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穿裙子去上学忘穿内裤-我在卫生间抬起老师的腿

2021-06-15 10:06: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季夏夏躺在帝豪酒店的大床上,不停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嘴里发出一阵娇吟,心里的那团小火苗越烧越旺。 “咔哒——” 酒店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高大

文学

 

季夏夏躺在帝豪酒店的大床上,不停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嘴里发出一阵娇吟,心里的那团小火苗越烧越旺。

 

“咔哒——”

 

酒店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黑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衬托出他完美的身形。

 

线条硬朗的面庞,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两条斜斜的剑眉微拧,深邃的目光里透出一丝冷峻。

 

慕少卿关上房门之后,伸手松了松领带,一次缜长的商业谈判让他感觉心绪有一丝烦躁。

 

突然从里面响起的女人娇吟声,让他神情微微一顿,目光中倏然凝起一丝冰寒。

 

他紧走几步,便看到了暖黄灯影下大床上,姿势撩人,衣服已经褪到了一半,春光乍泄的女人。

 

总有一些谈判商,会暗度陈仓地将女人送到自己的床上,期望借以能在谈判中获取一些额外的利益。

 

对此慕少卿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对女人并无多大兴趣,一般会将女人直接赶出房间。

 

这次也不会例外。

 

“出去!”

 

他俯下身去,靠近扭动的女人,试图擒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床上带离。

 

“我要!求求你……”

 

季夏夏却顺势贴上了他的身体,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微微喘息着。

 

温热的气息吹拂过他的耳根,一双芊芊玉手探入他的胸口轻轻地摩挲着。

 

居然有这么疯狂的女人?

 

慕少卿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试图从她的臂弯里抽身出来。

 

“滚开!”

 

季夏夏却顺势在他的怀里一拱,直接将他拱翻在了床上,而她也借机骑跨到了男人的身上。

 

感受着女人身体的温热,闻到一抹如兰似麝的馨香,一番纠缠后,他身下的某个地方居然起了反应。

 

这倒是有点意外,他原本是有某功能障碍的,所以这也是他对一般女人比较冷淡的另一层原因。

 

他如同星耀般的黑眸,凝视着身上满面潮红的女人。

 

那娇俏的脸蛋,水漾迷离的眼神,泛起情动的涟漪,丰胸细腰,肥瘦恰好。

 

看起来就像是一块诱人的甜点,似乎相当可口。

 

“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慕少卿目光深敛,语气中透出一丝狠劲。

 

说罢,他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动作粗野,如同剥粽子一般剥去了她身上的衣衫。

 

女人像是被解除了禁锢一般,在他身下扭动得更加剧烈,似是一种刻意的迎合,一番狂风暴雨随之到来。

 

……

 

熹微的晨光刺透落地窗帘的罅隙照在白色的大床上,季夏夏睁开眼睛,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首先感受到的是身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身体动了动,如同被车碾压过一般沉重。

 

“醒了?”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声线森冷。

 

季夏夏蓦然间转过头去,便对上了男人幽寒的目光。

 

此时的慕少卿侧卧在床上,一只手支着脑袋,正欣赏着眼前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

 

男人?

 

一个陌生男人?

 

季夏夏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面容俊朗,气质不俗,深邃的目光里看不出多大的情绪变化。

 

她微微愣了下,却又马上反应过来,长得再帅也不能成为他欺负自己的借口。

 

“臭流氓!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女人,你搞清楚一点!这是我的床,昨天晚上是你主动爬上了我的床!”男人霸道地回呛了她一句。

 

季夏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身边,看起来这里好像是一间酒店的高档客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记忆回到昨天晚上跟男友顾景泽在西餐厅用餐的一幕,听他说自己的工作和困惑,最后还喝了点红酒。

 

到这个地方,后面的记忆就变得模糊了。

 

问题应该是出在那杯红酒上!

 

可是,顾景泽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夏,如果我谈不成这个项目,就得不到升职的机会,就不能给你更好的未来……”

 

耳边突然浮现顾景泽在餐桌上说过的话,她心中一阵抽痛,他的老实和坦诚只是为后来所做的一切掩饰。

 

这个混蛋!为了谈成大单获得升职的机会,把自己给卖了!

 

 

第2章 :渣男和贱人

 

“你跟顾景泽之间有交易?”季夏夏克制着心中的刺痛问道。

 

“我不认识什么顾景泽,不过经常会有合作商将女人送到我的床上,你算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的!”

 

慕少卿不紧不慢地说道,然后裸着身子下床,当着季夏夏的面开始穿衣服。

 

季夏夏想不到,他居然丝毫都不避讳自己。

 

这身材,标准的运动型男,宽肩窄臀,胸肌坚实,醒目的八块腹肌。

 

看得季夏夏一阵脸红,赶忙别过脸去。

 

“没想到你还是个原装货?补过的?”慕少卿淡淡地说道。

 

有些合作商知道自己不近女色,对女人挑剔,所以,会变着花样想要制造点新鲜感。

 

补过的?

 

这句话既像是对季夏夏的一种提醒,也像是对她的一种嘲弄。

 

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去,居然还被人拿来质疑!

 

简直是一种侮辱!

 

她怒视着他,咬牙切齿地狠啐一句,“禽兽!王八蛋!”

 

慕少卿没有回应,唇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他将这视为一场钱色交易。

 

穿戴整齐后,他从床边的公文包里取出一张支票,用派克笔快速地添上了一串数字,随手扔到了床上。

 

“我可不白睡你,这是五十万,收好!我对你昨晚上的表现很满意!”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应召女郎吗?

 

季夏夏心里的炸药包立马被点燃了,她捡起支票几下撕碎,直接甩到了男人的脸上,碎纸屑在他面前如纷纷扬扬的雪花。

 

“收起你的臭钱,赶紧滚!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她虽然没有钱,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是吗?永不再见?”

 

小女人的反应,让慕少卿稍稍有些意外。

 

居然还有不喜欢钱的女人?更何况她主动爬上自己的床,难道不是为了钱吗?

 

慕少卿没有多说话,心里倒是对她产生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然后转身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男人离开房间以后,季夏夏坐在床上愣怔了片刻,她心里充满委屈和不甘。

 

她必须要找到顾景泽,当面对质,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她下床快速地穿好衣服,冲出酒店房间,乘坐电梯下楼。

 

身后的酒店客房,人去屋空,金色的门牌2809闪着幽冷的光。

 

季夏夏从帝豪酒店出来之后,打了辆出租车,直奔顾景泽租住的天水公寓。

 

从车里走出来之后,季夏夏的心里就窝着火,脚下也如同踩了风火轮一般。

 

她走到顾景泽租住的房间门前时,却突然放缓了脚步,举起的手也收了回去。

 

这个时候,从微微拉开了一点缝隙的门里,传来一阵激烈的喘息声。

 

“啊啊……景泽,人家的腰都酸死了,你好坏啊……”

 

这女人的声音,即便是季夏夏站在门口没有看见对方的脸,也已经听出来了,是何雨晴。

 

她跟自己在一个公司,季夏夏做设计,何雨晴主管人事。

 

所以,既是同事,又是平时关系不错的闺蜜。

 

这窝边草吃的,还真是有点猝不及防!

 

为了知道更多的真相,季夏夏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屏住呼吸想要继续听听他们后面的话。

 

“小妖精,你不是就喜欢我坏一点吗?来,咱们换个姿势!”

 

里面传来顾景泽的声音,让季夏夏感到一阵恶心。

 

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自己以前居然还那么爱他?

 

“景泽,你说昨晚上你把夏夏送到了谭总的床上,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何雨晴嬉笑道。

 

“呵呵……”顾景泽的语气里,透出一丝嘲讽,“跟她谈了两年恋爱,居然都没有让我睡,我只好做个顺水人情,把她送给谭总喽,那个老男人对处女有特殊偏好!”

 

“哼,你是为了公司副总的职位吧?毕竟谭总手里可是个大单,只要谈成了,公司副总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了吧?”

 

“小妖精,你今天话真多,我要好好地惩罚你一下!”

 

“啊,不要,好坏……”

本文标签:我在卫生间抬起老师的腿

上一篇:药吞不下去可以捣碎嘛-丝袜人妻排卵期被开宫

下一篇:sm调教女高中生-我要看你的球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