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熟女含着小男生的小雀雀-双腿打开绑在刑床惩罚男男双性

2021-06-15 09:31: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会发现上面写着:诸事不宜。 那个时候我已经升格成为魅夜的业务主管。 海城近日来天气不是很好,阴雨绵绵不见放晴,那些想要寻欢作乐的人都歇了心思。 我负责的一个丫头不小心

就会发现上面写着:诸事不宜。

 

 文学

那个时候我已经升格成为魅夜的业务主管。

 

海城近日来天气不是很好,阴雨绵绵不见放晴,那些想要寻欢作乐的人都歇了心思。

 

我负责的一个丫头不小心中了标,她很平静地告诉我这件事。

 

我拍拍她的肩膀和她约定了今天去医院把孩子拿掉,等我带着她从计程车下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对方跟我说有人在888包厢点了我的名字,看上去不太好惹。

 

我看了眼身边突然变得紧张的女孩,微微叹了口气说自己马上回去。

 

在进去之前我在门上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仪表,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才打开包厢的门走了进去。

 

还没等我开口突然间一个人影闪了过来抓住我的双手,在手腕上用丝绸之类的东西缠了几圈。

 

看起来这位客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我刚要出声,那人就拉开了我的衣领,衬衣的扣子都崩落在地上,一只大手摸上了我的锁骨。

 

我扭动身子表达着抗拒,对方停下了动作,“不把我当客人吗?难道说贱人都挂上贞节牌坊了?”

 

这熟悉的声音,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但是眼前的事实否定了我。

 

今天之前我不认为自己和江洛衡的下一次见面会在这种场合,五年前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五年过去,我还当他早就娶妻生子成为一个贤夫良父了。

 

我愣了几分钟没有找回自己的声音,江洛衡霸道地搂上我的腰时才唤回了我的意识,“江洛衡,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帮你找符合条件的姑娘。”

 

“还找别人做什么?”

 

他低头看着我的脸,冷笑一声说:“我知道了。”

 

“那这样行了吧?”

 

他转身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然后掏出一张卡,“这样?”

 

见我没有反应他随即又掏出了一张,扔在我的脸上,其中一张卡的边缘正好打中我的眉骨,让我吃痛地皱了皱眉。

 

他在羞辱我,我看得出来,但是却不明白他眼中的恨意从何而来。

 

我承认,五年前的不告而别是我的错,可……他看上去想把我生吞活剥。

 

“江洛衡……”

 

我轻声叫了他的名字,还没来及说完接下去的话,就被一把推倒在沙发上,这次衣服是彻底没有办法穿了。

 

堵住了我所有的呻吟和话语,他狠狠的咬着我的下唇,口腔中刹那间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按照之前的关系来看,我们不是没有进行过激烈的活动,当然这其中也夹杂着某些新奇的念头,可从来都不会像今天一样让我难以承受,仿佛快要死在他的身下。

 

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手上的力度恨不得要将我捏碎,他用牙齿狠狠拉扯着我的耳垂,痛苦,疯狂,我整个人都像是要被折断一样。

 

毫无快感可言,我的身心都处在一片水深火热当中,江洛衡的视线一直都没有落在我的脸上,他在离开之前松开了我手腕上的捆绑,“卡上的钱是你今天的酬劳。”

 

在走出包厢之前,他拢了拢没有任何变化的发型,“最近客人很少么?你的水平可有些下降了。”

 

我躺在沙发上,手中紧紧抓住已经不成样子的衣服,腰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碾压而过一样,心中也泛起一阵酸涩。

 

那两张卡被我捡起来攥在手里,深吸一口气之后挺起胸膛走出了包厢。

 

现在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

 

 

第二章 没尝过的滋味

 

我重新换了一件衣服,毕竟在这里工作还是很要求形象的,而且作为主管我也不能让手下的小丫头们看到自己凌乱的样子。

 

在镜子前面确认自己看上去没有异样之后,我把口袋里的两张卡拿出来端详了一会儿。

 

外面的雨还在下,我撑着伞去到最近取款机,每张卡上都有十万块钱,我在心底叹了口气,妈妈住院的费用应该能还上一部分了。

 

我把卡里的钱转到了在医院的账号上,对方很快给我打回了电话,委婉的告诉我如果剩下的钱不能及时缴清就要安排我母亲出院的事情了。

 

我再三向院方保证一定会尽快把钱补上,重新回到了魅夜。

 

我还不知道,自己出的这一段时间,江洛衡又回来了。

 

……

 

魅夜里有一个专供小丫头们放松的地方,平时这样的天气里,她们肯定都凑在那里说个不停,今天怎么那么奇怪。

 

里面只有几个刚入行的小丫头,剩下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们告诉我刚才有一位姓江的先生把他们都叫到包厢去了。

 

江先生?我给自己倒了杯水,刚送到嘴边准备喝下去时那个小丫头又继续说:“就是刚刚点名要主管去的江先生。”看来是连一口水都不想让我好好喝了。

 

看着她们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羡慕的神情,我不知道应该做何感想,开心吗?毕竟像这样的天气还能有客人是很少见的,对我这个主管来讲也能拿到一笔奖金。

 

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开心起来。

 

一听说我领导的那些小丫头现在就在房间里陪着江洛衡,我的整颗心都在抽痛。

 

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打碎了牙也要咽进肚子里。

 

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安安姐,有一位姓钱的先生让您去一下。”

 

“请问哪一位是钱先生?”

 

服务生把我带到包厢门口就离开了,我自己打开门,向里面看了一眼。

 

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被人抓着胳膊拽紧了房间里,后背贴上一个宽厚的胸膛,鼻息间酒精的味道熏得我皱了皱鼻子。

 

圈住我的男人身形高大,处于醉酒状态的他手上的力气不小。

 

我快速地与他拉开距离,“不好意思钱先生,我是她们的业务主管,如果您对她们的服务不满意可以跟我说。”但是请不要随便动手动脚,当然这最后半句是不能说出口的,我也表达了委婉的拒绝之情。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脸上挂着客气的微笑,希望没有惹这位客人觉得不快。

 

“呵——”一声不屑的冷笑,我的眼神向沙发的一角看去,江洛衡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身边还有有五六个小丫头,她们端着酒一脸好奇。

 

“我说的没错吧钱总,这个感觉的你没尝过吧。”江洛衡扬了扬头,对站在我身边的男人说到。

 

他口中的钱总拍了拍手,把我刚刚的拒绝视为空气,伸出手又把我拉了回去,“那我可得亲自体验一把才能比较得出来。”

 

他的手隔着衣料在我的腰上游走,慢慢地转移到我的胸前用力的捏了一把。

 

他把头埋在我的肩膀处伸出舌头舔了舔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我的浑身一颤,死死地咬住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我抵着他的胸膛想退到安全范围,但是这明显的抗拒让眼前的钱总很不高兴。

 

“小贱人,是不是对你态度太好了?”

 

一耳光重重地落在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看向了江洛衡。

本文标签:双腿打开绑在刑床惩罚男男双性

上一篇: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我揉她的胸好大好爽

下一篇:美熟妇欲仙欲死-美妇警花的堕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