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在KTV被六个男人玩一晚上-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

2021-06-15 11:12: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络看着手机里发来的短信,顿时僵在原地。 她叫沈络,与姐姐沈清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两年前代替姐姐嫁给霍景深。 现在姐姐要回来了,霍景深妻子的位置该给真正的主人了,她这个冒牌货

文学

沈络看着手机里发来的短信,顿时僵在原地。

 

她叫沈络,与姐姐沈清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两年前代替姐姐嫁给霍景深。

 

现在姐姐要回来了,霍景深妻子的位置该给真正的主人了,她这个冒牌货也是时候离开了。

 

“嘭——”

 

身后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沈络不回头也知道是霍景深又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

 

霍景深摇晃着身子就朝着她扑了过来,沈络被他压在身下。

 

“清清……清清……”

 

霍景深一边喊一边吻着她,嘴里的呼喊温柔而情动,可是手下的动作却恨不得将她撕碎。

 

“啪——”男人不知轻重的巴掌落在她脸上,沈络被他拧住下巴,扑面而来的都是酒气。

 

“想什么!?谁允许你走神了?!”

 

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抚摸着,从衣摆下探进去,狠狠的揉捏着她胸上的那粉嫩的红豆,然后忽然就掀起了她的衣服,一口咬了上去。

 

“嗯啊……”

 

来自那一点的疼痛让沈络不由得闷哼出声,她咬住下唇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任由他舔舐着,啃咬着。

 

修长的大腿被他用手臂压向身体两侧,内裤被撕开,他对着她的中心,狠狠的就挺了进去。

 

疼!

 

一阵耸动之后男人终于在她身上释放,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把她当垃圾一样扔下床,而伏在她身上久久未动。

 

大腿间的粘腻让沈络很不舒服,轻轻推了一下身上的人。

 

霍景深忽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额……额……”沈络不停的拍打着他的手。

 

霍景深眼底的恨意愈来愈浓,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沈络,你想往哪里逃?”

 

沈络瞳孔忽地放大,眼底是震惊、惶恐,还有丝丝难解的释然。

 

他刚刚喊她什么,沈络?沈络?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她是沈络?

 

霍景深看着身下力气渐渐涣散的人,眼底闪过不知名的情绪松开了手,一脚将她从床上踹下。

 

“咳咳咳……咳咳咳……”沈络拼命的呼吸着,渐渐缓过来。

 

霍景深一脸嘲讽的看着她,“怕死?怕死为什么要做那些事?”

 

沈络站起身来,唯唯诺诺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姐姐的?”

 

“呵,什么时候?从你害死我爸妈害得冉冉昏迷的时候!”霍景深一脸恨意的看着她,“清清怎么会像你一样恶毒?只有你,只有你才会这么不择手段!才会这么蛇蝎心肠!”

 

不择手段?蛇蝎心肠?

 

沈络的耳边一片嗡鸣,原来这就是她在霍景深心里的位置啊。

 

沈络沈清,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呵,呵呵呵,”沈络看着他忽地笑了,眼泪慢慢滴落,“原来如此……”

 

 

第二章 绝对不可以爱上霍景深

 

原来他是因为知道自己不是姐姐,所以才会这么笃定一切都是她干的,才会不听她的解释,才会舍得这样折磨她……

 

新婚时的那些温柔是给姐姐的,满眼的爱意是给姐姐的,毫无保留的信任也是给姐姐的……

 

从来都不是她,从来都不是……

 

“那恭喜你,霍景深,姐姐要回国了。”

 

沈络摇摇欲坠的晃着身子嘲讽的看着他,“也恭喜我自己,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解脱?

 

霍景深起身看向她,眼底滔天的恨意再度浮现,“解脱?沈络,你这辈子都别想!”

 

话落一把将她拉过来压在身下,又开始折磨着她,大手在她身上揉捏着,毫不怜惜的咬着她胸前的浑圆,身下不断的抽插着。

 

沈络一如既往的仰着头,忍受着他的暴戾和凶残。

 

只是这一次她的心却远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疼。

 

……

 

翌日清晨沈络醒来时身旁的男人早已离开。

 

不难猜,他肯定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接沈清了,昨天她已经把姐姐的航班信息发到他手机上了。

 

而她也是时候离开了。

 

沈络抬头看了看窗前的婚纱照,里面的男人笑得一脸温柔,她早该知道,早该知道这份温柔从来都不属于她。

 

霍家与沈家本是商场上的对手,五年前沈络十六岁的时候,因为股份变动,在霍氏的影响下沈氏一夜之间破产,爸妈不堪重负选择跳楼自杀。

 

愧疚的霍氏夫妇收养了她和姐姐沈清。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霍景深,十八岁的霍景深。

 

他就站在来接她和姐姐去霍家的车前,一脸不耐烦,与十六岁的沈络幻想中的温柔体恤的白马王子没有一丝重合,可她就是爱上他了,一见钟情不可自拔。

 

……

 

“小络,就是他的父母害死爸爸妈妈的,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你要恨他,不准靠近他。”沈清拧着眉头叮嘱道。

 

要讨厌他,要恨他?

 

沈络收回目光,怔怔的点了点头。

 

自那以后沈络开始想方设法的避开霍景深,无论在什么场合下都对他一脸嫌恶。

 

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有多爱他,她的爱在排斥嫌恶的外壳下悄然滋长生根发芽。

 

两年前,沈清突然很伤心的找到沈络,说她和霍景深相爱了,已经相爱很久了。

 

黑夜里沈络脸上的神色看不清,只是静静听着姐姐的话,心里想着也对啊,如果她是霍景深肯定也只会把目光投落在光芒万丈的沈清身上,怎么可能注意到卑微怯懦的她呢?

 

“他跟我求婚了。”沈清的声音静静的,没有初恋少女的甜蜜娇羞,反而是充满了丝丝悲凉,“可是我不能嫁给他。”

 

沈络浑身一怔,不太明白姐姐的意思。

本文标签: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

上一篇:酒瓶堵住,不能流|女邻居用嘴给我泻火真爽

下一篇:同桌扒开我的内裤摸下面-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