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美人妻被农民工征服沉沦*女同事被灌醉啪啪

2021-06-23 17:08: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夜色深沉,如铺天巨被,繁星点点……就好像被子上被戳了无数个窟窿。 黑暗里,于小虎蜷缩在上铺的角落里,瞪大眼睛看着触手可及的天花板,耳朵眼儿里满满都是铁轨咣嗤

文学

夜色深沉,如铺天巨被,繁星点点……就好像被子上被戳了无数个窟窿。
    黑暗里,于小虎蜷缩在上铺的角落里,瞪大眼睛看着触手可及的天花板,耳朵眼儿里满满都是铁轨咣嗤咣嗤的声音。
    睡吧,赶紧睡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不然明天下车见工的时候会没精神的——于小虎第N次地在心里劝说自己,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但是,第一次离开小山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人生里如此多的第一次,都拥挤在一起,十六岁的于小虎无论如何也没法睡不着。闭上眼睛没几分钟,他又会重新睁开双眼,兴奋地第N+1次开始憧憬,自己进城以后,可以复制陈自强的成功人生。
    陈自强今年二十四岁,是于小虎的邻居,同时也是这些年十里八乡最成功的创业偶像。
    八年前,同样十六岁的陈自强,决绝地扔掉了手里的书本和锄头,背着铺盖独自去城里打工,在羊城的大酒店端过盘子,在深州的电子厂爬过流水线,最后在弗州扎下了根,跟着一个包工头,专门承包建筑工地的水电工程,听说现在已经是个小头目了。
    陈自强二十岁的时候,就回乡盖起了两层小洋楼,同时迎娶了邻村卖芝麻香油的迟大傻的闺女,十六岁的罗小云——那可是当时十里八乡最漂亮最水灵的黄花大闺女。
    曾经,陈自强在村儿里偷鸡摸狗,于小虎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后面打下手,是个忠实的跟屁虫。现在,于小虎也希望能够复制陈自强的成功轨迹——进城做工、挣钱盖楼、娶漂亮媳妇。
    不过这些年陈自强已经带出去四个同乡了,老板都开始骂人了,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再带人过去了,于小虎的爸妈为此懊悔的捶胸顿足。
    好在嫂子罗小云在弗州电子厂干的不错,短短两年就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她私下里答应给陈自强介绍一个清闲点的工作,还叫于小虎不要在村儿里四处声张。
    可是于小虎不想要清闲的工作,他不怕吃苦,也不怕出力,他只想要挣钱多、能学到东西的工作。
    于小虎现在都还记得,当时他跑到偶像哥哥陈自强的家里,追问罗小云,在电子厂上班的话,要几年才能回来盖房娶媳妇?
    罗小云就笑,笑的胸前的两团抖个不停,看的于小虎眼睛都直了。
    陈自强也哈哈大笑,说于小虎连毛都还没长齐呢,就开始想媳妇了……然后就将于小虎给赶了出去,叮嘱他不许胡思乱想,这次出去,跟着罗小云,在厂里好好干,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回来盖楼娶媳妇了。
    于小虎顿时松了口气,偶像哥哥说用不了几年,那就肯定用不了几年。
    当然,于小虎也有恼火不满的地方,他恨不得跟偶像哥哥赌咒发誓,说自己绝对已经长齐了毛了,而且也没有想媳妇……就算真的想媳妇了,也要娶一个嫂子这么贤惠漂亮的女人才行。
    当然,这话于小虎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对陈自强说的,他怕偶像哥哥揍他。
    黑暗中,于小虎无声地笑了,不敢跟偶像哥哥说,他可以在心里说,说给自己听。
    哎呀,真的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要早点睡觉,明天上午下了火车,就要跟着嫂子直接去电子厂,如果到时候蔫头耷脑的,导致入不了职,那回去还不让爹妈给骂死?
    要知道,入不了职就上不了班,上不了班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就盖不起楼,盖不起楼就娶不到嫂子那样的漂亮媳妇……就在于小虎心里碎碎念着,N+2次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忽然听到,睡在对面中铺的罗小云在小声说话。
    快点睡觉吧,别乱来了,小虎在对面看着呢。罗小云小声说道。
    于小虎顿时吓了一跳,原来陈自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于小虎下面的中铺,跑到罗小云的被窝里去了。
    感觉到陈自强爬到上铺来,凑近了自己,于小虎赶紧闭上眼睛,灵机一动,他故意发出轻微的鼾声。
    片刻之后,陈自强重新钻进罗小云的被窝里,然后于小虎就听到偶像哥哥得意地跟他媳妇说道:那傻小子累了一天了,现在早就睡着了,我都听见他打呼噜呢。
    然后于小虎就听到嫂子小声说道:干嘛总说人家是傻小子?老公,你可不许欺负老实孩子啊……哎呀,你别乱来,这边随时都会过人的。
    陈自强不以为然地道:黑灯瞎火的,这么高,还有被子,谁看的见我们在干啥?只要你小声点,就没人能发现咱们在干啥。
    罗小云狠狠地掐了陈自强一下,小声骂道:你那张狗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什么叫只要我小声点儿?难道我以前很大声吗……哎呀,你别乱摸,坏蛋,你猴急什么啊,你都还没洗手呢……坏蛋,快把套子戴上……戴两个,动作慢一点,这次一定要坚持久一点啊,别那么着急。
    

第二章:没用的男人

陈自强含糊地应了一声,开始脱裤子。
    于小虎偷偷地睁开双眼,他发现,偶像哥哥说的果然不错,黑灯瞎火的,还真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斜下方白花花的一片。但是即便如此,于小虎的一颗心还是怦怦直跳,紧张的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陈自强和罗小云都没有意识到,于小虎在偷看,陈自强将裤子丢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递给罗小云。
    罗小云啐了一口,呼吸粗重起来,两只白生生的小手将那个东西撕开,然后在黑暗中忙碌着,片刻之后又撕开一个,两只白生生的小手继续在黑暗里忙碌着。
    陈自强也没闲着,他拉开了罗小云身上的棉被,将保暖衣也掀了上去,黑暗中顿时出现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影影绰绰的,差点儿晃瞎了于小虎的大眼睛。
    可是这还没完,陈自强又麻利地将罗小云的裤子也脱下来,女人的那两条朦朦胧胧雪白的大腿,刺得于小虎眼睛生疼,一股热血顿时直冲两腿间的海绵体,于小虎兽血沸腾了。
    陈自强的动作太快了,还没等于小虎看个清楚明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趴了下去,重重地压在罗小云的身上,那白花花的一片顿时被挡住了。
    于小虎最想看的,是罗小云的雪白半球和雪白玉腿,现在全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陈自强的大白屁股用力一挺,然后就听到罗小云重重地哦了一声,开始哼哼唧唧地小声呻吟起来。
    于小虎觉得自己的裤子都要涨破了,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
    于小虎急得抓耳挠腮,就算他两性的知识再少,也明白陈自强的大屁股一拱一拱的是在干什么事情了。
    他真的很想看看,到底那个事情,是怎么搞的。他很想看看,女人雪白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这黑咕隆咚的,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啊。
    就在于小虎想要冒险伸头去看的时候,忽然听到陈自强一声低吼,然后扑在罗小云的身上不动了。
    不动了?
    他怎么就不动了呢?
    于小虎好奇地盯着陈自强的大屁股,刚才偶像哥哥的大屁股还一拱一拱的,好像上足了发条一样,怎么一转眼儿的工夫,这就没电了?
    这时于小虎就听到罗小云没好气地说道:每次都那么快,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那么快,还让不让人活了?陈自强,又没有人跟你抢,你着什么急?不是告诉你慢点吗?你着急赶去投胎啊。
    陈自强弱弱地辩解道: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谁叫你那么紧的,我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叫我怎么样嘛……大不了以后我们多做几次,适应了就好了。
    罗小云顿时生气的骂道:陈自强,你还有脸怨我紧?我这么紧还不是因为你太细?还有,这两年我们做的还少了吗?一个月两盒套子都不够用,也没见你哪次超过三分钟的……没用的男人,每次都弄的人家上不去下不来,下次再这么快,以后你就别碰我了。
    陈自强缩了缩脖子,在老婆怨声载道的骂声里,垂头丧气地提着裤子下了床,灰溜溜地跑出去抽烟了。
    于小虎大气儿不敢出,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像是长满了野草似的。
    懵懂的于小虎,还不太明白不要那么快的含义,但却已经暗自将之牢记心中,心说等自己将来娶了媳妇,一定要久一点、再久一点。偶像哥哥这样的成功男人,都被自己的婆娘给骂的抬不起头来,这日子过的多憋屈?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偶像哥哥也不例外啊……于小虎在心里大发感慨。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于小虎一直没听到对面中铺有动静,就好奇地睁开眼角看过去,顿时看见罗小云正面朝他躺着,一手在上面揉着两个雪白的半球,一手在下面两条雪白的玉腿中间摸索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又好像在进行自我按摩。
    于小虎不明白罗小云在干嘛,但是黑暗里那白花花的一片,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反而格外诱惑。
    于小虎兴奋地咽了咽口水,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喉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是那么的刺耳,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露馅儿了,赶忙闭上眼睛,一动不敢动。
    罗小云好像丝毫的察觉,继续喘息着、摸索着、扭动着。
    黑暗中,罗小云白花花的身子看不真切,就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似的,但就是那种朦胧的诱惑,刺激的于小虎兽血沸腾,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过了一会儿,罗小云闷哼一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便睡着了似的不动了,那白花花的身子就那么朦胧地半裸,大大方方地呈现在被子外面,时刻刺激着于小虎已经存货不多的理智。
    沸腾的兽血终于占据了于小虎的大脑,他果断地翻身下床,站到罗小云的面前。
    看到那两个雪白细腻的半球,还有两截雪白丰腴的大腿,正半遮半掩、羞羞答答地藏在被子里,于小虎的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一股热血顿

本文标签:美人妻被农民工征服沉沦

上一篇:人妻办公室屈辱呻吟(开宫受孕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我和同事少妇激情人妻(辣h宫口)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