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含往她的小豆豆-安全的折磨自己的方法

2021-06-15 09:51: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岑安安被摆放成跪趴着的姿势,屁股上结实的挨了几下,啪啪作响,全都被收录进了顾骁举着的摄像机里。 “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了……” 她胡乱的摇着头,脸上

文学

 

岑安安被摆放成跪趴着的姿势,屁股上结实的挨了几下,啪啪作响,全都被收录进了顾骁举着的摄像机里。

 

“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了……”

 

她胡乱的摇着头,脸上满是泪痕,身体却被顾骁大力的撞击到快要散架!

 

“呵,求我?你不是喜欢拍东西吗?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你说让你的新郎看到他的白月光这副模样会怎么样?”

 

顾骁狠狠地掰开她的双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望向旁边的摄像机!

 

“不要,啊!”

 

岑安安哭的更凶了,想闭上眼睛,可顾骁却偏偏跟她作对让她睁大眼睛看完这场活春宫!

 

“当年岑云也是那么求你的,说山路艰难求你不要上山,可是你呢!你是怎么拒绝她的!要不是你非得去山上拍什么日出,她就不会在和我的订婚前夕失足掉下山崖!我现在就让你尝尝这种在云端被踢下悬崖的感觉!”

 

岑安安痛苦的咬着唇,她早就被愧疚折磨了三年,为什么,为什么他又来找她?

 

她好不容易从那件事情里回过神来,就要和钟燃结婚,可顾骁却忽然出现狠狠地将伤口撕开!

 

“对不起,对不起……”

 

岑安安被撞得摇摇欲坠,可想起那个拍日出的早上,她浑身冰冷。

 

“对不起有用吗?岑安安,我一定拿走现在属于你的一切!看见了吗?你的未婚夫,马上就会收到这条视频!著名摄影师私生活混乱,婚前失贞,你猜他会怎么想?”

 

“别……”

 

“叮咚”一声,岑安安到底是晚了一步,视频已经发了出去!

 

顾骁正裸着身体摆弄着摄像机,岑安安脸色变得刷白,这会儿外面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顾骁得逞一笑,一把扯开被子将摄像头对准了赤裸的岑安安,“我的大摄影师,你未婚夫来捉奸了。”

 

“啊!”

 

岑安安惊恐一叫,下一刻,钟燃已经冲到两人面前,他双目赤红,明显是受了刺激,似乎撕心裂肺,“安安,你不是跟我说同学会吗!怎么跟他在一起,你们,你们还……”

 

画面太过淫乱,岑安安早就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刚那一幕,那一幕都被钟燃看见了。

 

她马上就要和钟燃结婚了,可是现在却……

 

“钟燃,你,你别问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岑安安痛苦的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顾骁冷哼一声,“钟先生,你冲进我的房间,跟我动手,问过我了吗?”

 

“你,是你威胁安安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

 

“啧。”顾骁随手扯过浴巾裹着自己,将缩成鸵鸟的岑安安提了起来,“告诉他,你是自愿的。”

 

“安安!”

 

看着顾骁已经阴沉下来的脸,岑安安太知道他血腥的手段,艰涩的从喉头挤出来几个字,钟燃还想发怒,已经被顾骁一拳打在肚子上疼的蜷缩在地上!

 

“钟燃!”岑安安心疼的想要冲过去,可人已经被顾骁搂着,他的手当着钟燃的面摸进了她的身下,暧昧的含住了她的耳垂,“乖,宝贝。你害死岑云的那刻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好,有骨气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她,求求你了……”

 

岑安安跪在地上抱着顾骁的腿不断地哀求,不远处钟燃脸色惨白的抱着肚子,“安安,别求他!”

 

“好,有骨气。”

 

“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放了他吧,钟燃有心脏病,经不起这么折腾的!”岑安安抱着他的腿不让他往前走,顾骁不屑的冷哼一声,干脆直接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按着她的头就是一阵狂吻。

 

很快岑安安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她恨死了这样的自己!居然当着钟燃的面对顾骁的吻和抚摸动了情!

 

“真贱。”顾骁拎开岑安安,整理好了两人之后立刻按了铃叫人将快要发病的钟燃拖了出去。

 

看着他被拖出去时那悲痛绝望的目光,岑安安在心里将自己杀死了千万遍!

 

她怎么这么下贱,伤害了钟燃的一片真心。

 

“怎么,哭了?”顾骁讽刺的抬起她的脸,白皙的脸上眼睛却是红肿的,嘴唇也肿胀一片。

 

像是被什么咬了。

 

“顾骁,你太过分了。”

 

她的声音嘶哑,控诉的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威胁感,顾骁耸耸肩,毫不在意,“你害死岑云就不过分?她死了,凭什么你要结婚过幸福的日子?你不羞愧吗,岑安安,被未婚夫抛弃的滋味怎么样?你马上就能成为钟家儿媳妇儿,可现在,砰,的一声,什么都没了,你活该!”

 

“你!”

 

岑安安的手臂刚刚抬起就被他攥住,顾骁盯着她愤怒地眼睛,将她狠狠甩开,又将三脚架和摄影机扶起来,声音冷漠带着恐吓,“岑安安,你加注在岑云身上的,我会一点一点让你慢慢尝!”

 

“所以,这辈子,下辈子,你都要为你做过的事情赎罪!”

 

说完,顾骁眼神阴鸷的抬起三脚架,使劲折断!

 

他折断的,不仅是岑安安喜欢的摄影机,还有她的翅膀……

 

她绝望的缩着在床边,顾骁却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像是一个从容的恩客一样,将三脚架扔到地上,像是扔垃圾一样。

 

“岑安安,我希望明天看见你和钟燃取消婚礼的消息。”

 

岑安安抽泣着,顾骁抽了一条蓝色条纹的领带在胸前比了比,随后冲她招了招手,“来,给我系上。”

 

岑安安摇了摇头。

 

顾骁眼神一冷,面色整个沉了下来,“过来。”

 

“我不。”

 

“那是我刚刚没喂饱你?还想被上?!”

 

一句话吓得岑安安刷的站起身,因为双腿酸软差点摔倒,而顾骁却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微凉的指尖划过白皙的肌肤,“乖。明天跟钟燃取消婚礼,做我顾家的儿媳妇儿。”

 

啪嗒,领带掉在地上。

 

岑安安惊恐的看着眼前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他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

 

“你,要作为岑云的替身留在我身边,这是你欠我的。”

本文标签:安全的折磨自己的方法

上一篇:做那个摩擦会流水吗-我在野外被陌生人填满

下一篇:警花穿着警服光着下身献身/与70岁老妇作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