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想吃你的大蘑菇/巨龙小子玩美妇

2021-06-15 10:32: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纸醉金迷。 男男女女们搂抱在一起,嬉戏喝酒。 唯独两个人却好像被隔绝了一样,分离开来。 封缄言冷淡的眼眸微眯,神情泯然的看着手中的骨牌,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摔在黑水晶

纸醉金迷。

 

 文学

男男女女们搂抱在一起,嬉戏喝酒。

 

唯独两个人却好像被隔绝了一样,分离开来。

 

封缄言冷淡的眼眸微眯,神情泯然的看着手中的骨牌,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摔在黑水晶的台面上。

 

“我赢了!”

 

四周的人连忙鼓掌称赞着:“钧座果然厉害,您想赢就没有输的时候。”

 

“你们怎知,我没有输过?”封缄言冷冷一笑,五年前他便输过,输的一无所有,离开汝城。

 

就在众人奇怪不已的时候,他蓦地站起身来。

 

门口,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连衣洋裙的女人,怯懦的站着。

 

封缄言款款逼近,她瑟缩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站稳,缓了缓心神,努动了一下嘴唇:“钧座,求你了,放过暮家吧。”

 

“你凭什么觉得时至今日我还会帮你?”封缄言凉薄的唇勾勒起来,带着满满的嘲讽。

 

暮凝语的手缴在裙摆上,头压的更低了。

 

一个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女人,手里捏着酒杯扭着纤腰走到封缄言面前,笑着调侃道:“钧座,这位是谁啊?这幅样子,可不像我们不夜城的姑娘啊。”

 

“哦?你不认识?这位可是在汝城富甲一方的暮家千金。”封缄言调笑着大掌握在了她的腰上,挑起了她的下巴。

 

女人瞬间好像没了骨头一样,依在他的肩膀上。

 

封缄言扬眉哈哈笑着,搂着女人坐到沙发里,继续喝酒。

 

暮凝语继续站在那里,等着。

 

渐渐地,酒喝得多了,一个肥头满面的男人拎着酒壶朝着暮凝语走过去,大着胆子打趣道:“暮大小姐,你这么一言不发的等着可不行,我看你还是陪我们几个喝上几杯,说不准钧座就答应你了呢!”

 

说着,男人的咸猪手朝着暮凝语的脸伸过去。

 

就在咫尺之间,突然。

 

“哐”一个洋酒瓶朝着门口砸去,摔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

 

男人一个哆嗦,转过头去。

 

封缄言的面色淡淡,若不是那深邃的眼眸里,透出凌厉的光来,所有都不知道他怒了。

 

在场的人不由的,瑟瑟发抖,识趣的逃也似的离开。

 

封缄言眼底阴云密布,声音陡然提高:“过来!”

 

暮凝语心提了起来,一步一停顿的朝着他走过去,站立在他的面前,不敢作声。

 

“怎么?求我啊,你不是要求我么!”封缄言凝视着她说道。

 

暮凝语咬了咬唇,良久,哐当一声跪在地上,卑微的说道:“封缄言,是我错了,你要是有恨,你尽管恨我、折磨我,只是求求你,放过暮家。”

 

她的声音哽咽着,就差哭出来。

 

封缄言莫名的烦躁,怒火蹭蹭的冒起来,他一把扼制住了暮凝语的脖颈,按进沙发里。

 

“好!要我帮你,你嫁给我!”

 

暮凝语一愣,有些错愕。

 

封缄言心中恨意渐浓,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喜欢用这种不知所措的神情,来搅乱他平静的心。

 

“怎么?不愿意?还是说……像当年一样,觉我高攀不上?”

 

 

第2章 搓洗

 

封缄言手中力度渐大,暮凝语呼吸困难,小脸涨的通红,艰难的从贝齿之间挤出来。

 

“我、我已经成亲了。”

 

封缄言动作凝滞。

 

不过一句话就将封缄言所有的理智彻底击毁,一字一顿像是数把尖锐的刀狠狠的扎进他的心底,刺的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他松开了手,暮凝语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暮凝语的脸色终于渐渐恢复的正常,小鹿般的无辜大眼,闪烁着晶莹的泪水,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

 

话还未说完,她便被他重新拽进了怀里。

 

吻像是狂风骤雨落下,倾城掠地,抢夺她所有的氧气。

 

暮凝语的手疯狂的挥舞着,想要推开身上的人,然而她越是挣扎,封缄言便越是拥有报复的快感。

 

大掌探入洋裙底,轻易的拽下底裤,压在身下,勾住她的腰,胯部弓起,准备进入。

 

暮凝语拼命的想要逃,她不能让他碰她,绝对不能!她已经坠入深渊,她不能再将他也一同拉下去!

 

可惜,她的力气太小,抵不过他的泰山之势,用力的侧过头去,慌张的喊出声来:“不要,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不嫌我脏么?我身上每一处他都亲吻过,你不嫌脏么?”

 

封缄言的动作再次戛然而止,看着身下的人儿蜷缩着,浑身颤抖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她总有办法,将他的心揉的稀碎,变成粉末。

 

“暮、凝、语!”

 

封缄言一拳砸进黑水晶的台面上,砸出一条缝来,水晶渣刺血肉里,滴答留着血,痛意却不及心中万分。

 

鲜红刺入暮凝语的心里,眼泪咻的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无助的哀求着:“封缄言,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求你……”

 

封缄言的手指微微颤动一下。

 

良久,狭长的眸里迸发出一道冷光,他扬起下巴,冷笑起来。

 

“暮凝语,你可知道,我这一生,从未输给任何人?”

 

“你、也绝对不会是个例外!”

 

他一把拽起她的胳膊,将她凌空拎了起来,以恨不得将她捏碎的力量,朝着隔壁里间拖去。

 

里间是一个浣洗间,全南洋派的装饰风格,正中是一个可容纳两人同浴的陶瓷浴池。

 

“你不是脏么?那我就给你洗干净!”

 

暮凝语来不及体会他的意思,就被封缄言扔了进去,猛地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探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封缄言的衣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尽数褪去,露出精壮的体魄来,小麦的肤色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分布着,其中有一条自小腹一直上到锁骨,几乎要将他劈开来。

 

这,就是他以三年时间快速崛起的代价么?

本文标签:巨龙小子玩美妇

上一篇:想吃你前面的那两个小葡萄/痴汉电车调教

下一篇: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睡70岁的老太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