肩头与带着蕾丝的胸带。前额稍稍抵住以及精致的锁骨,双眼迷离地看着相机。

 

小嘴微微张开说道:“我这样好看么!”

 

我吞了吧唾沫,心头颤动着,甚至能够感觉到胸口一阵沉闷,口干舌燥,不由自主地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而后尴尬地笑道,当然好看。

 

可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却后悔了。想不到她竟然愈发地大胆起来,身上的衣裙更是慢慢褪去,而后趴到床上,玉质般的双腿弯曲,跪在床上,正对着我,双手抵住窗单,露出那深深的乳沟,而那性感的饱满恨不得将蕾丝文胸撑爆然后跳入我的眼眶。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面部发热,即便没有照镜子也知道定然已经面红耳赤。我连忙拿着相机挡住,免得她发现什么端倪。

 

忽地她躺下身来,对着镜头伸出一只玉腿,而另一只弯曲地踏在被染成金黄的床单上,双腿间神秘隐约可见。

 

蕾丝吊带下移,性感的肩头与空气接触那瞬间,空气中仿似弥漫着粉红色的光芒,而后她双手后靠,一双坚挺顶着已经不堪重负的蕾丝胸衣,隐约间可听见轻微地撕扯声响……

 

忽地“嗯”的一声,将我的目光转移到她的脸上,只见此刻她面露轻微地痛苦之色,轻咬着嘴唇双眼迷离……

 

这一声魅惑,以及勾人地面容,将我整个人的心神给迷惑住,手中木讷地拿着相机嘎查地拍摄着。

 

我去,这娘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未免也太惹火了吧。

 

心中已经没有了拍照了心思,恨不得把她给摁倒在床上,对着这双圆润的饱满尽情地蹂躏,将她全身上下亲吻个遍,在这场水火交融的战斗中,将萦绕在胸口的闷气,与小腹只见的邪火尽情的发泄出来……

 

正当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对方却轻飘飘的来了句:“好了……”

 

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瞬间收身上所有的媚态,坐在床上端庄大方的笑着。

 

我瞬间明白这姑娘恐怕是故意挑逗我吧!顿时我心头一怒,难道她就不怕被我给强了,如果不是哥哥有意志力强大,换做其他人怎么能忍住诱惑!

 

就在我产生这个想法的同时,她忽然站起身,身上蕾丝文胸竟然滑落下来……

 

那对浑圆的饱满没有任何遮挡的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当中……我原本稍稍平息下来的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鼻血都差点没流出来。

 

那美女尖叫一声蹲下身来,然后拉着床单将那一双完美给遮蔽,精致的面容噌的一下红了起来。同时瞪了我一眼,说道:“还看,小心挖了你的眼睛……”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心中暗道,自己乐意脱,还不乐易给人看了。

 

刚想完便感觉鼻腔里面有热气在上涌……

 

我先是愣了一下,只见她抿着小嘴噗呲一笑,我连忙转过身,试着擦了鼻孔竟真的流出了鲜血。

 

此刻我恨不得找个洞给钻进去,没脸见人了,连忙跑进厕所清洗了一遍。抬起头看着镜子中面红耳赤地自己,我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刚才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冷静下来之后,心中却是没有了任何得意,反而却更加的抗拒了。

 

整天让我来拍这种照片,耽误了时间,迟到都得出事。

 

心里嘀咕着,等我回来的时候,只见她已经穿好了衣服,脸上露出那一抹嫣红,以及脸上若有若无地笑意。

 

想及之前那一幕,我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关照惯例询问需不需要进行修饰!

 

她闻言眼前一亮,款款上前,一只手抵住我的胸口,说道:“难道你还打算保存下来不成?”

 

我意识到不对,她该不会怀疑我打算把相片拿去出卖吧!在圈子里,这些事情层出不穷,也难怪她会这么问。

 

我尴尬说道:“怎……怎么会?”

 

说着我便取出SD卡交到她手中!

 

不知为何她的接过SD卡的时候,脸上似乎有些失望。

 

而后点了点头,取出一叠红色钞票交到我手上……

 

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师傅早就已经回来了,闭着眼躺在沙发上,一脸的惬意。似乎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张开双目抬头看着我。

 

见我带着相机进来面色古怪,而后贼兮兮地问我:“感觉怎么样,客户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

 

我愣了一下,想起和她分开时那失落的眼神,便有些不对劲。

 

同时也意识到师傅每次外出都没有带上我的原因,原来里面还有些门道也就是所谓的潜规则吧!

 

我摇了摇头,将这件事情选择性地屏蔽掉。

 

而后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我认为摄影单纯是一门艺术,为什么还有人要拍摄一些所谓的“艺术照片”。

 

师傅凝神看着我片刻,走上前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陈霄,你不能把摄影想的这么简单,做我们这一行成为,艺术家的人不多,大多数人不过是混口饭吃。你有这个心已经很不错了。”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可心中却感到无比的失落。这时候师傅笑道:“你也不用失望,其实往其他方面想想也不错,要知道一个姑娘的青春没有几年,他们愿意给自己的青春买单这是她们的只有,否则等到人老珠黄反而会后悔!”

 

师傅说的倒是轻松,可我却只能苦笑的点了点头,说起来我不过是个摄影助理,没什么说话的权利,如果不是师傅今天有事,我又何尝会卷入这种尴尬的事情里面。

 

即便心里有想法,反驳又有什么用!抛开脑中的想法之后,我便投入到工作之中……

 

一晃眼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不过自那以后我便没有接过单子。就在我快将事情遗忘的时候,那姑娘竟然找上门来,直接到了工作室。

 

 

又接一单

 

我以为她会过来找我麻烦,想不到她见到我眼睛却是一亮,而后面色变得有些红润,似乎想到了酒店那一幕。

 

我狐疑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您有什么事情么?

 

她倒是大方,直接走了上来,直接询问说:“有没有时间?”

 

师傅要出门几天,工作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也没有什么生意上门,现在也算清闲。于是我点了点。

 

见此她眼中绽放出令人莫名的光彩,说道:“我有个朋友想请你去拍照,有没有兴趣,人家可是大美女哦!”

 

我去,又是这种活,还能不能好了。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一想到酒店的那一幕,心里有些抗拒,犹豫了起来。可想到她是客户,师傅的话萦绕耳边,最终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不情不愿的拿上相机,跟着她来到楼下,眼见那辆红色的奔驰跑车,我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上次出手那么大方,原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果然是闲得蛋疼,有钱没处花吗?

 

不过这让我想起她说的朋友,心中不免的想起给她拍摄“纪念”照片的情景,心中忽地有些尴尬。万一对方也要拍类似的照片到时如何是好?

 

心中思绪万千,偶尔她跟我说着话,询问摄影的问题,我却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不多时车子便来到了目的地——万花公园。

 

我尴尬而又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转过身看着我,忽地她面色羞红,笑道:“你想什么呢!我朋友不过是想拍几组外景照,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生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听言我尴尬地笑了笑,也没有没有说话,跟着就下车了。

 

刚下车,我便看见一个小姑娘在不远处东张西望,乍一看却是清纯可爱。

 

她留着一束微卷的短发,俏脸上淡淡的妆容遮不住那精致。身上穿着粉红色T恤,胸前印着呆萌的卡通龙猫,身下穿着一件星星图案的短裤,与之搭配却是靓丽可人。

 

这时我身边这姑娘迎了上去,同时笑着喊道:“晓晓!这里……”

 

对方闻言回过头来,见到我们露出一缕微笑,这一瞬间我的目光被她给彻底的吸引住,尽连万花都被这笑容给遮蔽了光彩。

 

我摇头连忙跟了上去,那名为“晓晓”的女孩正和她朋友聊起来,而后抬头见到我的时候,有些局促拉着我客户的手臂,怯生生地说道:“琳琳,他……他就是你介绍的那个人麽?”

 

我微微一笑,正想夸奖一下自己,这时“琳琳”说道:“对,别看他木讷,实际上摄影技术还是很棒的,上次……”

 

说道这“琳琳”停顿下来,面色羞红,眼睛一转连忙错开话题,接着说道:“你相信我就是了。”

 

后面我才知道这两个女孩分别叫欧琳和吴晓晓,一个大方得体一个娇小可人,这让许些经过我们身边的男人纷纷侧目。

 

晓晓这个女孩似乎很少接触外人,面对我的时候依旧有些局促,躲在欧琳身后,怯生生地看着我。

 

看样子应该和欧琳不一样,是个单纯可爱的女孩。

 

不过她应该不知道我和欧琳之前所拍的照片,不然以她这样的性子是不可能让我给她拍照的。

 

而后我给她介绍了拍照时需要注意的事情之后就正式投入工作中。

 

然而让我感到麻烦的是,因为晓晓放不开,开始的时候动作生涩而又僵硬,我亲自上场给她做了几个示范,即便如此,她还是十分地羞涩。

 

我心中有些着急,没办法只能亲自上场,在欧琳惊讶的目光中,拉住晓晓的玉手,教导她怎么去做!

 

当时我还没意识过来这已经占了她的便宜,当我发现异样的时候,我的手臂已经挽住她的腰间,一丝柔滑从她身上传导到我的手掌中,一时之间整个人愣在了那。

 

我底下头恰好看见晓晓的耳根无比滴通红,脸上即便有淡妆修饰可那由里到外的羞红却布满了整个面颊,可爱却不失迷人。

 

这时候,欧琳调笑道:“你要占多久的便宜才肯放手哦!”

 

我回过神来,连忙放手,脸上感到无比的闷热,心跳加速抖动着,而后说道:“抱歉,刚才心里有些着急了。”

 

晓晓羞愧地低下头,隐约间看到她面色通红如血,双手紧握放在胸前,好似在祈祷着,这个样子好似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动不动煞是可爱。对于她这个样子我越发的痴迷,被她给深深的吸引住。

 

便在我走神的时候,却听见她喃喃道:“没……没关系!是……是我太笨了。”

 

回过神来,看着她那羞涩的样子,眼睛却是一亮,心中一震狂喜,连忙取出相机,趁此机会对着晓晓一顿狂拍。

 

她似乎听见相机拍照的咔嚓声,抬起头,迷惑地看着我。我抓住机会,找了几个角度,自然而然的拍摄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

 

听言,我回过头看着欧琳,微微一笑解释说,她这种自然的状态是最好的,刚才是我太执着了,没有考虑到晓晓的性子本来就是这样。

 

欧琳斜着眼盯着我看了一遍,而后一脸的鄙视说道:“想吃人家豆腐就直说,找这么多借口干嘛!”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吴晓晓却是面红耳赤,走到欧琳身后,轻声说道:“琳琳,你讨厌。”

 

听这声音,我整个人的心都酥了,恨不得将她搂入怀中疼爱一番!甚至心中升起一种想要跟她过一生的冲动……

 

接下来,晓晓的状态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可能是因为我刚才的解释起了效果,而后的拍摄格外的顺利甚至找不到一丝挑剔的地方。

 

等我将SD卡里面的照片导入电脑,她们也被惊艳到了。

 

湖面中央湖心亭下,那一个怀着虔诚的少女,向天祈祷,湖面地波光淡淡的印在她的脸上,真诚而又自然,此刻她好似一位怀春少女,脸上的一抹嫣红好似在祈求白马王子来到她身边,令人怜惜,想要拥抱爱护。

 

这张无意拍出来的相片竟如此效果,我也十分震惊,回头过去却见他们面面相觑,目光当中充满了惊喜。

 

欧琳抓住我的手臂,说道:“给我也来一张。”

 

我无奈的摇头,我解释道:这种效果只是无意,一旦刻意为之状态也不会自然,即便有PS技术修饰也无法达成。

 

欧琳失望的放开手,幽怨的眼神让我心头一颤,浑身鸡皮疙瘩瞬间起来,而后她一脸羡慕地看着吴晓晓,调笑道:“你啊!真是幸运,遇到这么好的摄影师,说吧!该用什么感谢我!”

 

吴晓晓此刻也放开了,估计是和我熟悉了也不像刚才那么紧张,说道:“哪……哪有!陈霄不是说这是个意外么,其他相片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而后翻出来给她们看之后,只见吴晓晓相当满意。为此在离去的时候她还为了感谢我说是要请我吃饭。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了。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不远的林子里面坐着一个男人,穿着一身休闲装,脸上挂着一幅墨镜,手耳中挂着一幅耳机,斜对着我们,似乎在享受下午阳光带来的温暖。

 

然而我却感受到他似乎在看着我们。我心中狐疑,却没有太过在意,于是说道:“走吧!我送送你们。”

 

欧琳有些诧异地看着我,可能是想不到我会这么绅士,不过倒也没有拒绝,于是跟着我离开了万花公园。与此同时我余光却看见那男子也站起身,跟在我们身后。

 

开始不以为意,然而接下来他越走越近,同时伸出手捏着耳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目光紧紧跟随着我们,寸步不离。不多时一些人陆陆续续地从四方走出来,看这形式却是要将我们给围住。

本文标签:   不哭   一会就不疼了动漫

上一篇:我和闺蜜用手自慰-三男一女4p口述黑黑满满的

下一篇: 蹭着蹭着就滑进去了口述-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