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人教官肉H(甘露)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3 15:56: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人心最势利的三水村,从小失去父母的我过的最穷,也最为卑微,但即便再多人轻蔑我,嘲讽我,我心里依然不觉得多大的委屈。 全因为这几年有邻家小妹甘露陪着我,鼓励我学好了爷爷留

文学

在人心最势利的三水村,从小失去父母的我过的最穷,也最为卑微,但即便再多人轻蔑我,嘲讽我,我心里依然不觉得多大的委屈。
    全因为这几年有邻家小妹甘露陪着我,鼓励我学好了爷爷留下的泥人像手艺活,虽然不至于迅速致富,但维持温饱生活没问题。
    更何况,看我很有前途,对她很好,本是市上专科校花的露露,不久之前更意外答应我,一旦条件成熟,就会嫁给我当我媳妇。
    这事一传开,不但让她同学老师吃惊,连村上从前看不起我的人都觉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而一直矮穷挫的我,第一次为此生出强大的自信,同时也暗暗下了决心,这辈子必须对她好,而且只能对她一个人好。
    为此,哪怕这两天村上最有钱有势煤老板给儿子操办婚礼,别人都一窝蜂去瞧那大城市来的漂亮人妻,唯独我一人蹲在家门口。
    一点不羡慕,一点不嫉妒。
    更没有那些村民的二比样子。
    “你有你的省城漂亮姑娘,我有我温馨人心的邻家小妹,不差这点跟风看人妻的劲头,我也可以过的滋滋润润。”
    望着那些跟风去煤老板家看绝色儿媳妇的村民,我心里自我宽慰说道。
    虽然自己心底深处同样有不少的涟漪。
    毕竟其实,曾经一面之缘见过那人妻美女的我,也不是完全的石头男,更不可能对她的美色无动于衷。
    别的不说,起码当时她第一次出现我们村里,我和其他单身狗青年一样,流了一地的哈喇子,也硬了一整晚的某部位。
    那种清新脱俗、时尚靓丽的气质,完虐村上镇上那些庸脂俗粉的本地“美女”,甚至毫不夸张地超过甘露这个校花好多倍。
    只不过我想着露露对我的倾心,不愿辜负她对我的期待,尽管夜夜春梦梦到这人妻美女,还是强行忍住了冲动。
    但不骗自己来说,即便现在距离煤老板家好几里路,但远望那边热闹场景,听到村上司仪高喊礼仪和那些村民各种惊叹声,心里却也情不自禁地生出许多的幻想。
    这些幻想自然都是和那个大城市美女、如今的人妻相关。
    “一朵玫瑰花浪费在一坨牛屎上,可惜了,大家都知道煤老板儿子是个银样镴枪头,要是换做是我,咳咳!该死,居然又乱想,滚回去干活做事,攒钱买房子再说!”
    强迫之下,虽然我也很想去看个究竟,看这个大城市美女最后一眼,但最终,想着甘露的期盼,硬是扭头往家里走去。
    这一转身,还没回屋冷静定神,却先撞到一个娇呼的女人,不正不巧和她身前那一对高耸入云的双峰撞了一起。
    那弹性令我瞬间暗吞了一口口水,手上的温软感觉持续良久。
    但在我看清来人的时候,却被惊吓得差点叫出声,完全没想到是她来了。
    被我撞得人不是别人,居然正是本来应该在那边参加婚礼酒席,然后被煤老板牛屎般儿子浪费成守活寡人妻的大城市美女!
    她怎么来了这里?
    面对这春梦次数远超过露露的人妻美女,我不争气地忐忑不安,紧张不堪起来。
    对面的人妻美女反而比我大胆多了,不等我反应过来,大方得吓人地撕开自己婚礼旗袍一角,露出白嫩诱人的香肩,并朝我身上靠过来。
    “小哥,帮帮小忙,快点要了我!”
    什么情况?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是做梦吧?
    见人妻居然梦幻地和我这样说话,虽然感受着她全身的香味,令我飘飘欲仙,但骨子里的差距感最终让我浑身一紧,下意识推开她,警惕地看着。
    “你干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过来想害我?我可不是那种随便上当的男人。”
    说话同时,我本能地往她身后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外边路上也没人追过来,显然不像是闹新娘,心里顿时更加诧异了。
    那人妻美女却是妩媚一笑,凑近我耳旁简单解释了一下子。
    “我是被抢来的,你懂了吧?只要你给我破身,你们村的煤老板自然就放弃我。你是这里最善良最勇敢的男人,你愿意帮我演戏的吧?事后,我还可以给你一百万酬劳!”
    “一百万?真的一百万吗?”
    前一秒还十分正经的我,听到事后有百万酬劳,而且只是演戏不是来真的,顿时心动。
    这不是说我看钱眼开,而是因为,之前和甘露的约定,别的都齐全,唯一差的就是一大笔钱,一大笔在大城市买房买车,提供我们幸福小生活基础的钱。
    而现在,这人妻竟然主动投怀送抱,还送了这么好的条件,我自然心中大为激动。
    但出于对这些有钱人的本能怀疑,并没有一口答应。
    “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好,为了表示诚意,先给你一万块当做定金如何?”
    见我如此警惕,人妻美女倒也大方有诚意,话一说完,又脱了另一肩头旗袍,并从中掏出一叠红人头递给我。
    接过钱,我还没开始数一下,大门木栅栏外却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简单哥,开门我找你有事!”
    听到这甜甜的女孩声,我顿时全身一颤,脸色惨白,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我许诺过的邻家小妹甘露!
    “是你的小情人?呵呵呵,去吧,我可以等你回来慢慢聊。”见我脸色惨白,显然吓尿了,人妻美女体贴知趣地笑了笑,主动到了楼上避嫌。
    见此,我第一次对她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心说,也不是所有有钱人、所有大城市的人都是那么虚伪坑人的,起码她做的很仗义。
    回神过来,再听到外面甘露声音,生怕她着急进来的我,赶紧小跑了出去。
    虽然刚才和人妻美女什么都没做过,但面对露露还是心虚不已。
    幸好,她找我也没什么大事,除了问我最近手艺做的怎么样,另外的,就是说起她很快毕业,之前说好的房子车子以及大城市的户口,恐怕得尽快筹备了。
    “简单哥,我知道你苦,你难,但是我为了你父母都不要,老师同学都不理,你可不能辜负我的真心哪!”
    “露露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很快就有一大笔收入,你等着我。别哭啊!我送你上路。”
    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令人心碎,我心情百般复杂,但也最终确定,这百万的酬劳必须全力争取到位。
    唯一让我心中异样的是,当我回到屋子,再度和人妻美女谈事的时候,忍不住对比了一下,惊异发现,之前一度被我视为女神校花的甘露,反而不如她坚强独立有个性了。
    一个只是普通地不管别人看法,但最终还是一切都要我买单。
    另一个,单人被抢来当儿媳妇,面对煤老板这样的强势人物,不卑不亢,聪慧地找我来帮忙。
    似乎还真的天差地别?!
    “该死!我居然怀疑起露露来?简单啊简单,她就算真的比这人妻美女柔弱一点,缺乏独立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为了她,卖自己都要豁出去的!
    暗暗怒骂自己之后,我好容易压制了刚才那点念头。
    接下来,和人妻美女商量好了,除了这一万定金之外,每次成功演戏,激怒煤老板的话,还会增加三万到十万不等的钱转给我。
    这对她来说小意思,毕竟钱比自由可贵多了。
    但对我来说,除了最稳妥的保证,也是打算用来一点点让甘露安心的最好方法。
    “基本要求你都记住了吧?你手艺活超棒,人品也很好,我就信你。不然,换了别人,只怕早就……”人妻美女居然给了我极大信任,还是第一个全面夸我的人。
    我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在露露面前都没有红过脸,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反而一脸害羞,仿佛回到十二三岁的少年时期。
    更好像很小时候,第一次被一个丰满少妇满抱在怀的那种满足感。
    该死!这应该是露露给我,不该她给我的。
    这事太不正常了!
    暗暗掐了自己一下,回神过来的我继续说道:“这样,你先回去参加婚礼,回头我和露露说好了,然后才能正式开始。”
    “回去参加婚礼?你迷糊了吧?哦对了,刚才我还忘了说一件事。因为之前不确定你是否帮我,我过来的时候,顺便将煤老板那个糟糕儿子给切了!”
    人妻美女嘴上说的轻松,还笑嘻嘻地直接占了我的床铺,但这话听得我整个人都呆了。
    光是演戏还没什么,毕竟没有真的闹出大事。
    但现在,万一被煤老板知道这事,十有八九都会误会,觉得是我怂恿她切了他儿子的那一根,我不得被打死啊?
    “简单哥,来啊,他电话来了,我们现在就演戏。成功的话,今天你就有额外三万收入了!对了,我叫黄欣,初次合作请多多指教。”
    在我发呆惊恐的时候,床上已然脱去所有旗袍的她,朝我勾了勾手。
    我瞧得心痒的同时却又迟疑,该不该现在就去演戏找死?

第二章初哥难耐

摆在我面前的,是这辈子最大难题,比之前接受甘露对我的好,都还要难百倍。
    上前,固然可以得到额外三万以及后续几十万的酬劳,但如今,煤老板已经知道儿子被切的情况之下,我这一出现手机镜头,简直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但后退,小命可以保留,但是要赚到百万巨款,替甘露买房买车,弄下大城市户口,给她提供发展的环境,以我目前的能力,起码十年二十年之后。
    一时间,平时自以为可以慢慢来的我,第一次有种强烈的焦灼感。
    而拿着手机开了视频的黄欣,却已经有些不太满意,招呼了一下,对我说道。
    “简单哥,快来嘛,人家等你老半天了。再不来,黄花菜都凉了,让人家多失望啊!”
    “好,我来了。宝,宝贝……让我亲亲你,摸摸你。”
    我嘴上放开了,但真的到了床边,才发现自己伸出去,当着手机镜头摸黄欣大腿的手,却是颤抖无比,显然骨子里还是很多的畏惧和害怕。
    这么一来,看到我和她视频的煤老板,果然在手机另一头冷冷一笑:“黄欣,别胡闹了,这人头都看不清楚,你为了气公公我,至于找个女人来演戏吗?”
    “女人?我可不是女人!煤老板,我是,我是三水村的人。”受到煤老板这一激将,本来胆小的我,忽地生出百倍勇气。
    在煤老板的惊愕和黄欣异样目光之下,我主动凑到手机镜头前。
    这还不算,一手代替黄欣拿住手机,另一手,却是咬牙朝她的更隐秘的地方摸上去。
    刚才是脚跟而已。
    但现在,为了证明给煤老板看,也为了完成之前和黄欣的合约,我硬是脑袋充血,右手翻过她脚踝,直指小腿。
    那白皙滑腻的小腿,比脚丫子更性感,诱人之极。
    换了从前,连女孩子脱衣服都没见过的我,要么害羞得赶紧走人,要么眼睛不敢睁开,不敢去看。
    但此时,我不但看了,而且故意在镜头前一点点表演,甚至,在看到煤老板一脸怒色的时候,冷冷一笑,直接手指头越过膝盖,朝着黄欣更深处而去。
    那里可是所有女人最隐私的部位!
    饶是我刚才勇气很多,此时,喉头也忍不住当着面吞了口水。
    身体某部位也急速膨大硬挺起来。
    “够了!你小子简直找死!”煤老板这回真的发飙,黄欣手机显示,那边他甩了手机,还在不断地怒吼。
    而身边的黄欣,也被我的大胆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半米:“可以了。简单,你的演技真好。咳咳!”
    被她这一咳嗽,刚才半是莽夫之勇、半是受诱惑的我,也犹如当头一棒,醒来后,大感尴尬地跳下床躲的远远的。
    见此,黄欣却是扑哧一笑,笑得犹如百花开放,花枝乱颤。
    “你真单纯,刚刚我还以为你是老手,没想到你居然……没事啊,说好了是合作演戏而已。再说了,摸个大腿算什么。你要有心追我,将来进步一些的话,我还可以陪你……”
    “别说了,别说。我出去冷静一下。还有,三万块,你说好了的!”
    我一边伸出手,向她要了一张支票,一边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对不起甘露。
    在黄欣还笑得乐不开支的时候,我心里却是一片惨淡,出门淋了小半会的小雨,最终,才算面前浇灭了刚才的激动。
    再回来时,天色已经不早。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了。
    “上床吧。白天演戏很好,煤老板应该已经准备放弃我,不过,还不能大意。明天之后,继续表现,我给你加油!”黄欣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床上一半空地。
    本来我是不打算晚上也陪她演戏的,但看她的样子显然不同意,而且,她怎么说都是金主,我只能硬着头皮躺了上去。
    但为了确保晚上不再有白天那种对不起甘露的事,我特意找来毛笔,从中划了一条黑线,当做我们之间的间隔。
    “姐姐我这么漂亮,你觉得这一条线挡得住你自己?嘿嘿。”黄欣捂嘴偷笑,那样子更是好看,连着破烂的土房子似乎都增加不少光辉。
    但我不想自己在被引诱,因此,强行扭头不敢看她,背对着哼哼两声:“一定可以的。只要你别乱,乱来。我对你只有同情和合作的意思,其他方面,你别想多了!”
    “噗!有点意思,我从前都是被别人想多,被别人追,还是第一次在你这里,让你叫我别想多了?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少年。”黄欣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连带着本来就饱满丰硕的双峰,在我背后蹭来蹭去,令人心神荡漾,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但我强行不理会,一味想着赶紧入睡。
    却不想,见我不搭理她,黄欣又来调戏我,而且这回却是拿甘露当理由。
    “说好了演戏全套的,我准备录像明天给他看呢。简单,简单哥,别睡了,来,咱们应该按照正常的男女那样,你抱着我,我抱着你的。你若不来,我就将这事告诉你小情人!”
    “你无耻!我,我,我没见过你这种女孩子。哼,抱就抱,谁怕谁!”
    被黄欣这一威胁,向来自诩感情专一的我,也只得遵从她的意思。
    可想而知,距离远的时候都会被吸引。
    而如今,距离最近地方不到一公分,哪怕我们都睡着了,但黄欣身上那种诱惑的香水味,一身完美的曲线身材,时时刻刻都在挠心挠肺。
    最后,终于受不了的我,半夜里大口喘气起来。
    “我出去走走,家里太闷了!”
    丢出一个自己都觉得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等黄欣再找机会针对我,我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下床,出去乘凉了。
    而身后屋子内,传来的是黄欣一如既往的大方爽朗笑声。
    “小帅哥,初哥不可怕,忍耐最可怕。你要是忍不住,姐姐可以帮你的。大家都是朋友,都是成年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屋外蹲着看月亮的我,听到这话,白天对她稍微有点的好感,立时荡然无存。
    虽然心知她肯定是开玩笑,不会真的和我这种低层次的人来往。
    但是,一提起这种暧昧无边的事,心底深处对甘露的愧疚,时刻折磨着我,也让我对她恢复之前的反感。
    城里人果然都很开放,开放得不要脸!
    心内如此一想,我纠结的心情,终于好过了一些。
    再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看她真的熟睡这才又转身回去。
    照例还是一人一半的床。
    并且以黑线为界限。
    但是,早起的我却完全不能相信,这次越界的不是她,而是我。
    “我,居然梦中去摸了她?这怎么可能?我心里一直只有露露的,该死,该死啊!”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双手一手摸着她的双峰边缘,一手差点拍到翘臀,身体更紧贴得差点真的是夫妻那种姿势,惊吓之下,跳下床,去了厨房真想提刀剁手。
    幸好这时候,酷派直板机铃声响起。
    是露露!
    大喜之下,我先暂时原谅自己的好色,几步冲出去,接了电话。
    “简单哥,你起床没有啊?昨天我和你说的事,你到底用心准备没有啊?”
    “露露,你别担心,我手头上已经有一万现金三万支票了。等着啊,我马上过去给你。我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的。”
    甘露的声音从来对我来说都是一道圣旨。
    听到她语气中带了不满和焦虑,我想都不想,丢开现在所有事情,将昨天“辛苦”赚来的一万现金和三万支票带上,跑出门去。
    与此同时,跟着清醒过来的黄欣却一脸诧异,说了一句。
    “你小情人不是校花,家里条件不错吗?真的如传说中那样天天跟你要钱?简单哥,你可得小心……”
    “这些事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和露露之间,我乐意。至于你的事,我答应了,一定帮到底。等我半小时,我很快回来。”
    不高兴地甩了一句过去,也不管黄欣如何不爽,但我觉得自己维护和露露的感情,心里很有成就感。
    接着,满头大汗送了现金和支票过去。
    从前这样也是非常高兴乐意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等我回来时,心情并不是那么愉快,反而脑子里时刻晃着刚才不经意看到的一幕。
    “之前给露露刚买的OPPO旗舰版怎么说摔坏就摔坏?她哪来的钱买的苹果6S?算了,也许我想多了,是她奖学金。”
    排开杂念之后,我回了家里这边。
    正好这时候黄欣也准备妥当。
    简要说明了今天任务,是我们一起去煤老板家,当面让他难堪之后,这就朝着几里之外的煤老板别墅走去。
    在路上,黄欣低头系鞋带,让我帮她拿手机。
    接过她手机的我,忽地想起之前甘露说的买户口的事,虽然不想明问她,但自己借机搜索了一下,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心中一震。
    “怪了,连省城都不需要先买户口再买房,露露说的那个政策

本文标签:军人教官肉H

上一篇:新婚人妻别戴套 人妻激情不带套

下一篇:跨下新婚美人妻/婚礼上的婬乱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