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适应不了他的尺寸-女人站着被舌头伺候

2021-06-15 10:42: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念念,念念......” 男人口齿不清的喊着,手掌疯狂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可从他口中喊出来那两个字时,余笙已是浑身僵硬。 他们结婚那么多年,该有都有了,为什么每次醉酒,他

文学

“念念,念念......”

 

男人口齿不清的喊着,手掌疯狂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可从他口中喊出来那两个字时,余笙已是浑身僵硬。

 

他们结婚那么多年,该有都有了,为什么每次醉酒,他都会喊她余念念,那个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随着他频繁的进出,余笙感觉肚子越发疼的厉害。

 

她终于忍无可忍,摆脱他扣着她腰肢的手,转过身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唐时,你清醒点,我不是余念念!”

 

余笙的大叫让男人脸色一冷,粗鲁的把余笙拽起来,撞向墙壁,抬起她的腿,从正面攻入,疼的余笙又是余笙尖叫。

 

“唐时.....我肚子,好痛.....”

 

唐时却仿佛没听见,发狠的冲刺,余笙觉得有什么从体内流了出来。

 

低头看到大腿上的鲜血时,余笙整个人都发颤了,拼命的挣扎,发了疯的大叫着:“唐时你放开我,我的孩子!孩子!”

 

.....

 

“对不起唐先生,唐太太肚子里的那个,没保住.....”私人医生说的小心翼翼,还瞥了两眼,站在窗边一言不发的男人。

 

凌晨被叫过来时,私人医生是真被卧室的凌乱给吓了一跳,唐太太满身都是血,尤其是下面,简直跟泡在血水里似的。

 

做那种事把孩子弄没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人还没死吧,没死你可以走了。”唐时说,看都不看病床上的余笙,大步离开,吩咐佣人:“再找两个人来照顾,别让她死了。”

 

“好的,少爷。”

 

私人医生看了眼床上的余笙,两手放在肚子上,也不知道想什么,一会皱眉一会笑的,他摇了摇头,收拾东西离开。

 

连续三晚,余笙双手扶膝的坐在窗台边,一声不吭。

 

她以为,即便唐时不爱她,等她怀了孕,生下他们的孩子,一切就都会好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这么狠心的杀害孩子,甚至连一丝愧疚的心思都没有!

 

“这包真好看。”

 

房门外传来余念念喜悦的声音,一旁的佣人跟着附和,“是啊,唐少对余小姐可真大方,几十万的包,看都不看一眼就给买回来了!”

 

这话说到余念念心坎里了。

 

想当初余家与唐家联姻,唐家放话所娶之女必须为余家长女,而她母亲嫁入唐家这么久,一直连个名分都没有,连累的她这个没名分的女儿根本没资格嫁给唐时。

 

她为此还难过了很久,可如今看来,唐时哥哥的心可都在她身上,让那个余笙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唐太太又能如何?

 

唐时瞟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她还在里头?”

 

“是啊,太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了,不吃不喝,再这么下去,怕要出人命了!”

 

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孩子,竟让她拿命来搏?

 

唐时对此明显是有些不悦的,“既然她想死,那就让她死好了!”

 

左右不过闹出人命后,他还得给余家一个交代。

 

“阿时!这怎么能行!姐姐刚失去了孩子,心里正难受着呢!”

 

余念念适时的开口,一副善良的嘴脸,“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让姐姐‘张口’吃饭!”

 

“嗯。”唐时皱眉看她,应了一声,算是默认。

 

 

第二章 染上毒瘾

 

下午三点,唐时正好接到公司高管的电话,有一个跨国会议要开,亲吻了下余念念的面颊,女人娇羞的和他道别。

 

等唐时走后,余念念的脸登时就冷了下来,抬眸望向三楼拐角的房间门。

 

“姐姐!”

 

余笙正蜷缩在窗边,忽然身后传来了高跟鞋声,只见余念念手里把玩着一根针管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知道她不怀好意,余笙提高了警惕,并不想搭理。

 

余念念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执起她的手,啧啧道,“做.爱能把孩子做掉,阿时对姐姐还真是有些残忍呢!”

 

余笙想把手抽出,可几天的滴米未进让她并没有太大的力气。

 

余念念也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抓着她的腕,“姐姐你是不知道,阿时在床上,对我有多么的温柔!”

 

她故意说得很夸张,“生怕弄疼了我似的。有一次完事儿后我下面疼,他干脆背着我逛街呢!”

 

每听见余念念说起她和唐时的床事,余笙的心都会痛一下。

 

疼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嘘!”

 

余念念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拔掉针管上的透明塑套,将针管往余笙的手背上狠狠的戳了进去。

 

“啊!嘶!”突来的疼痛,让余笙立刻反抗了起来,想挣脱开来。

 

可余念念的职业本就是护士,她迅速的将针筒里的液体注射进余笙的体内,然后拔出针管,笑的人畜无害。

 

“怎么样?不疼了吧?”

 

“你往我身体里注射了什么?”余笙揉着手背上刚扎的针眼,身体却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想要翻滚的狼狈动作。

 

“这可是个好东西!能让姐姐欲.仙.欲.死呢!”余念念说道。

 

余笙不笨,立刻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猛的扬起惨白如纸的小脸,“你!你竟然!”

 

海洛因!

 

一定是海洛因!

 

余念念竟然给她注射了毒品!

 

“你是不是疯了!”余笙咬着牙。

 

“我怎么会疯了呢!姐姐不是不想吃饭吗?那么就这样好了,等毒品发作的时候呢,姐姐就来问我要饭吃,好不好?”

 

她余念念还真想看看,这所谓的余氏长女,是如何卑微的跪在她的面前,祈求她施舍一碗饭吃!

 

“啊!”没过半刻,余笙就感觉到了蚀心的痛苦。

 

她指甲都抠进肉里,无意识的喊着,“好难受……”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分崩离析。

 

“姐姐,你求我呀,求我给你一口饭吃……”

 

余念念蹲下身,像是着了魔一样,轻轻呢喃,“你知道你嫁给阿时的那天,我有多难受吗?你知道我背着余家私生女的包袱,有多痛苦吗?你体会不到吧?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姐姐了呢!”

 

余笙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任由余念念出言羞辱她,她死死的咬着牙,“想让我求你?除非我死!”

 

“不!你可不能死!”余念念眨了眨‘无辜’的大眼,“你死了,我玩儿谁去啊!我要把你给我的疼和痛,千倍万倍的还给你呢!”

 

余念念站起身,嫌弃的搓了搓双手,转身走了出去。

 

本文标签:女人站着被舌头伺候

上一篇:他的东东很长很大很黑|看着娇妻被医生玩出水

下一篇:女同学上课老看我怎么办-皇上扯肚兜吃双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