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跟同学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全文

2021-06-15 11:38: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紧紧的缠绕在身/下的男人身上,边褪去他身上的衣衫边呢喃着。 “子阔……子阔……” 勾人的吻落在男人脖颈间,男人伸出手,最后一丝残存的意

紧紧的缠绕在身/下的男人身上,边褪去他身上的衣衫边呢喃着。

 

 文学

“子阔……子阔……”

 

勾人的吻落在男人脖颈间,男人伸出手,最后一丝残存的意志让他推开那个女人。

 

“太子妃,您看清楚,我不是殿下,您……”

 

女人扯开自己身上紧紧的束胸,急切的贴了上去。

 

“你就是我的子阔,你别想再走了,子阔……”

 

身/下的男人理智被/彻底淹没,一个翻身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哐”

 

门被狠狠的踹开,床上的男人看清来人顿时吓破了胆,连滚带爬的爬了过去。

 

“太子殿下,饶命啊太子殿下,是太子妃她,奴才也不知道太子妃是怎么了……”

 

被唤作太子殿下的正是楚国刚册立的太子爷楚天阔,他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家奴,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微笑,抬脚走过去,把塌上的人一把扯下,女人赤/裸的身体顿时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楚天阔捏住她的脸,强迫她看着地上跪着的家奴。

 

“苏浅雪,你是有多饥渴,是个男人你都不放过吗?我不在的时候家里的男人你是不是勾搭了个遍?”

 

身体的冰冷让苏浅雪恢复了一丝理智,她看着地上衣衫凌乱的家奴,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顿时惊叫着放大了瞳孔,她挣脱楚天阔在塌上拿了薄被裹住身子,转而扑到楚天阔身前。

 

“子阔,不是你看到那样的,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是你,子阔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啊,子阔……”

 

楚天阔蹲下捏住苏浅雪的下巴打量着她,眼里满是厌恶与不甘,他看着的,不是她结发的妻子,而是一个被夫君捉奸在床的荡/妇!楚天阔忽然发笑,指了指匍匐在地上吓得抖成一团的家奴。

 

“不如,我把你许给他,可好?”

 

声音温吞,柔似暖水,说出来的,却是世上最冷的话。

 

苏浅雪看着楚天阔,他深黑的眼眸里含着笑,鼻梁高挺,薄唇微张,眉眼间是把天地万物都不放在眼里的不羁,就是这个男子,让她掏心掏肺的爱了七年,也狠狠的折磨了她七年。

 

“子阔,不是你看到那样的,我没有,你不能,不能那么对我!”

 

地上的家奴爬到楚天阔脚下。

 

“太子殿下饶命,奴才知错了,奴才……”

 

“滚。”

 

家奴连滚带爬的爬了出去,楚天阔转而看向双眼盈满泪水的苏浅雪,他不禁皱眉,他最烦的,就是她这副故作委屈的模样。

 

“我研好了墨,这就给你休书,看在夫妻缘分上,今日之事,我便不知会丞相府了,也保全你一丝脸面。”

 

楚天阔言罢起身欲走,苏浅雪在背后死死地抱住。

 

“我不依,不依,子阔你别走,我求求你,你不能不要我子阔!”

 

苏浅雪起身时,薄被早已滑落,身上的火热来的愈发猛烈,哪怕数九严冬这样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苏浅雪还是热的恨不得剥下自己的皮,她痛苦的皱着眉,倾身钻到楚天阔怀里,抬脚吻上他冰冷的唇瓣,身上的火顿时凉下半分,手臂攀上楚天阔的脖颈,伸到衣下,不安分的撕扯着楚天阔的衣衫,苏浅雪早已意乱情/迷的失了理智,她迫切的想要更多。

 

楚天阔托起苏浅雪的臀瓣让她挂在自己身上,手指向她身/下私密部位探去,他冷哼一声,抽出手指抹在苏浅雪脸上。

 

“啧啧,你是有多饥渴?”

 

苏浅雪羞辱的要命,却还是发了疯般想要,楚天阔脸上的轻视与鄙夷让她一惊,自己睡的好好地,怎么突然之间这样?这一幕,似乎……

 

苏浅雪强忍着想要贴紧楚天阔的欲望,从他身上离开,痛苦的挤出几个字。

 

“楚天阔,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天阔扯回苏浅雪,不给她遮羞的机会。

 

“一点点催情药而已,这还不是两年前你惯用的伎俩!”

 

 

第二章 意乱情迷

 

楚天阔说着,双手在苏浅雪的身上上下游走摩挲着,苏浅雪痛苦难耐,周身的每一滴血液似乎都要冲破血管爆裂开来,她控制不住的贴紧楚天阔。

 

“子阔,不要,求你,不要……”

 

“不要吗?”

 

楚天阔说着,双手放开了苏浅雪,苏浅雪痛苦的扭动着身躯,抬脚狠狠的吻住楚天阔,她像迷失在沙漠里的人,拼命在楚天阔嘴里身上汲取着水分,楚天阔被苏浅雪勾的欲/火难耐,扛起苏浅雪狠狠的抛在了床上,疯狂的骑了上去。

 

细长的腿被抬起,挂在楚天阔的肩上,他没有一丝一毫隐藏自己的欲望,每一个挺身似乎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苏浅雪听着自己羞耻的呻吟声回荡在房间里,浑身似乎要被撞散,可是身体里的火正慢慢地被熄灭,灼人的痛苦得到了一丝缓解。

 

身上的人动作越来越猛烈,苏浅雪承受不住的求饶。

 

“子阔,别,我受不了……”

 

“这就受不了了?刚才那副饥渴难耐的样子呢?啊?”

 

楚天阔叫嚷着,身/下猛地发力,苏浅雪不禁叫出了声,随即身体里涌出一股暖流。

 

楚天阔感觉到了那处猛地收紧的水润,冷哼一声附耳在苏浅雪耳边。

 

“苏浅雪,你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言罢,是更猛烈的攻掠,苏浅雪渐渐昏死过去。

 

睁开眼,头痛欲裂让苏浅雪怀疑脑海里那些发生过的事不过是她的一个梦,她挣扎着穿着衣服想走出房间,走出那个可怕的幻像,可是身上的青紫和空气里暧昧的味道提醒着她,那些事都是真的,她惊恐地睁大双眼,泪都忘了流,她的子阔怎么会对她做那样的事?他怎么能?

 

苏浅雪跑出去找那个家奴。

 

她不会被楚天阔这么休掉!她不甘心,更多的,还是不舍!七年,楚天阔霸占了苏浅雪整个最好的年华,她对他的爱早已生根发芽长进了骨血,此生都无法剥离,她是不能离开他的!

 

楚天阔说不把她与家奴偷情的事知会丞相府,要保全她的脸面,她倒要看看,她和当朝的太子爷,到底谁的脸面更重要!

 

只是苏浅雪没能找到那个家奴,却在去往前院的路上撞见了辰妃。

 

“母妃何时到到府上的?”

 

辰妃看都没看苏浅雪,径直走向堂屋。

 

“你随我进来。”

 

辰妃坐在椅子上品着茶,苏浅雪站在一旁看着,年逾五十的辰妃说不出的雍容华贵,是皇宫里才能养出的贵气。

 

“浅雪,子阔如今已位列太子,你觉得这太子妃之位,你配坐吗?”

 

苏浅雪闻言心里一紧。

 

“母妃此言何意?”

 

“浅雪,子阔能坐上这太子之位实属不易,其中艰难你比母妃更清楚,他需要苏相的势力,你既对子阔情深,就该成全他的大业,浅雪,若子阔继承大统,母妃会让他在后宫之中给你一个贵妃之位的!”

 

苏浅雪听了苦笑,什么成全大业,什么贵妃之位,不过是狼子野心的粉饰罢了!

 

“母妃,我是言和郡主之女,难道说,皇家的血统还不及那个歌妓之女?”

 

“血统?苏相看重的才最重要!他亲口允诺,只要让苏夏荷坐上太子妃之位,他在朝野的势力都会站在子阔这边,况且,子阔与你的妹妹本就有情意在先,若不是你做下那龌龊事,你以为我阔儿会娶你?”

本文标签:跟同学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上一篇:骗女同桌做污的事情/全文

下一篇:小嘴口爆吞精|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