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镜子前面作爱h-不能掉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

2021-06-15 09:23: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吕志安醉得像头死狗扒在沙发上,他身边的KTV公主还在竭力地劝他喝酒。而他早就不能动掸了。 坐在我身边的公主衣服领子特别低,裙子特别短,男人喜欢的风景都在那件小裙子里半遮

吕志安醉得像头死狗扒在沙发上,他身边的KTV公主还在竭力地劝他喝酒。而他早就不能动掸了。

 文学

 

坐在我身边的公主衣服领子特别低,裙子特别短,男人喜欢的风景都在那件小裙子里半遮半掩……

 

这女人的皮肤看起来很水嫩,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一个词:紧致……

 

可我只敢偷偷地偶尔瞄一眼。

 

吕志安是我老婆的表哥,平时就花天酒地啥都干得出来,他今天非要请我来这种地方,到底意欲何为?

 

劳资才不上他的当!

 

作为一个上门女婿,我谨记着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一直点唱一些军旅歌曲,冷眼看着吕志安被那两个公主很套路地给灌醉了。

 

尼玛,他叫了两个,给我叫一个。

 

不过,伺候我的这个看着是张娃娃脸,但身材好到爆。

 

她弯腰给我倒酒的时候,我站在她身后唱歌,看那纤细的腰肢柔软地弯成一座桥,丰腴的蜜桃形状正对着我。

 

我只需要上前一步,高度刚好……

 

于是,我唱歌跑调了。

 

她将啤酒递到我手里,不经意地碰到那也许因为酒精而显得滚烫的玉手,柔软无骨……

 

如果被这手握着,一定很舒服。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看吕志安。

 

平日里自诩的酒仙,现在正淌着哈喇子睡得正酣。

 

那两个公主还在不识时务地推搡着他,试图叫他再喝点红酒。

 

和伺候我的这个公主相比,那两个女人显得意图特别明显:就算你要醉死,她们也希望你多喝一点。

 

毕竟卖出红酒的提成还是很可观的。

 

伺候我的这个公主,她不勉强我喝酒,甚至有时候还递茶给我。

 

这一比较,我对那两个女人的反感更甚了。

 

“你们都出去吧!”终于,我不耐烦的说了一声。

 

那两个女人便出去了。给我倒酒的这个也要走,我轻轻的拉了她一把。

 

她停下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迷惑的看着我。化着大浓妆,但我破天荒地没有反感。

 

我又看了一眼吕志安,没有别人的打扰,他睡得更安详了。

 

想了想,我破釜沉舟似的将手伸进了那短小而紧绷的裙裾……

 

吕志安的电话响了,我不得不压抑着身体里的暖流,静静地看那边的动静。

 

他像一只正在冬眠的虫子,看了电话屏幕一眼,弯了弯腰又睡着了。滚圆的身体瘫在沙发上,嘴巴一开一合地打着呼噜。

 

难怪到现在也只有他表妹我老婆愿意理他!

 

谁愿意身边天天睡着一头猪?

 

确定他又睡着了,我早就急不可待,轻轻拍了一下她纤细的腰肢,她心照不宣地转身撑着沙发,乖巧地将她的蜜桃形状放在我面前。

 

难怪人们总喜欢把水嫩和多汁放在一起说。我有了初婚时的体验,无端地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一见你就水流成河……

 

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的释放,我已经心满意足。主要是沙发上还躺着个吕志安!如果没有他,这种女人我能要个三天三夜!

 

作为当地名企的老总,我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见过?

 

我秘书就很漂亮,每一次她顺从地趴在办公桌上,会各种呻吟,但干涩得要命,事后还不忘夸大其词地对我一番夸奖。

 

呵呵,只有身体最诚实!

 

我从来不信她的鬼话。到了后来,对她再也没有半点兴趣。

 

我已经很久不近女色了。但今晚面对这个我不知道名字的KTV公主,我放纵了一次。

 

虽然时间不长,但我感觉到她在渐入云端后的颤栗。

 

这是装不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收拾了战场,我扔了两千块钱给她。

 

她没有说谢谢,只是静静地收了钱。

 

打电话给吕志安的司机,我们合力将他弄了回去。

 

临走,我头也没回。

 

烟花之地,不必回头。难道你上了个厕所还要把马桶搬回去?

 

 

第2章 她快憋不住了

 

回到家,发现钱小丽好像还没有回来,我连问阿姨一声的兴趣也没有。

 

最近钱小丽经常去“看姨妈”。她姨妈就是吕志安的妈。

 

钱小丽那点尿性,我还不知道?

 

她在自己妈面前也没好好说过话!

 

看姨妈?我呵呵她!

 

三年前钱小丽就出过轨,还是和人玩3P,被狗仔队偷拍了我才知道。

 

这在我们这种生活圈子简直司空见惯,但从那以后我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

 

可我深知自己的身份:在钱氏公司,我做牛做马十年还是个聘用制的总经理。没有股份,拿死工资的。如果和钱小丽闹僵了,我将被打回原形。

 

我这个北漂的大学生,现在是大公司的总经理。这在我们村,简直就是个神话!

 

我不想跌下神坛,所以我忍着钱小丽。

 

忍着忍着,就习惯了。

 

她可以3P,我也可以玩玩秘书或者外围女。在人前,我们还是恩爱夫妻。

 

别惊讶,这是有钱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洗了个澡我刚出来,钱小丽叫住了我:“赵梓康,你可真是有情有义!是不是我死在外面了你也不管?”

 

你自己跑出去死的,关我叉事?

 

但我只敢腹诽,脸上挂着笑:“看你说得……十年夫妻,我怎么会不管你?丽丽,我是爱你的……”

 

最后的话,我差点把自己恶心吐了。

 

钱小丽也许今天在外面受了什么气,要不就是更年期提前了。

 

她还很生气:“你说,要你这男人有什么用?我出去做头发这么晚回来你也不担心……”

 

你做头发还有理了?

 

我想起了前不久网上盛传的做头发事件。

 

不过对我这种帽子带了一尺高的上门女婿来说,她做没做头发?做了几次?和谁做?已经不重要了。

 

已经脏了,洗不干净了。做一次和天天做没有本质区别。

 

“以后出去约个闺蜜上,有人在一起就好了。”我面无表情地把话说完就回房了。

 

我们已经分房睡两年多了。想着她曾经在别人身下放浪形骸,我就会瞬间软了。

 

这死女人跟人说我阳痿!

 

尼玛,身材像个煤气罐似的还在外面招蜂引蝶,劳资是看到你就萎!

 

也不知道她花了她老子多少钱才买的大棒子!

 

劳资阳痿?去问问秘书劳资痿不痿?

 

那女人也是贱,磨起了泡,还叫得跟特么杀猪似的。

 

我正恹恹欲睡,钱小丽突然打开门爬上我的床,狠狠地瞪着我:“睡我!”

 

算是命令。

 

“丽丽,你咋了?”我突然想起今天是传说中的“520”。

 

钱小丽怕是做好了要大干一场的准备,估计是连助兴的药都吃了,但却被人放了鸽子。

 

她倒也实在:“睡我!必须!”

 

好吧,劳资强颜欢笑,三下五除二褪下她的衣服……

 

运动了几下,我就不行了:估计这骚货喝了不少酒水。我动一下,她肚子里响一声。是那种咕咚咕咚的水声。

 

看那毫无曲线的身材,听着她肚子里的水声,我觉得我在干一个热水袋!

 

我又软了……

 

正热火朝天的钱小丽咬了一下我的肩膀,“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鼻涕口水弄得我的肩膀粘乎乎的。

 

尼玛,又要洗澡!

 

我轻轻推开她,往浴室而去。

 

钱小丽的泣不成声转而成了嚎啕大哭。

 

我知道,她是失落了。

 

绝对不是因为我!

 

520这种日子,大凡有点脑子的男人都会在白天跟过清明节一样:送花烧钱放炮走人。晚上是绝对会回到正室身边卖萌打滚求抱抱的。

 

也就钱小丽这傻逼玩意儿会以为自己真的貌如西施,让别人会在这种日子冒大不韪整夜陪她!

 

拜托!

 

要不是你老子有钱,你tmd就是稀屎!

 

出了浴室,我收起充满嫌弃的目光,拍了拍钱小丽的肩膀:“回去睡吧!”

 

钱小丽下床,衣服也不穿,一走路肚子上的赘肉就一抖一抖的:“赵梓康,你这性无能!老娘要和你离婚!”

 

多谢!

 

只要开价合适我可以考虑的!

 

我面无表情地上床睡觉。

本文标签:不能掉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

上一篇:闺蜜吃我胸我吃她下面-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胸

下一篇: 我与帅老村长同性故事-军人一晚上要了我8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