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息肉吊粗大(两男吃奶h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4 11:11: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谁家的死狗,早不叫晚不叫,这个时候冒个泡,这不是故意跟他作对吗。刘淼懊恼不已,捡起苏妍掉在地上的奶罩遗憾地闻了闻,似乎还能够闻到上面淡淡的奶香味儿:这骚娘们儿,老子早晚上

文学

    谁家的死狗,早不叫晚不叫,这个时候冒个泡,这不是故意跟他作对吗。刘淼懊恼不已,捡起苏妍掉在地上的奶罩遗憾地闻了闻,似乎还能够闻到上面淡淡的奶香味儿:这骚娘们儿,老子早晚上了她!
    
    虽然很遗憾,但刘淼捏着苏妍的内衣还是挺满足的,回想着苏妍刚刚的妩媚模样,那修长丰满的身材,仿佛闪着光的白皮肤,还有那勾人的娇喘声,把东西盖在了翘起来的那处。
    
    不能弄到苏妍本人,能够用她贴身的东西消消火似乎也不错。
    
    靠着脑海中的回忆,刘淼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和热血,就在他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有一人一狗已经靠近了他。
    
    “小淼子,大晚上的你在干嘛呢!”一道沙哑粗犷的声音传来,害得正在尽情发挥的刘淼差点就这么交代了,要换成受不得惊吓的人,非要被吓得举不起来不可。
    
    卧槽!
    
    这一晚上一阵儿一阵儿的,感觉要短命了。
    
    说话的人已经在靠近了,伴随着狼狗激烈的叫声,不用想也知道她是谁,李家村里能够这嗓音又喜欢牵着自家狼狗到处招摇的除了住在李家村河边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郭春花之外,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别的不说,就郭春花这一口粗嗓子,刘淼就很肯定自己没认错人,其实郭春花长得不算丑,身材也还行,而且家里算是咱们村子里面比较有钱的那种,住的都是二层楼房,还能养得起饭量比两个人还大的狼狗,之所以二十七八了还嫁不出去,还是因为她太豪爽了。
    
    打小她就喜欢跟男的一起疯,把嗓子弄嘶哑了不说,再加上家里人对她比较溺爱,导致她性格大大咧咧,一点女孩子的娇羞也没有,村子里的人都悄悄给她起了个“男人婆”的外号,给她说了几门亲事都被对方给拒绝了。
    
    有几个隔壁村里的人不知道情况,被蒙在鼓里带过来相亲,一听她说话就立马表示不行,刘淼表示十分理解,想想以后要是结婚了,别人在床上都是轻柔的妩媚的声音,换成男人婆,指不定跟破铜烂铁一样乱折磨耳朵,男人的嗓子都没她粗,肯定做起来也没劲。
    
    他抬起头,果然对上了郭春花的脸,他赶紧把苏妍的内衣随手一扔,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咳咳春花妹子,你怎么来了啊那啥,晚上走夜路不好,你一个大姑娘就别在外面晃悠了。”
    
    “汪汪汪!”郭春花家的狼狗长得高大威猛,叫起来也跟狼嚎一样具有威慑力,可惜打小就跟刘淼过不去,只要一看到刘淼就叫个不停,没扑上来咬人都算是客气。
    
    “你刚刚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郭春花也嫌狼狗叫得让她心烦,把它拴在旁边的树上,好巧不巧,正好是刚刚苏妍跟村长干好事儿的那棵树,而她的脚则是踩到了一滩黏黏腻腻的东西,她不耐烦地抱怨了一声,“什么东西踩起来这么恶心,小淼子你该不会在这里拉稀了吧!”
    
    我能有这么恶心吗,那分明就是村长留下的“罪证”。
    
    刘淼翻了个白眼,当做没听到她的话。
    
    把狼狗安置好,郭春花走到刘淼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一遍,然后视线落到了他还没有消火的地方,鄙夷一哼:“刚刚我看到我表嫂从这里回去,她说天气热,过来冲了个澡,你该不会躲在河边偷看她洗澡了吧”
    
    郭春花算是李大锤的表妹,见着苏妍还得叫一声表嫂子,她这人就有多管闲事的毛病,尤其是对女人相关的事情格外敏感,要是听话哪家小姑娘被人欺负了,她就牵着自家狼狗去吓唬吓唬对方,对苏妍的事情更是不含糊。
    
    “天这么热,我就是过来洗个澡而已,你别乱说。”刘淼下意识地否认。
    
    “你还想狡辩,这是什么”郭春花看到了地上的内衣,顿时激动起来,扭着刘淼的胳膊,“我以为你最多就是猥琐偷看我嫂子洗澡而已,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还敢偷我嫂子的内衣,你恶不恶心!”
    
    幸好这里比较偏僻,一般没什么人会经过,要不然就郭春花这嗓音,早被人给听见了,他就是长了一百张嘴巴也解释不清楚,指不定还会被赶出村子。
    
    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老大爷留下的一亩三分地还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土墙房,要是被赶出李家村,就只能当流浪汉了。
    
    想起村里偶尔出现的流浪汉,张刘淼摇摇头自己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把话说清楚不许走!”
    
    “你有完没完,老子不想跟你个臭娘们儿计较,赶紧放开我。”刘淼有点怕她到处乱说,立即用力把她手给挣脱开。
    
    郭春花见他力气很大自己控制不住,就扯着破铜嗓大喊:“你想跑?好啊,你要是敢跑,我就放我家大黑咬你!”
    
    说着,被栓起来的狗立即配合她的话发出一连串的怒号,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扑上来撕咬一番。
    
    妈的,算你狠。
    
    老子就算跑再快也跑不过一只站起来跟人差不多高的狼狗啊!这点自知之明刘淼还是有的,他啐了一口,痞里痞气地说:“我哪儿敢跑啊,春花妹子,哦不,春花姐,你看在大家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就听我解释解释,我真没想来偷看你嫂子洗澡,要是偷看,我犯得着把自己裤子也给弄湿吗?”
    
    郭春花冷哼一声:“你的想法我还不了解吗,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一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到大锤表哥院子里去偷看我嫂子洗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以前是以前,但今天真的是个误会。”刘淼不放弃解释。
    
    “哼,以前养你的李老头就是个不要脸的无赖,你是他带大的,能好到哪里去?我看你就是一个老变态教出一个小变态,没出息!”郭春花的指责还在继续。
    
    刘淼心里最尊敬的人就是收养了他的老大爷,要不是他,刘淼可能早就饿死在路边了,这会儿郭春花侮辱老大爷的话就跟刀刺在他心里一样,让他顿时升起一股怒火,他可以不在乎被人骂,反正从小被骂习惯了什么难听的话也听过,但是侮辱他最尊敬的人是绝对不行的。
    
    “你有种再说一遍。”刘淼咬着牙,一副要把人给撕了的模样。

    “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浪费咱们这么宝贵的时间,快点把奶罩给取了!”
    
    说着,村长扑上去把她的裤子给扯了下来,露出下面的美好风光,白花花的嫩肉在月光下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村子里藏不住秘密,碍于脸面和流言蜚语,她不敢主动出来找人只好自己忍着。
    
    偶尔自己动手败败火,或者让家里那位不行的人帮帮忙摸一摸自己,可是终究不能做到最后一步,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于是当村长主动威胁的时候她心里还松了口气再加上可以得到补助费,她便早早过来赴约。
    
    “啪”的一声,是村长一巴掌打在她的白腚上,那肥美的地方抖了抖,让偷看的刘淼忍不住跟着咽了咽口水,羡慕当村长还可以有这种好处。
    
    “啧啧啧,身材太他么好了,简直便宜了这个老家伙。”即使是泡在冰冷的河水里面,刘淼的身体还是跟着眼前的画面燥热起来,他摁了摁身下激动的小兄弟,“没出息,光是看看就硬了,早晚让你试试女人的滋味!”
    
    那边苏妍被打得又羞耻又激动,下面早就湿了,用白嫩的身体往村长怀里蹭了蹭:“快点吧,别被人瞧见了。”
    
    这事儿急不得,村长经验丰富知道苏妍这种守了几年活寡的女人看起来矜持其实心里早就饥渴到不行了,要是这次可以给她一点甜头,下次再约才不难,他在她身上磨磨蹭蹭感觉李寡妇已经情动还故意说:“你说你把我伺候高兴了,以后村里有什么好事我第一个就交到你手里,咱们皆大欢喜不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那就快来吧”李寡妇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媚意,又担心又期待,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待会儿该有人过路了。”
    
    “好妹子,哥这就来!”看她已经耐不住了,村长也不再废话,立即脱下裤子提枪上阵。
    
    似有若无的嗯嗯声从苏妍嘴里传出来,那柔媚的嗓音仿佛掐得出水来,刘淼抑制不住下半身的变化,索性不去管它了,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面,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找个漂亮媳妇儿真刀真枪来一次。
    
    刘淼的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只听见村长前一秒还疯狂抖动的屁股很快伴随着一声轻吼停止了运动。
    
    “不是吧,这就完事儿了”看来村长还是年纪大了,在这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刘淼暗自吐槽村长费这么大劲就为了这两分钟快活。
    
    苏妍正激动的时候,村长忽然一个挺身交代了,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刚被勾起的火气得不到发泄,趴在树干上傻眼了,下面堵着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了出去,她舍不得地抖了抖还是没能够将其留住,一股春情被吊在半道上不上不下,令人难受。
    
    村长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感受,还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她的屁股顺道在上面摸了摸,一边把裤子给提上一边说:“好妹子,咱们这事儿就说定了,修路的钱我帮你垫了,你呀,以后也不要忘了哥哥我的恩情,知道吗”
    
    苏妍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别扭地抓起自己的裤子,双腿交叠在一起,看起来还没有得到满足。
    
    也对,就那么几下,怎么可能让她满足得了。刘淼在心里嗤笑一声。
    
    “对了,明天有个资料需要你填一下,按个手印,你中午来村办公室找我。”村长已经把蔫儿了的东西塞进裤子里,准备离开。
    
    说是去填资料,其实还是找个机会再占一次苏妍的便宜而已,村长这个老色鬼一脸猥琐样,果然心思也坏到了一定程度,得逞一次还不满足,又威胁苏妍去找他。
    
    很显然,要是苏妍拒绝,他又会反悔,假装之前的话都没说过,于是苏妍愣了会儿,还是点点头:“好,村长你快走吧,别被人看见了。”
    
    啧啧啧,这个时候来担心被人发现,其实早就被本大爷给看到了!刘淼得意地想。
    
    “我先去洗把手,别给我家那娘们儿给发现了。”说着,村长朝河边走来。
    
    眼看着就要被发现,吓得刘淼不敢有大动作,只好深吸一口气把整个人埋进了水里,村长的手就从他面前划过,幸好他简单洗了洗手就走了,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刘淼在水里等了很久才探出头来,毕竟在封闭的小山村里面,村长就是一手遮天的“帝王”,随时都能把他这个捡来的人被赶出去。
    
    确定村长已经走了,刘淼才偷偷摸摸从水里钻出来,觉得刚刚苏妍那娘们儿肯定没有尽兴,要是自己现在过去,指不定还能捡漏跟她来一发。
    
    果然,刘淼看到苏妍靠在树边,表情还有点迷离,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悄悄把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胸上,另一只手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看起来像是在故意诱惑刘淼一样,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场。
    
    卧槽,真刺激!
    
    眼睁睁看着一位成熟美女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刘淼下面刚刚被村长给吓到冷静下来的小兄弟立即雄赳赳气昂昂地站了起来,因为他的短裤已经打湿了,这会儿从水里出来,紧紧贴在大腿根,箍着那里怪难受。
    
    不能就这么委屈了自己,刘淼弯着腰上岸,准备往苏妍身边靠近。
    
    “汪汪汪!”
    
    “啊!”
    
    苏妍被突如其来的狗叫声吓了一跳,顿时羞耻心作祟,迅速把外衣整理好,小跑着离开。

本文标签:公息肉吊粗大

上一篇:ji巴系列h/内膜息肉一会大一会小

下一篇:一妇和两翁*翁熄公交车性放纵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