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手指推进合欢丸啊好深-医生又粗又大H

2021-06-15 09:41: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马上带孩子到第一人民医院来。” 我刚从幼儿园接到女儿,就接到了老公的电话。 “舟行……” 我还没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就挂了电话。 难道是婆

马上带孩子到第一人民医院来。”

 

 文学

我刚从幼儿园接到女儿,就接到了老公的电话。

 

“舟行……”

 

我还没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就挂了电话。

 

难道是婆婆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这两天他都没有回家,说是婆婆住院了要照顾,让我顾着孩子。

 

我这么一想着,马上抱起了女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我打听到林舟行挂号的病房便抱着女儿直冲上去,却想不到会听到这么一出惊天的阴谋。

 

“舟行,你说图图会不会有事?我好怕......”

 

一道熟悉的声音挡住了我的脚步,这是舟行老家表姐华安安的声音,她上个月离婚之后,独自带着儿子,因为没有找到房子,就一直住在了我们家。

 

难道是图图出了什么事吗?

 

我心中狐疑,抱着坐车途中睡着了的女儿就要推开门。

 

“呜呜呜,我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到你身边了,孩子又得了病,你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华安安的声音凄婉无比。

 

这话怎么说得那么别扭?鬼使神差地,我放下了推门的手,抬起眉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林舟行将华安安搂在了怀里,柔声地安慰道:“没事的,图图不会有事的,图图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让他有事呢?”

 

我瞬间如遭雷击,僵住了自己的身子。

 

图图是他的儿子?

 

那华安安呢?

 

他们不是表姐弟吗?

 

我忽然觉得浑身发寒,就像猛地掉进了冰窖,林舟行他居然瞒着我生了个这么大的儿子,还冠冕堂皇地接进来家里住着?

 

枉费我还这么好心好意给她们找房子!

 

难怪找了那么多的房子都不满意,她根本就是不想搬走的!

 

“可是图图的病——”华安安紧紧抱着林舟行的脖子哭嚎,“图图的病治不好怎么办?”

 

“别乱想了,怎么会治不好呢?我不是让余向晚带着林兮过来了吗?只要配对了骨髓,马上就能给图图做手术,他们是亲姐弟,一定能成功的,图图会痊愈的。”

 

“可是向晚会同意吗?毕竟林兮还这么小,会不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

 

“轮得到她不同意吗?林兮是女儿,图图是儿子,能比吗?”林舟行摸了摸华安安的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怀中熟睡的女儿,她甜美静好的面容就如同天使一样,我心里一阵刺痛,气得嘴唇都微微开始颤抖。

 

不行,兮兮还这么小,身体又不好,不能让她捐骨髓!

 

我压抑住心中复杂又汹涌的情绪,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打算抱着女儿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兮兮却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声音甜甜的对我说道:“妈妈,我们到了吗?”

 

“嘘。”我赶紧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转身往电梯方向跑。

 

“妈妈,怎么了?我们不是找爸爸吗?”兮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同往常一般笑着问道。

 

“向晚,兮兮,是你们吗?”我刚想出声,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林舟行探出身子往这边看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按了电梯。

 

“向晚,余向晚!”林舟行显然也认出了我,赶紧冲了上来,要拦住电梯合上。

 

万幸的是,他没有来得及,电梯成功往一楼下降了。

 

“兮兮,我们现在赶紧回家,不,我们回外公家里去,爸爸他想要你打针,我们兮兮不打。”

 

我紧紧地抱着女儿,心有余悸地对女儿解释道,就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爸爸为什么要我打针?”兮兮歪着头问道,“我又没有生病,我才不要打针。”

 

“对,兮兮没有生病,所以不用打针,爸爸他——犯傻了。”

 

现在对于爸爸这个词,我每说一次就觉得如鲠在喉,吞吐不是,梗得自己的喉咙直发痛,就连声音都有点哽咽。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我怕林舟行追上来,所以一刻都不敢停留,抱着女儿不要命地跑了出去。

 

我心神不宁,动作慌张,刚冲进医院大门,就险些撞上了一辆车子。

 

然而更糟的是,林舟行已经差不多追上我了,他人高腿长,还不断叫唤:“余向晚,你给站住!放下孩子!”

 

情急之下,我冲上前去,猛地拍着差点撞上我的这辆车子的车窗。

 

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了下来,露出一张惊为天人般冷峻的脸庞,单单是一个侧脸,就完美得令人窒息。

 

“有事吗?碰瓷?”男人的声线清冷,带着一股矜贵的味道,完美的脸庞轮廓逆着光,勾勒出光彩迷人的剪影。

 

“不不不,先生,搭个车,有坏人在抢我的孩子,求求你载我一程!”我语无伦次地说着话,紧张得舌头都在打结。

 

“妈妈,爸爸不是坏人啊。”紧要时刻,兮兮却不合时宜地插嘴了。

 

而林舟行的脚步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大:“余向晚,你给我把孩子留下!”

 

我见男人不为所动,急得快哭了,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打开门让我躲一躲吧,我给你车费也可以。”

 

 

第二章 我要和你离婚

 

然而这个冷血的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淡淡地摞下了一句:“我对你的家务事不感兴趣。”

 

随后,他就摇上了车窗,缓缓发动了车子。

 

几乎是同一时刻,林舟行追了上来,使劲拽住了我的手腕,冷声道:“余向晚,你跑什么!”

 

我反应很激烈,猛地甩开了他的手,紧紧抱住了自己怀中的女儿,忍不住崩溃嚎哭道:“林舟行,你不是人!我不会把女儿给你的!”

 

林舟行本来温文尔雅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目光狠辣地盯着我,声音冷漠得如同仇人:“你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了什么?我什么都听见了!你无耻下流卑鄙冷血!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人渣!”我气得发疯,情绪完全失控。

 

这里是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林舟行他有些顾忌,没有跟我争吵,却从女儿身上下手,诱哄道:“兮兮,你到爸爸这儿来好不好?爸爸给你买变形金刚。”

 

“爸爸我不要打针!”女儿虽然喜欢玩具,可是还是怕痛占了上风,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

 

可能是我刚才那一哭嚎动静太大,有不少路人纷纷围了上来,打算看热闹。

 

“你生病了就是要打针。”因为被围观,林舟行有些急躁,干脆上前动手抢夺孩子。

 

我心里一惊,赶紧大喊大叫起来:“林舟行!你敢抢我女儿!我不会同意的!我要报警,赶紧帮我报警!”

 

“你这个贱人!”

 

林舟行气急败坏,忽然出手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然后猛地从我手上夺过了孩子,声音提高了两度,“你跟着野男人私奔我也不追究你了,但孩子现在发着烧,你还要带她跑,你有没有一点人性!”

 

我冷冷地摞下这句话,便抱着兮兮大步往医院里走,我看见本来掏出手机要报警的路人都顿住了动作,满脸鄙夷地望着我。

 

这个天杀的王八蛋,为了抢孩子污蔑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诅咒我女儿发烧,真的是有够恶心的了!

 

“林舟行,你个人渣,你把我女儿还给我!”我一刻也不敢耽误,飞也似的追了上去。

 

然而我还是晚了一步,我追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兮兮已经被送进手术室做配对了,亮着灯的病房外,是一脸冷漠的林舟行和一脸焦急的华安安。

 

我顿时就红了眼,扑上去狠狠撕扯着林舟行的领带,声嘶力竭道:“你个王八蛋,你个人渣,女儿还那么小,你为什么要这么冷血!!”

 

林舟行全神贯注地关注着病房,不耐烦地将我推开,力度很粗暴,冷声道:“余向晚,你闹够了没有!就做一下骨髓捐赠又不会死!你瞎激动什么!”

 

我实在没法接受这样的话居然是从兮兮的亲生父亲口里说出来的,难道他的儿子就是人,我女儿就不是人吗?

 

我愤怒得浑身颤抖,红着眼瞪着他,恨不得用眼光将他凌迟。

 

“妹妹,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让兮兮救救我们图图,求求你——图图那么可爱,你不是也很喜欢他吗?”华安安见我反抗的情绪这么激烈,上前捉住我的手,满脸泪水地跪了下来,哭求道,“只要图图平安无事,我可以回乡下去,我保证不干扰你们的生活。”

 

“安安,你起来。”林舟行上前扶起了摇摇欲坠的华安安,冷眼睨了我一眼,不以为然道,“你别担心,她不敢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她就是被我养着的废物一个,她敢说不?”

 

此时此刻,我看着眼前紧紧相拥着的狗男女,只觉得浑身的气血都在逆流,简直气得要爆炸。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手心里,恨意肆虐,像一只嗷嗷哀嚎的困兽。

 

“林舟行,我要和你离婚!我绝对不会让兮兮捐骨髓的!”我死死地盯着他,冷声道。

 

“离婚?”

 

林舟行嗤笑一声,“离婚了你吃什么?喝什么?你去睡天桥底吗?就你那个娘家,你以为他们会收留你?”

 

他眸光讽刺地扫了我一眼,声音冷酷,“你现在就是一个一无所长的黄面婆,离了我,你饭都吃不饱。”

 

我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剥光了衣服暴露在众人审视的眼光中,正要反驳他,手术室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掉了口罩,从里面走了出来,神色凝重.

 

我冲了进去,一把抱起了兮兮,声音哽咽:”兮兮,你怎么样?”

 

“妈妈,叔叔给我打针,好痛。”兮兮一直都很怕痛,虽然打了麻醉,可是不适感还是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心里五味陈杂,辛酸得无以复加,默默地给她擦了擦眼泪。

 

我抱着孩子沉着脸离开了医院,现在我跟林舟行已经是撕破了脸皮,真的是一眼都不想再见到他。

 

可他说得也对,自从有了兮兮,我就一直辞职在家,现在已经四五年过去了,我确实已经跟社会脱节,娘家又是那样的状况,我真的是无路可去。

 

我看着兮兮,犹豫再三,还是将手里的行李放了回去,忍不住崩溃大哭起来。

本文标签:医生又粗又大H

上一篇: 取精时与护士激情-和三个男人的4p经历

下一篇:70岁老太婆A片/与闺蜜一起伺候男朋友3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