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在教室揉捏我的奶头|跟同事在卫生间做过

2021-06-15 16:01: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再是风骚,但老子不开门,你难道还能远程骚我不成?
但没想到,冯瑶根本不吃这一套。
而且,她除了是第一风骚寡妇之外,还是村小的女校长,似乎见惯了撒谎的理由。此时,不但没走

你再是风骚,但老子不开门,你难道还能远程骚我不成?
    但没想到,冯瑶根本不吃这一套。
    而且,她除了是第一风骚寡妇之外,还是村小的女校长,似乎见惯了撒谎的理由。此时,不但没走,反而继续敲门。
    “没事,你开吧。我就是和你说一句话。简单,别让婶子在外面吹风啊。这外面多不好啊!知道的,以为我来你这边窜门。不知道的,恐怕会乱说呢!”

 文学

    “他们乱说不乱说,那是他们的事。婶子,我真心的身体不舒服,我,我得了传染病,没法开门的。要不然这样,你晚上来找我吧!”
    眼看没法直接拒绝这冯瑶,我只能灵机一动,想了个拖延战术。
    冯瑶还真的答应了。
    只是离开之前,却又对我媚笑数声,听得我身体麻酥酥又有些后怕。
    “简单啊,你晚上记得开门。我一定会来的,要是你忘了,我只能翻你家围墙,或者找东西撞进来。到时候,别说婶子太暴力哦!”
    丢下这话之后,冯瑶扭着蛮腰慢慢离去。
    还别说,风骚寡妇就是风骚寡妇,这一走一动,曼妙之极,整个人都显出一种令人吃惊的媚态。
    尤其,她虽然是寡妇,但据说不过三十岁而已,还没生过孩子呢……
    换了之前,肯定连我都得被她迷住。
    但此时我的心反而更加不平静。
    “早知道这女人这么难对付,真该直接不搭理的。不过,说起来,我和冯瑶没什么交集,她突然找我干嘛?一定是为了露露。说不定,真如露露说的,这个后妈对她特别不好。今晚上,我就试试她。要是真的这样,先替露露报仇!”
    我越想越觉得报复心十足。
    但是,做午饭时候,不禁联想起多年前,冯瑶这风骚寡妇名头的由来。
    话说那还是差不多五年前吧。
    那时候,甘露的妈还没死,但也差不多了,毕竟病重,而且她老爸吃喝烂赌什么都来,根本不管家里的事。
    直到她妈自己找车子撞死,给家里带来一笔不菲的赔偿,这才有所缓解。
    但她老爸差点就夺走了这笔钱。
    关键时刻,却是还没有坏名声的冯瑶,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反正一夜之间,就做出十分心疼甘露的样子,还和她老爸打架。
    当时,作为外人的我都看得感动极了。
    而之后,甘露老爸再次和冯瑶打架,却因为不小心没站稳,跌落粪坑,当场淹死了。
    因为她家有亲戚在镇上,本来自杀的事搞出了第二笔款子。
    按照常理说,两笔款子帮助之下,甘露家应该生活很好,加上她可是校花,学校方面也多方照顾的,不说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起码普通高中普通大学没跑。
    但让我们全村人吃惊的是,很快她宣布放弃高考,退学不读。
    一问呢,甘露就指着她之前还感激不停的后妈--冯瑶,大骂不停,并告诉我们所有人一个完全相反的真相。
    “她!就是她,逼着我退学的,害了我的。”
    甘露这一指认,全村人三分之一都信了。
    而冯瑶竟然一点不否认。
    接着,甘露更将她另外的丑事说出来,说是之前所谓的两笔款子,都被冯瑶拿去送礼给上一任村小校长,让她当官了。
    而且似乎还被那个老校长睡过。
    这话一说出,全村人大半都气得跳起来,跟着怒骂冯瑶。
    要知道,我们气的不光是她乱用了甘露家的钱,祸害了本来前途无限的甘露,而且,最重要的是,那老校长可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却被她给玷污了。
    而面对这些指责,冯瑶一直沉默不吭声,在我们看来,也算是默认了。
    所以,自此以后大家都叫她“风骚寡妇”“风骚贱人”等等蔑称。
    虽然暗地里,也有一些老光棍,偷偷摸摸黑夜去了学校找她,第二天,一脸满足出来,但这没有让大家同情她,反而更多人骂她彻底风骚透了。
    当然,骂的人越来越多,但趁夜偷偷去学校找冯瑶的人,同样越来越多。
    到如今,我听到的传闻,恐怕除了我这个初哥,以及一向喜欢玩嫩女的陈大贵之外,全村没几个人没去她那里。
    说她是风骚寡妇都算上轻了!
    在我看来,从她对待甘露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态度,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潘金莲二代!
    想到这,本来正做饭的我差点将空手伸进油锅,又赶紧退回来。
    “冯瑶!这贱女人今晚上来找我,该不会打算将我也给上了?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嫉妒我和甘露,明着阻止不行,干脆来暗的。那我可得小心了。一定不能上了她当!”
    我强迫自己记住这事,也提高了许多警惕。
    午饭之后,再次给甘露打了电话,竟然还是没人。
    担心不已的我,干脆趁着冯瑶下午还得上课的时间,壮着胆子去了她家,偷偷看进去。
    却见整个家里都没有人!
    这让我心下更加诧异,直觉里,总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发现。
    “难不成,露露被这骚女人,贱女人强迫带去学校了?那可不行,要是她发疯了,自己贱人风骚不说,还打算借机祸害露露,那就惨了!”
    我猛地想到这个可能性,心下更是着急,恨不得长了翅膀,直接飞过去。
    转身拔腿狂跑。
    二十分钟后,我终于到了村小的围墙外面,正打算钻进去救出甘露,却没想到,预计中应该毒辣对付甘露的冯瑶,竟然主动出来。
    而且,她身后的整个学校,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就好像完全正常似的。
    可我心爱的露露去了哪里呢?
    “这疯婆子,不会给她下了迷药,灌了酒,然后,假装没事离开,丢给那些老光棍吧?我擦尼玛的!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我弄死你。”
    眼见冯瑶似乎假装镇定离开,朝着我家方向而去,我也趁此机会,翻身进入村小。
    整个村小不大。
    加上我心情着急,不到十分钟,就将所有的教室和食堂,厕所,甚至小时候藏猫猫的那些小角落,都彻底搜遍了。
    却还是没有甘露的人影!
    偏偏这时候,夜幕降临,空旷的村小之内,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叫。
    听得我心里更是十分的不舒服。
    但就是这时候,一直打不通的手机,竟然来了电话,而且就是甘露的!
    “露露?露露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我都差点去你家……”
    电话另一头的甘露,听我这话,语气居然有些惊讶和紧张,不等我说完,打断了:“你来我家了啊?有什么大事吗?”
    “大事?我,我就是打你电话不通,然后,然后发现你家似乎没人啊。还有就是你后……没了,没别的了。你没事吧?”我差点将冯瑶的事说出去。
    但话到嘴边,又怕她误会和冯瑶有什么,赶紧岔开话题。
    “哦,这样啊。我没事啊。我一整天就在家里睡觉呢。简单,你要是没事,回家休息吧。明天还得去陈老板家对吗?我们将来的幸福日子,可就靠你了啊!”
    听她这一说,我也才想起明天的大事。
    看来今天都是误会。
    不过,甘露虽然没事,但那个贱人寡妇风骚疯婆子冯瑶,却还在我家门口,这事,恐怕还得亲自回去处理!
    一想至此,我也不敢露出太多不安,随便和甘露说了之后,这就飞快往家里跑去。
    这次总共用了不到十分钟。
    等我到了后门,偷偷开门进去一瞧才发现,前门那边的冯瑶,竟然一动不动,并没有暴力撞门,反而一直安静地等我,自顾自拿出小梳子梳头呢。
    她那小动作,虽然是有点不符合如今的年纪,但是,纯粹从异性角度看过去,还真的有几分诱人。
    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小女儿姿态。
    “可她终究是来祸害我,想让我和露露分手的。对,一定是!”
    我迷了几秒钟之后,又立即警醒过来。
    随后,似乎感觉我回家了,冯瑶在外面拿出上午的媚态,继续敲门。
    这回嘛,有了底气的我干脆开门打算和她正面较量一番。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门刚开,就有一具火热的躯体,脱了肩头的衣服,直接朝我这边倒贴了过来。
    而且,冯瑶吹了一口热气到我耳旁,竟以比那些红灯区美女更熟练的姿势,一边伸手摸我,一边笑意吟吟。
    “简单,你终于开门了。你和露露的事我都知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对待她,不用私奔,光明正大娶了她,别辜负她行吗?”
    说这话的同时,冯瑶竟然如我预计那样,极为恬不知耻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那一只不知道摸过多少别人的秀手,更冲着我某部位而去。
    本来有些迷醉的我立即怒火醒来!

本文标签:跟同事在卫生间做过

上一篇:初三男生都这么大的吗-医生吃女胸又摸又揉黄文

下一篇:把腿扒开让我添个痛快-好想要,快一点,深一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