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做那个摩擦会流水吗-我在野外被陌生人填满

2021-06-15 09:49: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时候我爸还是小老板,有点钱,某一天晚上他酒驾,出车祸死了。 那时候,我爸刚跟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扯证结婚。 那女人很漂亮,身段妖娆,标准的九头身身材,胸前饱满,屁股后翘,尤

那时候我爸还是小老板,有点钱,某一天晚上他酒驾,出车祸死了。

 

那时候,我爸刚跟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扯证结婚。

 文学

 

那女人很漂亮,身段妖娆,标准的九头身身材,胸前饱满,屁股后翘,尤其是一双勾魂的眼睛,别说我那死鬼老爸,就连我都有些受不了。

 

可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爸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没到五十就签订了遗嘱,而遗嘱的唯一受益人却是这个女人……

 

说句不好听的,我是个废材,仗着有点小钱,花天酒地,交了好多狐朋狗友,身边从没缺过女孩子,什么俄罗斯的大洋妞,小日本的雅蠛蝶都被我玩过无数次。

 

上到中年妇女下到学生妹,都尝过我人间大炮的滋味。

 

可我完了,我被我那无情无义的后妈扫地出门,我爹那么多房子,一套都不留给我,短短一夜之间,我从富二代变成了过街老鼠。

 

那晚我和哥几个聚会,我说:“兄弟们,我完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哥几个义愤填膺,频频劝酒,还说:“小飞,跟她打官司,把钱都要回来,咱们还是兄弟。”

 

我说:“要不回来了,永远要不回来了。”

 

哥几个给了我顿送行酒,就再也不搭理我了,还牛逼哄哄的说不是一个圈子别硬往里挤,不然就揍我。

 

妈的,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那几天我疯狂的刷信用卡套现,过着残存的“富裕”生活,整天醉的不省人事,心想就这么喝死算了。

 

可我没死成,反而要面对残酷的现实,还钱!

 

银行天天给我打电话,有个女孩说话最恨:“你是死爹了还是死妈了,有钱借没钱还,算个什么东西!”

 

我像个幽魂一样游荡在街上,饿的前胸贴后背,看见垃圾堆里有一个肉包子,虽然有些脏,可看起来还能吃。

 

我瞧着四下无人,捡起来就要啃,可一只流浪狗过来,冲我汪汪直叫,露出森然的牙齿。

 

“都是天涯沦落狗,就别跟我抢了吧。”最后,我被那只狗追了两条街,还是把肉包子扔给了它,妈的,人不如狗啊。

 

我也想过找一份正经工作,可我啥技能都不会,又欠了一屁股债,一个月那点工资不够还利息的。

 

有啥活能来钱快,还不累呢?

 

就在这时,我看到电线杆子上的招聘启事。

 

招聘公关,月入过万!

 

我揉了揉眼睛,这种小广告我见得多了,能是真的吗?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电话打过去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女人的声音,我问一些待遇问题,她说没有固定工资,全靠提成,但提成很高,赚的钱跟公司对半分,日结。

 

我又问,对自身有什么要求吗?

 

她说身材好,长的不差就行,别的没特殊要求。

 

我眼睛一亮,自问我长的还可以,以前经常打篮球,身材也不差,肌肉都一块一块的,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

 

丝足洗浴中心。

 

我站在这块醒目的牌子旁看了看,以前也经过这里,可没想到这里却有这种服务,在门口等了一会,就有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穿着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一套包臀裙将其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她面容冰冷,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主。

 

她应该就是刘语了,电话里跟我说话的女人。

 

“语姐,你好,我是陈飞。”我微笑着打招呼。

 

她在我身边站定,一双长长的眼睛在我浑身上下瞅了个遍,还着重在我屁股上看了一圈,我浑身被盯的难受。

 

那种眼光好像在看一件货物一样,这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想当年我在挑选坐台公主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形象还可以,以前做过吗?”她双手环抱,居高临下的说道。

 

我有点不习惯她的态度,不过我也清楚,我现在不名一文,只有努力赚钱把信用卡的钱换上才是正经。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做过,说实话,我只是听说过男公关,男公关也叫鸭子。

 

以前还对这个职业相当不屑,就跟对鸡不屑一样。

 

可没到,我今天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她点点头,说:“你跟我进来吧。”

 

我老老实实的跟在她身后,洗浴中心在二楼,有十几个台阶。

 

我的眼睛不自觉的就看到了她的臀部,一抬腿,就把丝袜的根部露了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体有了点反应,也许是我最近一个月没有干那事的原因,生理有需要了。

 

刚到二楼,门口就有两个强壮的男人在那候着。

 

“呦,语姐,又来新人啦,长的不错嘛。”一个男人嘿嘿一笑说。

 

“赵刚,这个人以后跟你了,今晚你看着安排,行就留下,不行就滚蛋。”说完,她就进了办公室,不再理会我。

 

赵刚对刘语很客气,一直笑眯眯的,等她关上门,才过来拍了拍我,说:“哥们,生的熟的?”

 

我“啊?”了一下,他一笑说:“问你有没有做过?”

 

我只能实话实说,说我没做过,是个生瓜蛋。

 

他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哥们,进了这一行,想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啦,你想好了?”

 

“刚哥,我也是迫不得已,急需用钱,谢谢刚哥提醒。”我客客气气的说道。

 

“哎,进咱们这一行的,谁没有点难言之隐呢?跟了我,以后就是兄弟了,我罩你。”

 

他随后带着我去换衣间换了一套工作服,说是工作服,倒是跟睡衣有点差不多。

 

他上下看了我一眼,满意的说:“嗯,不错不错,你小子今天运气好,刚来一个老客户,一直嚷嚷着要新货,正好你顶上。”

 

 

第2章 新玩法

 

他看出我紧张,说:“放开点,第一次都这样,你记住,客户是玩来了,只有你侍候好了,大把的票子就来了。”

 

来到皇后厅门口,刚哥眉头一皱,对我严肃的说:“小飞,咱们这一行虽说是取悦女人,可有一条你一定要记住。”

 

“啥?”我问。

 

“规矩就是,卖艺不卖身,要卖也可以,绝对不能在洗浴中心卖,你记住了吗?”

 

我不晓得里边的关系所在,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行了,开门吧。”

 

我把门打开,刚哥头前进去额,我紧随其后,一踏进这道门,我就再难回头了。

 

包间了有一张水床,床上躺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说不出什么美感,乳房已经下垂了,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脖子上挂着金项链。

 

身上穿着一套名牌服装,可在她身上却没有一点气质,总的来说,富婆一个,还是暴发户的那种。

 

女人在摆弄手机,听见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了我,顿时眼睛一亮,将我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这次的货不错嘛。”

 

我的心狠狠的扎了一下,把我说成货?麻痹,我竟然成了货物,这是何等的我艹!

 

当年我玩过那么多小姐,也许今时今日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报应吧。

 

赵刚把人领到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她,刚才经过短暂的培训,我已经大致了解了全套流程。

 

毕竟这玩意不是技术活,而是出卖色相的活,没多大难度。

 

“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女人色眯眯的看了看我,嘴角上扬,想要摆出一副妩媚的样子,对我说:“998的套餐。”

 

这个套餐是最高档的,服务项目也最多,我来到浴缸边上,把水放上,又撒了一些花瓣上去。

 

水放好了,中年女人迫不及待的来到我身边,一直给我抛媚眼。

 

我心里有点恶心,刚才我还蠢蠢欲动的生理需要,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女人柳眉一皱,啪的就给了我一巴掌。

 

“真他妈是个新货,啥都不懂,老娘给你点好脸了是不是,还不给我脱衣服!”

 

我的尊严好像玻璃一样破碎了,从进洗浴中心到现在,我一直绷直,直到现在,终于绷不住了。

 

被打了一巴掌,反而放开了,甚至有点解脱,我这算不算是犯贱?

 

我一件一件的把她名贵的皮给脱了下来,从里到外,一件不留。

 

然后她让我跪在浴缸边上,踩着我的后背进了浴缸。

 

就跟古代一样,我扮演的是小太监,她扮演的是女皇。

 

一百五十多斤的烂肉,亏得我身体好,不然非得压趴下不可。

 

她泡在热水里,舒服的哼唧了一声,“给我按按身子。”

 

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来到她的后面,有事给她揉肩,又是给她按摩太阳穴的,说实话,我按摩技术不咋地,可她却享受的跟什么似的。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中年女人是常客,知道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好在我完成了第一步,算是过了一关。

 

洗完了澡,她又踩着我的后背,从浴缸里出来了,我拿毛巾给她擦了一遍身子,真跟伺候皇帝一样。

 

她随即躺在床上,仰着头看着我,等着我下一步的服务。

 

“还傻愣着干什么,领班没跟教你怎么做啊!”她再次不满道。

 

我回过神来,连忙把精油拿了出来,倒在手上搓热,然后涂抹咋她的每一寸肌肤上。

 

胸部,臀部,甚至神秘的三角区……

 

中年女人受到了刺激,舒服的呻吟了起来,突然把我手放到那两个凸起点。

 

“小子,给我揉揉这个地方。”

 

没办法,我只能听从命令,手指在她的两个点上摸来摸去。

 

“嗯……对,就是这样,想不到你技术还挺好的,不是个处了吧。”

 

她开始渐入佳境了,可我却紧紧咬着牙齿,对这种淫靡的声音充耳不闻,甚至有点作呕的感觉。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说不定我还会有点感觉,可这个女人实在倒胃口,我小弟一个月没吃肉了,见到这坨烂肉也没一丁点反应。

 

“快点,用力,没吃饭啊,你姐我吃劲……”

 

我不断的加快速度,她是我的顾客嘛,顾客就是上帝,我要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就在这时,她突然坐了起来,带着一丝渴求的看着我说:“小子,用嘴给我弄!”

 

我擦,顿时我就傻眼了。

 

来之前刚哥跟我说过这种情况,可以答应,也可以拒绝。

 

毕竟男公关也是人,有些女顾客实在有点难以下口。

 

而我,恰恰是最悲剧的那个,第一个客户就让我难以下口。

 

“能不用嘴吗?您放心,我们这里有各种道具,保您满意。”

 

我刚一说完,女人又给了我一巴掌,扇的我眼冒金星的,差一点我就暴走了。

 

可我最后还是忍住了,混口饭吃不容易啊,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

 

“你他妈装纯,鸭子都做了,还不舍得下嘴?”

 

老女人屁啦帕拉,这顿给我骂,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本文标签:我在野外被陌生人填满

上一篇:老师痛你的太大了漫画-两根紫黑一进一出h

下一篇:含往她的小豆豆-安全的折磨自己的方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