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跪在我面前自慰给我看(苏歌)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4 14:02: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眼中的温柔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冷,她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外面看热闹不嫌事多的村民,冷冷一笑,视线最终定格在正冷笑着的范氏身上。 “我儿子偷了你的鸡腿?&r

眼中的温柔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冷,她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外面看热闹不嫌事多的村民,冷冷一笑,视线最终定格在正冷笑着的范氏身上。

 文学


    “我儿子偷了你的鸡腿?”
    苏歌冰冷的目光让范氏心中有些犯怵,余光瞥见外面围了一圈的村民,觉得苏歌一向软弱惯了,就算今天有些不同也没什么大碍。
    “那还有假,就凭你们,吃的起鸡腿吗?不是偷的我们的难不成是变出来的?”范氏指着掉落在地上的鸡腿一脸的趾高气昂。
    “你那只眼睛看到的?”
    范氏到嘴边的话微微一滞,她只是在家里受了气,故意来找各方面都不如自己,不久前还被夫家休弃了的苏歌麻烦,好祛祛心中火气的,至于那鸡腿,她也只是无意中看见那臭小子在藏,借题发挥而已。
    而苏歌压根就不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向前一步,一双冰冷的眸子紧紧的锁住范氏的双眼,缓缓伸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轻抚在她眼睛下方的软肉上:“是那只眼呢?这只还是这只?”
    说话时气势全放,微微沙哑的声音冰寒彻骨又透着股子阴柔,满是寒气的一双眸子微眯,冰冷的指尖一下又一下轻轻的划过范氏微热的满是横肉的脸颊,说话的时候尖尖的指甲在左右眼窝上短暂停留,似威胁又似不经意为之……。
    那模样就好像是说书先生口中的恶毒娘娘,仿佛随时都会动手挖掉范氏的眼睛一样。
    范氏一个农村妇女,什么时候见过这般场景。
    就算是农妇之间打架也只是挠脸揪头发扯衣服而已,可苏歌给她的感觉却是彻骨的冰冷,似乎她只要多说一个字,自己的眼睛就将永远与自己分离。
    胆大、阴狠、恶毒。
    “你…我就不信你敢……。”范氏声音颤抖的说着,双腿打颤,身子微微哆嗦。
    “我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苏歌现在要钱没钱,要地没地,吃口饭都困难,大不了杀了你,再带着一双儿女自杀就是了,省的他们跟着我这个当娘的受苦,说不定他们离开了我来世还能投一个好一点的人家,过上不愁吃喝的好日子。”
    苏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杀了你也是白杀的无所谓模样,让范氏心中更是阵阵惧怕,是啊,要是真的逼急了,她拉着自己一起死可就划不来了。
    她苏歌是无牵无挂,死了一了百了,可自己以后还等着过好日子呢,小叔子刚考上了秀才,即将要娶张员外家的千金。
    张员外可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富户,听说家有良田百亩,铺子好几家,宅子大到住几十口人也县宽敞,到时候小叔子娶了他家的女儿,自己家肯定也能跟着捞些好处,以后的日子肯定越过越富裕,犯不着因为一个贱女人而赔上以后的好日子。
    范氏心中早已萌生的退意此时更是来的猛烈,肥大壮硕的身子猛地向前一顶,成功脱离了苏歌的掣肘,却也不敢停留,赶紧夺门而出,似乎生怕晚一步苏歌就会拉着她同归于尽一样。
    范氏走了,跟着她一起来看热闹的村民们还在指指点点,议论着苏歌的变化。
    苏歌冰冷的目光环视看热闹的人一圈,眼中划过一丝厌恶,这些人无一不是导致这个身体的主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苏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似乎刚才碰了什么让她很恶心的东西。
    本来粗鲁的动作在她身上却显现出了几分优雅,让人一时间迷了眼,似乎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衣着褴褛蓬头垢面乞丐一般的女人,而是一个万千风华的千金小姐。
    接着就见苏歌抬头淡笑:“想留下看热闹的继续留下,想找麻烦的我苏歌奉陪,我苏歌就是烂命一条,横竖也不怕死,要是诸位谁想死了,就尽管来找我苏歌的麻烦,我保证让你们死的很漂亮!”
    万千风华的千金小姐身上又平白添了几分戾气,这一刻她身上展现出来的气势让人想忽略也忽略不了。
    众人的目光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来现在这个苏歌还真是受了刺激豁出去了,现在的她简直和疯子差不多,还是少惹为妙。
    众人的反应苏歌尽收眼底,微微一笑又道:“后山上有颗歪脖子树,挂个草藤吊死个把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苏歌说着,目光刻意在人群后面的一个妇女身上定格了几秒,成功让那妇女眼神闪烁的低下了头不敢与苏歌对视,是她唆使范氏来找苏歌晦气的。
    苏歌冷冷一笑,目光又停在了一群人中打扮最花哨的一个女人身上:“村子前面的河流最深处也有两三米,淹死几个人也合情合理,这个对付那些不会游泳的最好不过。”
    打扮花哨的女人脸色刷白,身子哆嗦了一下,她就是村子里为数不多不会游泳的一个,苏歌偷人的流言就是她传出来的。
    苏歌意味深长的一笑,继续说着,目光在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妇女身上停留:“还可以上山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摔下山,这个我还没考虑好,万一没摔死摔个残疾可就不好了,花钱吃药倒是其次,万一你家人嫌你变成累赘直接给赶出了门,啧啧,到时候生活都不能自理可就忒可怜了……。”
    壮硕女人不胖,就是长得结实,丈夫是个猎户,她也经常跟着上山渐渐身体也壮硕了起来,稍微瘦弱点的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开始的时候苏歌的话她并不当回事,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可当她说到从山上摔下来时,壮硕女人不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前不久苏歌在山上捡了个死兔子,是被自己抢了的,她总觉苏歌说的就是自己。
    “想让一个人活得很好不容易,但是想要一个人死就太简单了,这间破庙我们娘三个暂且栖身,随时欢迎想要寻死的过来找我策划死法。”苏歌说完再不看人群一眼,弯腰抱起音儿,牵上书儿进了破庙里面。

第三章:空间灵泉

北方的天冷的格外的早,虽是晚秋,但也已和冬日无两,在外面的一小会,苏歌和两个小豆丁儿早都冻得手脚冰凉。
    破庙虽四处漏风,但也比外面好很多,苏歌进屋后赶紧找了些柴火打算生火取暖,可柴火找了不少却找不到火折子。
    苏歌眼珠一转,直接站起来走到了外面:“谁有火折子。”
    外面刚才看热闹的人还没有走完,但也没剩下几个,此时听到苏歌的话,微微一愣,火折子?难道还要烧房子?
    没有人理会她,更怕这个女人一时想不通发疯去烧了谁家的房子。
    苏歌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向外面打算自己动手,反正她之前已经做过一次恶人了,不如恶人做到底,让这些人见到自己就怕,也省的日后麻烦。
    见苏歌走过来,还没走的几个赶紧离开。
    有一人走的慢了,被苏歌逮了个正着,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苏歌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在她衣襟里一阵摸索,半响之后摸出一个火折子,淡淡一笑:“借来用用,日后还你。”
    走了几步,苏歌总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那个女人的胸部会那么硬?
    苏歌边走边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这里的天可真冷,她穿的又单薄,在外面多呆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
    被苏歌抢走火折子的‘女人’见苏歌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松了一口气,看着已经走进屋的苏歌,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娘亲,我们有吃的吗?”苏歌刚走进来,小女儿音儿就走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小眼睛可怜兮兮的仰头望着苏歌。
    苏歌蹲下来,搂着音儿小小的身子,微笑着说道:“有的哦,等下娘亲给小音做好吃的,但是前提是我们得先生火,小音不觉得很冷吗?”
    音儿一听有吃的,眼睛一亮,乖乖的从苏歌的怀里下来,和书儿一起去捡屋子里面散落的木头。
    苏歌看着两个小家伙忙碌的小小背影,只觉得心疼,这两个小孩,只有三岁,但懂事的程度比十来岁的大孩子也不遑多让。
    生火苏歌做的并不熟练,虽然她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知道怎么用火折子生火,但亲自动手做起来并不容易。
    火一升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就渐渐高起来,也不觉得那么冷了,苏卉招呼两个孩子坐在火堆边取暖,自己则忍着寒冷在破庙里面转了一圈,找来一个破陶罐,跟两个孩子招呼了一声,就走出破庙。
    破庙外面的不远处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流,住在破庙的这段时间,他们就是在这里取水的,她打算去那里将陶罐洗一洗。
    溪水冰凉刺骨,这个身体大病刚好本就羸弱,不能过多的接触冷水,苏歌不得不加快了清洗陶罐的速度。
    陶罐清洗好后,苏歌并没有装溪水,而是将手放在了陶罐口,意念一动,一股清水从手心冒出。
    细细的清水不一会就灌满了一陶罐,苏歌开心的笑了。
    不管怎么说,老天还算待自己不薄,给了自己一个随身空间,虽然只有一平米见方的空间,里面也只有一个泉眼,但苏歌已经很知足了。
    有了这个空间,以后不但吃水不愁,最主要的是可以放一些随身用的东西。
    苏歌端起罐子,喝了一口泉水,甘甜的泉水沁人心脾,比苏歌前世喝过的任何水都好喝。
    苏歌连着喝了好几口后将罐子放在一边,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藤,这是一种名叫五加皮的草藤,山坡上居多,藤蔓柔软韧性极好,去掉叶子之后可以编框,不过苏歌不打算编框,这些草藤她另有他用。
    苏歌总共弄了一大捆之后方才罢休。
    将这些草藤绑好背起来,然后抱着罐子向破庙走去。
    破庙里两个小豆丁明显已经等急了,不时的向外张望,看到苏歌的身影,两人都高兴的叫了起来。
    远远看到两个小孩高兴的向自己跑来,苏歌眼中满是笑容,前世孩子对于她来说是奢望,这一世,这两个孩子将是她的心肝肉。
    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到破庙,放下草藤,将罐子抱到火堆旁边,然后就用草藤编了一根粗绳。
    粗绳编的很粗糙,但足够结实。
    前世的苏歌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小的时候并非在大家族长大,而是跟着外公外婆在乡下生活,那个时候爷爷经常上山砍一些树枝编框,偶尔也会编一些粗绳,其中就有这种五加皮草藤,苏歌虽然不曾动手,但很多动作也记到了脑子里。
    第一次编就能成功,苏歌很开心。
    用在破庙里捡来的粗一些的木头架了三角支架,用草藤编的粗绳绑好,再把罐子绑在支架上,架在火上面烧。
    忙完了这些,苏歌想了想又走到外面,捡起地上的那个鸡腿,悄悄用空间里的泉水洗了洗,走进破庙。
    看到苏歌手里拿的鸡腿,书儿和音儿均是眼睛一亮,一双眼滴溜溜的看着苏歌。
    苏歌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只有一个鸡腿,你们要怎么吃?”
    书儿和音儿看向彼此,又同时看向苏歌:“娘亲吃。”
    苏歌没有说话,微笑着摇了摇头,将鸡腿撕成小块,连同骨头一起扔到陶罐里。
    鸡腿就是之前范氏冤枉书儿偷的那个,要搁前世,别说是个鸡腿了,就是一整只鸡苏歌也绝不会去捡,可现在她除了捡就别无他法。
    苏歌娘三被赶出来三天,净身出户,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
    被赶出来后,苏歌一心求死,三天滴米未沾,此时也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两个小孩虽然得村里的一些好心人接济,但也是有上顿没下顿饿坏了。
    此时,娘三个,六只眼睛盯着一锅‘鸡汤’,更是觉得饥肠辘辘。
    苏歌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觉得要是再有一些面或者青菜就好了,这样一锅‘鸡汤’就不会显得这么清汤寡水了。
    “小书,小音……”一声小心翼翼的轻盈喊声从庙门口传来,门口冒出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身材修长,一身青色棉袍,并不精致的脸庞此时正小心的张望着,怀中抱着一个大碗,碗中装着的正是白花花的面粉。

本文标签:跪在我面前自慰给我看

上一篇:被多人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下一篇:是不是每个b都是一样感觉/开始反抗后来慢慢享受

相关内容

推荐