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手捏着两个奶头-硕大蘑菇头挤开肉唇

2021-06-15 10:3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一眼此时的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被他死死按了回去,依旧被他以后入的方式狠狠折腾着。 毫无疼惜。 两年来,逸尘封每次同她欢爱,别说是亲吻,即便是看她一眼,他也不愿意,当真是讨

看一眼此时的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被他死死按了回去,依旧被他以后入的方式狠狠折腾着。

 

 文学

毫无疼惜。

 

两年来,逸尘封每次同她欢爱,别说是亲吻,即便是看她一眼,他也不愿意,当真是讨厌的紧。

 

完事后,逸尘封抽离,凤青青全身都像被马踩过一样,他从她身上下来,她双腿哆嗦着,艰难翻过身,看见他正提起亵裤,冷漠的脸上没有情欲褪去的痕迹,只有对她的嫌弃。

 

“凤青青,你很爽吗?”

 

逸尘封话语中讽刺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无论经历了多少次,凤青青还是不习惯,感觉到胸口有一刹那的刺痛,不等回答逸尘封的话,对方已经替她做了回答,“爽了,就去给梦澜治病,她刚才说疼了……”

 

疼?

 

床褥上都染上血了,她的疼,他难道就看不到?

 

他刚才用了多大的力,近乎在施虐,他不知道!

 

委屈涌上凤青青的胸口,“逸尘封,你我成亲两年,难道你就不能对我有一丝一毫的疼惜吗?”

 

“疼惜?”

 

逸尘封笑了,冷笑!

 

“本君为什么要疼惜你?你也配!”逸尘封的眸光深沉,语气加重了几分,“凤青青,这门亲事的结果,你从两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两年前你见不得梦澜同本君恩爱,硬逼着本君娶了你,两年后,你居然有脸跟本君谈疼惜!”

 

“不是,我——”

 

不是见不得,她是真的喜欢他。

 

逸尘封没有给她说出口的机会,“不是什么!我什么?怎么,你自认为是天族的帝女,是个男人就该爱上你?本君就该爱上你!凤青青,别太高看了自己。”

 

他恶狠狠说完,催促道:“别废话了,快去给梦澜治病,她该等急了。”

 

是啊,是她太高看了自己。

 

当年,大家都知道四海八荒有一场盛世婚礼,战鬼族的大将军,贵有战神封号的逸尘封,以鲛人泪为聘礼,风风光光娶了天族的帝女凤青青,可是却鲜少有人知道,这场婚礼还有让世人垂涎的鲛人泪,皆是凤青青讨来了。

 

逸尘封娶她的目的很简单,因为她贵为天族帝女,凤血可滋养万物,而逸尘封心中的挚爱,梦澜因久病缠身便需要她的凤血滋养,得以续命。

 

而她便是用这个目的,让他娶了她。

 

逸尘封一直觉得,她是因为嫉妒梦澜,嫉妒这个曾经伺候过她的丫鬟,竟然得到了战神的宠爱,所以硬逼着他娶了她。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当年,群仙宴上,她远远看到一袭白袍的他坐在桃花树下,旁若如人的品着杯中的酒,让她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只此一人的感觉。

 

所以即便清楚这门亲事的起点没有爱,过程也许不尽人意,可就为了那点可笑的爱,她想要坚持。

 

因为靠着女人的直觉,她总隐隐的觉得,逸尘封为梦澜所做的一切,也许不是爱,而是弥补。

 

可事实让她发现,一切不过她错的太离谱。

 

两年来,他对她不闻不问,只有在梦澜需要换血时,他才会在当夜赶来,狠狠地折腾她,不知道何时起,形成了这样的定律,他爱她一次,她就为梦澜治病一次。

 

……

 

凤青青换好衣服,那一处疼得厉害。

 

可还是撑着疲惫的身体,赶往清雅居,因为他刚才“疼爱”过她了,不是嘛。

 

刚进清雅居,看到梦澜正往身上套衣服,来不及遮掩的肩上,脖子上全是青红的痕迹,凤青青才刚跟逸尘封欢爱过,自然清楚那痕迹的意义。

 

“让凤妹妹见笑了,我知道尘封刚从妹妹那回来,有些累,想他歇息,可他偏要来折腾我,哎,为了我,他实在太任性了,现在又让妹妹来给我输血,难为妹妹了。”

 

梦澜的话说的得体,可是两年来,也足以让凤青青看透她的本性。

 

这也是为什么,被逸尘封折磨了两年,明知他那么讨厌她,凤青青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梦澜,逸尘封知道你善良伪装之下那颗善妒的心吗?”

 

 

第2章 :妻不如侍

 

某人脸上挂着的歉意瞬间凝固,化为了一丝冷笑。

 

“我善妒!那都是因为谁?”梦澜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凤青青硬生生受下来,脸有些麻。

 

“我善妒,你去告诉尘封啊,让他知道,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爱他,因为爱他,见不惯你凤青青明明得不到他的心,却又霸占他的人,令人作呕。”

 

怨毒的话语,说的煞有介事的,让凤青青的胸口闷得厉害。

 

其实这样的想法不是没有过,比如,告诉逸尘封,梦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善良体贴,温顺可人,但是她不敢的,她怕他给她的答案是,即便梦澜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也是爱着她的。

 

就像,无论逸尘封对她如何,她也还是爱着他的一样。

 

爱上,让人卑微。

 

逸尘封欺负她,她认,因为那是她自找的。

 

可她天族的帝女,还没沦落到被一个当初伺候过自己的丫鬟教训,凤青青抬起头,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了梦澜的左脸上,讥讽道:“梦澜,你可还记得,你曾经不过是伺候我更衣的丫鬟。”

 

梦澜捂着脸,含恨看着她,突然那恨化为了嘴角的一抹笑意。

 

凤青青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会离开清雅居的,离开战鬼族的,我不跟你争尘封了,你不要再打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好疼啊,不要再打我了,尘封,你在哪,你快来救救我啊,尘封……”

 

这般凄惨撕裂的吼叫,结合梦澜刚才嘴角的笑意,傻子都知道,身后熟悉的气息是谁传来的。

 

凤青青面色不改,扬手对着梦澜的右脸又是一巴掌。

 

梦澜的话说的那么凄楚,满足她。

 

凤青青还想连扇几巴掌,才解气,手腕被来人抓住,逸尘封的力气很大,被抓疼的手腕刚舒缓了几分,凤青青就被逸尘封当面甩了一巴掌,很重很重,重的凤青青当即摔在地上,嘴里有了味,眼角也有些湿润。

 

“凤青青,你怎么能如此狠毒,梦澜要是有点什么,本君要你的命。”逸尘封什么都没问,认定了是她挑事。

 

“哈哈……”凤青青抬起头,望向逸尘封,忍了两年的眼泪,在这一刻居然没能忍住,“她能有点什么?两年来,得我凤血滋养,凡人都能修成仙了,逸尘封,枉你战鬼族赫赫有名的战神,难道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她伪装的,刚才,是你的好梦澜,先动的手!”

 

梦澜躲在逸尘封身后,瑟瑟发抖着,只一个劲说:“好怕……”

 

柔弱的样子,是个人都心疼!

 

反观凤青青,仗着自己身份尊贵,那一副逼问人的丑陋嘴脸,就更加让人厌恶。

 

她眼底流露的委屈,逸尘封自然是看不见,冷冷道:“梦澜打你又如何?那是你该!”

本文标签:硕大蘑菇头挤开肉唇

上一篇:大白天的城中村坐着等客-终极虐乳sm俱乐部

下一篇:他的东东很长很大很黑|看着娇妻被医生玩出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