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诗诗的任务日记小说|全文

2021-06-15 11:00: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莫闻霆,你不能这么对我——”她眼角蓄满了泪水,抓着被子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闻言,莫闻霆将针管丢了,起身慢条斯理的将领带丢了,又开始脱西装。 窗外月光映

文学

“莫闻霆,你不能这么对我——”她眼角蓄满了泪水,抓着被子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闻言,莫闻霆将针管丢了,起身慢条斯理的将领带丢了,又开始脱西装。

 

窗外月光映射出他健硕的身体,同样打在床头柜那一排促排卵的针剂上。

 

“你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

 

莫闻霆冷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女孩,冷汗已经将她的发丝打湿,带着蛊惑人心的美。

 

该死,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么诱惑别人的。

 

他俯身上来,双手扣着她的手腕,粗重的呼吸声让林晗难堪拿的别过脸去挣扎:“我们是夫妻,我让你回来是理所当然的!”

 

“是吗?如果不是你设计出现在我床上还被记者抓奸,嫁给我的应该是沈新柔!”莫闻霆双眼猩红,薄唇如同刀削,“新柔被你害的双腿残疾,你还有脸跟我提夫妻?”

 

“咳咳……”

 

脖子被他掐着,沈新柔眼角泛红,手死死的抓着床单。

 

不是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他们会出现在同一张床上,更加不知道沈新柔怎么会出车祸!

 

“生了孩子,你就可以滚了。”

 

不顾林晗的挣扎,莫闻霆炙热的身体覆了上去……

 

陌生的暧昧感让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绝望,痛苦,尤其是莫闻霆明明将自己挤进了她的身体,刺痛的感觉让林晗一阵晕眩,却听到他暧昧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炸开:“柔柔……”

 

原来在他心里,从没有属于自己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恍然放弃了挣扎……

 

事后,莫闻霆直接将一个小册子扔在床上,冷言冷语:“你应该知道我不想碰你。所以这次,必须怀上!”

 

丢下这句,莫闻霆已经甩门而去。

 

果然,他碰她,还是为了孩子。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得砸下来,林晗捡起床上的小册子,发现上面都是一些羞耻的姿势,都是容易受孕的姿势。

 

明明是令人羞耻的画面,林晗却只感觉满心悲凉。

 

莫闻霆一年都几乎不着家,这一段时间却记着在她的排卵期回来,总是粗暴的先是给她注射促排卵的针,然后又好一顿折磨。

 

林晗苦笑,他想让她生下孩子给沈新柔抚养,然后跟自己离婚?凭什么。

 

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这么想着,林晗爬下床拉开抽屉,摸出准备好的避孕药吞了三倍的剂量下去,视线落在桌上的一排促排卵针上,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砰。

 

门忽然被踹开,一抹高大身影过来,林晗还没看清,手上的药瓶已经被人拿走了摔在地上。

 

“好啊,你居然背着我吃避孕药?林晗,你就这么狠毒下贱?!”

 

莫闻霆轮廓深邃的脸上一片阴霾,恨不得将林晗直接拆吃入腹!

 

身体被他提了起来,拽到浴室,莫闻霆铁青着脸,修长手指伸进了她的嘴巴里扣弄着。

 

“呕——”

 

药片混着胃酸吐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这一瞬,她忽然绝望了……

 

 

第二章 她怎么可能要死

 

林晗瘫软在地上,身体已经被凉水湿透了。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意识渐渐抽离:“我们,离婚吧。”

 

“离婚?呵呵,孩子还没生,离婚,怎么可能!”

 

“莫闻霆!你大可以找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林晗气急了,纤瘦的肩膀不停的颤抖着。

 

她是喜欢他,可她还想留下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你害的新柔不能生育,你就该负责!”

 

“莫闻霆!你让我说多少次,车祸不是我安排的,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林晗绝望的哭喊着,可莫闻霆却是眼底一片阴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别再耍花招,什么时候你生了孩子,什么时候我就放你走。”

 

不……

 

她的孩子,绝对不会交给沈新柔。

 

她艰难的想要爬起来,莫闻霆却接了个电话在浴室门口停下:“晕倒?我马上过来!”

 

“啊!”

 

她爬起来时脚下一滑,额头磕在浴缸上,疼的忍不住尖叫出声,林晗艰难的张开嘴巴呼吸着:“闻霆……”

 

啪嗒。

 

门,被关上。

 

在沈新柔和她中间,他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沈新柔,甚至不肯看她一眼……

 

浓重的血腥味蔓延,滴滴答答的液体从额头上低落,她要死了吗?

 

艰难的撑着浴缸边缘爬起来,林晗出去翻开药箱,只找到了止痛药,家里连水都没有,只有他带来的半瓶红酒。

 

她自嘲一笑,这一年来,她究竟活成了什么样?

 

药片混着红酒喝了下去,她的世界,终于安静了。

 

……

 

医院,沈新柔楚楚可怜的躺在床上,“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没用。闻霆,你回去吧。”

 

“别说傻话!你病情没有稳定,我留下来陪你。”

 

看着柔弱的沈新柔,莫闻霆心中对林晗的恨意又多了一分。

 

那个狠毒的女人,因爱生恨,竟雇佣醉鬼开车撞了新柔。

 

爱怜的抚摸着沈新柔的发顶,莫闻霆安慰道:“柔柔,别害怕,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沈新柔眼底闪过一抹暗芒,窝在莫闻霆怀里:“闻霆,我真的好爱你……”

 

将沈新柔哄睡了,莫闻霆才靠在走廊上吸了支烟。

 

轮廓深邃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想起临走时林晗似乎摔了一跤,不知道那个女人死了没有。

 

他索性拨通了电话,可那边/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嗓音。

 

“你是林晗的家属吗?她刚刚吞了安眠药自杀,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

 

莫闻霆瞳孔一缩,随即又讥笑一声,自杀?

 

她费尽心机嫁给他,为此不惜伤害他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自杀,恐怕又是什么苦肉计。

 

“喂?你是她的家属吗……”

 

电话那边/传来护士急切的声音,半晌,传来莫闻霆漫不经心的声音:“死了吗?!”

 

啪嗒。

 

电话忽然被挂断。

 

莫闻霆回拨,可那边/却没人接听。

 

林晗躺在急救室内,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那句冰冷的“死了吗?”

 

不绝于耳,心底冰冷一片,她望向医生,沙哑着嗓子:“我,我只是把安眠药当成止痛药,不是要自杀……”

本文标签:诗诗的任务日记小说

上一篇:被听诊器玩到高潮NPH|几个女的在一起互慰

下一篇:女教师公车痴汉在线播放-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