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蹭着蹭着就滑进去了口述-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2021-06-15 09:01: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女人兰麝般呼吸,带着一缕热力,喷吐在陆天脸上,让他眼皮微微动了动,缓缓醒转过来。 入眼是灯光昏暗的房间,还有一个像八爪鱼样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 女子肤若琼玉,身段更是顶尖地

文学

 

女人兰麝般呼吸,带着一缕热力,喷吐在陆天脸上,让他眼皮微微动了动,缓缓醒转过来。

 

入眼是灯光昏暗的房间,还有一个像八爪鱼样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

 

女子肤若琼玉,身段更是顶尖地美好,美眸轻闭的小脸,像是上天精心雕琢出来的艺术品一般完美无瑕。

 

“卧槽!我堂堂陆神君,竟然失身了?”

 

陆天目露惊讶之色,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周围。

 

房间内的摆设十分豪华,每一件物什都十分眼熟,却又让陆天感到疑惑。

 

他刚要唤醒女人询问一番,一股有些陌生的记忆忽然涌入脑海之中,让他稍微怔了一下。

 

二十一世纪,地球……

 

我这是重生了?

 

陆天的脸色有些古怪,前一刻,他还在无尽星空最深处,和魔界五大主宰开战,独立面对五大主宰和其麾下十八魔帝。

 

凭借自身旷古绝今的修为,十八魔帝尽数被陆天斩杀,自知命不久矣的五大主宰燃烧寿元,用魔界禁忌手段,将自己打入虚空乱流……

 

我不但没死,而且,还融合了这具肉身,在地球重生了?

 

随着记忆渐渐融合,陆天脑海当中产生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我混蛋神君陆天,终于自由了!!

 

“陆,陆少,你醒了?”

 

女人的声音打断了陆天的思考,她语气间带着淡淡的恐惧,软糯空灵的声线,让陆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眼前洁白如雪的床单上,一朵猩红如玫瑰的血迹,显得格外刺眼。

 

“美女,你虽然挺漂亮的,但你摊上事儿了,你夺走本神君的元阳之身,你知道仙界会有多少仙女神官,对你咬牙切齿苦大仇深吗?”

 

陆天的声音有些沙哑充满磁性,他语气虽然戏谑,心里却暗自思忖,无论是融合的记忆,还是重生之前,都没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

 

“还有,你谁啊?为什么会在本神君的床上?”

 

“你,你问我是谁?”

 

陆天的声音让名为白允儿的女人如坠冰窟,她双手抱在胸前,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陆天,愣了半秒之后,就这么坐在床上,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抽泣起来。

 

“你手下的人明明答应过我,只要我给了你,你就会出钱救我的弟弟,就会……”

 

陆天面无表情的话让白允儿心如死灰,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又怎么会找陆天,这个恶贯满盈的纨绔大少?

 

如今弟弟重病,父亲又掉进商业陷阱,欠下数以千万计的巨款,走投无路之下,白允儿才不得不答应了一个自称陆天手下的要求。

 

白允儿哽咽的声音,让陆天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堂堂创始元灵座下弟子,仙界至高无上的主宰,若想要人侍寝,那些九天之上高高在上的仙女们,都要排长队,怎么会平白无故……

 

难道说,这其中另有玄机?

 

想到这里,陆天笑了。

 

他的笑容很是灿烂,却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身为仙界最为出名的混蛋神君,从来都只有我陆天算计别人,而今在地球重生,一睁开眼睛,竟然就被人给算计了!

 

“够了,别哭了。”

 

陆天收敛起笑容和杀机,一本正经地看着白允儿,“我最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我堂堂陆神君的元阳之身,加上一丝最纯净的本命仙元,都伴随着我的元阳泄入你体内,不说让你立地羽化成仙,也能长生不老永葆青春,得了这么大的机缘,旁人偷笑都来不及,你这女人,竟然还哭哭啼啼的?”

 

神君?

 

元阳?

 

本命仙元?

 

白允儿闻言一头雾水,下意识愣了一下,连无助的抽泣都停止了。

 

她自然听不明白陆天在说什么,这些个字眼,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可这并不妨碍她能够听出来,将自己吃干抹净的陆天,是在说她白允儿占了他陆天的便宜。

 

“陆天!!你混蛋!!”

 

白允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曾几何时,她也是天海市最为璀璨的明珠,如今家道中落,被这个纨绔大少吃干抹净也就罢了,竟然还被倒打一耙!

 

若不是白家已经落魄,陆家又是天海市最如日中天的世家,恐怕白允儿已经忍不住,用白家祖传的功夫,直接拧断这混蛋的脑袋。

 

“多谢夸奖。”

 

陆天再次笑了,狭长的丹凤眸子当中带着一丝戏谑,“想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你也只是他人利用的棋子,唉,想我陆神君,多少天之骄女为我痴迷,没想到竟然这么稀里糊涂丢了清白,可惜啊!可惜!”

 

清白!!

 

稀里糊涂!!

 

可惜!!

 

白允儿俏脸由红转白,而后又变得铁青,陆天的话仿佛在她脑海里炸响了一声闷雷。

 

本来,用自己的清白之身来做这笔交易,白允儿就下了很大的决心,却不想,丢了清白不说,还被陆天这混蛋如此侮辱!!

 

“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

 

白允儿刚要发作,眼睛的余光瞥到了床边的落地镜,她的动作顿时呆滞了一下。

 

因为这一瞥,却是让她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镜子里面,这肤若凝脂,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瑕疵的女人,真的是自己?

 

诚然,白允儿本来就足够漂亮,可从白家落魄,弟弟一病不起之后,为了家族和生计,连续的操劳让她皮肤变得有些暗淡,俏脸也不再似以前那般水灵。

 

“行了行了,女孩子家家的,对着自己犯什么花痴?”

 

陆天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重生虽然是件好事,可眼前这局面无疑表明,自己很有可能处在一个别人设计好的陷阱当中。

 

“难道,我真是在他那啥的滋养下,才……”

 

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白允儿心头,这一刻,她不由得转过头去,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这家伙集纨绔败家废柴于一身的恶名,早就响彻整个天海市。

 

这一刻的他,看似消瘦单薄,可仅仅是站在那里,却让人有种捉摸不透的魅力,尤其是那发源于灵魂的自信和戏谑,更让他充满了莫名的吸引力。

 

陆天,在白允儿心中,就像是一个谜一样,让她看不懂,想不通,猜不透……

 

“啧啧,从来都只有我陆神君算计别人,如今重生之后竟被别人给算计了,既然如此……”

 

“我玩完你送来的女人,还不上你的套,我看你气不气?”

 

 

跪在我面前

 

陆天嘴角带笑,把玩着一颗跟随自己重生而来的冰蓝色珠子。

 

若是在仙界,有人看到陆天这副表情,绝对撒丫子就跑。

 

自封混蛋神君的陆天,每一次把玩他那颗珠子的时候,就代表,这货要开始算计人了。

 

与此同时,世纪酒店楼下,一辆卖相豪华的劳斯莱斯魅影缓缓停下,一相貌比之白允儿毫不逊色的少女从车里出来。

 

酒店大厅里,早就有数人正在等候。

 

“南宫小姐,已经查证了,我那不成器的堂哥陆天,就在酒店顶楼和女人厮混。”

 

这群人中居于首位的青年说道。

 

“这个废物。”

 

复姓南宫的少女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和怒意,从青年手中接过房卡,朝着酒店顶楼走去。

 

身为南宫家的嫡长女,年仅二十岁,就接手南宫家旗下半数产业,并将之经营有方的天之骄女,和陆天的婚约,是南宫晴心中最大的钉子。

 

自己堂堂天之骄女,竟然要嫁给那个废物?

 

嫁给那个盛名满城皆知,每天花天酒地,只知道败家胡闹玩女人的纨绔?

 

拿着房卡,南宫晴的内心隐隐有些激动,自己,终于能够摆脱那个废物,终于能自由了!!

 

“滴——”

 

南宫晴毫不犹豫地刷了房卡,她要亲手抓到陆天的把柄!

 

只有这样,她才能摆脱那个废物!

 

房间门打开的一瞬间,白允儿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她突然想起来,陆天刚才说过,她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完了!”

 

白允儿心如死灰,她早应该想到,陆天不正常的表现,还有他语出惊人的话,无不表明,昨晚她和陆天发生的事情,是别人精心设计的一个局!

 

如果白允儿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白家大小姐,那她自然什么都不用怕,可今时不同往日……

 

正因为出身白家这种显赫一时的大家族,白允儿心里明白,卷入这种世家子弟的纷争,等待自己的,只有一种下场!

 

“那个废物人呢?”

 

南宫晴的声音是那种颇为冷酷的女中音,加之久居高位,光是说话,就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废物?”

 

白允儿愣了一下,不知为何,听南宫晴这么说陆天,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忿。

 

那个像谜一样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真是如外界传言那样不堪吗?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白大小姐,”南宫晴的声音十分冷淡,夹杂着明显的讽刺意味:

 

“没想到曾经白家的大小姐,竟然会和我那废物未婚夫一起厮混,怎么,现在落魄的大小姐,都流行做这个?”

 

南宫晴的话,让白允儿浑身巨震,脑海中更是如同闷雷炸响,嗡地一下有些失神。

 

南宫晴并不理会白允儿如何,她现在只想捉奸拿双,让自己彻底摆脱那个废物的阴影。

 

“该死,那废物人呢?”

 

在房间中转了一圈之后,南宫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冰冷的小脸儿上更是充满怒火。

 

她可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让手下人彻底封死了周遭所有出入口,为得就是一举抓到陆天,借此解除自己和陆家的婚约,并将祸水引到陆天身上。

 

白允儿此时也回过神来,下意识回过头去寻找陆天。

 

可是,宽敞的总统套房里,哪还有陆天的影子?

 

“给我找!就算把世纪酒店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把那个废物找出来!”

 

南宫晴脸色愈发难看,为了摆脱陆天,她甚至放下一场重要应酬,如今扑了个空,她心里怎能好受?

 

南宫晴带来的人都出去之后,房间中只剩下了她和白允儿两个人。

 

“还有你,白允儿,你们白家早就已经完了,别以为靠着那个废物就能翻身,过了今天,那个废物也会和你们一样……”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整个房间一片死寂!!

 

“白允儿,你竟然敢打我?”

 

南宫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俏脸青黑地看着白允儿。

 

“第一,我白家如何,不用你说。”

 

白允儿目光毫不畏惧和南宫晴相对,冷声说道,“还有,别动不动把废物两个字挂在嘴上,你是陆天的未婚妻,却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对付他,你,不配!!”

 

你配不上他!

 

白允儿的话让南宫晴身心巨震。

 

南宫晴做梦也没想到,这话会从曾经家世、背景都不比自己差的白允儿口中说出来。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白允儿话音刚落,一阵清脆的掌声,从她身后传过来。

 

“打得不错。”

 

陆天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只见他踱步走到白允儿面前,看都不看南宫晴一眼,“这便宜没让你白捡,你白家的事,我陆天,管了。”

 

“陆天!!你未免也太不把我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了吧?”

 

南宫晴脸色有些铁青,目光充满燃烧的火苗,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一般。

 

“哦?原来是南宫小姐,别来无恙啊?”

 

陆天这才翻了翻眼皮,刚才南宫晴走出电梯的一霎那,他就察觉到一丝端倪,于是从窗户翻出去,用漂浮术悬停在窗外。

 

房间中所发生的一切,一丝不落地都被陆天尽收眼底。

 

“你——”

 

陆天的语气,让南宫晴有些意外。

 

“我亲爱的未婚妻,你可真是给了为夫一个大惊喜。”

 

陆天嘴角带笑地看着南宫晴,声音淡然而不失戏谑地说道,“捉贼拿赃,捉奸在床,这出好戏,你算计很久了吧?”

 

“没错!”

 

南宫晴笑了,她扬起被白允儿打得有些肿的脸颊,“陆天,我南宫晴,堂堂天海市第一美女总裁,更是万众追捧的女神,你一个只会胡闹败家玩女人的废物,也配当我的未婚夫?”

 

“白允儿说得对,你的确配不上我。”

 

陆天神色淡然听完南宫晴的话,脸上仍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南宫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该从南宫老爷子那里过来吧?”

 

“你怎么知道?”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陆天停顿了一下,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你刚才是如何嘲笑白允儿的?我想知道,如果南宫家离了南宫老爷子,你又会如何?”

 

“你个废物!竟然敢诅咒我爷爷?”

 

南宫晴怒火中烧,可不知为何,陆天的话让她心底没由来一紧。

本文标签: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上一篇:欲乱好爽舒服-宝,不哭,一会就不疼了动漫

下一篇: 被医生吃奶吃高潮了-往下边塞酒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