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肚兜下玩乳尖NP|又嫩又紧的美妇

2021-06-15 11:19: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凉心,你还年轻,不像我已堕落到底,所以,不要轻易地把自己埋葬在这里。 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叫如玉,她已经死了。 …… “凉心,666号点你了,快去。” 俞姐喊话的

凉心,你还年轻,不像我已堕落到底,所以,不要轻易地把自己埋葬在这里。

 

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叫如玉,她已经死了。

 

 文学

……

 

“凉心,666号点你了,快去。”

 

俞姐喊话的时候,我正在描眉,手一抖,眉尾画歪了,我能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明显震了一下。

 

“好的,我马上去。”我把歪掉的眉毛擦掉,重新补了补装扮,向着666号包厢走去,路过餐厅时,偷偷从台上顺走了一把水果刀,藏在了随身的小包中。

 

如玉死后,我就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

 

因为,我知道,只要在金色港湾做小姐的一天,我也是会死的,不是因为得罪客人被折磨致死,就是为了给如玉报仇而死。

 

我终归是没听如玉的话,留在了这里。

 

因为,我想不出离开金色港湾我还能怎么凑够晓星高额的医药费,也想不出,如何当做一切从未发生而浑浑噩噩过余生,都说婊子无情,我却做不到无动于衷。

 

六天前,如玉代替我去了666号,再出来,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全身都是被虐待的痕迹,触目惊心。

 

看着666这三个烫金的门牌,我将手中的包抓的更紧了,我用仅有的余钱全都买了人身意外险,赔偿金应该够晓星的病和妈将来的生活费了,所以我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抬起空闲的那只手,叩响了门。

 

“进来。”

 

我依言,进去了,包厢内一派纸醉金迷,酒肉池林。

 

如玉是被宋子晟那个人渣暴虐而死,我一眼就看到了宋子晟,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眼神瞥向我,笑的色眯眯。

 

“来,哥几位,这就是金色港湾的头牌,高贵冷艳的凉心,一夜啊特别难求。”

 

我不像他们说的那样高贵冷艳,而是如玉把我保护的太好了,她说我笑起来特别像她妹妹,所以但凡有那方面的事情,或者我想起晓星高额的医疗费,想要豁出去陪睡的时候,都是她替的我,直到她替我死了。

 

“宋总,说笑了。”我尽力放松了自己,故意将裙子往上扯了几分,露出雪白的大腿,在宋子晟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身边,见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离,特意分开了大腿。

 

他一边摸着,一边跟黑暗中的某个人说着话,“今天多亏慕总在,才能见识到凉心,上个星期,我明明点了她,结果是个人老珠黄的老娘们来了,玩死了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我忍着心底的厌恶,咬牙听着,一只手拿起酒瓶给宋总倒酒,一只手悄悄伸进了手包中,准备拿刀。

 

宋总对那位慕总像是十分尊敬,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对方,此时,他正背对着我,是我绝佳的好机会。

 

我抽出刀,准备一刀捅了这个人渣,一杯酒突然向我泼了过来,手也突然被人抓住,来人力气很大,我骨头被捏的生疼,松了手,刀也被抽走了。

 

“许一念,你居然还敢活着?”

 

喊出我真名的声音很冷,也很熟悉,熟悉的令我寒彻入骨。

 

我抬起头,对上慕向北满是阴森的脸,心想从他手里抢过刀,捅死自己,还来不来得及?

 

 

02、修理

 

“宋总,不好意思,看到一个当初戏弄了我的婊子,想要带去修理一下,今天,就不奉陪了。”

 

我就这么被慕向北抓着头发,一路拖出了666号包厢,他像是急着修理我,直接进了最近的电梯,直达金色港湾的最高楼,那是陪客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都不敢动,怕的。

 

刷卡进门,他把我直接丢了出去,我脑袋磕着墙壁,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感觉有什么粘稠的液体顺着额头滑下,模糊的视线还没变清明,脸上便挨了响亮的一巴掌。

 

“许一念,害死我妈和我爸的时候,你知道自己会有这一天吗?会沦落到被男人骑吗?”慕向北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恨意,字字如刀,恨不能把我千刀万剐了。

 

他恨我入骨,我知道。

 

因为,我欠了他两条人命。

 

当年,是我揭发慕氏偷税漏税,害的慕父慕母不堪打击,双双跳楼,虽然慕氏偷税漏税属实,即便其中还有些其他的秘密,我害死慕父慕母也属实,所以晓星得了那样的病,我觉得都是我的报应。

 

跟他的相遇,我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求饶道:“慕向北,我父亲已经死在监狱了,而我也沦落至此了,所以,当年的事情就当两清了,你放过我吧。”

 

慕向北一脚踹在我身上,“许一念,你真有脸讲,两条人命,你还的清吗?”

 

说完这句话,慕向北就开始脱我的裤子,将我按在地上,保持着撅起屁股的羞耻姿势,就那样闯了进来,几乎一贯到底。

 

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许一念,你这具身体被多少人开发过,可真敏感啊,”被我这一声刺激,慕向北的动作,更加粗鲁了起来,像是一定要见到血了才开心。

 

随后他发现我不是第一次,停了一下。

 

再然后,就是无尽的折磨。

 

慕向北几乎没把我当人,用各种他能用到的姿势,把我狠狠折腾了一个遍,以至于,第二天醒来时,我的双腿间血迹斑斑,根本就站不起来。

 

可慕向北没放过我,早上他精力充沛,又折腾了我数次。

 

其实我想过,就这么被慕向北做死了也好,因为这样也算是意外身亡,保险可以生效的。

 

可是我向来克别人,自己却总是大难不死。

 

慕向北终于尽兴,一件一件地往自己身上套衣服,见我赖在床上不动,讽刺道:“怎么,我嫖你,还要给钱吗?”

 

是,他对我做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我欠他的,但是,现在的状况,晓星的病要钱,我妈的生活也要钱,只要有任何方式要到钱,哪怕在这个人面前失去了尊严,我也会去做。

 

“慕总,我们这种是靠身体赚钱的,白嫖的话,那是因为爱,现在,我跟慕总之间,有爱吗?”

 

“爱,多可笑的字眼。”

 

“是啊,我也觉得,现在跟慕总谈爱太可笑,所以,昨天晚上加早上,你整整睡了我十二次,给钱吧。”

 

“许一念,你可……”

 

他因为接电话,剩下的话没说,可是我知道他想骂我贱。

 

“温暖……”

 

薛温暖,薛家的千金,也是慕向北的未婚妻,我故意将脸凑向电话边,在他的脸上亲啄了一口,其实,有时候女人心底知道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但是只要没被发现,她们依然会保持女人的风度,可是一旦发现了,就会是另一场战争。

 

慕向北知道了我的意图,向后小退了一步,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钞票,狠狠拍在我脸上,还不忘哄着电话那头的薛温暖,“你先等等,乖,我马上就回去……”那样宠溺的口气。

本文标签:又嫩又紧的美妇

上一篇:小东西,想要就自己动起来/全文

下一篇:扯开乳罩揉搓/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