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别急今晚老师只属于一个人

2021-06-15 14:49: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 “我……我今天不想干。”李芳说道。 “什么!&rdq

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

 文学


    
     “我……我今天不想干。”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干?”
    
     “我去解手。”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干也得干!”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上。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
    
     林薇薇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
    
     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
    
     “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
    
     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
    
     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
    
     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张小宇?”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
    
     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
    
     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
    
     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宇这种的啊。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
    
     “你不信就算了。”李芳说,“小宇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听说了张继文的事。听他们说,要张小宇和林薇薇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宇——”
    
     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薇薇不会有事。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谢谢,谢谢。”我很感激。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
    
     “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薇薇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宇,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薇薇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你懂我的话吗?”
    
     “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
    
     我来到林薇薇那儿时,林薇薇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我说着,在林薇薇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薇薇却说:“我才不回去。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薇薇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薇薇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薇薇在水桶里洗澡。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薇薇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
    
     “什么!”林薇薇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
    
     我眼前一亮,林薇薇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本文标签:别急今晚老师只属于一个人

上一篇:还是适应不了我的尺寸吗/全文

下一篇:往下体灌一瓶白酒/照b超被?b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