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伺候老太爷出精

2021-06-15 10:09: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手中捧着一杯红酒,高贵优雅。这,是她爱慕了13年的男人,一如以往,举手投足都能让她痴迷…… “你怎么还不走?”一杯酒喝完,宴遇琛嫌恶的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

手中捧着一杯红酒,高贵优雅。这,是她爱慕了13年的男人,一如以往,举手投足都能让她痴迷……

 

 文学

“你怎么还不走?”一杯酒喝完,宴遇琛嫌恶的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小女人。

 

“我、我不走,我签了协议的……”

 

女孩跟他晃了晃手中的合同,这个举动却刺痛了他!

 

宴遇琛猩红着双眼,从高脚椅上下来一把攥着周小乔的胳膊将人扔到床榻上,看着那双如受惊的小鹿似得眼神,心里越发烦躁:“协议?经过我同意了吗?周小乔你怎么这么贱,你就这么欠操?”

 

“不、不是这样的……”男人身上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灼热的气息让周小乔话都说不利索了:“我答应了阿姨要把孩子生下来……”

 

炙热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周小乔耳根发烫,可这看在宴遇琛眼里,越发觉得这个女人浪荡。

 

“答应了我妈?她给了你多少钱?”

 

“我没要钱……”

 

周小乔委屈巴巴的瞅着他,勾人眼睛含着春波,宴遇琛一拳打在她的耳侧,竟然觉得她这模样有些撩拨,他闭了闭眼,直接将人揪了起来丢出门外:“和你签协议的是我妈,你和她生孩子去吧。”

 

说完,“砰”的关上门。

 

一秒都不愿跟她多呆。

 

周小乔被扔了出来,羞耻沿着脚趾蔓延,可她依然倔强的咬着唇,总有一天,宴遇琛会发现她的好……

 

套房外,早就守着的狗仔对她指指点点。

 

“啧,你们看见了吗?想勾搭宴大少可没那么容易,有些人就是自取其辱!”

 

“是啊,真以为下药和宴少爷睡了一晚,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呢!”

 

周小乔听着他们嘲讽的嗓音,豆大的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七个月前,她醒来莫名和宴遇琛睡在一张床上,宴遇琛嫌恶的骂她,还让她不要说出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可,谁知道她居然怀孕了。

 

周小乔又惊又喜,谁知宴遇琛根本不承认这个孩子。

 

从八岁到现在,她只有一个梦想,就是嫁给宴遇琛,给他生儿育女。

 

周小乔将协议捡起来,失落的离去,可门啪嗒一下拉开,宴遇琛阴沉着一张脸站在门口,“都给我滚开!”

 

狗仔们纷纷撤退,他一把握住周小乔胳膊往外拽,周小乔欣喜:“遇琛哥哥……”

 

“闭嘴!别这么叫我。”宴遇琛怒,拉扯着她直接将人塞进了副驾驶,周小乔狼狈的抓着安全带:“我、我们去哪儿啊?”

 

“去医院。”

 

宴遇琛不耐烦的吼,吓得周小乔不敢说话,车子在医院停下,宴遇琛拖着周小乔到妇产科,看见做了人流手术的女人被搀扶着出来,周小乔有些腿软,挤出一个笑:“遇琛哥哥,你是要带我检查身体吗?我检查过了没问题的……”

 

宴遇琛没说话,这时过来一个医生,冲宴遇琛点了下头:“已经都安排好了。”

 

周小乔忽然懂了什么,她护着肚子往后躲,祈求的拽他:“不要,遇琛哥哥,我想回去了……”

 

“不行,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第2章 你杀了我吧

 

“不要!孩子马上就可以生下来了,这个时候不能打掉。”周小乔拔腿就跑,可男女力量悬殊,她一个趔趄就被宴遇琛抱了回来!宴遇琛不悦的将人抱起来丢在已经准备好的手术床上,威胁道:“好好待着,哪儿也不许去!”

 

“不!遇琛哥哥,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把它杀掉?!”

 

“因为,这个孩子是你怀的。”

 

宴遇琛说完,眼中不带一丝留恋:“动手吧。”

 

“宴先生,七个月的孩子,打掉很容易伤身体……”医生看着这幅状况,有些不忍心。

 

“你这么心疼生下来送你?”

 

“不敢不敢……”医生尴尬的抹了抹汗水,吩咐道:“还不快点做准备?!”

 

“好,好的。”

 

护士上手将周小乔死死的按在手术床上,她眼睁睁的看着宴遇琛冷漠的走了出去,喊得嗓子都哑了,可还是拗不过冰冷的器械直接深入了体内!

 

“不要……不要杀我的孩子……”

 

七个月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她早就跟孩子产生了亲密关系,周小乔无从反抗,粗粗的针管直接扎入了她的身体……

 

次日。

 

“不要啊!”周小乔从噩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闺蜜于落安的脸,她慌乱的抓住她的胳膊:“落安,我的孩子呢?他们、他们要杀了我的孩子!”

 

“小乔……”

 

于落安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周小乔突然懂了什么,猛地推开于落安,摸着已经平坦下去的小腹,下身依旧是撕裂般的疼痛,脸白如纸,动作缓慢的想下床,可却被人按住!

 

宴遇琛满脸不悦,黑眸凝视着她,咬牙切齿:“周小乔,你敢欺负落安?落安好心安慰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周小乔满脸的不可置信,不、识、好、歹?他亲手杀了她的孩子,他却还……

 

“要不是你给我下药,怎么会有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活着!”宴遇琛无视周小乔绝望的神情,依旧残忍的说到。

 

周小乔身心俱疲,看着冷漠的宴遇琛,潸然泪下,她下床慢腾腾的跪在地上,揪着宴遇琛的裤腿。

 

一下一下,磕头的响声传开,直到额头碰击大理石地面渗出了鲜红的血迹,她哑着嗓子祈求:“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和你有那一晚,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但是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周小乔!你起来。”

 

“小乔,你这是干什么,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周小乔不顾他们的劝说,只一下一下的磕头,“砰砰砰”的响声让宴遇琛心里有些难受,像是堵着什么。

 

“遇琛哥哥,孩子是无辜的啊,他也是一条小生命,你把他还给我,我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我真的不缠着你了!”

 

周小乔声声控诉,宴遇琛听着磕头的声音,心里有种难以明说的情绪:“孩子已经死了!你清醒点吧!都是你自己做的孽!”

 

说完,宴遇琛懒得跟她纠缠,直接离去,周小乔狼狈的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脸上满是泪痕。

本文标签:伺候老太爷出精

上一篇:sm调教女高中生-我要看你的球

下一篇: 70岁老太的奶头/男女下面摩擦什么意思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