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借借你的爱)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3 15:32: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老子终于到了!”下了破烂的公交车,梳理下心中激荡的心情,看着四周,绿油油的一片山脉,一条蜿蜒小道穿插其间。 在学校遇到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前几天,我惹了

文学


    “老子终于到了!”下了破烂的公交车,梳理下心中激荡的心情,看着四周,绿油油的一片山脉,一条蜿蜒小道穿插其间。
    
    在学校遇到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前几天,我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他手眼通天,硬生生的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填写了我的志愿。
    
    当我得知消息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在偏远地区支教啊,工资低不说,生活还特辛苦。
    
    但是我的资料已经报备到省级了,为了稳定住我,市领导专门接见我,给我许诺只要在这个地方呆够两年,两年后除了我每个月的工资和津贴给到最高,还额外给我安排去机关单位上班。
    
    这种许诺是市领导班子做出的决定,我不疑有诈,所以痛快的答应下来。
    
    要知道,我班里的一个同学是富二代,他父亲为了给他安排到国家机关单位上班,只是打点关系,就花掉了十多万,到最后还没办成。我只要熬两年,就能够获得这种机会,等于是白捡了一个便宜。
    
    一路上,我哼着歌,心中幻想这两年要怎么熬过去,就在走到一片高粱地时,我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心中猛的一紧,难道有蛇?我最害怕蛇了。
    
    但随之而来的声音,却彻底打消了我的疑惑。
    
    “嗯,嗯哼,你今天怎么这么粗壮,我都快受不了了,不要停,快点,再用力点……”
    
    一个女人萎靡的声音传来,我听到后,脸部火辣辣的热。
    
    我今年21岁,早就过了懵懂的年龄,对待男女之间的情事也知道很多,但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在高粱地中做那事的人。
    
    传说中的野炮啊!
    
    我偷偷的钻进高粱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
    
    “快点,快点啊,你再不快点我就去找其他男人了,”
    
    “别,你等等,我刚才一紧张,就软了。”
    
    “没用的臭男人!”
    
    两个人清晰的对话不断传到我的耳朵,我此时手掌心冒汗,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不远处,是一片开阔的地带,高粱被弄翻铺成了一张草床,上面躺着一个女人,她不断用手捧着自己的两对浑圆。
    
    女人长相很清秀,年龄二十七八岁,体态婀娜,尤其是那两对浑圆很雄伟。
    
    另外一个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光着身子跪在女人的两腿之间,不断揉搓弄自己的那根短小的东西。
    
    我撇了一眼,心中是浓浓的鄙视,不到七厘米,简直是丢男人的脸。
    
    这个时候,女人好像失去了兴趣,冷着脸就要去穿衣服,但是老男人哪肯啊,搂着女人不让她离开,
    
    “小君,你再等等,我就快要硬起来了,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这里万一碰到个人,咋办,你说是不?”
    
    “哼,你过去也不行啊,来这里还是你说的,你说这里好,你能够坚持的时间长,可是,现在都多久了,除了最初的时候硬了一下,到现在都多少时间了,你说说,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陪你在这里玩,你就这样子对我啊?”
    
    男人见状,赶紧说道,“要不,我再给你十块钱,你再多陪我一会?”
    
    “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就给你。”老男人说完后,就用脏乎乎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了十块钱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钱后,嘻嘻一笑,说道,“好哥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说咋玩吧,我都随你。”
    
    “我刚从电影里学到一个好东西,你等等,我去找一下。”说完话后,老男人就从旁边高粱地里翻东西。
    
    女人看的是莫名其妙,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把身上刚穿的衣服又一件件的脱下来,当内裤脱掉后,我才发现。
    
    女人的下面竟然一根毛都没有,水嫩嫩的,就像大白馒头一般,中间裂了一道粉红色的缝隙。
    
    那个缝隙刚才还被老男人碰过,我心中跳起一万句草泥马。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老男人终于找到了几个合适的高粱杆,他把这些东西折成两半,用粗糙的手打磨的光滑些,用随身带的绳子捆绑在一起。露出了笑容,“就用这个了!”
    
    说完话后,他看着女人,比划了一下,而女人完全搞不清楚老男人要做什么,干脆就一闭眼,敞开了两条腿。
    
    “嘿嘿,小君,我要来了啊,你要是疼就告诉我一声。”
    
    “哼!”小君很不给面子的扭过头去,她看到老男人趴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手中还拿着那捆高粱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老男人要做什么。
    
    就在老男人刚把那捆高粱杆弄进去的时候,小君猛的把腿给闭上了,睁大眼看着老男人,“死老鬼,弄疼我了!”
    
    我在一旁看着,也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这个老男人有想法有点子,值得鼓励,可是你随便找个东西就往里放,不说卫生不卫生,但万一真的伤到女人了咋办?
    
    怎么也要在外面套个塑料袋或者套子啊!
    
    “谁?是谁在那边?”女人的耳朵很敏锐,我就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就被她给发觉了,老鬼听到动静后,也慌忙的赶紧穿衣服,
    
    我真想要给自己扇两巴掌,这出好戏,就被我的笑声给破坏了,此刻顾不得遗憾,我抓着行李包,赶紧逃离这里。
    
    后面不断传来老男人大声的呼喊:“小兔崽子,你不要跑,让我逮着了拔掉你一层皮。”
    
    因为有高粱地的阻隔,我并不知道老男人追没追过来,直到我气喘息息的来到了柳庄寨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
    
    一口气跑了好几里地,肺里都像是在燃烧一般。
    
    村口,有一个五十多岁,穿着中山装,国字脸,戴着黑框眼睛的男人正守在那里。
    
    看到我,就笑着迎过来,说道:“你就是大城市来的支教老师,冯天?我是咱们柳庄寨的王校长。”
    
    “等等,我,我要歇会。”
    
    当气息喘匀了后,我才直起来身子,这一路奔跑,把本来就体质偏弱的我累得够呛。
    
    王校长首先带着我去了宿舍,把行李放下后,就来到了村子东边的学校,第一印象是很破旧,用纸糊的窗户,墙壁掉落的石灰,还有屋顶悬梁上的蜘蛛网。
    
    学校的学生也不多,零零落落的只是三十多个学生,各种年龄段的都有。
    
    所以在讲课的时候,有时候,会让年龄大一些的学生去教导年龄小的学生,老师只用在一旁指挥看着就行。
    
    王校长询问我是怎么跑过来的,累成那样?
    
    我搪塞的告诉他说,是因为我在路上遇到了一条蛇,我自小就害怕蛇,所以就跑着来了。
    
    王校长大吃一惊,说道,“你别看我们柳庄寨很穷,周围都是山,但这里的蛇很少,甚至一些村民一辈子都没在附近碰见过蛇。”
    
    王校长一直说我运气好,刚到这里就能够见到小龙,还说我以后会鲤鱼跳龙门,前途无量等等各种恭维的话。
    
    小龙就是他们口中说的蛇,就好像十二生肖一样,蛇不叫蛇,而叫成小龙,图一个喜庆吉利。
    
    等到下课后,王校长把学校的老师都召集到办公室来,我一看,算上校长,加上我只有三个男老师,另外还有一个女老师,总共四个人。
    
    女老师年龄只有三十多岁,也戴着一副眼睛,或许是因为眼镜框不太舒服的原因,总是会时不时用手轻扶下眼镜框边缘。
    
    她有种书香门第的气质,脸蛋也很干净,穿着一身粗布碎花大褂子。
    
    听校长说她是前两年刚嫁到这里的女人,因为有学问,所以,村里就雇她来这里教学。
    
    她朝我点点头,我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而另外一个男老师是个猥琐的矮胖子,只见他时不时的看着女老师的屁股嘿嘿傻笑,小眼睛眯着,就差把眼珠子放在女人身上。
    
    简单介绍完毕后,校长就离开了,矮胖子拉着我,问道,“你们城里的女人咋样,是不是皮肤都很粗糙?”
    
    “啊?”我被胖子的话吓了一跳,城里的女人皮肤粗糙,谁告诉你的?
    
    我纳闷的看着胖子,说道:“你从哪里听到的啊,城里女人的皮肤当然好了,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向往大城市。”
    
    “但是,为什么城里的女人都要用化妆品啊,如果皮肤好的话,那怎么会用啊?”
    
    我被胖子的逻辑给打败了,只能够转头不理他。
    
    而这个时候,女老师喝了一杯茶水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胖子看着女老师离开的背影,碰了我一下,说道,“你觉着李梅老师怎么样?”
    
    我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还行啊,李梅老师人挺好的。”
    
    “我能够帮你追上她,你要不要?”矮胖子的话石破天惊,让我把喝到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
    
    我说道:“李梅老师不是有对象吗?刚才校长还说了,她是从外地嫁到咱们这里的。”
    
    “哼,咱们村里的男人啊,要么是去外地打工了,家里留下孤儿寡母。要么就是无能,让女人在家中独守空闺。
    

    当我推开那扇木门后,里面的一切让我傻眼了。
    
    这哪是家啊,这分明就是一个空房子,只有一张床在屋子的中央,至于其他的板凳啊,锅碗瓢盆啊,衣柜衣厨啊,都没了踪影。
    
    我疑惑的看着小女孩,只见她用手扭拧着衣服,满脸的悲痛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小妮子,放学回家了啊,看我给你带来啥好东西了,一只烤鸡。”
    
    进门的是一个清秀的女人,长长的头发,婀娜的身材,尤其是那对浑圆让人过目不忘。
    
    是她,就是她,是那个在高粱地偷-情的女人。
    
    她看到我后,也是猛然一愣,还是女孩告诉她,我是老师后,才让我赶紧到屋子里坐下。
    
    “冯老师,是不是小妮子在学校惹麻烦了啊?”坐在床上后,她着急的问道。
    
    我尴尬的一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小妮子在学校里很听话,也很用功,我只是看到她穿着的衣服有很多补丁,所以才特意来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冯老师,你也不用见外,我比你年龄大,以后你叫我一声君姐就可以了。我们这个村子,估计我们家是最穷的。”君姐让小妮子去端茶倒水。
    
    她则是开始讲起了一段悲痛的经历。
    
    原来,她家之前在柳庄寨虽然不富裕,但日子也能过的去。后来有一次,他丈夫和其他人带着货物去县城贩卖换钱,就再也没能回来。
    
    有的人说丈夫死了,有的人说丈夫带着货物躲起来了。
    
    愤怒的村民把自己家围的水泄不通,孤儿寡女的她哪能抵挡住大家的愤怒啊。
    
    无可奈何下,看着乡亲们把自己家值钱的东西,全都给搬走。后来还为自己的丈夫弄了一个葬礼,他们说,家里的那些钱一部分是用来给大家抵消货物损失的,另外一部分是给丈夫办葬礼的。
    
    君姐虽然感觉丈夫不是那种人,但你让一个孤儿寡母的去哪说理?老母亲知道后,也起的旧病复发,很快就撒手人寰。
    
    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早已经淡忘了当初的事情,君姐的日子这才好过一些。
    
    我听到后,哑口无言,递给她一个纸巾,让她擦拭泪水,
    
    “那一天的场面,小妮子也是见到了,所以在她的心里可能留下了阴影,老师,你一定要帮帮小妮子啊。”
    
    “嗯。”我狠狠的点了点头,告诉君姐,“只要家里有什么难事,你尽管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给帮到。”
    
    我在来这里之前,就从网上看到过新闻,说一些偏僻的地方,假如男人死掉的话,亲戚和朋友会打着办葬礼的名义,把家中一切值钱的东西给搬个一干二净。
    
    虽然君姐的情况和他们不同,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小妮子把茶水端过来了,我品尝了一口,有点苦涩。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她们家帮助劈柴,和修善一些工具。
    
    别看君姐很柔弱,但是干起活来绝对不比一个男人差,抡起袖子,就是一个劈砍,一个木头就被劈成了两半,完全不是在高粱地的柔弱模样。
    
    “老师,让你见笑了,我自从没了男人后,就一个人扛起了这个家,很多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哪怕不会做也要学着做啊。”君姐这个时候,把长长的秀发用一个绳子绑起来,外面就穿着一个小背心。
    
    我看的是一个心动啊,因为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我能看到她那两对浑圆的白嫩。挥舞斧头的瞬间,也随之上下跳动。
    
    她挥了挥头上的汗水,看到我目不转睛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冯老师,你不会还没女朋友吧?”
    
    “啊,我大学毕业了就来到这里,还没顾上交女朋友。”我被她说的颜面尽失,我都2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女朋友。而在这个村子里,20岁没结婚的人,就已经被村里的人瞧不起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探头探脑的进到了院子,看到我后一脸惊讶。
    
    我也认出来了,就是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穿着是一身黑色褂子,带着一个鸭舌帽,背着手,看着我在这里干活。
    
    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君姐也发现了来人,脸色猛的一变,就见那个老男人伸出手来说,“你欠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还我啊?”
    
    “什么东西,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男人在世的时候,欠了我几百块钱,虽然他离开了,这个钱就要你还。”
    
    “可是,这些年,我已经把能给你的都给了啊。”君姐羞红了眼,忍不住委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小妮子也很懂事的走过来,拥抱着母亲。
    
    我看不过去了,昨天还在高粱地两个人玩的很愉快,今天咋的说翻脸就翻脸啊!
    
    往前走了一步,说道,“什么钱,他家男人都去世很多年了,你现在才来要,是不是太没人性了啊!”
    
    “你又是哪跟葱?”老男人被我说的差点炸毛,“老子来要债,是天经地义,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家男人赌博欠我几百块钱,今天要是不把钱给我,我就拆了你们家。”
    
    老男人吆喝着嗓子,大声的喊起来,
    
    “可是,可是我已经把我自己都给你了啊,你还不放过我啊!”君姐蹲在地上,哭的惨兮兮的。
    
    这时候,她就像一只鸵鸟,只会把脑袋埋在地里,因为她已经不敢去争论了,争论只会让事情更麻烦,受到的伤害更大。
    
    “哼,现在知道难受了吧,我昨天就告诉过你,你要不让我把高粱杆放进去,我就和你没完!”
    
    高粱杆,什么东西?
    

本文标签: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上一篇:学长在公交车上用手-大叔把我抱上车

下一篇:在朋友新婚房间玩人妻 不戴套玩新婚人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