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轻一点太大了进不去|精子喷了老师一脸

2021-06-15 10:53: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还有太多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 顾温暖转身,将化验单子果断的投入垃圾桶里,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驾车离开医院,顾温暖跟往常一样,打算去看望靳南城的爷爷

我还有太多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

 

 文学

顾温暖转身,将化验单子果断的投入垃圾桶里,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驾车离开医院,顾温暖跟往常一样,打算去看望靳南城的爷爷奶奶。

 

一个陌生电话忽然从手机荧幕上跃出,顾温暖随手打开蓝牙,“喂,请问你是?”

 

“是我,我回来了!”电话里传来久违,熟悉的嗓音,登时让顾温暖握住方向盘的手剧烈颤抖起来。

 

“怎么?很意外我还活着?都吓得说不出话了吗?”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讽刺意味,如可怕的刀刃。

 

顾温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苍白如纸,许久找回自己的声音,“白惠?你是白惠吗?”

 

白惠,靳南城此生的挚爱,五年前已经被警方判定死亡了!

 

“杀人凶手!你嫁给他五年了,夺走了我们的五年,是时候该离开了。”白惠唇角勾起报复的弧度。

 

“不,你胡说什么?你不是白惠。”顾温暖颤抖着声音吼道。五年前,她亲眼看到白惠泡的发胀的尸体,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白惠要回来抢走自己最后的一丝希望吗?

 

“顾温暖!我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的确活着回来了。到时候,我会告诉南城真相,而你会像是丧家之犬被赶出靳家!”

 

不!真相根本不是那样的!但靳南城可能听自己解释吗?顾温暖呼吸艰难,思绪混乱。

 

方向盘一下子失去控制,紧接着,山谷里传出刺耳的刹车声…

 

靳家别墅---素园,一幢法式洋楼,是靳南城跟顾温暖新婚后居住的地方。

 

难得这个周六没有应酬,靳南城下午五点钟就回家了。

 

夕阳的余晖将花园里的郁金香衬托的格外美丽。他此刻才惊觉,五年了,院落从未断过鲜花。

 

只是今天,靳南城回来了许久,都没看见女人出来迎接的笑脸。虽然每回,他都会无比厌弃,从未给过她正脸。

 

周六保姆也放假了,偌大的别墅格外冷清。

 

“顾温暖!把拖鞋拿出来给我!”靳南城不由得烦闷的喝道。甚至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在换鞋的时候,将她踹在地上才能解气。

 

“顾温暖,过来给我解开领带!该死的女人!你聋了吗?”

 

半晌,屋里没有丁点动静,这不由得让靳南城皱起了眉头。五年来,从不缺席迎接他下班的顾温暖,这是终于逃走了吗?哼,离开更好!他乐的清静。

 

只是,没有那个女人的存在,为什么会感觉空落落的?

 

他正要烦闷的抽烟,陡然一个电话铃声响起,是顾温暖的,虽然她极少给他打电话,他却莫名的记住了那串数字。

 

“喂?”靳南城一如既往冷冰冰的声音。

 

电话里的顾温暖不禁内心一阵苦涩,艰难的动了动嘴,“靳南城……救救我,我在……”

 

“你又玩什么把戏?”靳南城脸色黑沉,不为所动。

 

“我出了车祸……”顾温暖还未说完。

 

 

第2章 白惠回来了

 

与此同时,别墅大门口忽然站着一个白衣袅袅的女人,她哭着朝男人喊了声,“南城……..我回来了。”

 

靳南城因为太过震惊,顷刻间没有反应过来,见女人越走越近,他冷酷的脸容总算有了一丝反应,狠狠扔了手机,“白惠?你是白惠?”

 

他重复的问了几次,白惠只是哭,然后拼命的点头。

 

“惠儿,我是不是在做梦?这回你在梦里能多待会儿吗?”靳南城红了眼眶,他冲过去,将女人大力地揉入怀里。

 

白惠嘴角勾起满意的笑容,目光却看着角落里开了外音的电话,“南城,这不是梦,我真的回来了,这回,任何人都不能将我们分开了。”

 

“救救我,靳南城。”顾温暖虚弱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南城?你跟谁打电话”白惠皱眉问道。

 

“不用理会,让我好好看看你,抱抱你。再告诉我一次,这不是梦里。”靳南城捡起手机,果断地挂掉。

 

不管顾温暖生死,他此刻眼底只容得下失而复得的白惠。

 

他仔细凝视着跟前熟悉的脸容,爱怜的手试着去触碰,是他魂牵梦绕了五年的女人,是她没错!

 

此时的顾温暖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四周,死亡的气息接踵而来。

 

脸颊上有血往下淌,她不敢去摸,大腿处钻心的痛,让她几次想要放弃生还的机会。

 

不可以,我不能死!

 

她努力为自己打气,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按下了急救电话,“救救我…….这里是156号公路,我出了严重车祸……”

 

话刚一说完,顾温暖便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

 

昏迷期间,顾温暖一直在做梦,她时而露出孩子般的微笑,时而又紧锁眉头。

 

长相俊逸的男人,一直陪在她的病床边,不时地轻唤“暖暖,暖暖,你一定要醒过来,醒过来好吗?他不要你,哥哥要你,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我最疼爱的妹妹啊。”

 

男人长这么大,第一次不顾形象地落泪。

 

期间,顾温暖的亲生父亲来看了一眼,见女儿没死,就匆忙地赶回公司忙业务。

 

后妈徐美凤阴阳怪气的说了句半死不活的女人,也跟着离开了。

 

很快,主治医师拿着化验报告走进来,表情凝重,将单子递给顾修远。

 

顾修远看了前面几页,幸好,没有致命伤害,左腿骨折了,还有左脸的伤疤怕是难以去掉。他深深的望了一眼昏迷的女人,满目的疼惜,又迫不及待的打开最后一张化验单。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顾修远踉跄着后退两步,额头青筋几乎跳起。

 

“很抱歉,顾小姐之前也来医院做过检查,想必她已经知道了。”

 

“呵呵,真好啊!真好。我这个傻妹妹……”顾修远铁骨铮铮的男儿居然哭的泣不成声了。

 

顾温暖曾经站在城市的制高点,拿着扩音器现场直播,向全城的人宣布,如果能此生能嫁给靳南城,做他的妻子,宁愿折寿只活到最美的25岁。

 

当真讽刺,今年,傻妹妹顾温暖,刚好要满25岁了!

 

顾修远调整好情绪,立刻给靳南城打电话。

 

关机!该死的!顾修远咒骂道,看了眼陷入熟睡的女孩,想要去找靳南城算账,又撇不下顾温暖。

本文标签:精子喷了老师一脸

上一篇:蹂躏她的小豆豆-公园老人卖婬

下一篇: 我和三个壮汉的性过程-嗯~教官不要~受不了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