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桌扒开我的内裤摸下面-全文

2021-06-15 11:14: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双手被男人抓着禁锢在头顶,男人喝醉了,埋在她身下,像野兽一样强而有力的冲撞着。 林清被迫仰着头,细软的腰肢随之起伏,男人的手隔着睡衣,肆意蹂躏着她胸前的柔软。 “婉儿,婉

双手被男人抓着禁锢在头顶,男人喝醉了,埋在她身下,像野兽一样强而有力的冲撞着。

 

 文学

林清被迫仰着头,细软的腰肢随之起伏,男人的手隔着睡衣,肆意蹂躏着她胸前的柔软。

 

“婉儿,婉儿……”

 

裴煜匍匐在她身上,眷恋的喊着心上人的名字,直到紧紧相贴的唇间溢出一丝血腥。

 

林清睁着眼,晶莹的雾气也抵挡不住满腹的委屈,她正睡着,他突然闯进来,粗暴的单刀直入,像往常那样发泄着欲望。

 

“你看清楚,我不是什么婉儿!”

 

林清喊着,用力推开了他,她不知道婉儿是谁,只知道那是裴煜放在心尖上的人。

 

裴煜正在兴头上,突然被推开,顿时怒从心起,阴沉着眼睛看她,“过来!”

 

“不!”

 

林清抗拒的摇着头,想要后退,男人却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腿,将她粗暴的扯过来,用力分开她的腿摁向了自己,埋在身体的东西瞬间进入了更深的地方。

 

林清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用力推他,“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娶我,还要对我做这种事?”

 

裴煜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将她压在身下,大掌强硬的捏着她精巧的下巴,“那你呢,嫁给我是因为喜欢我?背着我和那个野男人偷偷见面,当我是瞎的吗?嗯?”

 

他质问着她,一想到她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胸腔里就窜上来一股邪火,粗暴撕扯她的睡衣,嘶啦嘶啦作响。

 

“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唔!”

 

林清解释着,却让他撕扯的更加疯狂,终于将她身上最后的衣物统统撕扯干净。

 

“你要干什么?”

 

裴煜不说话,用撕下来的布条绑住了她的手,将她翻过去,整个人狼狈的半趴在床上,扶起她的臀,退出去一些,又狠狠的撞了进来。

 

“唔……”

 

林清发出一声呻吟,随即红了脸,死死地咬住了唇,不肯再叫出声来。

 

裴煜故意要她难堪,撬开了她的嘴,把欲望交给了本能,疯狂的在她身体里进出着,林清的声音再也止不住,响彻了整个别墅。

 

那晚,裴煜发泄了整整一夜,床上,沙发上,地板上,浴室里……凡是能做的地方统统残留着做过的痕迹。

 

后来,林清一直在哭,一直在喊着他的名字,求他放过她,换来的却是他更加肆无忌惮的侵犯。

 

天快亮的时候,林清醒来了,全身跟散架了一样难受。

 

身边已经没有裴煜的身影了,她冷得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自己还全身赤裸着,宽大的婚床上只有她孤单单的一个人。

 

她扶着腰,艰难的下了床,有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她僵硬了身体,快速进了浴室,将蓬蓬头打开,失声痛哭。

 

第一次见裴煜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他了,求着母亲将她嫁给他。她以为他也是喜欢她的。直到新婚夜,他不顾她的意愿,强要了她,最后扯着她的头发说:“林清,你记住,我不爱你,一点也不爱,就算嫁了我,你也不过是我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

 

 

第二章 婆婆抱孙心切

 

裴煜回房的时候,林清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滴着水,眼睛红彤彤的,明显哭的厉害了。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她轻声说,打开了衣柜。

 

裴煜盯着她堪堪遮住臀部的浴巾,很明显,女人的下面什么也没有,裸露的皮肤上全是青青紫紫的吻痕。

 

身体升起一股热流,他脸色很难看,昨晚折腾了一夜,身体诚实的很,那浴巾包裹下的身体有多么销魂,他比谁都清楚。

 

“你还真是知道,怎么勾引我?嗯?”

 

他从背后抱着她的腰,将整个火热的身体严丝合缝的贴上她,堵着她的唇啃吻,双手从浴巾底下滑进去,用力揉搓着她的臀。

 

林清涨红了脸,挣扎着推开他,气急的喊着:“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疯?”

 

“发疯?”裴煜冷笑,“我在自己家,干自己的老婆,怎么就发疯了,昨晚,你不是也很舒服吗?那么用力的夹着我,还叫着我的名字,怎么,忘了?那我就帮你好好想想……”

 

“住嘴,你住嘴……”林清涨红了脸,胸口剧烈起伏着,浴巾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两条腿又白又直,勾引的人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玩坏。

 

“你放手,你放手……”

 

裴煜这么想着,就这么干了,拽着她将她丢在了床上。

 

林清躲着他的吻,打了他一巴掌,眼泪再也止不住,“呜呜呜……你混蛋,你流氓……”

 

裴煜看着她清秀的全是泪痕的脸,心里浮起一丝怜惜,转念一想又将那点念头全都抛出脑外,抓着她的脚踝,彻底压了下去。

 

林清知道,她将会面临一场残暴的虐待,她不再反抗,软了身体,放声大哭。

 

女人的私处比她的眼睛还红肿不堪,裴煜被她哭的心烦,忽然就没了兴致,离开的时候,冷冰冰的说了句,“记得把药吃了。”

 

林清哭够了,爬起来,床头柜里静静地躺着一个礼盒,那是她认识裴煜以来,收到的唯一的礼物。

 

一盒避孕药!

 

呵!多么讽刺。

 

她拿起那盒药,有些绝望的想,哪里需要什么避孕药,她不会怀孕的,根本不会!

 

“妈,你怎么来了。”

 

林清下楼的时候,裴煜已经走了,而婆婆秦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身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碗药,林清不禁有些头疼。

 

他们结婚一年多了秦薇一直希望她能给裴家生个孩子,她的肚子一直没动静,秦薇就急了,天天找着各种补药给她吃,最近更是迷上了土方子,天天变着花样的给她喝。

 

秦薇见她下来了,立马热情的拉着她坐下,亲近的念叨着,“林清啊,这是我托人花高价买来的土方子,很灵的,你趁热多喝点,一定能怀上的。”

 

秦薇说着,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液体到了林清面前,林清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次了,现在一闻这味,就觉得胃里不舒服。

 

“妈,我今天不舒服,就不喝了吧。”

 

“这哪儿行,人家说了,要天天喝才管用。”

 

“妈,我都喝了快一个月了,要是真有用,早都怀上了,我跟裴煜

本文标签:同桌扒开我的内裤摸下面

上一篇: 我在KTV被六个男人玩一晚上-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

下一篇:小东西,想要就自己动起来/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