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闺蜜男友我们三个人/教练轻一点好痛好大

2021-06-15 09:18: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瘫软坐在椅子上,想到妻子撅着屁股,被人狠撞那不堪入目的淫靡画面,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扎在心脏一般,生无可恋。 今天下班回家,我发现妻子醉酒归来,屁股上有一个巴掌印。 而且,我

文学

我瘫软坐在椅子上,想到妻子撅着屁股,被人狠撞那不堪入目的淫靡画面,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扎在心脏一般,生无可恋。

 

今天下班回家,我发现妻子醉酒归来,屁股上有一个巴掌印。

 

而且,我注意到妻子的脸色有些红,就像是喝了酒,我忙问道:“你去哪了?”

 

“还能去哪呢?”穿上凉拖,并朝我走来妻子笑眯眯道:“就是加班呗!”

 

见妻子步调不稳,明显是喝多了酒,我只得上前抱住妻子?

 

闻到妻子身上的酒味后,我道:“跟我说实话,到底去哪儿了?”

 

“就是在公司加班到九点,之后和同事们在公司附近的小炒店吃了宵夜。”拥着我,半眯着眼,还一脸满足的妻子道,“老公,佳佳睡了吗?”

 

“早睡了?”

 

“那我先去洗个澡,你去床上等我,”吻了下我的嘴巴后,笑得甜美的妻子往卫生间走去?

 

因妻子喝得有些醉,加上卫生间的地板有些滑,所以担心妻子会滑倒的我也走向卫生间?

 

可当我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她屁股上有巴掌印那一幕时,我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下,就好像有一把刀猛地刺入了我的胸膛?

 

此时我的妻子已经是赤着身体,还背对着我,所以我看到的是妻子那浑圆且翘挺的雪臀?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两瓣雪臀上都印着极为明显的巴掌印!

 

我更是断定,那是只有在不断拍打的前提下才会出现的痕迹!

 

加班,夜宵,喝醉,巴掌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妻子,我突然有种近乎陌生的错觉?让我心惊胆战的是,我脑子里已经出现了一副我妻子和其我男人胡来的画面?我妻子跪着,男人则从后面进攻,并不断拍打着我妻子的雪臀,还发出好像魔鬼般的笑声?

 

更让我感到恐慌的是,因为那和伦理背道而驰的画面,我竟然有了反应!

 

注意到我以后,正在刷牙的妻子问道:“老公,要一块洗鸳鸯浴吗?”

 

面对妻子的邀请,丝毫没有兴致的我问道:“你屁股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

 

被我这么一问,眼里出现恐慌的妻子急忙正对着我?

 

她这么做显然是不想让我看到她那印着巴掌印的臀瓣,可惜为时已晚?

 

因为紧张,妻子那握着牙刷的手收得格外的紧,就好像手里揣着的是救命稻草似的?

 

看到妻子这不同寻常的表现,走进卫生间的我质道:“我问你,你屁股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老公,我喝得有些多,现在才听清楚你在说什么。”强装镇定的妻子道:“晚上不是跟几个女同事去吃宵夜喝酒吗?结果我们四个人就玩起了猜拳,谁输谁的屁股就要挨打?结果你老婆我没有赌命,都没有赢几局,所以屁股就一直被她们打了?”

 

背对着我以后,将雪臀稍微撅起些许的妻子道:“你瞧瞧,她们下手多狠啊,待会儿我怕我都只能趴着了?”

 

看着那错乱的巴掌印,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妻子的话?

 

反正在我看来,假如是隔着裙子的话,巴掌印应该不可能这么明显?

 

再说了,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游戏,对方至于下手这么重吗?

 

可因为妻子以前都没有犯过类似的错,每次晚上出门都会准时回家,也很少在外面喝酒,所以我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反正在我看来,假如连我妻子这种贤妻良母也会出轨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会出轨的女人了?

 

想到此,我道:“以后不要再玩这种会让我误会的游戏了?”

 

“嗯呐!”妻子应完以后,我伸出了手?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妻子的臀尖时,我妻子除了发出一声宛如夜莺般的低吟以外,娇美的身体还随之哆嗦了下?这反应让我有些心疼,我更是确定我妻子的女同事下手真的非常重?

 

可因为妻子公司里男同事的比例更大,所以我觉得晚上吃夜宵的话,不应该只有女同事?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妻子屁股被拍打时,很多男同事也在围观?

 

莫名的联想让我有些愤怒,所以我问道:“只有女同事吗?”

 

“是啦,都是在做报表之类的,哪有男同事。”说到这,妻子主动拥住了我,并将饱满挺拔的雪峰直接压在了我胸膛上,并轻声道:“老公,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真的只有女同事?假如有男同事的话,我们几个女的也不可能玩那种游戏,你说是不是?再说了,你老婆我很保守的,怎么可能让男同事在一旁看着我被打屁股呢?所以你别多想,我永远就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不论我的心还是我的身体?”

 

听到妻子的安抚,我反而更加不放心?

 

可惜因为我没有去过我妻子的公司,也没有任何一个女同事的联系方式,所以我也只能暂时相信妻子所说的话?

 

我的名字叫做蒋望,普通掉渣。我今年36岁,是湖南人在深圳发展后,入籍深圳的。

 

我和我妻子的故事,应当就是我在那个元亚公司(恕我用公司化名)任职副总经理时开始的。

 

当时年青有为,能力超强,且又单身的我,在公司里受到很多人的羡慕,甚至公司里的女职员,都偷偷地向我表达爱慕之心。

 

当时我有个手下——他叫许勇,他就介绍了他的女同学,也就是我的妻子给我。

 

这便是我噩梦的开始。

 

许勇,男,25岁,广东省韶关市人……一看就普通的名字,他黑黑瘦瘦的,个子也不高,墩墩实实地站在那里,一看就是典型的湖南人相貌。

 

许勇进了元亚电子后,我很高兴自己没有看错人。他是一个非常勤奋而且具有领导才能的人。以前元亚的后勤部常常出现一些采购收购回购的事,甚至在采购食材等方面,供应商家的回购他们都敢拿,这让员工伙食直接降低,大家意见很大。许勇上岗后,两下五除二,就找了个理由将那负责采购的主管给撸了,员工们心里都鼓舞欢欣。

 

许勇作为人事经理,同时还负责后勤管理,财务管理。

 

他对我和我的部门却敬重有加。我们销售部的员工,常常在报销的时候弄些假发票多报一些,这也是常事,我在审核员工车旅发票的时候,有时候明知是假的,也会签字放行。为几个小钱,影响员工的积极性,打击兄弟们的士气,这事我不干。许勇也知道我常这样干,以此拢络人心,他却从来不提这事。

 

甚至在地税局的人稽查出问题后,他还主动帮我在老总面前开脱这事,说这真假发票,蒋总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楚的,何况我们又不是专业人员。老总见大家都这样说,自然说算了算了,以后大家签字报销时,都注意一点。

 

这件事,让我对许勇更看好一分,也让我对他的工作更加支持。在元亚公司里,差不多就是两大派别,以老总的亲戚们组成的保守派,与我们这些外来经理人组成的革命派。两派平时分工明确,他们保守派负生产,负责后勤管理;革命派负责开拓市场。

 

偶尔也有冲突的时候,许勇就是我一个阵营的帮手。两人同居一室,又都是光棍汉,工作处理的方式也一样,这让我们日久生情,很快成为最要好的兄弟——只是让我想不到,这个人,差点改变我的一生,也将我推入情感的深渊……

 

 

第002章:新招的助理是个美人

 

有一天,许勇的深圳校友叫他去参加同学聚会,临走时,看到在宿舍里无聊的我,便招呼我一起去。我说我又不是你们同学,去不好吧?他说那有什么,你去吧,我同学,全是湖南人,你又是湖南人,也说得上话,而且,全是湖湘美女呢!一听他这样说,美啊,我当时就心动了,能娶一个湖南妹仔,那可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虽然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处过一个女朋友,

 

女朋友姓单,叫单圆圆,她是河南省驻马店市西平县人。

 

我对河南人的印象,或许与很多人的不一样,河南人朴实,挺好的,我唯一接受不了的,就是我女朋友天天要吃面条,而我是湖南人,是打死也不吃面条的,必须三餐干饭。

 

为这点,两个任性的孩子天天吵架,后来就合不来了,她去北京打工后,就没有再跟我联系了。也正因些,找个湖南妹子,更能合自己的味口。

 

一听许勇说他的同学聚会全是湖南妹仔,我高兴得不得了,当即偷偷地跑到老总的办公室,看看他有没有在公司,见他没有在办公室后,我就将他的别克轿车给开了出来(那时我有驾照,但没车),然后载着许勇,去了宝安区21区那个叫湖湘天下的湘菜馆吃饭。

 

也就是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勇的同学,萧梦岩,也就是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

 

萧梦岩是湖南永州道县人,与我的家乡邻市。得益于湖湘山水的滋润,她长得白白净净,戴着一幅眼镜,虽然不是特别地高挑苗条,(只有一米六三四这样子)却也分外吸引人,还有那一头秀发,真的很飘逸……反正是很耐看吧,也是很好看的一个气质美人。

 

我去参加许勇的同学聚会大约有十个人,其中有六个女同学,四个男同学,加上我,也就是五个男人。他们同学之间都是互相认识的,只有我一个外人。许勇一进门,就将我介绍给他们了,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蒋总,我的望哥,我的贵人。

 

他们几个同学也不见外,都齐齐站起来,轮流跟我打招呼,然后又给我分位置,让我去坐上席。这一坐,就刚好坐在萧梦岩的身边。萧梦岩说,哇,哪个分个帅哥给我撒!几个男生说,你不是好男色嘛,正好配你了。萧梦岩哈哈大笑,说那就行了,今天我将他带走了。说着,她朝我看了看。她不笑还好,一笑那浅浅的两个酒窝,就将我的魂给勾走了。

 

那天晚上聚餐回来,许是同学好久没有见的缘故,许勇已经喝醉了,不是普通的醉,而是醉得历害。走的时候,没有喝多少酒的我扶着他,他吐了我一胳膊。没办法,我见扶着他走到停车场太难走了,便将萧梦岩喊来,让她先照顾一下许勇,然后我跑到停车场,将车开到酒店门口。车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萧梦岩说,你们住哪?我说我们在福田,她便说她住在南山,顺路带她一程。

 

就这样,我在车上时,要了萧梦岩的电话,以及QQ号。我当时开着车,还喝了不少酒(那时深圳酒驾查的少吧),我也不怎么就说了“你是我喜欢的那类女孩子”的话。我也清晰地记得,我认真和她说时,她并没有反对,而是哈哈大笑着,说你们这些人怎么看上我们这类打工妹。

 

(送她到南山时,我才知道她那时正在华侨城下属的一个旅行社当文员,也就是在旅行社的门店负责接待之类,当时工资估计也就一千六七百元)。我当时很想回答,你真是我想要的那类女孩。但话到嘴边,我没有说,将她送到华侨城后,我和许勇便开车回到了元亚公司租的公寓里。

 

大约这次聚会过了半年,元亚电子的老板,也就是那个大学的教授,年纪大了不想再操心实业的事,便将元业卖给了一个香港老板。元亚虽然卖了,但业务不变,经营方向不变,而且还要扩大生产规模。以前我们跟着那个教授时,也就是员工四十多人。但香港老板接手后,就要扩大生产,他组织人要宝安区公明镇组建了新的生产工厂,然后在福田租的商住楼,全部改为销售公司,真正实现销售与生产两分开(后来,在上市时,香港将董事长的位置又让给康生,康生占股百分之五十一)。

 

也就是这时候,许勇作为人事经理,开始调到公明镇坐镇指挥招工,我负责带领销售公司在福田区负责销售。那两年的时候,电子产品特别的红火,而我们这厂,就是生产手机零部件的,生意更是火得没法说,我这销售公司的副总,那是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也不操心卖不出去。但是,这生产量上去了,动不动就是三十四万部的交易量,还有剧增的订单,让我每天处理起来很头痛,忙得一天到晚,还有很多事情做不完。

 

这时候,我就想招个专门负责处理日常事务的助手。当时心想,这助手,最好要精明一点,要有文员的基础,思维也要缜密一点,与自己能形成互补。开始的时候,我让销售的主管到深圳人才大市场招人。妈的,招来七八个人,什么学校的都有,但都看着不顺眼。

 

没办法,我打电话给许勇。我说许勇啊,你这人事经理,招工方面比我更有优势,你给我给瞄一瞄,我要一个助理呢。许勇也知道我天天叫苦叫累,当即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他去负责帮我找助理。没几天,许勇就真的给我找来了一个人,她就是萧梦岩。

本文标签:教练轻一点好痛好大

上一篇: 警花沦为妓女受辱-淑蓉又痒了把腿张开

下一篇:闺蜜吃我胸我吃她下面-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